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全球豪宠:薄少爱妻如命 > 227.第225章 你怎么就是非不分

227.第225章 你怎么就是非不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薄子辰觉得她很有意思,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但逐渐认识顾芷柔,便会发现她有许多耐人寻味的东西。

虽然她浑身长满了刺,想要去靠近,一不小心就会被刺痛,可薄子辰却知道这样的她才更具魅力,不知道剥开了她荆棘的外壳,里面会是什么?

“本来我还想劝你回家,但你刚才的一番话又让我转变了想法。顾芷柔,你好自为之。”薄子辰祝福她。

从酒店回到家后,薄子辰打了电话,找了季安阳:“我不相信那么多巧合,今晚上的事一定是有人故意引导,这个行为很恶劣,你知道吗?即便再恨一个人,也不能陷害对方!你不觉得很阴损?而且顾芷柔没有伤害过angle,你报复我就好了,不用找她麻烦!”

听到薄子辰在讲道理,用他谦谦君子的口气,季安阳发笑:“你也不是很愤怒,顾芷柔没给你戴绿帽?她很有心机,早就看破了我的圈套然后将就将就让你看到她孤傲清高,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情操。薄子辰,你才被她套路了。她是要骗你,迷惑你。”

不管季安阳如何说顾芷柔伪善,薄子辰无动于衷,面不改色道:“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我不计较这一次,而我不会一而再的容忍你,你要给我把握方寸!不要再去找顾芷柔的麻烦。”

此刻的季安阳躺在沙发上,眼里什么感情都不存在,懒洋洋的挂上了手机,他翻了个身,眼里再次闪过邪恶之色。

这次被季安阳差些算计上,幸好凭着机智躲过了一劫,顾芷柔回去后想着怎么还报过去,总不能白白被人戏弄?以牙还牙是她的处事法则,一再容忍只会让对手更加得寸进尺。

于是,她打了个电话给婚庆公司,跟老板说道:“我有个朋友最近要办喜事,他要来一场别开生面,新奇浪漫的求婚仪式,你们按照我这个地点安排一下。”

交代完毕后,顾芷柔便伸了个懒腰跑回了酒店,洗漱上床睡觉。

清早,薄子辰起来后,听到薄母说angle的家族要跟薄氏合资,还派过来一位代表人来这里商谈生意。

按说薄氏近来为了工厂设备改良的事受了些影响,但也动摇不了根基,做生意有亏有赚,运营链有时脱轨也是情有可原。

“angle走了,大家都很遗憾,她家跟薄氏是世交,有渊源,她父母也因这层关系也未责怪你!”在薄母看来,angle已经是过去式了,薄子辰应该从她的悲伤里走出来。既然angle家族还有跟薄家来往的意向,那就该冰释前嫌。

“合资的事,我会考虑。”薄子辰收拾好了床铺,让母亲不用整理他的房间,拿着公文包就要出门。

“你晚上可不可以带芷柔回家?”还是不理解顾芷柔为何要离开薄家,但是总感到不妥,于是薄母隔三差五就会催促他接人回来。

“她是要体验生活,或许也是好事。”薄子辰倒很通情达理,对顾芷柔离家的行为显得很通泰。

“这样怎么好?家里什么都有,舒服日子不过,去吃苦?”薄母觉得顾芷柔真傻,非要跟自己过不去。

“忆苦思甜她可能有点迷茫,我就给她一段时间好好看清楚自己的方向。在我们这样的圈子里,荣华名誉很容易让人迷失自己,她一直很有想法主见,所以我尊重。”薄子辰心想着:外头风大雨大,日子不好过,顾芷柔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应该会收敛脾气,不会再那么无法无天,嚣张跋扈,总得有一点忧患意识才对。

“那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也进不去了。”薄母无可奈何,左右劝不过,也只能任凭小辈们自己抉择。

顾芷柔,等你摔跤了,应该会珍惜眼前的人与物了。

咖啡厅里,季安阳走到了苏俊杰跟前,仍旧是一贯冷淡的样子,眉眼比以前更阴郁,他走近的时候,都可以散发出一种渗人的阴寒。

“你这人气场越来越邪门了,随身携带小空调?”都冬季了,还开冷气场,也太折磨人了。苏俊杰搓着手臂,后悔出来没系一条围巾。

“你要跟我谈什么?”季安阳坐下后,眼里带着一丝警惕之色,仿佛把苏俊杰也当成了敌人。

“你别太过分了,兄弟,我可是没招惹你。都认识二十多年了,你怎么还是对人性如此不信任?因为angle的事,我们的交情就退到革,命前了?”苏俊杰不甘心,本来天生好脾气,可是最近他因着季安阳的状况,便心烦意乱,心情糟糕透顶,就跟埋了火药似的,一触碰禁区就会爆炸。

“你是给薄子辰当说客?他昨天晚上还无动于衷的跟我说,不在乎,无所谓,怎么现在又怕我搞出乱子?”季安阳像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抵着下巴,呵呵冷笑了出来。

“你为了angle变成这种阴冷可怕的样子,还能开行得起来?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你何苦要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报复别人?”苏俊杰一脸失望,看着季安阳唉声叹气,一贯明朗的他也笑不出来了。

“我要是不给angle讨回个公道,就没人会帮她报仇了。我哪里有错?薄子辰就不应该说真话!”季安阳的声音忽然就彪了起来,情绪不定,眼神里闪着憎恨的光。

果然,他的精神状况还是不见好,苏俊杰担忧了起来,怕季安阳会的理智与灵魂会一去不复返。

“angle的承受能力太弱,谁能知道她会想不开做傻事?当年薄子辰跟她分手后,大家不也相安无事?都几年了,子辰也有自己的生活,她再来打扰想要复合,这本就是痴妄,在道德与法律的角度上,angle的痴情就得不到公众的欣赏与赞许,你也知道子辰是个道德观很重的人,怎么会跟她有暧昧?”

“他断得干脆利落也是在保护angle,用苦良心,大家都看得出来,只是没料到angle内心脆弱无法承受事实的残酷,对于她的离开,子辰也愧疚难过,大家也都谅解了angle之前的所作所为。你要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小孩子都会分辨黑白对错,你怎么就是非不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