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综]非本丸内本丸 > 331.穿越之三百三十一

331.穿越之三百三十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明智光秀那里当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仅没有,甚至还飞快地将内藤家收为己用、和刀剑男士达成了暂时的和平,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都十分顺利。

五虎退并不擅长谎,因此他憋红了脸,也只呐呐地道:“明智先生那里没有问题……是,是我自己有事才要回来。”

堀秀政没有信也没有不信,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他看着这个比起森兰丸还要更加稚弱的孩子,对于对方和以前相比没什么变化的软弱性格倒谈不上什么不满——这些自称为“刀剑”的甲贺忍者和他的工作范围鲜少有过重合,即使觉得五虎退的性格实在不适合在织田家生活,他也不会越俎代庖去干涉“甲贺忍者”的人员变动。

不如,正因为记忆中的五虎退总是一副懦弱的姿态,现在看到白发短刀即使害怕也要隐瞒秘密的模样,堀秀政的内心竟然还有一丝欣慰。

不过……

以前的五虎退,也是这么矮的吗?

织田家的短刀付丧神并不多,但是由于机动(速度)出众,他们偶尔会比打刀和太刀的付丧神还要更加忙碌。堀秀政在织田家见到短刀付丧神的次数总的来不多,但也是每隔几日或是几月就能见到一次,因此对这些形如孩童的付丧神的生长发育并没有多大感觉。

而五虎退也是自从上杉家回来后鲜少露面,堀秀政这也是自五虎退离开越后后第一次与这位付丧神见面——他能够在眨眼间就认出来对方是谁,还多亏了五虎退的相貌和身高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好几年过去了,就连五虎退的老虎都长成成年虎了——结果五虎退本人却一点都没有长高吗?!

就算是生长发育慢,这也慢的太过头了!

仔细想想,其他年龄尚幼(短刀付丧神)似乎也是这样……之前是堀秀政忽略了他们身上的“不变”,现在猛然看到过去了几年也没有任何变化的五虎退,他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异常。

不管是宗三左文字、笑面青江这些成年人,还是骨喰藤四郎、加州清光这类少年人,又或者是今剑和药研藤四郎这种孩童……织田家的“甲贺忍者”竟然没有一个人的相貌有过变化。就算那些成年人身材已经定型、天生衰老更慢,所以几年过去了没有丝毫改变可以让人理解的话,那么那些孩童与少年,又是为什么生长停滞?

堀秀政作为近侍,也是经常跟随在三郎身边的——不管是在出征的时候,还是在平常三郎外出的时候,他的眼界也因此十分开阔,不管是传教士还是普通的农民都见过许多。侏儒虽然少见,但堀秀政也不是没有接触过——那些身材矮的人上半身显然要比下半身更长,手指粗短,就连脸孔上细节都有些微妙的一致。

例如鼻梁低下,两眼距宽,前额突出。

这些多年来不见长高的“甲贺忍者”显然身体比例十分匀称,乍一看就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发色和瞳色),手脚的灵活性甚至超越大部分人。如果侏儒和正常人长相上的区别还可能是堀秀政过于敏感,那至少这些看似年幼的甲贺忍者,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侏儒,且相貌在过去数年后还是那副未见过风霜的模样吧?

侏儒无法顺利发育的只有身体,不包括面容。

堀秀政其实本该早就作为三郎的武将开始征战的,只是他私心作祟,即使已经当过各种事务的奉行,仍然保留着三郎这边近侍的身份。三郎本人对于“童工”有种奇怪的执念,以至于在织田家工作的侍卫和姓,除了森家的几兄弟(森兰丸、森力丸、森坊丸)外,几乎没有年幼的孩子在。堀秀政和森兰丸朝夕相处,自然察觉不到森兰丸逐步拔高的身条,又和甲贺忍者接触有限,直到见到分别几年后的五虎退,才猛然想起这个问题。

就连森兰丸都已经从只能胜任擦拭地板的工作的模样,长到了能试着挥动“不动行光”、学习拉弓射箭的样子,连也比前些年圆滚滚只能被称为“可爱”的程度多出了一些少年人的棱角,只这些比起身为姓的森兰丸要奔波得更多、又不缺衣食的甲贺忍者,又怎么会仍然是无忧无虑的孩童样子?

——这些“甲贺忍者”的异样,他的主公知道吗?

这些“甲贺忍者”……真的是正常人吗?!

堀秀政不确定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他的眉眼已经渐渐冷冽起来。已经是青年人的堀秀政脸孔仍然如少女般秀美动人,但由于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像是浮上了一层薄冰,整张脸都被笼上了一层阴郁的气息。

五虎退茫然地看着神色大变的堀秀政,有些不安地用指尖捏着自己的袖。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五虎退都比平常人要敏感许多,但他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想到是自己的身高出卖了自己……不,出卖了所有刀剑付丧神,只以最单纯的思路去考虑。

在五虎退的印象中,堀秀政从来就是笑容和煦的人,和刀剑男士们之间的交情也是淡淡的、互不干涉的,唯有在某些特别的事情上才会格外执着。

比如礼仪什么的……?

觉得自己想通了,五虎退立刻就松了气。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本体的短刀从腰间取下来,递到了堀秀政的面前。因为本体短刀对刀剑男士颇为重要,就算是在上杉家时习惯了长期与本体短刀分离,五虎退也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短刀的刀鞘,脸上顷刻间就浮现出留恋的神情来。

“对、对不起,我不应该带着刀就去见主公的……”他声地道着歉,猛兽一样的金色瞳孔里出现的是十分温顺的神采,“请帮我保管刀……不好意思!我,我见过了主公后就会回来取的!”

堀秀政原本已经越发危险、差点将这些“甲贺忍者”妖魔化的联想被五虎退的道歉声打断。他视线下移,落在五虎退紧紧捏住的短刀上——少年的手指又细又长,连指尖的皮肤都苍白如雪,是就算是越后的国人都鲜少有的肤色。这双手比起普通的少年还要上一圈,皮紧紧地包着骨头,连骨节的形状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几乎要让人担心对这双手而言,那一振短刀是否重得过分。

“……不。”堀秀政的表情最终还是软化了一些,“即使卸下刀剑,也不可在殿下尚有要事与家臣商议时擅自闯入。”

……也是五虎退出声的这一瞬间,堀秀政想起来这个少年的身上除了甲贺忍者的血脉以外,还有南蛮人的血统(实际上并没有)。

如果,堀秀政看到的侏儒与这些忍者孩童不一致,那是否也是“南蛮血统”在作祟呢?

毕竟在这些忍者的身上,属于异国之人的特征那样明显。而不管是明智光秀也曾经肯定地告知他,这是因为血统的问题难以被人接受,这些忍者才会走投无路之下成为了三郎的忍者……当时堀秀政虽然相信,却仍然抱着一分怀疑,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忍者既然能够毫不遮掩地自身外表上的异常,未尝不是因为这些异样无力改变——换言之,这些忍者是真的具有“南蛮血统”。当时明智光秀坚称的事情,恐怕正是实情了!

而那些异国之人,连发色与瞳色都和平常人不一样,那么这些忍者的生长发育上与正常人不同,也是能够理解的吧?如果这些“甲贺忍者”真的不是什么正常的角色……那也不应该将自己的特殊直接暴露出来才对。发色与眸色还可以是难以掩饰,但对于这些孩童一样的忍者,只要让他们无法见到旁人就可以了——压切长谷部既然没有这么做,那就明这些忍者其实问心无愧了吧!!

……先不管堀秀政的逻辑是怎么才能如此完美无缺的,总之,成功地为刀剑男士们找到了理由,堀秀政的对待五虎退的态度也就越发的亲切温和起来。他那双眼睛褪去了锋芒,只保留真诚而含蓄的笑意,配合上秀美的脸庞,倒真的像是一位相貌出众的少女的。

很快,一人一付丧神就听到了拉门被再度拉开的声音——那是丹羽长秀已经向三郎汇报完安土城建造的进度,准备离去了。

堀秀政自然地将五虎退的本体刀刃从孩子纤细的手中抽出,暂时塞入自己的腰间,才向五虎退一颔首,示意对方现在去求见三郎。他快步跟上丹羽长秀的脚步,白皙的肌肤在淡淡的阳光下泛出珠光一样细腻的色泽,一边温声与丹羽长秀交谈,一边将后者送出去。

五虎退暂时只能一个人站在拉门前。

短刀的付丧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本体刀刃被堀秀政带走,眼里立刻就笼上了一层雾,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但是他眨了眨眼,还是没有露出要哭的表情,只是怯怯地又敲了敲门,重新对里面的人道。

“……那个,我是五虎退。因为有事想要告诉您……所以……请问我能进来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