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万灵弑神录 > 第二卷 三牲正道心 第六十三章

第二卷 三牲正道心 第六十三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本以为辛追会停止敌对情绪,却没想到辛追还是爆发了。站起身的辛追指着杨觉的鼻子喊道。

“我就是要说,你们给周哲的任务就是送死。若不是周哲,你那两个师弟早就死在了灵媒山,连主峰都上不去。到底是什么事让你们要去查探灵媒山,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一个天书门陈元厚徒弟的身份换周哲一条命,那也太便宜了,杨觉,你今天把话说清楚了。”

这一席话其实周哲也想说,但他说不出口,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但辛追问出来就不同了。道理就摆在面前,你可以给周哲任务,但是若是每次都把人往绝路上逼,就谈不下去了。杨觉面上好一阵尴尬,周哲装做没事人一样也不再管辛追问什么,反正是为他好,何乐不为。而且他也想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天道门的吴先生已经故去了,临死前有感北方有欺天阵的波动,而众所周知,欺天阵下必镇大魔。皇帝密旨师傅探查,才有了这次灵媒山的行动,袁方兄弟去毁坏聚灵阵只是顺便为之,而且师傅是真的想考验一下小师弟的。”杨觉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周哲想了想,和袁方兄弟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太大的差距,应该不是诓骗他的,但是这欺天阵下必镇大魔却是让他心中一惊,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原因倒是很容易分析出来,灵媒山每年都有一次灵气灌顶,而且那老人家也已经成道而去了。再想想时间,周哲突然心中咯噔一下,这欺天阵不会说的是我背后的大阵吧?想想自己诡异的来路,和身体解开封印后的力量。周哲的身体几乎都僵住了,一旁的辛追也有所感觉。因为按照时间来算,周哲第一次身体发热的时候正是吴先生道途圆满的那日。周哲扭头看了看辛追,辛追明白他的意思。

“杨觉,我问你,欺天阵下必镇大魔你信么?”辛追直视杨觉质问。

“不知道。”杨觉也很明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好一个不知道。”辛追不管不顾的直接撤下了周哲的蛛丝上衣,展露出周哲身上的面条图和背上的伤痕。“看到么?这两天我们在灵媒山的事有人同你说过吧?周哲身上确实有诸多秘密。他背上这个是所谓的欺天阵也不是不可能。倘若有一天,有人拿着这所谓的欺天阵下必阵大魔的天谕说事,你杨觉怎么做?”辛追的一只手拉扯开周哲的衣服,另一只手已经隐隐待发,一个不好便是血溅五步。

杨觉有些震惊的看着周哲身上的面条图说不出话来,他不是不明白辛追和周哲的意思,若是因为一道天谕,天书门或者大盛便要放弃周哲,那不如早做打算。否则即使周哲成了他的小师弟,也落不到个好下场,不如放他离开。

杨觉将周哲的衣服整理好,拥抱他入怀,又松开,像是下了个非常大的决心后,用轻松的口气说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欺天阵,即使是,他也是我的小师弟。也将会是天书门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龙泉关最优秀的将领。我杨觉用性命保证。”

“答应的倒是爽快,若是你们天书门有人反对呢?大盛的朝堂有人反对呢?天下有人反对呢?”辛追的素质三连本以为会说的杨觉哑口无言,但杨觉却很淡定。

“天书门也许会有人反对,但师傅不会,朝堂也许也有人反对,但是龙泉关不会,天下肯定会有人反对,但是关我屁事。我杨觉就代表我自己,小师弟做了什么我们都看在眼里,若是说他是欺天阵下的大魔,我杨觉便是大魔的兄弟。”

“算我一个!”一人进了大帐,正是轻装驰援而至的瞿辉。那醒目的大光头让临时的大帐瞬间更显光明。一手摆了摆。

“我也是刚进来,管他什么劳什子的神棍讲什么。我瞿辉就信一条,周哲做什么,若是对天下百姓好,那他便是我兄弟。大师兄,咱们都是苦命出身,师傅他老人家把咱带到这个地步不容易,少给他增加烦恼。这事就咱们两定下了,小师弟背上的这些纹身,就是个技术活不行的纹身师傅的杰作。谁反对,我瞿辉第一个不服。他上灵媒山去试试?”瞿辉揭开周哲背上的阵图看了看,又整理好衣服。

“辛追,还有什么要问的?”杨觉还是要给辛追定心丸,他看得出辛追是真心关心周哲的人,那便是同一路人。

“我暂且信你们,若是他日,周哲被欺负了,我绝不放过他。我还有事,先走了。”辛追撇下了三人离开了大帐,带起的风掀开了帘子拉的老长。

大帐里的三个男人有些面面相觑,不过杨觉反应倒是很快。

“周哲,跟上去,多哄哄!”还挤眉弄眼给了个我懂得眼神,周哲有些好气又好笑,你懂,你要是懂上次能被李九阳治的连外交权都没了。

周哲还是跟了出去,大帐外面人不少,都是准备被安排宿营的重骑营的弟兄。好在辛追的白色狐裘很显眼,周哲很快便追了上去。两人一人一马,一前一后。

“辛追,你等等我。”

“驾!”辛追马不减速,直到远离了营寨的冰河边上,才勒马伫立,静静的看着冰河崩腾向东。晚风吹拂面纱,可还是看不透辛追的表情,她的思维和她的一样,永远都是那么特立独行。

“有什么事不能回营里说?”周哲气喘吁吁的勒马在辛追的身边,看着她的眉眼水波不惊。

“没什么大事,我要走了,龙泉关不是我久留之地,你同我一起么?”

原来如此,问了那么多周哲问不出口的事情,原来是真的想离开了。周哲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和她一起走,只会是她的累赘,还不如帮她一把,在龙泉关给她留个安全屋,哪怕她累了,倦了回来歇歇脚也是好的。

“去哪里?龙泉关挺好。”

“我这里有二十颗天然灵石,天下大可去得,已经没有门派敢拦我的路,那日我们在蜘蛛洞里曾说过的我还记得。”

“那接下来怎么做你想好了么?二十颗的天然灵石确实是不少,但你想好怎么用了么?你又怎么去对付那些曾追杀你的仇敌?”

“有点想法,可能不太成熟。这不是你来了么?有什么建议?”大事上,辛追不含糊。

“嗯~~~~”周哲嗯了半天“你要么先下来,咱们聊聊,而且这几天还有些事情,你不想咱看看咱们的乾坤门严寒阁下了么?手上二十颗天然灵石就能不把蚊子当肉了么?”

“你还有后手?”辛追还是下了马,听周哲的口气他就预感到严寒会有麻烦了。

“是啊!这冰河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不让他多喝两口水?他要么就在冰河北面苟住,等咱们撤兵。要么就只能渡河,马大宝选的马你也知道。”周哲摊开手一副欠打的样子,辛追想起马大宝选的马轻啐了一口,真是坏坯一大堆。

“那马顶多让他慢点,蒙格除非亲至,否则那些禁卫亲军可留不住他的人。”

“是啊!咱们是隔岸观火,药撒出去了,就看他们自己的了。咱们今晚美美的睡上一觉,然后明天早上去找他们。看着他们渡河,然后收个过路费,我就不信了,他们在河里还能组个什么乾坤阴阳域。要那样我便认栽,白算计一趟。你想,严寒他们那一身冬衣,渡河的时候总不会穿着吧?咱们千把人就堵在河口,会不会很热闹?”周哲的话简直无耻到家,辛追想着乾坤门的一伙人穿着单衣被困河中被围观的囧像,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真的是坏人。哈哈!不过收什么过路费?不会是看上人家乾坤门的女弟子了吧!”

一笑解千愁,周哲也连带着心情好了很多。

“严寒手中不是有两块人造灵石么?拿来勉强用用也不错。然后把他交给杨觉,杨觉可是内卫统领,有监察天下修灵者之责。到时候定他是联通北原意图不轨,或者是其他什么就和我沾不上关系了,何乐而不为呢?”

辛追无语,周哲哪里是猛虎饿狼,简直是条鬣狗,无耻到了极点的鬣狗。被他盯上果然没好果子吃,不过这种热闹可真要好好看看,估计以后乾坤门看到龙泉关的人都会留下心理阴影吧!

“那袁方兄弟呢?你把马大宝派过去就只给他们一个模糊的讯息又是什么意思?”

“那两个小子太不实在了,一路上兜兜转转不把话讲明白,他们要是有心,自然奋战为我报仇,那还有的救。要是回来了,以后便不再和他们打交道。”

“连你自家师门的人都算计,你也太狠了吧?”辛追眉眼微皱,觉得周哲也太黑了。

“别那么看着我,我还没打算入门呢!杨觉虽然话说的满满的,我心里还是有数的。到时候要老陈不给个痛快话,不入也罢。我虽然敬重老陈,但有些事,光靠敬重意气行事,只会害人害己。”周哲的话有些沉重,这绝不是哄人的说法,却让辛追很安心,至少他男人不傻。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么?也许明日,我便离开了。”辛追的明眸让周哲有些不敢直视。

“有!二十颗灵石准备好怎么用了么?用好了你便真正的可立于天下了。”

这确实是辛追最想知道的,也是最怕听到的一句话。除了立足天下,便没有其他的话说么?辛追心中这一刻是失落的。周哲其实也明白这不是辛追想要的回答,那种明眸是个人都能洞悉,但他不能。和辛追浪迹天涯一辈子,在躲闪追杀的日子里厮守么?在饥寒交迫中用鲜血温暖对方么?那不是爱情,是折磨。

“你说。”

“明日,适时的配合我,把灵媒山的灵宝在严寒面前展露。看见的人太多了,大盛明面上不会拿严寒有什么办法,顶多同乾坤门谈判得些好处,严寒便会全身而退。而这个消息,他们也不会在第一时间放出,因为他们也想拿到灵石。你离开龙泉关,找人刻制最强的奔雷阵,或者杀伤型的大阵。多刻点不要紧,要紧的是让人知道是你找人刻画的这些阵法。随后,你不要先出手,你在京城立派,就叫血月堂,你便是堂主。”周哲的眼神明亮,思维在神游天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那样天下不是都知晓了么?”

“就是让他们知晓,多年前大盛皇帝便颁布了法令,四家顶级门派可以攻伐他们管辖范围内的门派。但是京城归谁管?皇帝呀!多年来这些门派给大盛的压力从来就没小过,让皇帝去头疼好了。但不论皇帝怎么做,都会有人跳出来指责你们血月堂,谁第一个跳出来,便把奔雷阵丢到他们家去。以你的身手办到应该不会难吧?”

“难是不难。不过要是四家顶级门派怎么办?还有会不会杀戮太甚?”辛追问道。

“凌霄阁,剑宗,乾坤门,悬空山这四家肯定不会,他们是天下名门正派的典范,凡事都要几经商讨,多方议论,最后明正典刑。而且血月堂在京城开的山门,他们总要先问过皇帝走个程序吧?所以第一个跳出来的肯定是他们控制的那些二流门派,先出来试试水,探探情况。相信我不会错的。”周哲还眨了眨眼睛,灭一派被说的仿佛是去街边吃了碗面。不过现实如此,手上有核弹,心中不会慌。

“至于杀戮会不会过甚,你比我清楚那些门派的底细。我不排除天下有愿意保一方安宁的门派,但像天雄门那样的恐怕更多吧!否则龙泉关哪有那么多逃难的百姓,脑子烧坏了来和半兽人争地盘么?就当是为天下百姓收点利息吧!”

“那还有呢?”辛追入了神,像个不明事理的小迷妹,而不是手持二十颗核弹的家伙。

“大家看到一个门派转眼间灰飞烟灭,那肯定会有人跳出来骂街呀!辛追大魔头,毁山灭派,天理不容。当然还有一些会观望,也会有人出来试探。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严寒回乾坤门了。你从北原回来,他也从北原回来。乾坤门不表态,大家都谈不下去了。脑子灵光点的都会知道,里面肯定有隐情。你刻了那么多大阵的消息他们自己会去查,谁去查,谁就得低头。其他那些乱喊的二百五不用管他们,杨觉会帮你收拾的。”

“杨觉凭什么帮我?”

“那些不甘心的家伙天天拿刀子在京城瞎转悠,李九阳可不会一直呆在皇宫里吧?若是真还有打上门来的,你便去给李九阳送点礼物,什么死耗子,死蟑螂啦!你说杨觉会不会帮你料理?”

辛追想起杨觉为了老婆大人不被这么天天骚扰又找不到地方发泄的样子。

“我才发现,你原来这么阴险。李九阳也许会是你同门师兄妹呢!”

“没办法,不好混啊!其实我就那么个意思,你不会真的想送死耗子吧!不过呢!杨觉一动手,大家都明白了大盛的态度,皇帝即使不表态也得表态了。而且龙泉关可是大盛的地界,年前发生那么多事,我还去了趟灵媒山的

消息应该传遍天下了吧!到时候那几家门派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你说气人不气人?”周哲用手肘捅了捅辛追。

“你真就不怕他们真的撕破脸来追杀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