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夜少缠绵霸道老公求放过 > 你算什么东西?

你算什么东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顾小雅打开门,走出去在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稍微有些发福,不过还是长得很不错的男人的时候,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个人看穿着就知道,一定不是平凡的老百姓,现在来这里的也就只有,那个要跟他们谈事的什么老板没有错了。

这个人看着斯文,其实不是什么好人,从这次对夜韩熙的举动就能看出来,他不屑夜韩熙,也在试探夜韩熙。

对方在拦住去路的时候,蹙眉不悦的看着她,不是怒瞪着她。

这些都无所谓,她也不在乎,礼貌的冲着对方笑了一下,“抱歉,我们总裁在休息,所以还请不要打扰。”

她说的话,从字面上来看,一点毛病都没有,很礼貌,然而却带着不容抗拒,即使是在面对这样一个大老板,也做到了比对方的气场更强大。

对方不知道她是什么人,看她穿着倒也一般,只是那双眼睛,那种不容抗拒的贵族气质,都让他不敢轻易的判定对方的身份,也不好发作。

他不会一点都不想,万一面前这个女孩,是什么有来头的人,那该怎么办?

压下心中的不满,退后一步,与顾小雅隔着一段距离,“你好我是我是宋中。”

眼角抽了抽,被这个名字给雷到了,既然还有人会叫这个名字,简直有毒,而且还毒的不轻!

她并没有给对方那个面子,并不是她故意的,只是她被对方的名字给雷到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送终,送终。

对方见她无动于衷,很尴尬也感觉这个人很没有礼貌。

不过出于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又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至少面上还是很礼貌。

对于他时候满意,顾小雅当然知道他不满意,不过她也佩服这些人,面上不动声色,果然都是老狐狸。

“这位姑娘,我只是来找夜新总裁,善我有急事。”

“呵呵,急事?既然是急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到,如今我们总裁睡着了,在休息你却跑来说有急事,你在呢么想的。”

虽然向后挪了两步,不过却不动声色的挡住了去路,双手捶在身侧,似笑非笑的问。

她的脸上是笑容,说话的语气也很客气,即便说话不好听,也给人找不出把柄来怪罪她。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顾小雅跟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一口气闷在胸口,又很尴尬,毕竟她说的是对的。

“你算什么人,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儿,赶快给我让开,否则耽误了我们两家的生意,你觉得你赔偿的起吗。”

这个老板有所顾虑,想的比较多,但是他身后的年轻秘书就不是这样了,她只知道只要有自己发挥的时候,就一定得发挥,这样也是为了自己。

如今有人这么不给老板面子,想想都是自己应该出面的时候,说不定还能被老板奖励。

然而她没想到,不但没有被奖励,甚至被骂了。

“我算很么东西?呵呵,你确定自己不是在开玩笑吗?你既然问我算什么东西,那好我倒要问一问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什么事。”

此刻她的那双眼睛很冷,如同十一月的冰霜,而那张不算漂亮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冷漠,只有笑容,温暖人心的笑容,看着和那双眼睛里面的情绪,是一冷一热。

那男人见顾小雅这样,暗道一声糟糕,知道事情不好,惹怒了面前这个女孩,为了不让事情更加糟糕,他转身骂了那个二十多岁,打扮的十分妖孽,穿着刚刚过统臀部的白色紧身超短裙。

外面套着一身黑色职业装,记者一颗纽扣,衣服领口很低,只要稍微一弯腰,就能看到rf在抖动,一看就是个勾人的狐媚子。

在对方斥责那个女人的时候,她没有动过,就在旁边冷眼观看。

她不是心硬的人,但也绝对不是心多软的人,值得帮忙的人,她一定帮忙,至于那些贱人,她也不是会去好心的管一下。

她顾小雅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当然认识她的人,也没有觉得她就是那种好心的圣母玛丽。

等那个宋中训斥一通那个女人,她挑唇不怕事大的说:“这样就完了?你这个秘书可真是好样的啊,我很欣赏她,嗯不错继续保持。”

看似是在夸,却说的两个人脸都红了,尤其是那个小秘书,双眼满是恨意。

如果不是刚才被训斥了,怕是现在有可能跟她拼命。

当然拼命她也不怕,就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告诉过自己,绝对不打女人,就凭这她先前的话,顾小雅早就不客气了,说不定对方已经被她打了。

“这个,都怪我平时太好说话,还望不要见怪。”

很大方的摆摆手,“别这么说,当然不会见怪,毕竟这么娇滴滴漂亮的美女,肯定不愿意责怪对吧?”

故意将最后的尾音拉长,就是想要让对方听出其中意思,她也相信,凭着这些狐狸的脑袋,不用说也能听得明白。

果然他听明白了,老脸顿时一红,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顾小雅好像并没有打算继续说话,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如果嫌在这里等着不好的话,还是请回去吧,等到时候醒来,在来也不迟。”

她直接下了逐客令,虽然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不可能就这样回去,那不是害了自己吗。

后背被人掐了一下,疼的皱眉,在顾小雅没有看见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刚才被训斥的秘书,埋怨的瞪着他,但是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再次转过来,面对着顾小雅。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也不是很长时间。”

见他如此,故作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你了,如果想等着,那我也不好说什么,该提醒的我也提醒了,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说完转身大摇大摆的打开门走了进去,然后转身关上门。

那扇木门关上,顾小雅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笑嘻嘻的走到床边,对着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玩会手机的夜韩熙腿就是一巴掌,打的对方嗷嗷叫。

一把捂住对方的嘴,过了一会儿,见他不叫了,这才松开,顺带着瞪了他一眼。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杀猪一样的叫唤,有没有意思的,你是生怕外面那两个人听不见是不是。”

委屈的一边揉着被打的大腿根,一边声音有些大的反驳,“怨我吗,我刚刚好好的,姐你上来就是一巴掌,要不换做你来试一试,到底这个疼不疼,你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吸!我感觉我的腿一定青了一大块,说不定现在就有一个巴掌印记,完了万一要是骨折了怎么办?”

冲着天花板猛地翻了个白眼,简直对这货感到无语,亏得他能想出来。

抬起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是不是吧脑袋让门挤了,这种话也说的出来,我要是一巴掌能把你打骨折,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跟我贫嘴?你他妈不早就晕死过去了。”

“切,那也说不定啊,刚才明明那么疼,不,是现在也很疼,我都感觉现在我的全身每一个器官,甚至没一块肉,每一个毛细孔,都在疼痛啊啊啊。”

“为什么要对我那么残忍,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所以你要找我报仇,或者是因为答应请客的事情,你想要杀人灭口,然后保住请客的钱?”

对于这个家伙的脑洞,还是很服气的,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没好气的笑骂道:“你个神经病,我要真杀人灭口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几十年的牢狱,或者直接枪毙重要,还是那几个钱很重要?”

只是随便一说,谁知道这家伙还真就,捏着下巴仔仔细细的开始琢磨了,看的顾小雅连连摇头,无语至极。

许久之后,只见他双手合十,超响的击了个掌,双眼无比激动,“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些,比起那几个钱,还是保住小命最重要,没有了小命儿,就算有再多的钱,那也是没的办法花出去。”

“嘿嘿,你看我这个脑子,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呢,哎呀呀看来是昨天没有睡醒。”

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瞅着他,嘴角抽了又抽,平时觉得这个孩子挺聪明的,现在只感觉没有的救了!

“不是姐你干嘛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吧。”

狐疑又谨慎的拿过来一旁的枕头,抱在怀里做格挡。

叹口气,在对方狐疑的谨慎注视下,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唉!路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就这样了呢,真是太叫我伤心了,放心姐姐我会带你回家的,绝对不会因为你傻了,就不要你,将你丢在这里不管。”

说完之后,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下,又重重的拍了两下,叹息着站起身,去一边的沙发坐着,走的时候还在摇头叹息。

终于夜韩熙反应过来为什么,瞪大了双眼,随意向后已抛,手里的枕头抛掉,自责自己的鼻子。

“我,我我,你是说我傻了?”

不用回答,光是看一看那双眼睛就知道,顾小雅确实就是这样想的。

那双本来就已经瞪的很大的眼睛更大了,嘴也长的不小,一张帅气的脸,看着倒是没有渗人。

看着他的模样,心中暗自啧啧,果然长得好看的人,不管怎么随意的糟践那张脸,都好看,不会让人看不顺眼。

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屑的撇撇嘴,“切,这就是差距。”

“什么?”

夜韩熙并没有听懂她说的什么,也没有听得太清楚,不免问了一句,结果并没有得到回答,对方只是瞪了他一眼,瞪的他莫名其妙,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两个人在房间里吵吵闹闹的玩,门外的在宋中等了一段时间,仍然不见那扇门打开,腿都开始酸了,有些站不稳,干脆就和那小秘书,一起去大厅等着了。

小秘书走在前面,脸色很不好,一句话都不说,走路也飞快,而身后跟着紧赶慢赶的宋中。

“哎呀宝贝儿,你倒是听我说啊,别生气好不好,你先停下来,让我说完了在走不行吗。”

前面的女人,虽然踩着细高跟鞋,走路倒是不慢,再加上那个男人,人本来就胖,又经常不锻炼,走两步就喘到不行,怎么可能跟得上她。

女人双手垂在胸前,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伴随这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清脆响声,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全程都没有脚步顿一下过。

宋中还在后面跟,最后终于跟不上,停了下来单手扶着膝盖,另一只手向前,做出挽留的动作,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宝,宝贝儿,你倒是停下来一下啊,你听我好好给你说,你看你怎么就生气了呢。”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那个女的真没有什么关系,你要知道就那种普通的货色,怎么能跟你比得了。”

终于在听了这话之后,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面无表情的问:“你说的是真的?你真跟那个女人没有什么?”

当时宋中不让她说顾小雅,甚至因为顾小雅的一句话,就那么严厉的呵斥她,她自然认为是跟顾小雅有什么。

女人吗总是喜欢想这些,所以也就出现了现在的这一幕。

无奈的一拍大腿,强撑着直起腰走到她面前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你看看你,我说的话你还能不相信,我真的跟那个女人没有什么,我甚至不认识她,你也看到了我只对你是真心的,也只有你一个。”

“在说了,你又不是没有看到,那个女人哪里有你好,身材不如你,长相那么普通,就那种货色我怎么可能看的上。”

想了想,也就拨开乌云见明月了,“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认识她,跟她有什么呢,看来是我错怪你了,真的对不起啊。”

拉住她倒在自己怀里,大方的一声声说:“没事没事,我怎么舍得怪你呢。”

------题外话------

推荐好友了安的文:《盛宠无限:霸道将军不良妻》

古言虐恋,女主冷艳的外表下,是世俗锻造的冷漠。

“你别走!”

“我想要你!怎会走?”

耳边的喃喃情话,让她不禁一次次沦陷。

男主一颗火热的心,却不知如何温暖她那坚冰一样的伪装。

“你爱我吗?!”

“嗯?呵呵~”

“唔~”

不现在听,只用行动证明!

我是汐汐,这里推荐小可爱们一本小说,有兴趣的去看看哦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