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重生之大牌影后 > 第八十二章 没发生过什么

第八十二章 没发生过什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女生文学)

宋泽瀚顿时有一种喷鼻血的感觉。立马拿靠垫遮住了梁若紫的腿部。说道:“还是说正事吧。怎么会碰上许亮。他回N城的事我听说过。沒想到他居然会去这里的福利院。我以为他到这里就不会出來活动呢。”

“我也很意外。院长说他是特意去看他们的。还带了不少东西。他梳了个小辫子。比以前瘦了些。不过精神状态还可以。至少不像每天喝酒的模样。”梁若紫说道。接着她把今天和许亮之间的对话都跟宋泽瀚说了一遍。

说到最后。她问宋泽瀚:“你觉得他会是那个害我的人吗。”

宋泽瀚蹙了蹙眉。沉思片刻后说道:“听你刚刚说的那些。我觉得他不大像是害你的那个人。但他绝对知道事情的内幕。否则他不会说‘事情不是这样的’这句话的。”

“是啊。我也这样想。他那个人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别人做得不够好。他看着仿佛眼睛里进了沙似的。难受得很。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做那么坏的事情呢。那比在一块完美无暇的玉上染上污点更让他难受。如果他一时冲动做了那件事情。那么事后他一定日日生活在痛苦中。根本无法自拔。不可能喝了几个月的酒就能出现在公众场合。我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觉得他这人太过追求完美。几乎有些神经质。这样的人。其实活着是很累的。”梁若紫说道。

宋泽瀚听着这话知道梁若紫的确不会喜欢许亮这样的人。不是他不够好。而是太好了。好得令人窒息。令人疲惫。他按理听到这样的话应该感到高兴。可心底深处却有一丝不痛快。暗暗在想:真沒想到她对他这么的了解。这说明她对他还是有些在意的。

不过。那样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一晃便过去了。他实在沒有必要在乎那些。她每天都在他的身旁。她的心里最在意的那个人是他。如此他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他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说道:“许华对许亮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始终派人跟在他的身旁。今天是你一个人去。你不过是一个小助理。他们沒怎么把你放在眼里。所以你才有机会和许亮说那么多的话。如果是我跟你一起去。估计那些保镖会一直跟在许亮身旁的。因为许亮说不了假话。许华怕他说漏了嘴。”

“那你说。许亮会不会把今天跟我说的话告诉许华。”梁若紫不无担忧地问道。

“应该不会吧。否则保镖來的时候。他不会转移话題。显然他也不想保镖听到你们的谈话内容。再说就算他说给许华听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你们并沒有说什么实质性的问題。”宋泽瀚宽慰道。话虽这么在说。可他心底深处也是有些担心的。许亮那人不会说谎话。许华问他今天的事情。他很有可能都说出來。如此一來。许华就很有可能对梁若紫起疑心。

然而许亮并沒有对许华说什么。许华的确问他白天跟梁若紫说了些什么。他沉默不语。最后凉凉地说了一句:“我跟一个小助理能有什么好聊的。您也太紧张了吧。”

他不是想撒谎。只是本能地想保护那个小助理。许华和许松的手段他是知道的。他不想他们伤害那个小助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个小助理与自己一定有某种联系在。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伤害过她。否则她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梦里。现在更不能让她再次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梁若紫听了宋泽瀚的话之后显然安心许多。趴在宋泽瀚的肩膀上居然睡着了。那时宋泽瀚还在说话。见梁若紫一直沒反应。不禁转头看向她。发现她睡着了。不禁感到好笑。低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一点。这个点她睡着实在很正常。

于是。他抱起她进了她的房间。将她放在床上后。忽然觉得很困。懒得再上去了。便在她身旁躺了下來。和她枕着一个枕头。盖着一个被子。

清晨。梁若紫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一头狮子压着。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來。睁眼一看原來是宋泽瀚的一条大长腿压在了她的身上。她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知为何她对于他躺在自己的身旁一点都不感到别扭、意外。相反她觉得很正常。仿佛他本來就应该躺在她身旁似的。

她轻轻放下他的大腿。下了床。走进浴室开始洗漱起來。

不多久。宋泽瀚也起床了。梁若紫走出浴室。和他打了声招呼。故意问他道:“昨晚睡得好吗。宋先生。”

宋泽瀚觉出她那句话别有深意。可又不明白到底怎么个意思。他看着她。有些不明所以地说道:“挺好的啊。”

“你当然睡得好了。把那么重一条腿压在我身上。”梁若紫翻了翻白眼。沒好气地说道。

宋泽瀚一听原來是这事。不禁笑了起來。说道:“怪不得我睡得特别的舒服。特别的安心。原來是这样。”见梁若紫还是拿愤怒的目光瞪着自己。又说道:“不过是一条腿你都嫌重。要是整个人岂不是把你给压扁了啊。”

宋泽瀚说这话时已经走到了梁若紫的身旁。看着梁若紫嘟着的嘴巴。低下脑袋准备去吻她。梁若紫则将脑袋一偏。躲过了他的吻。然后推了他一把。说道:“快去洗洗刷刷吧。张妈还等着我们呢。”

宋泽瀚听了这话。有些不舍地离开梁若紫。向浴室走去。梁若紫却站在那里发了半天的呆。心里暗暗在想:张妈如果看见她在这里。而且宋泽瀚还是从她的房间走出去。也不知会怎么想。

她有些不安地走出房间來到餐厅。张妈已经摆好了早餐。她的那份也准备好。显然张妈知道梁若紫昨天住在别墅。所以看见梁若紫从房间里出來脸上的神情极其的自然。沒有一丝意外。不一会儿。宋泽瀚也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來。张妈的脸上立马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接着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了一眼梁若紫。

梁若紫想跟张妈说。她跟宋泽瀚昨晚沒发生过什么。只是躺在一起睡了一觉而已。可又觉得莫名地说这么句话更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于是便忽略张妈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地吃着早餐。心里却始终有些发虚。不禁抬眼看向宋泽瀚。他脸上的神情极其的平静。仿佛他睡在她的房间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她瞬间觉得无语。

吃完早饭。梁若紫得回公寓换衣服。宋泽瀚让老周先开车前往公寓。到公寓后。梁若紫下了车。宋泽瀚则在车上等她。

走进公寓。蒋丽正在那里吃早餐。看见梁若紫进來。面色淡淡地说了一声:“回來了啊。”

梁若紫心虚。总觉得蒋丽的脸色不是很好。一定在生她的气。心想跟张妈可以不解释。跟蒋丽总得解释一下吧。于是便说道:“昨晚宋泽瀚有应酬回到别墅就十点多了。我们聊完天实在太晚。所以我在他那里住了一晚。我跟他沒发生过什么。”最后还特意强调了那么一句话。说完发觉那句话根本就是句废话。因为蒋丽根本就不知道她跟宋泽瀚睡在一张床上。

果然蒋丽听完梁若紫说的那些话一脸讶然地看着梁若紫。说道:“你跟我说这些干嘛。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再说我又不是你妈。你们俩有沒有发生过什么。根本沒必要跟我说。”

梁若紫听了尴尬地笑了笑。更为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后悔万分。

这时蒋丽又忽然问道:“你们到现在还沒发生过什么呀。。”说完“啧。啧”两声。摇了摇头。大有不解与怀疑之意。

梁若紫听了更是一阵郁闷。这女人说得好像自己是一个情场高手似的。说不准她连一次恋爱都沒谈过。转而又一想。自己是不是跟宋泽瀚进展得慢了一点呢。

王园园入行也有六、七年了。可她始终演那些很不重要的角色。一年到头拍不了几部戏。每部戏出场也就几分钟。所以公司沒有给她配助理。她进剧组之后。所穿的服装是最差的。饭盒永远是最后一个。化妆师对她也极其的怠慢。有时甚至不给她化妆。她只能自己化。拍戏的时候遭其他演员排挤、暗算更是常有的事。她一开始对这些极为不满。也曾抗议过。后來渐渐地也就习惯了。谁让自己既不会演戏。又沒背景呢。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现实。这样的残忍。像她这样的人只能被别人踩在脚底下。

然而。自从和许松有了那一层关系之后。她总算谋到一个女二号的角色。剧组里的人对她也比以前热情了许多。她不再穿最差的服装。吃最后一盒沒人要的饭菜。化妆师每天都会很殷勤地替她化妆。看着那些人。她的鼻子里忍不住呼出一道冷气。可不多久。她也释然了。人终究都是现实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