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修真爽歪歪 > 第二百六十章 经武殿

第二百六十章 经武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间的教授那些灵兽武将,也是好在那些龙宫将领都是身经百战爬上来的真材实料。孙丰照只是将自己一知半解书本上的理论教授给他们,融合到他们的作战经验当中而已。

自从孙丰照在这水天一色教授这些灵兽军将以来,以他这半吊子的能力和学识倒也可勉强对付。

孙丰照对这些灵兽军将可不是按照士兵的方法培训的,而是按培训军官的方法进行培养。

这些灵兽中不乏一些军事素质较高的人才,一经孙丰照的传授兵法知识和大胆实践,以灵兽特有、超大的天赋神通为主的进攻、防守、撤退、埋伏、迂回、内线变外线、包抄合围等战术战法,使得倒是似模似样。让它们这群灵兽武将也是在短期内感觉接受孙丰照指导后,对于带兵打仗的兵法的见地和应用,增长迅速着。

但要孙丰照站在龙宫的殿堂里,对着墨多宰相等比这些灵兽武将腹中更具满腹经纶文臣面前高谈阔论,孙丰照横算竖算自己没那本事,也没那资格……

“我不去……”孙丰照在第一时间听清吴晓静的解释后,就断然拒绝道。

“你敢……”龙珏一听孙丰照拒绝之言,又要忍不住发飙时。突然,她的表情一变,变得妩媚无比,但语气却突然生硬起来的接着道:“孙公子,吴姑娘!”

孙丰照和吴晓静一看龙珏的变化,就明白了这是龙莹已经代替了龙珏,在于他们说话了。

“孙公子见谅,这次‘经筵’,是父王当着龙宫文武大臣颁下旨意,邀请公子列席……公子能不能给父王和我们姐妹一分薄面,去一趟。要是公子执意不去,父王会很下不来台的……”

龙莹可怜兮兮的说道。但在她那份妩媚表情,与生硬语气下,孙丰照还是周身难受的直往后推开两步。

“师弟,大公主都这么说了,我们要不就陪两位公主去一趟吧!我看那些灵兽武将们,平日里就对你很是崇拜,此时也一定很是期待你能出席这场经筵的……”吴晓静一把拉住孙丰照,劝说道。

“是是,吴姑娘所言甚是!”龙莹感激的看着吴晓静说道,但又很快的面露的尴尬之色,“但是父王颁下的旨意只请孙公子一人,还望吴姑娘见谅,这‘经筵’毕竟是我朝廷的重要言路,外人去多了,恐怕……”

吴晓静没想到龙莹竟然这样感激她,吴晓静刚为她们说情,一会儿就翻脸不认人的要将她排挤出去。吴晓静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并且还有她们女人之间特有的一些关于孙丰照的芥蒂在那,吴晓静再次射向龙吟的眼神,就没了刚才的柔和了。吴晓静甚至还在不受控住一般的,随身筑基后期的庞大的灵压一展而开,对着龙莹直*而去。

但吴晓静就算已经达到筑基后期,但在神通和灵压上都不是能和孙丰照同一时期相提并论的。

再说龙莹可也不是省油的灯,人家可也是半化形六级的水准。庞大龙蛟兽的气息和周身护体灵光同时一展而起,针锋相对吴晓静释放的灵压而去。

眼看这两人就要对上,突然一道金光一闪到了两人的中间,“呯,叮!”两声不算响的冲击声音,在孙丰照法体和铠甲的双重护罩上被一弹而开。

这及时插足进来的,不是孙丰照还能有谁。龙莹和吴晓静两人暗含攻击的灵压和气息,在冲撞上孙丰照的护罩时,被纷纷一弹而开。并且受到两面夹击的孙丰照站在中间一点没事,身体连晃都没晃一下。这种攻击对他现在的修为来说,简直就是在搔痒一般。但另外的两位施法者,倒是被这股法力、神通受阻的反噬之力,弹吹的各自倒退了两三步,方才站稳身形。

这也证明了她们的修为、神通大大不如孙丰照。毕竟孙丰照结丹中期的修为摆在那里,就算孙丰照本身超越同阶的神通不说,他高过两人一两层的修为,也是不容于越的。

“两位姐姐,我叫两位都是姐姐还不成吗?咱们有话好说行不……”

虽然两人针锋相对的对抗,被孙丰照阻止了。但现场骤然下降的温度,和极为不祥和的气氛,还是让孙丰照心惊肉跳的赶紧对着两位女士左右做躬着。

“公子,孙公子,我来了……”

水天一色的上层海水中,突然出现了龟蛤弼和其身后飞遁而来的一辆车架,和一对龙宫灵兽太监、护卫等人马。

“公子,抱歉孙公子您的车架晚来了一些,都怪这些奴才……”

正自解释中的龟蛤弼,突然被热泪盈眶的孙丰照一把抱住,“哎呀,龟蛤弼,你来的真是太及时,我爱你……我们这就走……晓静师姐你带通道先回去,我去趟龙宫就回……”

不敢耽搁的孙丰照一头钻进车架中,不敢多看吴晓静一眼的,就挥手作别了。

龟蛤弼面对这份孙丰照的“厚爱”愣在当地,半天没回过神来。他刚想询问龙莹刚才孙丰照是何意时,只见这位大公主带着些许得意,一飞而起,擦身而过龟蛤弼只是轻轻道了句,“回宫吧!”就飞遁进了隔绝在水天一色上空的海水中。

龟蛤弼再凝神看向吴晓静时,看到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臭脸时,大致明白和猜到了几分,就也逃也似的,对吴晓静赶紧一施礼的,边回身遁逃而去,边大声叫道:“吴姑娘再见!”

######龙宫依旧,孙丰照也算是对这龙宫旧地重游了。但在今日龟蛤弼引路的进入龙宫的朱雀南城门后,龟蛤弼在极尽礼数的告别两位公主后,就带着孙丰照的车架行向了另一条入宫的道路。

一路上孙丰照透过车窗,只见行军营地,一排排井然有序,风格粗扩.在城内延伸下去,几乎难以望到边际。

“龟蛤弼,你这是带我去哪啊?”孙丰照诧异的撑出脑袋问道。

“经武殿!”

“啊,不去勤政殿吗?”

“不去,‘经筵’有专门的场所供百官议论,本龙宫也是百年才开一次……对了……经筵公子你知道的吧?”

孙丰照对于这“经筵”早就听吴晓静解释说过了,怎么会不知道这经筵是什么东东?但倒是不知道老龙王这么懒,一百年才开这么一次经筵,还非得把他提溜来一块参与,这不是存心堵着他吗?

“啊?这经筵不是天天开,月月开的吗?”

龟蛤弼对于孙丰照撑着快要赶超它伸长的脖子,奇怪的看了一眼,心下暗忖道:“你不是刚说自己知道这经筵为何物的吗,怎么就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龟蛤弼没有过多纠结孙丰照的无知和幼稚,略显兴奋的一下撇开孙丰照表现出的无知和幼稚,继续一副喜崽崽的放缓脚步,跟在着孙丰照的车架车窗旁,道:“公子。你是不知道哇,这经筵不是天天开,月月设的。我们前任龙王陛下,一生也就开过二次经筵。自从我们陛下继位后,百官不断上疏要求陛下重开经筵,现在六部缺了几个官儿,陛下这次不想再用墨多老头儿一党的官儿,想任命我提举的几个,可墨多纠集了一大帮在朝廷说话还有些分量的老头儿,就是不答应,说什么我举荐的几位德望才识不足担此大任,气得陛下没法儿。这帮家伙不是说我举荐的灵兽不堪大用吗,我就给陛下出了这个好主意,让公子来参加‘经筵’。帮我们撑撑场面,涨涨威风,也好震一震那帮死老头儿……”

孙丰照一听这好主意了是龟蛤弼这哥们出的,一颗心不禁又提溜了起来。心道:“你这头龟儿子,要和墨多争权,没事干嘛扯上我啊?”

但在孙丰照还没有责备龟蛤弼时,只听龟蛤弼振振有辞道:“它们不是说你……喔,不,说我举荐的那些将领才识不足,不堪重任吗?公子我可没把你当外人,所以才叫你出席经筵,帮我们撑场面……”

龟蛤弼当初也是被孙丰照的超强神通,种种超厉害的表现,以及这五年来的讲述兵法,给忽悠蒙了。真当孙丰照他学贯中西、无所不知呢,所以出了这么个馊主意。龙王陛下也会真的盲听盲信了,不但开了这经筵,还真下诏把孙丰照给清了来。

孙丰照没回答龟蛤弼一脸傻笑的期盼之色一句,“嗖”的一下缩回因为过分拉长而有些发酸的脖子和脑袋,气得在车厢里直把龟蛤弼十八代龟祖宗都骂了个遍,“你太妈的没把我当外人,我要把你这头臭龟当外人……”

######经筵终于重开了……

龙宫中也有这么一帮同人类朝廷一样的天天上奏苦谏,就差写血书的翰林学士、督察御史们弹冠相庆、欢欣鼓舞。

一个不开经筵的龙王怎么能算是好龙王呢?如今满海神灵都被它们的期盼精神所感化,龙王陛下终于在千岁之际,回到明君的正途上来。

可是暂借神仙居的孙丰照也要参加经筵的消息,又把它们惊呆了。经筵是文武百官,以及龙王讲经论道的场所。龙宫从未规定过一个真正的人类不可以参加经筵,那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类主动来到这神秘的海底龙宫,更别用说参加经筵,共同参与到龙宫的军国大事的讨论中了。

孙丰照就算是个不可一世的人才,现在也有着诸多恩惠、事件、危机等诸事纠缠与龙宫。并且孙丰照还在这些年中,在一杆龙宫武将中,竖立起了威信和地位。他在这五年内所表现出来的学识,也够格在经筵上一展身手。可他不还是一个龙宫以外的人类吗?

“听说了陛下有意要委任那位孙公子官职……

“我还听说陛下要宠信重用与此人,更有意要将两位公主许配给他,做了我们龙宫的驸马,掌兵权?……”

“什么?你这消息可靠吗?不是说这孙公子已于他的师姐,那位吴姑娘早有婚配吗?…….”

“可靠,绝对可靠……我是听……”

“嘘,宰相和它的孙子来了……”

东外海龙宫现任龙王重开的第一场经筵,受到了万灵瞩目。

龙宫翰林院、督察院、詹士府,包括朝中文官们就象当初第一次面见龙王一般,引经据典、彻夜苦熬,一篇文字斟酌了又斟酌,删减了又删减,最后写得花团锦簇,背得滚瓜烂熟,务必要力求在这经筵上一鸣惊人。

经武殿上,经筵的时辰未到已是百官云集,竟比上朝时还热闹。反正龙王陛下开了金口,今日经筵,龙宫上下文武百官皆可参加,就是没事的也可以跑来看热闹。

但这帮灵兽不光学了人类设置的朝廷,也学会了一些不该学的东西,就是这兽一聚多,就开始八卦起来。就算这群灵兽都不是人,而且在这殿上还大部分是雄的,经过几千年的人类好的、不好的文化熏陶,也都个个能侃上两句,特别就是那些所谓的“文官”灵兽们,没事就爱乱嚼舌头,像个市井长舌妇似的,东家长西家短的议论些宫内宫外的轶事……

今日经筵重开,作为此任东外海龙王陛下最重要的内阁成员宰相墨多,也是极为重视的。它今日不但携带着只有参将级别孙儿,同参加经筵大事。其它亲和与墨多的一杆文臣武将也都尽皆到场,今日的主讲官还就是这位老宰相。

这排场可谓空前豪华,在孙丰照等人出现之前,墨多一直是这龙宫中最为有才学的“人”。但孙丰照等人一来,他的地位不但直接受到动摇,还本以为西外海龙太子一死,墨多的孙子墨才就有机会和龙莹,或是龙珏共结连理,成为龙王的乘龙快婿。

没想到这也受到来威胁,龙王竟然透露出愿招孙丰照为婿的意思。当然,这也不是龙王亲口说的,而是通过那些宫中的太监灵兽传出来的。

但墨多不得不有所行动,将这个谣言扼杀在龙王和众兽意识的摇篮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