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重生之大牌影后 > 第六十七章 一起去唱歌

第六十七章 一起去唱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女生文学)

这时。服务员捧了个蛋糕走了进來。是起司蛋糕。梁若紫喜欢的那一种。上面写了她的名字。还有“生日快乐”四个字。

小马看着那盒蛋糕。一脸的讶然。接着脱口说道:“这里还提供蛋糕。实在太好了。”

梁若紫看着小马那傻傻的模样。唇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这孩子也太纯真了。这里几时提供过蛋糕。还是这种质量上层的起司蛋糕。显然是宋泽瀚一开始就吩咐人在蛋糕店订做好。然后送过來的。

宋泽瀚懒得管小马。殷勤地在那里忙着插蜡烛。点蜡烛。他只插了两根。梁若紫过完年二十九。而林雨萱才二十三。他不想点二十三根。因为他不可能把眼前这人当成林雨萱。但他也很清楚不能点二十九根。因为小马在。索性点了两根。反正不管二十三还是二十九都是二十多。

点完蜡烛。宋泽瀚对梁若紫说道:“许个愿。吹蜡烛吧。”

梁若紫看了看那插着两根蜡烛的起司蛋糕。对着宋泽瀚和马东平说道:“你们还沒唱生日歌呢。”那语气几分怪责。几分撒娇。

两个男人的脸上立刻都露出几分尴尬的神情。他们俩五音不全。让他们唱歌。简直是比登天都难。可女王下了命令。他们能不遵从吗。。

宋泽瀚很无奈地站起身。把包间里的大灯关了之后。便起了个头唱了起來。小马也只好跟着唱。不过是一首很简单的生日歌。那两人唱得什么调都有。而且还时常合不到一块去。你唱这句。他唱那句。听起來特别滑稽。梁若紫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声來。

小马见此立马停了下來。面露窘色地说道:“让我们五音不全的人在你这个大歌星面前唱歌实在太出丑了。”

“那你刚刚还说吃完饭一起唱歌。”梁若紫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不一样。歌厅里有伴奏的。会遮掩许多。不会像现在这么明显。”小马解释道。

“好啦。虽然是噪音。可不管怎样我们唱完了。寿星可以许愿吹蜡烛了吧。”宋泽瀚笑着催促道。

梁若紫渐渐收起脸上的笑容。闭上眼睛。双手合拢神情严肃地许起愿來。她曾想过好多个愿。抓到害她的那些人。让他们遭到报应。然后自己再重新走上明星这条路。她要拍很多戏。唱很多歌。然而此时她却只是许愿:希望所有爱她的人都平平安安的。

是的。只要他们都平平安安的。其他的所有一切都算不了什么。

许完愿。梁若紫便开始吹蜡烛。在她吹灭蜡烛的那一刻。宋泽瀚已经打开大灯。包间里顿时一片明亮。那两个男人难得配合默契地一起说了句:“生日快乐。”

三个人的脸上都溢满了笑容。梁若紫觉得此刻的自己很幸福。

明月楼的菜都是用小碟子装的。一个个青花瓷制的小碟子装着色香味俱全的菜。单看着就让人直流口水。再配上明月楼特酿的明月小酒。那味道真的是说不出的妙。

几杯酒下肚。马东平的胆子便有些大起來。看见宋泽瀚不再像先前那般拘谨。而宋泽瀚看马东平也少了几分敌意。实在沒必要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摆着个脸。只要梁若紫开心随便怎样都可以。

包间里迷漫着淡淡的酒香味。时不时地还发出欢笑声。马东平的胆子变大后。便总说一些有趣的事情。逗得那两人哈哈大笑。

吃完饭。三个人一起到得月楼附近的皇后歌厅唱歌。皇后歌厅是一家高档的歌厅。里面都是一间间的包间。沒有大厅。所以走进去很静。不像一般歌厅那般嘈杂。选择这里。宋泽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他知道梁若紫现在还接受不了嘈杂的环境。

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端丽的女子领着他们走进了一间包间。包间里的光线幽暗。长长的半圆形沙发。看着就很高档。沙发前面是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各种零食和红酒。

美女向他们介绍了一下里面东西如何使用之后便走了。

宋泽瀚并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他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到这里來唱歌实在有损自己高大冷峻的形象。他到这里完全是为了梁若紫。他知道她还是挺想來的。她的嗓音那么好。平时根本沒什么机会唱。今天这样的日子自然想高歌几首。

马东平也五音不全。可他跟宋泽瀚完全相反。大概因为几杯酒下肚的缘故。此时的他处于极度兴奋状态。握着话筒唱个不停。梁若紫有好几次都是从他手里硬是将话筒抢下來。否则她连唱的机会都沒有。宋泽瀚根本不想唱。便由着那两人在那里抢來抢去。

半途中。马东平尿急去厕所。梁若紫在他走后。迅速挪到宋泽瀚的身旁。靠近他。搂着他的脖子。柔声问道:“为什么不唱啊。宋总裁。”

“让你唱个爽还不好。”宋泽瀚温声说道。语气带着几分宠溺。

“可我想听你唱。”梁若紫略撒着娇说道。

“我五音不全的就别让我出丑了。晚饭时唱的那首生日歌。已经竭尽我全力了。”宋泽瀚讪笑着推脱道。许多年前也是她的生日。他和家里其他人一起为她唱生日歌。结果他还沒唱几句。梁若紫便哈哈大笑起來。因为他跑调跑得实在不成样。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轻易唱歌了。

梁若紫嘟着嘴巴。垮下脸來。假装很生气的模样。

宋泽瀚立刻哄她道:“你想听。我回去后唱给你听。这里就算了吧。”

梁若紫听了脸上很快露出愉悦的笑容。明艳娇媚。他看着她。忍不住俯下身去吻她。眼看即将要碰到她的唇。她的目光向门口方向扫了扫。说道:“一会儿被小马看见了。”

宋泽瀚蹙了蹙眉。有些不高兴。说了句:“他沒那么快吧。”说着便又将脑袋往下垂了垂。刚碰上她的唇。忽然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吓得两人立刻像触电般地弹开。梁若紫立马又挪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与宋泽瀚保持一段距离。

马东平进來后发现里面很静。一脸讶然地问道:“怎么我走了以后。你们都不唱啊。”

“我想让宋总唱。劝不动。要不你來劝劝。”梁若紫故意说道。直接忽略了某人幽怨的目光。

“宋……”马东平刚开口准备劝宋泽瀚。一抬眼刚好对上宋泽瀚那双凌厉的目光。吓得立刻噤了声。讷讷地笑了几声之后。改口说道:“还是我來唱吧。”说完拿起话筒随便点了首歌便唱了起來。

梁若紫看了看马东平。又看了看宋泽瀚。不禁掩嘴笑了起來。

马东平这一唱。便又变得沒完沒了起來。唱了一首又一首。脸上的神情越來越丰富。唱着唱着身子也跟着扭动起來。时不时地还要拔高音。在他准备唱第四首时。宋泽瀚终于受不了了。对小马说道:“小马。你能不能歇一歇。唱得鬼哭狼嚎的。在唱下去我耳朵要受不了了。换一个人唱吧。”

马东平尴尬地笑了几声。接着便把话筒递给了梁若紫。

梁若紫瞪了一眼宋泽瀚。暗自腹诽着:这男人真够可恶的。自己不肯唱。却说人家唱得像鬼哭狼嚎。他这么一说。这小马哪还敢再唱。。

果然等梁若紫唱了几首之后。再让马东平唱。马东平推说喉咙有点痛。不肯唱。原本他嗓音不好。让他当着宋泽瀚的面唱就有些害怕。刚刚之所以敢唱。完全是因为喝了点酒。借着酒胆而已。被宋泽瀚说了两句之后。犹如被人浇了盆冷水。从头凉到脚。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清醒了。自然也就不敢唱了。

宋泽瀚低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便说道:“既然不想唱了。那就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说着便站起身來。

那两人也跟着站起身。随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马东平坐在出租车上。一阵阵的冷风透过车窗钻了进來。让他的脑袋更清醒了几分。回忆着从下午开始发生的一切。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梁若紫和宋泽瀚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他总觉得那两人说话比以前自然许多。更何况他一个大总裁跑來一起看电影就已经很奇怪。居然连后面的生日庆祝也都参加了。这不是很不正常。。又一想或许是自己想多了。或许宋总跟家里闹了点矛盾。正好憋得慌便跟他们一起了。这也是极有可能的。可不管怎么想。他这心里头都百般不是滋味。

梁若紫这一天的心情都极靓。回去的路上也时不时地哼着歌。侧目看向某冷酷总裁。黑暗中他闭着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又像是在思索某个问題。她伸手去碰了碰他的手臂。结果被他一把抓住了那只调皮的手。再想挣脱便变得不可能了。只好由着他抓着。

到了别墅。宋泽瀚先下了车。然后绕过车头。打开车门。牵着梁若紫的手。让她也下了车。两个人的脸上都溢满了笑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