笔趣阁 > > 万灵弑神录 > 第二卷 三牲正道心 第七十五章 处置百刀门

第二卷 三牲正道心 第七十五章 处置百刀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这样一个普通的内卫,却把精准做到了极致,他始终在众人之后,却始终没有被战友阻挡攻击路线,他敢射击,而他的战友,也显然对他有充分的信任,敢让他的箭出现的身体的四周,这种战友的信任极其可贵。

看明白的不止是周哲,王锐,刘大胡子这些沙场老人自然明白,老魏也明白,至于吴书道,几乎已经忘了他的存在,也不明白他去哪。

因为从中午饭后便不知去向了。

片刻之后,灵力枯竭的余刀海还是被生擒了,内卫的镣铐禁灵环直接反绑了他的双手。周哲给战后的众位内卫抱拳行礼。

“受教,受教!”人家这种对于战友的信任和严丝合缝的配合不得不让周哲心服口服。王锐不用说,眼神就能说明一切,刘大胡子反倒是沉默寡言起来,他天赋不高,能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众人各怀心事,但就一条,他们看到了更强的世界,新的方向。

“不敢当,不敢当。咱们内卫里,像咱这样的队多的是。”随大溜随口一说,周哲虽心里明白,但也难受,这是谦虚么?我怎么感觉被嘲讽了,还多得是。不过也不计较,毕竟杨觉带出来的人。

“杨觉有说怎么处置么?”周哲的意思是,杨觉没说,咱们就一刀砍了,这种为祸一方对生命毫无敬畏之心的人应该下地狱。

“余刀海还是要送回京的,总要把事情办全的。至于百刀门下的弟子,杨统领的意思,是您处置。”

“行吧!宜早不宜迟,今晚动身,百刀门。”周哲的话音刚落,门口闪进来个人影,不是吴书道又是谁。

“你跑哪去了?小神棍?”

结果遭了吴书道白眼,神气的道

“行医。叫我吴先生。”

“吴先生不是你爷爷么?”

“我爷爷也行医。”

夜路在两人的拌嘴中度过,直到百刀门的山门,这里没有什么山门大阵,更没有什么守门灵兽,三流门派不愧三流二字。倒是一路上被打理的极好的田地里长满了灵草,内卫敲开大门,随大溜压着余刀海进了山门,开门的弟子惊慌失措。

“把你们山门的人全部叫出来,我有话要问。”

片刻之后,百刀门灯火通明,人还是被叫齐了。

“你们凭什么抓我百刀门掌门。”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妇人,旁边还有穿着百刀门弟子衣服的弟子搀扶。

“你是何人?”

“百刀门掌门夫人正是在下,内卫抓人可要个凭据,这天下门派诸多,若是随意抓捕岂不是寒了天下修灵者的心?”

周哲看了中年妇人一眼,又看了看随大溜。这哥们还是挺人精的。

“百刀门涉嫌走私军械到北原,现在只是逮捕审讯,反抗者格杀勿论,随余掌门下山的几个,因为反抗,已被诛杀。余掌门深明大义,配合调查,你等若负隅顽抗,大军压境,灰飞烟灭。请掌门夫人谅解。”

看着随大溜满嘴跑火车说谎脸不红心不跳周哲估计这事他没少干,愣是忽悠的一群百刀门弟子不知所措。

“我本姓程,乃是悬空山弟子,按身份来说,你并没有处置我与余刀海的权利。他是我悬空山的女婿。”这话一说,随大溜楞了一下,但也不出所料,百刀门的情报早先便知道。

“我等自是知道,夫人,您和余刀海,即使有天大的罪过,自然要请进京城,让各门派商议出结果的,还请配合,我们也是当差的混口饭吃,哪敢得罪悬空山的修士。”随大溜没有直接上禁灵环,而是一个请字,算是给足了面子。

“话说到这份上了,自是可以,还烦请上差善待我百刀门的门徒。”

余刀海夫妇出了门才被戴上了禁灵环,周哲默默看着这些百刀门的人,随大溜算是做事的老手了,安排的很妥当,而这些弟子可没有悬空山的光环庇护,一堆禁灵环被丢在地上。

“都听好了,待会要一个个问话,禁灵环,是为了你们的安全,万一有人一时冲动伤了人,性质就变了。到时候没什么事,你们就自由了,爱干啥干啥。按阶位来,听我报名字。”回首的随大溜直接招呼众弟子一个个过来。旁边另外一个内卫则是拿着笔勾画着百刀门弟子的姓名。片刻之后,算是一个不差全部带环了。内卫毕竟算是官方机构,而且名声在外,这些人看着没到图穷匕见的时候,也没奋起反抗。毕竟小小的百刀门即使反抗成功,也只能流落江湖,以后也只能改修别的绝学,算是成了通缉犯。

“副统领,怎么处置?”

“先安置好!明日找出那些曾为非作歹的家伙,该怎么做怎么做。”周哲只能做到尽量不枉杀,不错杀。内卫一夜都没歇着,足足审问了一夜,才从百刀门的各门徒嘴里找到了那些百姓的去处。再查查百刀门的家底子,周哲倒吸一口冷气。整个西灵县的地几乎都成了他百刀门的私产,那些地契上转让的手续也都是合法的,但是中间没有猫腻,周哲是不信的。而那数十万百姓呢?已经安置在各处种植灵草了。平日百刀门看似个三流的修灵门派与市井无争,但密室里成箱的灵液证明着那只是表面现象。从南边逃难来的百姓被分散安置,禁止种粮食让他们不得不依托百刀门,若是要北逃,没有足够的粮食便要饿死在路上。时不时抓几个北逃的明正典刑,只要有口饭吃百姓们往往不敢

冒死,这就是人性。

百刀门的家伙把百姓的心理拿捏的死死的,不过这次他们玩大了。而且他们是周哲计划的绊脚石,曾在蜘蛛洞下和辛追的那些话中,非常重要的一点便是百姓的流向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一切都是空谈,包括星城的建立,扩建也好,发展也好都离不开人,没有人,谁种植粮食,没有充足粮食供应,如何诛那些门派的心?

周哲坐在百刀门装饰华贵的大厅里,看着一条条审讯后的重要消息,心中早已超然物外的思索权衡着利弊,百刀门的门徒杀还是不杀,

该不该想办法把百刀门树立成典型来杀鸡儆猴,更重要的是还有多少这样的门派,在大盛的腹心为祸一方。他们束手投降并不是他们傻,

而是他们有恃无恐,他们只是门徒,受掌门派遣做事而已,而掌门?是悬空山的女婿,悬空山啊!千年传承,顶级门派。

杨觉他笨么?估计他这是早就看明白问题想看看周哲的解决之道,老陈也顺手为之,树苗在温室里长不成参天大树。既然叫我做,就怕你们到时候头疼。

第二日早晨,他顶着两个黑眼圈,请来了绿豆芽和一众县里的属官,还指明带上大盛的律法。绿豆芽很无奈,修灵门派他得罪不起,内卫他也得罪不起,所以平日里只能得罪得罪百姓。除了县令,周哲自然请来县里的百姓,然后亮招牌。

“我是陛下钦点的内卫副统领周哲,来西灵县就是处理百刀门各不法事,平时有被百刀门欺压的人,可以向我举报,我代陛下巡狩。定会还百姓一个公道。”这话一出,绿豆芽知道周哲要干什么,眼神明显有点不自在,周哲懒得搭理他。而下面的百姓虽然议论纷纷,但没有一个敢上来的。周哲要是耍起手段可比百刀门狠多了。

“我有言在先,三天时间,我亲自在这旁观审理,所有的文案我将会呈给陛下,想诬陷错漏,我不会允许,陛下更不会允许。若是三天之后,没有人举报,那便是百刀门的门徒无罪,我便当场释放。”

此话一出,像是赤铁入水,顿时群情涌动。

“王锐,贴布告,绿豆芽,让你的人带上内卫把这些事告知乡里,我从今天起,就在县衙等着看你审案,还没问,县令大人叫什么?”

“晓得!晓得!鄙人姓陆,名斗崖。”绿豆芽的话差点让周哲把持不住笑出声来。

“统领大人,嘿嘿!我以为你知晓在下的名字。”

内卫副统领领了皇帝的差事来西灵了,可上报不法事。这样的消息很快便在乡里扩散开,还有王锐带着几名龙精虎猛的内卫到处宣扬很快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看着王锐的样子就很值得信赖,起先大家还心存侥幸,指望着其他人去举报,但是周哲说的那句,无罪便会释放的话把选择彻底丢给了百姓。现在几乎摆在你面前,你是想百刀门的那群家伙放出来未来继续为恶一方,还是自己拼一条活路。

周哲的下命令,他带出来的弟兄会不折不扣的执行,随大溜了解周哲的过往,但是他会好奇。

“副统领,咱为什么这么做呢?那些百刀门的门徒一刀砍了便是,全是些杂碎,弄那么复杂干啥?”

“你得往大了看,咱们一刀砍了是舒心了,其他地方深受荼毒的百姓还是被荼毒,咱们把他们明正典刑,传于天下,至少让他们收敛一些。给那些不想为恶还在踟蹰的人一个机会。少一点作恶的人,多留些百姓,这才符合大盛的利益。”

两句话一说,随大溜脑子都懵圈了,完全无法理解。

“你可以拿笔记下来,杨觉肯定会问你,到时候你告诉他就行了。”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但也不算快,快的原因是周哲只做一件事,陪着陆斗崖坐堂审案子,偶尔还要提醒两句,不算快是因为太煎熬了。周哲在地球一辈子看过得刑事案件也没这几天接触的多,侵夺田地,强抢民女,杀人灭门更是不在少数。他看着那些百姓在伸冤后的泪水,和那些如斗败公鸡签字画押的百刀门的徒弟们颤抖的双手,心里却一点不似百姓一般开心。吴书道负责文案的记录,他做的很好很认真,周哲找他记录也是为了证明这一切的合法性,公正性。你是传承千年的天道门掌门,你是公正的代言人。

“书道,你觉得这世界有天理么?”

“有。”

“那为什么天理没眷顾他们?”

“现在不是正眷顾他们么?”

“可是他们失去的已经失去了,这天理又换来了什么?”

“其他人的一线希望。一线争下去的希望。周哲,你不要想那么多,天理渺茫,不如做,事在人为。”

“没想到最后安慰我的是你。给我算一卦准的?”

“不算,很耗费阳寿的,我还没结婚。”

“无趣。”

这日过后,百刀门的弟子都被过了一次堂,但只有一人身无罪责,名字叫梁裕,平日里他只干一件事,修炼。门派里也没有什么好朋友,毕竟一个孤僻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注定孤单,饱受排挤,只是资质和阶位不错,才没人敢拿他怎么样。

“你身上没有罪责,我想问你,为什么不和他们同流合污?”

结果换来的梁裕的大白眼。

“我为什么要和他们同流合污?”

“我灭了你的门,你难道不狠我么?”

“不恨,他们只是罪有应得。你不准备杀我么?”

这回轮到周哲的大白眼。

“你又没犯罪,我为何要杀你?”

“哦!那你还缺人手么?百刀门被你们充公了,地也分了,我想找个地方修炼。”

周哲看着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这么佛系的修灵者不容易。他无力阻止百刀门的作恶,只能醉心修炼,而现在是他逃出牢笼的机会。这样的人

周哲犹豫着要不要收,还是给了他个考验。

“这是你师傅的刀,不错的刀,你的了,当我手下很难,而且经常陷于死地,而且你来了肯定是地位最低的,修炼时间有限,你愿意么?”

接过刀的梁裕看了看他师傅的刀,还是丢在了一边。

“师傅的刀沾了太多好人的血,和我的道不合。我就用自己的刀。你只要同意,我就跟着你干。”

周哲心中笑出声来,这样的宝贝不错,三窍三阶,练一练能当个不错的手下。

“于德水,过来。”

“将军!”

“梁裕,以后这就是你大哥,叫水哥。”

梁裕和于德水面面相觑,因为梁裕比于德水还大一点,而且于德水那娃娃脸,怎么看怎么像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但还是硬着头皮喊。

“水,水哥。”

“大声点。”

“水哥!”

“嗯!这还差不多,阿水!这人交给你了,当了我的兵,规矩你教他。”周哲还真找不出个合适的人带梁裕,王锐教人那是做梦,刘大胡子满嘴跑火车随嘴扯,其他人更呵呵,只有于德水合适。

四天时间,周哲便妥善处置了西灵县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然后留下凌乱的绿豆芽启程回龙泉关了。而随大溜,完成杨觉嘱托的任务,带着余刀海夫妇回京复命了。当然还有厚厚一叠百刀门的罪状,和一百多个装着人头的箱子,和装灵液的箱子。随着周哲北上的,还有不少失去家人的难民,在星城,自然是交给老凌来管。

路过星城的时候,星城的地基已经差不多了,估计再有几个月便能成型。老陈看着凯旋而归的周哲笑嘻嘻的,瞿辉则是准备了最丰盛的野味,回来的还有袁方兄弟,这次真的热闹,最开心的当属林小二,嚼肉干十五天他早憋坏了。只有周哲有些沉默,这一路走来他看到的人间悲剧都没有在西灵县三天看得多,难怪辛追说那么一句,龙泉关挺好,至少大家能用命活的像个人。

关心周哲的自然是老陈,他把周哲拉到酒桌面前小声嘀咕着

“小子,去西灵走一遭怎么不说话了?遇上什么棘手事和为师说说?”

看着老陈关心的神态,周哲没有拒绝,把西灵的事完整的说了一遍,老陈依然那么笑着看着周哲,似乎是看见了树苗开始长出枝杈。

“师傅,你说那些人,那些畜生怎么能做的出?”

“孩子。你做的很好了。我们昔年仗剑走天涯的时候,只知道一刀砍了了事,你却能做那么多已经超越了我们。他们做的不对,不好,那是他们,所以他们得去死,明正典刑的死。至于他们为何那么做,因为他们的私欲,他们的贪念,他们修灵者的力量给了他们底气,于是愈发的膨胀,愈发的渴望更强的力量,也意味着他们在走向深渊,与其说他们是在渴望力量,不如说是力量奴役了他们的内心失去了自我。”

老陈语重心长的说道着,拍了拍沉默的周哲“你沉默,是因为你累,你倦了。之所以有这样的沉默是因为你内心之底,认为做这样的事似乎是为别人在做这一切,为百姓在做这一切。你心里便会有包袱,便会沉默。”

“师傅。可是我在认真的做。”

“是在认真的做,那你想过没?如果哪天你不想做了呢?这样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累呢?杨觉为什么不累呢?老凌那么大年纪为什么不累呢?”老陈依然微笑,而周哲则是很迷茫。

“因为道,老凌的道,我的道,杨觉的道。我们活着,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谁,而是为了成全我们的道,我们自己。所以我们不累。而你,还没有真正的走上这条道,所以一切都以为是为了别人,而不是成全你自己的道。人生的路很长,孩子,要真正走上一条道,你做什么都不会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