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 第六十五章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风雪走来了>求订阅】

第六十五章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风雪走来了>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外面风雪很大,梁凡把躺椅搬到房间以后,一轱辘就躺在躺椅上,悠然自得。

而冉逸跪倒在君别离门前,让梁凡忍不住一愣,这是什么剧情?

因为临近过年,梁凡并没有刻意用灵觉查探周围,毕竟来了这么多武林公子哥,要是看到什么恶心的事,岂不蛋疼?

正因为如此,所以梁凡并不知道君别离在前些日子,竟然还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

等等,恶劣的天气,帅气的少年,在一个高手门外,跪求拜师,这不是电视剧天命主角经典剧情吗?

这有点看头,君别离,此刻你会怎么配合?

被梁凡念叨的君别离,此刻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能感知到冉逸跪在门外,并没有用真气护体,完全靠他的肉身力量支撑着,短时间还好,时间长了,这场风雪过后,他就要废了!

如果冉逸和他素不相识,他也没心思去管,毕竟天下这么大,总有一些人的脑回路不一样,要是什么人自己都要在意,那活的太累。

但冉逸这么多天的付出,并不是没有成效,他的确在君别离心里留下了印象。

最重要的是,冉逸不知道他在第一次拜师失败以后,孙乾曾托人给过君别离一份关于他的资料。

庄主庶子,被嫡子打压,无任何未来可言,这和当初被逐出剑门看不到未来的他,何其相似,都是没有未来的可怜人。

“嗯,要出去了?”

梁凡用灵觉看到君别离打开了房门,以为君别离就要出去,连忙直起身子,坐看好戏发展。

谁知君别离打开了一下房门,犹豫了几个呼吸时间,又叹了一口气,走回房间坐了下来。

“呸,这跟狗作者断章有什么区别,怎么在这时候婆婆妈妈?”

梁凡有些无语,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也算是贺岁片吧,这角色背景剧情塑造,一看就是逆天崛起天命主角的戏份,君别离你好歹配合一下,不管拒绝还是接受,都是剧情需要。

可你这优柔寡断的做事风格,明显在这时候不合时宜啊,差评!

老子当初救你的时候,可是果断出手的,梁凡不要脸地给自己脸上贴金,呵……

冉逸可不知道此刻君别离的纠结,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冷了下来,他毕竟不是横练武者,没有真气护体,他扛不了多久。

“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冉逸心中有些不甘,不过就算现在离开,回去也只有无为终老。和武道根基被毁又有什么区别?

冉逸此时心底隐藏的狠厉突然让他倔强起来,自己就算身体熬坏,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那时候就不是我没有抗争,那是我的命!

君别离看到冉逸还在坚持,又忍不住站了起来,在屋子里面转了几个圈,屋外的风雪越来越大,冉逸他的身体坚持不了太久。

又过了一点时间,冉逸眼里闪过一丝绝望,也许自己终究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吧,呵呵,也许自己活着真的就是一个笑话。

这个念头还没过去,冉逸就直接晕了过去,这么久时间跪在风雪之中,他又没有用真气护体,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

就在冉逸晕过去的一瞬间,君别离就闪现到他的身边,直接把他带回房间放到床上,接着查探了一下冉逸的身体,君别离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身体预警才晕了过去,武道根基并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自己也只是看到他晕了过去,才下意识把他带了回来。

不过,刚才冉逸绝望的眼神,让君别离不自禁想起了当初的自己,这才在冲动之下,把冉逸带了回来。

但真的要收他为徒吗?自己还在给先生做奴为仆,根本就没有时间,呸,这哪是时间问题,不可能因为这小子怠慢了照顾先生!

但是不收留他的话,恐怕这小子也生不如死吧?想到冉逸那绝望的眼神,君别离也不知道拒绝这小子,他会有什么反应。

“烦躁!”

君别离忍不住一掌拍在桌子上,因为含着怒气出手没有控制住力道,桌子瞬间崩碎,这让他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梁凡却差点哈哈大笑,纠结如君别离,看的就是解气,你小子也会这么纠结,爽!

可能是梁凡笑的声音有点大,君别离听到后,差点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自己烦恼什么,先生不就是在旁边吗,睿智如他,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想到这,君别离不再犹豫,当即开门准备向梁凡讨教,梁凡看到这情况,当场急了眼,这家伙竟然想要来烦自己?

“小白,把他赶走!”

小白躺在一旁打盹,听到这话瞬间一愣,接着大喜,自己等这句话太久了,老天开眼,主人这是终于知道那个家伙贼坏贼坏吗?

主人,只有我才是真正的对你忠心耿耿啊。

随着敲门声响起,小白一个狗窜就到了门后,一顿狂吼。

“这是什么意思?”

君别离听到狗子这反应,一脸懵逼,小白这是发情了?

不会吧,现在还是冬天,还没到春天啊!

“先生,别离有一事相求,望先生开门解惑。”

“滚,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我要睡觉了。”

君别离听到梁凡的回答,也不敢再打扰他,只能悻悻回来,小白听到君别离可怜兮兮离开的声音,小脚扑腾,走路都带风。

“先生这反应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凡的回答,让君别离知道他早就清楚自己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却不没有回答,但自己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找他解惑啊。

算了,不管了,等这小子醒了再说,麻烦!

……

西洲中府。

孙乾把手头最后一个事务处理完,不自禁伸了一个懒腰,把这年尾最后的的军中事务处理掉,自己也可以过个好年了。

“咦,小乾,你身体伤势痊愈了?”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孙乾抬头一看,不禁大喜,“大将军,你终于出关了!?”

来人正是镇抚军大将军敖烈,敖烈本就是魁梧雄壮之人,此刻脸上带着一分惊讶,反而有些反差萌。

“是啊,倒是你让我有些惊讶,你的伤势怎么痊愈的,这可是大好事啊,你怎么都不派人告诉我?

就算我在闭关,但小乾你能恢复身体,无论如何我也要出来为你庆贺。”

敖烈一直对孙乾伤势无法痊愈心中有愧,要不是因为帮他打理镇抚军,孙乾他又怎么会遇到武疯子,被武疯子误伤?

所以敖烈看到孙乾伤势痊愈,是真的打心底开心,这样他也可以放下一些愧疚。

“大将军,你都已经闭关,我怎么敢打扰?要是你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被我打断,那可真是我的罪过了。”

“你说的这是哪里话,闭关就不多聊了,终究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但是小乾你是怎么恢复伤势的?”

“这说来就话长了。”

孙乾便从君别离逐出剑门开始讲述,一直说道白莲教教主陈天天铩羽而归,不知所踪。

不过敖烈所有的注意力都不在其他人身上,他忍不住抓住孙乾的肩膀,“你说西宁有位大宗师?

就是他的灵浆玉液让你伤势痊愈?这怎么可能?整个天下怎么可能有第四位大宗师?”

敖烈追寻大宗师境界已久,不然这么多年过去,他也不会把镇抚军交给孙乾打理。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迟迟竟然迟迟不能突破,他追逐而不得的大宗师境界,突然有一天被人告知,天下有人成功突破成为天下第四位大宗师,这让他怎么一时接受?

“走,小乾,咱们现在就去西宁,拜见这位梁先生。”

“将军冷静!”

孙乾看着已经激动的有些过头的敖烈,只能大声让他冷静下来。

“将军,马上就要过年了,咱们去哪都不合适,梁先生就在西宁隐居,咱们年后有的是机会过去找他。”

敖烈听到这才冷静下来,也对,现在马上要过年了,这时候过去,说不定还打扰了梁先生。

“小乾说的对,是我有些失了分寸,这时候过去拜访的确不合时宜,不过这世间竟然真的有一位大宗师隐居世俗,实在是让人惊喜。

剑圣不可寻,刀神远走西漠不知踪影,武疯子不知道在哪发疯,也只有这位梁先生才有确定的踪迹。

对了,小乾,你说先生喜欢看书,还喜欢鲜果,现在就让人去准备,年后我们挑个时间去西宁。”

孙乾没有拒绝敖烈的要求,看大将军现在的情绪,只怕要不是赶上过年,自家将军已经冲去西宁了。

“嗯,将军,这我都会安排好,不过有件事我没说,剑门门主勾玉堂也在西宁。”

“哦?这小子也耐不住了?也对,剑圣看不上自己这个儿子,他也一直突破不了大宗师,这时候有了梁先生这位大宗师在西宁的消息,这个伪君子恐怕早就过去讨好了。”

“将军猜的没错,不过梁先生可没见他,想来洞察秋毫如梁先生,早就看透了勾玉堂的本性,所以才让勾玉堂一无所获。”

“不提勾玉堂这伪君子了,现在小乾你身体痊愈,也得抓紧时间恢复修为,以后镇抚军还得靠你啊。”

“将军这是什么话?”

“没什么,算我一时半会儿脑袋不清醒,小乾,你让人把在中府的副将们找过来,过年了,咱们也大醉一回。”

“好,我这就派人去办。”

……

莫相逢满脸冬雪,眉毛都已经结霜,不过他还是一步一步,坚定不移地踏雪前进,而他的刀,又锋利了几分。

也不知道当年师傅在风雪中到底感悟了什么,为何走出风雪就成了大宗师!?

不过自己才刚突破化劲宗师境界,想这些还有些太远,师傅所说雪中悍刀行,到底是什么境界,自己在冬雪中走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太大的收获。

不过西宁就在眼前,就算自己这次在风雪中没有感悟出什么,可君别离,他也只能败在自己刀下。

自己要让天下人知道,这年轻一代,唯有自己才是天下最强。

刀神弟子莫相逢,绝不会堕了刀堂威名,即便君别离有谪仙传授,他也只能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风雪之中,莫相逢一步一步前行,不急不缓,就像一把入鞘的刀,藏住锋锐,只待出刀那一刻的惊心动魄。

刀神弟子,莫相逢,来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