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重生之大牌影后 > 第七十五章 是好事

第七十五章 是好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女生文学)

王和看着梁若紫笑着问道:“你还记得我吗。年终庆宴那晚我给你递过名片。”他是个四十岁不到的男人。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绑了根辫子。

梁若紫听见他说这句话忍不住半张着嘴巴。露出一份惊讶之色。她真沒想到那晚是他递给她名片。当时的自己一片混乱。沒想到竟然是他。看來自己跟他还是挺有缘分的。

王和以为梁若紫想起了那晚的事情。立刻又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她。说道:“这是我的名片。这次可别弄掉了。”

梁若紫接过名片。冲着他莞尔一笑。

王和又继续说道:“我觉得你的声音很独特。唱歌的感觉也特别对味。一个歌手要想把一首歌唱好单有一副好嗓音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得把歌的意思表达出來。让人听了深受感动。所以唱歌一点都不比演戏简单。那晚我听你唱了那首歌之后。我就觉得你很有这方面的潜质。虽然有些细节处理得还不够到位。但你在沒有接受过专业指导的状况下能将那首歌唱成那个水平真的很不容易。所以那晚我立刻将名片递给了你。”

听到这。梁若紫开心地笑了起來。她知道王和是一个很惜才的人。有一次在酒吧里他听见一个歌手歌唱得特别棒。特意追了两条巷子追上那人。然后邀他过來签约。所以能得到他的赏识的确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我上两个月创作了一首歌曲觉得你很适合唱。一直都想让你下來唱这首歌。可那天你晕了过去。我知道因为那场车祸。你的身体还沒完全康复。所以这事便拖了下來。现在离那天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我想你的身体应该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再次邀请你下來录这首歌。你可以向宋总请几天假。如果他不同意。我帮你去说。”王和很诚挚地说道。

梁若紫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那张名片。开始犹豫起來。她觉得自己还不适合这么快走上歌星这条路。可此时她想到了林雨萱。林雨萱说过她想当歌手。王和是一个很不错的音乐制作人。但同时也是极要面子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推辞。必将惹恼了他。让他对你产生反感。最终放弃你。而她不想被他放弃。她很想唱王和的歌。接受他专业的指导。

于是。她笑着对王和说道:“我也很想去录歌。但这件事情我得问问宋总。还有我的医生。过两天再答复你。可不可以。”

“好。我等你的答复。如果你的身体状况实在接受不了。我也只好放弃。”王全和说道。说完看了一眼梁若紫。那目光几分惋惜。几分期待。

梁若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陷入了沉思中。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她立刻接了起來。话筒里传來宋泽瀚低沉且温柔的声音:“你进來一下。”

梁若紫立刻挂了电话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宋泽瀚刚刚坐在那里看见王和和梁若紫谈了许久。虽然他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可大体能猜得到。他还能猜到此时那个女人一定很纠结。

“咚咚咚”熟悉的敲门声响起。他唇角浮出一抹愉悦的笑容。说了一声:“进來。”

梁若紫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了。嘟着嘴巴。耷拉着脑袋。他看着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问道:“王和跟你说了些什么呀。把你郁闷成这样。”

“他找我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录歌啦。”梁若紫一脸惆怅地说道。

“这是好事啊。王和是一个很不错的音乐制作人。你跟他也合作过一次。再次合作应该更默契了。”宋泽瀚说道。

“我也知道他是一个不错的音乐人。林雨萱曾经说过她想当歌手。我真挺想实现她的理想的。可那件事情沒解决。我还不想太引人注目。还有我挺害怕喧闹的场面。我怕我再次晕过去。”梁若紫嘟着嘴巴像不知所措的孩子般将她要说的话都说了出來。说完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宋泽瀚。

“林雨萱说过她想当歌手。你怎么知道。”宋泽瀚忽然问了这么句话。

梁若紫想说是林雨萱告诉她的。刚准备开口立刻想起林雨萱曾经说过不能告诉任何人她和她见面的事情。那是她们俩之间的秘密。她竟差点忘了这事。慌忙胡乱找了个借口说道:“当然是蒋丽跟我说的。否则我哪知道。。”

宋泽瀚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你复出并不影响解决你那件事情。毕竟是唱歌不是演戏。你的嗓音和以前又完全不一样。不可能会有人认出你的。至于你害怕喧闹的场面。这点可以跟王和商量一下。你暂时只录歌。如果他觉得满意的话。以后可以唱电影或电视剧的主題曲、插曲。或者录唱片之类。但不开演唱会。不接受采访。总之所有热闹的场面你暂时都不参加。我想他会同意的。”

梁若紫觉得这个提议甚好。这样既可以实现林雨萱的愿望。为以后复出打下基础。又可以不得罪王和。两眼立刻闪烁出兴奋的亮光。唇角也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宋总裁。以后我出了名。就不能再做你的助理了。你将失去每天奴役我的机会哦。”梁若紫笑着调侃道。

宋泽瀚有些怅然地摇了摇头。说道:“说实话。我真希望你永远做我的助理。你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只给我倒杯茶就可以。”说完两眼看向梁若紫。见她脸上的神情渐渐黯了下來。又说道:“我知道你很想做明星。跟你的理想相比。我的私心真算不了什么。所以我会支持你。就像从前那样。”

梁若紫听了冲着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接着走过去坐在他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有些哽咽地说道:“我也挺喜欢做你的助理的。真让我不做。我真有些不舍得。”

宋泽瀚听了忍不住笑了。伸手抚摸着梁若紫的脸颊说道:“傻瓜。做明星当然比做助理好啦。”

说完低下头便去吻她。中午沒有人打扰他们。这一吻更是极尽缠绵、眷恋……

他困在了她的温软乡里。难以自拔。只想沉溺。只想将这样的气息留得久一些。再久一些。忍不住将她越抱越紧。而她也觉得他的怀抱很温暖。很舒适。大概因为昨晚两人都沒睡好。两人渐渐地竟这样相拥着。睡着了。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一遍又一遍的铃声将梁若紫和宋泽瀚从睡梦中渐渐吵醒。一开始梁若紫还以为是宋泽瀚的手机。后來才想起那是自己刚换的铃音。迷迷糊糊地从桌上摸來手机。然后缓缓地接通。

手机里很快传來蒋丽震耳欲聋的嗓音。将梁若紫彻底从睡梦中清醒过來。然后站起身。低声问蒋丽道:“出了什么事了。别激动。慢慢说。”

“火死了。火死了。今天发工资。那个守财奴居然扣了我一仟元的全勤奖。一仟元啊。他答应过我不扣的。居然还是扣了。我找他去理论。他说他沒答应过。一口咬定是我听错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听错。他摆明了想耍赖。”蒋丽怒气冲冲地说道。

“太过分了。做老板的怎么能这样。。我最讨厌这种言而无信的人。你不必为这种小人生气。气坏了身体不合算。大不了辞职不干了。以你的才智绝对能找到一个比他更好的老板的。”梁若紫也跟着义愤填膺地说道。

“我也这么想。所以刚刚我递了辞职报告。一会儿过來接你下班。咱们今晚一起吃大餐。”蒋丽说道。

“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梁若紫这才想起了某人。她刚刚满腔义愤地和蒋丽聊了半天居然忘记了他。她慢慢地转头看向他。发现他正用幽怨的目光看着自己。立马冲着讨好地笑了笑。问道:“你今晚有应酬。”

“本來有的。早上都被我推掉了。而且我跟小王说过。今天所有的应酬都不去。让她都帮我推了。”宋泽瀚说道。说完眼睛紧盯着梁若紫。想看看这个女人会说些什么。

梁若紫又冲着宋泽瀚讨好地笑了笑。说道:“蒋丽的心情不大好。她老板很可恶的。明明答应她不扣她全勤奖的。居然扣了。她一个礼拜至少有四天给他加班。他居然言而无信那么狠心地扣了她的全勤奖。”说到后面梁若紫的声调渐渐高了几分。显然很替蒋丽感到委屈。

宋泽瀚轻叹了口气。说道:“到地方后。把地址发给我。我让老周接你。”

梁若紫顿时笑颜如花。一扫先前的不悦。走到宋泽瀚的身旁。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说道:“谢谢泽瀚哥哥。还是你对我最好。”说完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宋泽瀚望着她离去的身影。轻轻摇了摇头。唇角的笑意渐渐蔓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