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万灵弑神录 > 第二卷 三牲正道心 第七十二章 严寒服软

第二卷 三牲正道心 第七十二章 严寒服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杀了他咱们就真的死定了,呸!就知道不该接这个任务,顾老四,把他手绑了,拿他做人质,咱们撤。”匕首刺客大脚一挪开,虎指刺客便随身压住周哲,旁边一人早已踢开周哲的武器。虎指刺客的取下了虎指,在灵力控制下,类似手铐一样紧紧的束缚着周哲的双手。

其余的辅兵也围了上来,看着被挟制的周哲既没有人能做主,也不敢说话。

“你们以为绑了我就能逃出北原么?用脚走么?”周哲被匕首架在脖子上,手被虎指铁环扣住动弹不得。说完话腰上便被一记膝撞,差点没背过气去。忍着疼痛嘶吼道。

“没有马匹,你们逃不出去的。杀了我,你们就赢了。来呀!动手呀!别害怕,刀子只要在我脖子上轻轻一划你们就成功了。”周哲可不是死鸭子嘴硬,越是这样,这群人越不敢拿他怎样,因为照事实说,他现在的命就是摆在案板上的肉,想当滚刀肉,就得豁得出去。围在当中的几人想走是走不掉的,毕竟周围全是拿着工具的辅兵,人越围越多,很快便引起了驻军的注意。

“怎么样?咱们谈谈?你现在还有机会。”周哲谢睨着身后持刀的人,依旧给予心理攻势,他太明白了,这三人现在比他还慌张。

“你们被严寒耍了,严寒都要花钱杀的人,是那么好杀的么?你们就是他的棋子,棋子懂么?”周哲嘶哑的声音传遍全场,没有人敢妄动,几人心里也是五味陈杂,他们也是和辛追一样的赏金杀手,本来就是吃这口饭的,严寒给的不过是十万两银子,预付了一万两,杀龙泉关的周哲,还给了画像,说这人在龙泉关很好找,一个不懂修灵的废材。可是这是个废材么?废材不用灵力干掉两个三阶老手?还让三人进退两难。人确实是好找,他们伪装成难民北上,几下打听也知道了周哲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很出名。严寒的话让他相信,这是个不懂修灵的废材,很好对付,只要

隐秘点干掉,然后回去就能有剩下的九万两银子,多划算的买卖。可是现在。

“一对一你们没人是我对手。怎么样?考虑一下?要么便一刀结果了我,看他们会不会把你们煮了吃掉。”但是没人敢回答,他们都怕了,周哲的嘴谎话连天,已经让他们分不清东南西北。对峙了很久,周哲的一众兄弟都到了,辅兵散开,骑兵围上,一众亲信愤怒写在脸上,林小二的呼吸几乎能灼烧空气,他失职了。

“给我们三匹马,路上我们会放人。这活咱们兄弟不做了。”匕首刺客开出条件。周哲随后喊道

“要想我的人给马,那就四匹,一人一匹,我反正被绑着,又没有武器。否则你们跑不快的。”

“三匹,拖着你走。”匕首刺客当仁不让。

“蟊贼你敢!”几乎是异口同声,周哲的亲卫喊出声来,煞气顿时满场肆虐。

“马大宝,给他们四匹。”周哲喊道。

“我们自己选。”匕首刺客没有给周哲钻空子。几人随意选了四匹健壮的战马,周哲也被丢上了一匹马的马背。只是匕首刺客还是牢牢的牵着他的马缰,一尺距离随时取命。

“你们不许追。我们保证不杀他。”匕首刺客喝止了要追击的众人。

“我们只在你身后不远,你必须保证他的安全。”王锐眼神冰冷,似乎不准备讨价还价。

“你们退。”匕首刺客有些色厉内荏。

“我们要保证周哲的安全。”

没有互信的场面往往最容易僵持住,几人一番酣战加上现在的紧张窘迫,汗珠已经在脸上滴下,毕竟是六月初,加上太阳正当时。两边隔开了两里路的距离,不远不近,而匕首刺客也放松了警惕,没有再拉住周哲的马缰,毕竟距离很近的。这就给了一个错觉,安全的错觉。匕首刺客收起了武器,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珠。

就是此时,周哲双腿一夹马腹飞向前飞奔,身体也俯下,腾挪劲运出,试图脱开手上的禁制,毕竟虎指此刻不会一直用灵力控制着手上的禁制。刚才在马上他便试过,所以才有现在拼死一搏。

到了马上,周哲可不怕他们,自己马球打的飞起,在马上的灵活程度堪比老马这样的骑兵。三名刺客见周哲向前飞跑,也是马鞭直接抽在战马屁股上,向前追赶,他们很清楚没有人质的下场。远远缀在后面的周哲亲信一见前面出现变故,纷纷加速跟上。虎指早被周哲利用腾挪劲挣脱开,好在身上没再加上绳子五花大绑,一手缰绳,一手解开身上轻甲的锁扣。天气本来就热,血迹和汗水都沾在一起极其难受。后方追击的人还要躲闪周哲丢出来的虎指,衣甲,避让之间距离被拉开。虽然保持了个安全距离,但是周哲可不敢随意换方向,一路都在飞奔。而远远缀着的骑兵却保持了相对不快的速度不紧不慢,并不是他们不急,而是这种追击必须保持马的体力,这是骑兵们才懂的道理。而那三个刺客,只知道一味的猛追不舍,等到马匹的爆发力用完,体力耗尽,便是亡命之时。

周哲虽然跑在最前面,但依然很紧张,他唯一赌的地方便是自己的马没有他们的好,但是后方赶来的诸位把这个点按死在了萌芽状态,刘大胡子和王锐双双射箭,不断的干扰追击的三人。迫使他们改变方向或者避让,使得距离更进一步被拉开。

漂亮!周哲心中暗自拍掌。王锐的箭矢附带着灵力直接射种了一只马的臀部。马儿加速前进,但却因为伤口,还没等追上周哲,便无法动弹。林小二一马当先加速冲至,举重若轻当头砸下,那人以为林小二只是个普通军士,因为他感受不到任何波动,只是闪避,锤子是躬身躲过了,但是下一刻,林小二直接一手把他抓在了马背上,锤子轻轻一敲,晕了过去,三阶持分水刺的刺客,一个照面活捉。也怪他运气不好,遇上了林小二,若是其他人,凭借身手抢夺马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另外两人看到同伴竟然被活捉,吓得亡魂皆冒,这龙泉关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是个人都能吊打三阶的么?还没想明白,王锐和林小二的配合来了,王锐几乎是站在马镫上,弓上有两支箭,箭矢飞出,一箭是匕首刺客的马,一箭是他的后心,包裹灵力的箭矢速度极快,而后出手的,是林小二的锤子直接甩飞出去,直奔那人后脑。

那人哪有大的闪避空间,但是这几乎是无解的死局,身体失去平衡,掉下马来,还没站起身来,一张大网重天落下,于德水!捕鱼达人于德水出手了。龙蛛丝制成的网寻常的武器都割不开,一时无法挣脱束缚的匕首刺客慌了神,随后在后手跟上的众亲信枪次箭射下成了冒血的刺猬。

周哲听到身后的动向,再回头看,还有一人追在身后,而那表情早已经是惊恐无比,因为就只有他一个人了。周哲也不跑了,而是减慢了速度,和那人在一条线上,没有武器,没有士气,不是近身短打。周哲老神在在,身上是有伤,但伤不及要害,他要替小微报仇,那个看到他便要脸红的姑娘,那么天真可爱的姑娘,才十八岁,便为他周哲挨了一刀,生死不知。

“呯!呯!呯!”周哲就在马上用拳头对着那人就是一通乱打,那人本来就慌了心神,再加上马速极快,只能勉强维持平衡。他只能借助

灵力护体。这下周哲更怒了。

“用灵力是吧!人多欺负人少是吧!”边打边骂。足足持续了近一刻钟,直到马力不支周哲才拉开距离交给后面赶上的人处理,但是心火

难消。那边接手的众人三下五除二,直接活捉。

“将军怎么办?”于德水问道。

“分开审,说的痛快就给个痛快,说不痛快就让他不痛快。刘大胡子你去办。特么的。回军。”周哲吐口唾沫,脸色难看,眼神杀机尽显。

回到驻地,几乎已经炸开了锅,驻军的主帅被人给劫了,哪里的道理。老凌已经开始整备辅兵了。不过看到周哲带头把人给带了回来,

马后面拖着被打的半死的两个活的和一局尸体,又让辅兵解散各就各位。

“什么情况?”老凌看着周哲身上没有致命伤,直接问刺客来源。

“乾坤门严寒的人,这个不用猜,见过我并且和我有过节的只有那么一号。年前的那群人早就死干净了,不会有人知道我的长相。”周哲

开始脱身上的衣服,清理伤口。

“现在要通知大帅么?要不要加强戒备?工期万万不可耽搁,多耽搁一天便是多用一天的粮食,少一天的收成。”

“用不着,这点小事还用不着师傅操心,是冲我来的,先前就混在北上的难民里。是我太大意给了他们机会,不过好运的是实力不算太强,

而且也不是死士,只是几个赏金杀手罢了。小微儿怎么样?”

“伤了内脏,还好吴书道懂些医术,已经去救治了。现在难民里可能还有刺客,准备怎么办?”老凌看着周哲满身是血和淤青,而此时

王锐进来了,帮这周哲处理伤口,这一点王锐毕竟老行伍,很有经验。

“将难民和民夫分开,掺一些机灵的辅兵去管难民,这几天我不给他们机会,会让人看好了马,再让刘大胡子去外围守着,谁逃走,审谁。”

“这个方法不错。等伤好些了回关修养,毕竟这天气伤口容易坏,我到时候请大帅让齐鹿过来。”

“也行,这两天拜托了。”周哲没有托大,毕竟修灵界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与其给他们机会不如直接找严寒摊牌,若是严寒再用这种手段对付

他周哲,保不齐他不会请辛追走一趟丢两个奔雷阵。

审问的刘大胡子很快回来了,这群人如周身所料不差,严寒找的赏金杀手,来北原只为了取周哲的命,知道周哲的名气大,好找,还给了简单

的画像。看着被汗液浸透的灵魂画师作品,周哲沉默了片刻,当着老凌的面就下了命令。

“剩下活着的,交给老魏处理干净,把头弄石灰弄好。等过几天还有下一批,一起送给严寒当礼物,王锐,到时候麻烦你跑一趟,十天应该够

了吧?待会我写封信,帮我带给辛追。”周哲身上缠满了绷带。王锐点头。

周哲在包扎好了以后去看了小微,除了老魏,吴书道也在。

“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失血有点多,这段时间要多将养些日子。”吴书道看着周哲衣服里的绷带,也不好多说他什么,老魏只是坐在床边一言不发。

“书道,多照顾他,过几天我要回关,这里多麻烦你了。”周哲拍了拍吴书道的肩膀离开了帐篷,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这天之后,林小二每天晚上就抱着小毛睡在周哲的帐篷外,周哲不同意,谁都不能进,大家也都明白林小二的做法,毕竟这种事情若是再发生,他们就要后悔莫及了。那日的周哲稍微出一点差错,便不可能是受伤,而是直接死了。老凌按照周哲的方法从新规划了劳作地点,难民们离军营更远了,其他一些组队来刺杀的人见没机会,也偷不到马,便准备遁走,被早就埋伏好的刘大胡子逮了个正着,骑对步,只要你不是绝学无敌或者排的上名号的,在这些家伙的配合下哪有活着的可能。而且骑军里可是有不少一二阶的修灵者,虽然阶位不高,但是沙场的招式可不是宵小之辈的花拳绣腿可比的。

再次三颗人头奉上,王锐拿着周哲的信回了京城,信是带给辛追的,礼物是送给严寒的当然还有口信。

五天时间,快马加鞭的王锐便到了京城,不用太繁复的打听,便找到了乾坤门的驻地,此刻的京城的各大门派都在围绕着辛追的灵石展开角逐,因为还有几天京城的拍卖便要开始了,起先还不让王锐进入,但是当王锐说自己在北原和严寒有过一面之缘,现在要见严寒的时候,执事才放行。

“是你?周哲身边的人?来此何事?”

“周哲让我给你带来了礼物,还有一句话传给阁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望自珍重。”王锐丝毫不客气,八个盒子被放在地上,然后便要起身告辞。

“啪啪啪!”严寒拍这手,“好一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若是我不答应呢?”

王锐有些愣神的转头看了看他。

“嗯!知道了。”

严寒完全不知道王锐的性格和说话的风格,知道了,知道什么?严寒没再多说,只是差人跟着王锐去哪里。结果很快,跟踪的人汇报了,王锐去了辛追的血月堂。严寒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原来这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堂堂乾坤门核心弟子受了气,找几个杀手去干掉你个小兵油子,

你反过来威胁我?辛追和那些花了点银子就能雇到的三流此刻能比么?辛追现在都不用出手,只要在灵石的拍卖上动动手脚,暗示暗示那些本就对乾坤门的人有敌对情绪的家伙便能带来一堆的麻烦。

而且,该死的他们手上有足以把乾坤门烧成灰的灵石,护派的大阵也不是万能的,谁能防得住辛追?而且即使防守,也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严寒想到这里几乎毛都炸开了,虽然不知道这两人具体什么关系,但他不敢赌,不敢以自己的私仇来赌上乾坤门的百年兴衰。

“快!追上刚才那个人,告诉他,我只是开个玩笑,以后不会了。”差遣的门人虽不明所以,但还是快速的出门办差了。严寒随即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半天才回过神来,我以后不会了?严寒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一般,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长长嘘了一口气,严寒就像具尸体躺在椅子上,双目无神,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直到门人再次回来回复

“严师兄,那人回答了句知道了,然后我便回来了。严师兄?”

门人的话似乎把严寒从深渊中拉了回来,

“什么?”

直到门人再说了一遍严寒才彻底回过神来。又是知道了,北原,欺人太甚。可是事情到了如此地步,你只能接受,嘴犟有用么?没有!严寒认清了现实,我严寒年少得意,三十岁便是五阶巅峰,位列天下顶尖战力,为何还是处处被掣肘,实力不够!六阶,我要闭关!

严寒没有再气急败坏的踢烂王锐送来的盒子,只是让门人们处理掉,随后便回了后院。而自这日没多久,便传出严寒离京以及乾坤八子集体闭关的消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