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换水路

第二百三十九章 换水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也太诈了

靖王气得要死,让文士出主意。

这文士也没什么好办法,人家老窝不知道在哪里,白天不来犯,夜里又神出鬼没的。拢得他们不好休息,白也没精神。

可靖王急呀,再这么下去,士气都被打击得七零八落了,睡不好觉连刀都拿不稳了,这离琅琊还远着呢,回头人家再大举来犯,他这两千多士卒,不得被人拆了骨吃士抹净

文士思来想去,倒真想出个计谋来,上午赶路,下午就扎营休息,分出几百人在营地内假作人马在的模样,或演武或造饭,总要骗过探子,让他们以为营内士卒们正严阵以待他们来犯而实则只这几百人在营内走来走去。

其余士卒则抓紧时间休息,那贼首必定入夜来袭,睡到夜时士卒们也应恢复了精力,到时候可以逸待劳捉他们个正着。

靖王听了后有些不可思议“如此简单的计谋,能骗过敌人吗”只这一的交道,他也能看出对方不是个简单货色,还能被这摆在明面上的计谋给骗过去了

文士神秘一笑“甭管对方中不中计,对我们都有好处。他若不来,士卒们不正好能休息他若来了那便是中了计谋。第二再用此计时,他们必定心中忐忑,认为我们反复用此计,决计不肯上当,如此也合了我们的意。”所以不管对方来还是不来,对靖王造成的影响一点不大。

唯一有影响的是,那几百士卒要能骗过对方的探子。

靖王想了想还真是像先生说的一样,来不来都对他有好处,对他唯一的影响就是稍微拖慢了些行程。

“这能骗得过吗”

文士便道“就是有探子观察打探,也不敢近距离接触,白视野无碍,离得近了护营士卒还能瞧不见不成必是在远方观察,既是在远处了,哪能看清营内士卒个个模样只能分辨出人数罢了。”

从对方的行事风格就能猜测出,对方人马不足,不然直接就能明刀明枪的真干上,哪里会使入夜扰这一招想必对方只会意测,他们是怕了对方夜袭,只会得意于自己的计谋,反复用之,待中了他的计后,再用此计时,便会心存疑虑了。

他也不指望此计能骗过对方多久,只要两工夫就足够了。待到与琅琊郡兵汇合后,也就再不用惧。

此计果然功成,头夜有袭营人来,一个都没能逃出去。次夜风平浪静得很,待到第三,不到午时便远远的瞧见大批人马从官道上过来,高扬的旗帜上琅琊二字清晰可见。

靖王一行人总算松了口气,在琅琊郡兵的护卫下平安入城,郡守早早带着一众官吏出城十里相迎。

一顿接风宴过后,靖王暂时在琅琊郡安顿下来,一命郡守派兵马出城巡查,务必要找出贼人的据点。二,此番一行,靖王手下士卒损失不少,也要在琅琊补充一二。

再有一个中年文士经此一行,子又不见好,还要留在琅琊郡让大夫治病休养,总之不能急。

虽说还没到达目的地,可琅琊也是靖王的封地了,就是将王府建在此处都可,更何况是暂留几呢。

三后郡守来报,说是已查出贼人的据点,靖王大喜,当即命琅琊兵曹调兵去围剿。

靖王谋臣还在养病中,又自责于耽误主公的行程,就提议让靖王带人马先去广陵,只留下几个随从在琅琊护卫他养病就是,待病好后他再自行前去广陵与靖王汇合。

靖王哪里肯把自己的左膀右肩独个儿留下

“不急,不急。”靖王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这不是已经到了封地了吗左右皇兄又没指定本王非得在广陵建府,留上几也没什么。”

他之所以打算去广陵建府,是因为听说在广陵附近有异族出没,想必在云阳山脉有通道连接另一头的异族草原之地。为了大周,也为了建功立业,他是有野想把那处找出来,也让兄弟们瞧瞧他的本事的。

文士哪能不知靖王是为了他,心里感动自不必提,就说“也是我这子不争气,耽误了王爷大事。”

靖王就笑“人吃五谷,哪有不生病的”就是他自个儿,说是龙子龙孙,也没见从小好大的,总有生病的时候,这还能怨上自个儿不争气吗

那是不能。

靖王非但不怪罪他拖累行程,反而关怀有加,又是请医问药,又安排下人随从伺候得妥妥贴贴,衣食用行无一不精心。

文士也不能心安理得的受了,就说“我这病虽未大好,却也不影响行程了,为了王爷大事,明就出发吧”

靖王面带不赞同之色,他谋臣的子骨儿,向来就不咋地,这病了不好好养,再赶路,回头到了还不知道要病成啥德呢。

可转脸又被说服,那文士提议不走陆路转走水路,船行水面平衡不说,还能带上大夫一起,在船上也能好生休养,且广陵离琅琊又不远,从琅琊码头出发前往徐洲,再从徐洲码头自清河转向临淮陈县,到了陈县距离广陵的准县只十来里路程了。

若是行陆路,只需从琅琊南方绕过两座山头,便能抵达广陵阳之地,要快只需两路程。若转走水路,麻烦不说,时也要久一些,需得四路程。

那文士的子骨可是受不住翻山越岭的,再有一个山中林中,猛兽自不必说,怕只怕还有贼人隐在山林内伺机而动。

所以干脆换水路走,带上大夫给文士治病调养,就是拖延了两工夫,也不急这一二的了。走陆路他就吃不消,可让靖王先行去,靖王也不肯,文士自己也不太放心。

于是就出了这个主意,靖王听后有些犹豫“水路倒也可以,不过先生吃得消吗”哪怕有大夫随行呢,还是累呀。

那文士笑了笑“我还没这么不中用,有大夫跟着,船上又不比马车那样颠波,用药细心养着,就是不能好,也能拖个差不离了。”

靖王思略一番,到底是点头了。88:49053:44633911:2018120707:58:46<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