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是假?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天之后,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化,但是也有些变化,夜韩哲对她没有以前那么冷漠了,这也算是一大进步大,再来就是她自己开始躲着夜韩哲。

可以说她懦弱,她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但没有办法,她不清楚对于夜韩哲的是什么感情,同时不清楚夜韩哲到底对她是什么意思。

即便那天莫名的很感动,然而事后就只剩下尴尬了,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说那些话,这些许多的为什么,让她心里乱糟糟的,不得不选择这种办法!

“唉!”某女手肘着下巴,眼神空洞坐在哪儿唉声叹气。

终于夜韩熙看不下去,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她面前,“我说小雅姐,你最近到底是出什么问题了,干嘛有事没事唉声叹气的,我感觉我的好心情都要被你给弄没有了。”

“呵呵,你倒是不要听啊,我还能抓着你非得听不成,是你自己的问题还能怪我。”

嘴角抽了又抽,对这个坐着说话不腰疼的姐姐,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姐啊我拜托你看看清楚,这里就这么大的一点地方,你让我去什么地方?听不到可能吗。”

顾小雅转了一下脑袋,对上抱怨的他,“你可以带上耳机啊,这又是不是什么很难的事,你不就是做音乐的吗,肯定很喜欢音乐。”

被气的笑了,等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了一会儿,这才道:“姐啊,我现在忙的都快要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了,你居然跟我说这样的话,闹什么呢。”

“忙就不能听音乐吗?这都是谁告诉你的,我工作的时候,经常听音乐,也没有什么问题啊。”

无奈扶额,声音底气不足,慵懒无奈,“拜托小雅姐,我跟你做的不是一件事,我现在管的是公司,整个公司,我要是出现了错误,那可就完蛋了,何况你也知道,我是一个音乐痴,一听音乐就不受控制的深陷其中。”

“所以呢?”挑眉,顺便连带着换了一只手,杵着下巴。

感觉额头有一个一个井号,简直不能在爱了,“你倒是说的简单,要是真的出了问题,那可不是什么小事,这么大的公司,出现纰漏谁也会承担不起,我哥现在不在,把公司交给我,我能随便大意吗?本来就不太明白。”

继续毫无灵感的点头,“恩嗯,说的不错,继续加油我看好你,赶紧去吧,说不定就只有最后这段时间让你忙活了。”

“你说什么?最近一段时间让我忙活,所以你知道我哥在哪里是不是?他是不是回来了,还是他跟你联系说了什么?”

“你们有联系对不对,或者现在有谁跟他有联系,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他没有出事?”

抬起双手,狠狠地拉开抓住肩膀不断摇晃她,让她感觉都快要吐了的双手,食指拇指揉了揉太阳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说你有病吧,这么激动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你哥在哪里,又怎么清楚他回来不会来,当然更不知道是不是有谁和他联系上了,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保镖,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

闻言,夜韩熙双眼垂下,紧握着的双手松开,似乎松了一口气,可惜顾小雅并没有看到。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语气故意失落,“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我太敏感了。”

“哈,哈,你这不是哪里是太敏感,简直就疯了,我说夜韩熙你有那么想那个家伙吗?他可是一个好脸色都不会给我们,而且还那么毒舌,有什么好想的。”

最后两句,说的语气并不大,堪堪能被辨别听出什么在说什么。

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嘿,我这不是好久都没有见到我哥了吗,更何况你也看到了,我现在都快要被这些东西弄疯了,还得避免别人算计!”

“更何况你也不能这样说啊,其实我哥哥人很好的,他就是有那么一点不会表达,其实人很好,姐姐你还是不太了解。”

拿手指着自己,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指着鼻子,“我不太了解?我还不太了解呢,那个家伙一见面就摆着一张扑克脸,说话说一半也就算了,还跟你来个思维大跳跃,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是每次都这样。”

“最最不能忍受的是,明明那个家伙那么惜字如金,却可以字字毒舌,怼起人来简直要命,你现在居然告诉我,我不了解!”

“那好好好,你倒是告诉我,我应该要怎么样才能算是对那个家伙了解?我要是在了解,怕是你就见不到我了吧。”

挪开了一些距离,坐在最边上,“对对我知道姐你了解,刚才是我说错了,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了,你千万不要激动啊,你要知道激动对心情不好,心情一不好,那自然皮肤也就不会好,皮肤不好,别人看了感觉心情也就不会好,所以不能激动。”

“……”

“你这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一个跟一个有多少联系,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切,什么啊,不是我不正经,只是姐姐你心情不好,看什么都感觉有问题,不对劲想要吐槽,其实我说话真的很正经,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也不想跟他在多说,连连摆手轰人,“行了行了,想干嘛干嘛去,你就不要在我这儿,跟我说话了,我现在不想说话,我只想要静静。”

“静静?姐啊其实我也想静静,可惜你根本就不给我静一静的时间,不然我干嘛出现在这儿,跟你聊那么多!”

感觉很委屈,分明是他被吵的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结果现在倒是他的不是了,这未免有点太欺负人呢!

“唉!算了,我不想继续留在这个伤心地,我得出去一趟,再见吧您内。”

等他的话落下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顾小雅看着夜韩熙离开,双眸紧蹙许久都未曾离开门口。

刚刚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如今突然露出这样的表情。

“刚刚。”

顾小雅拿起桌面上那杯水,眼睛好像要从白开水的倒影里面,看出些什么来。

似乎是在对自己说,也似乎不是,但其实这里就只有她一个,“夜韩熙到底……”

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怎么看待,只感觉似乎更多的事,都都那么的叫她不能理解。

就好比刚才夜韩熙的情绪,和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或许只有一句,她却明锐的捕捉到了。

到底,还能不能相信,或者又该说,需不需要百分百相信?她是有些中二,可那大多都是转出来的,为了自己能开心一些,也为了爱她的人,能不为她担心。

然而这不代表就真的中二,相反她很聪明,没有夜韩哲欧阳言聪明,但也绝对不是白痴。

她也不是一个,认识你跟你关系好,就能无条件相信,任由你去做的傻子。

夜韩熙的变化,不是没有,偶尔的不同,她不是没有察觉到,只是一直觉得可能人都是这样,只不过认真了点就感觉不同了罢了。

然而这不能代表就察觉不到,时间久了这样的次数多了,怎么可能不怀疑。

就好比刚才那样,当然也不是不能用,他说的那个理由,然而总感觉并不完全是,尤其是在最后那句话之后。

时间久了,倒是越发看不清楚,究竟夜韩熙是个什么性格!

正在想着,并没有发现夜韩熙端着两杯咖啡进来,就站在她的面前。

夜韩熙笑嘻嘻的放下咖啡,见着顾小雅盯着一杯水看。

放下杯子的声音可能不大,却一定能够听得清楚,尤其是在这种没有其他声音的时候,就跟清脆清晰了。

奇怪的是,顾小雅没有动,似乎连一根眼睫毛都没有动,就好像被电视剧书本上的点血给点中了穴道。

“小雅姐?我去你不是睁着眼睛睡着了吧?这样也能一动不动!啧啧啧,简直感觉太神奇了。”

夜韩熙用手指点了点顾小雅的肩膀,不管说什么都好像一点都没有用。

那只手尴尬的收回,两只手端着自己那杯咖啡抿了一口,眼珠一转发出贱兮兮的笑。

“嘿嘿嘿,现在是你自己没有动静的,可不能怪我,我也是为了小雅姐你好。”

一边说这,一边贼笑着弯下腰,手再次伸到了顾小雅面前,但是这次不是点顾小雅,而是试图想要抽出她手里的杯子。

结果手还没有碰到杯子,突然感觉胳膊一痛,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整个人翻了过来,背对着站起来的顾小雅,脸朝下被顾小雅擒拿手。

“嗷嗷!你这是干什么,快点放手啊,放手很疼的。”

疼的嗷嗷叫,某女却一点都没有心疼,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哼哼,你小子想要干什么?”

疼的额头上冷汗都快要渗出皮肤了,撇嘴不满的抱怨,“我还能干什么,不就是见你一动不动,怕出什么事,担心你吗。”

仍是没有松手,也没有继续往后掰他的胳膊,“担心我,你干嘛手伸过来。”

“你废话啊,我叫你的时候你不搭理我,我用手指戳你肩膀,你还是没有动一下,眼皮都不眨一下,我看着那杯水倾斜了,怕你一个不注意把水倒到自己衣服上。”

“呦呦呦,我们小熙同志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好心,居然开始担心起你姐我来了。”

疼的嘴唇都打哆嗦了,嘴上还不想就这样算了,“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口气,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吐了,而且我什么时候心不好了?我一直都很善良的好不好,小雅姐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这么的单纯无害又无善良的帅哥。”

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而后又很认真的点点头,“嗯,你说的不错,我还真的没有见过……”

不给顾小雅说完话的机会,就被打断,嘚瑟的道:“看吧看吧,我就说你肯定没有见过,我这么单纯善良又无害的帅哥,果然是这样吧,所以啊你得让着我点。”

嘴角再一次抽搐,没好气的松开一只手,打了他的背部一下,“你想太多,我的意思是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像你这么理直气壮嘚瑟的人,我一直以为你哥的脸皮,已经比城墙还要厚了,肯定不会再有人,一他媲美。”

“小雅姐你可以说我,但是不能说我哥,我哥什么时候有你说的那样,我哥只有高冷,霸道总裁的高冷。”

“得了吧,就你哥那样的还高冷,他那就就是一块冰块,而且还是一块万年厚的冰块。”

“等等,被你这么一搅和,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现在继续接上刚才的话,你也不用着急,我现在就说你,绝对少不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哥就是唯一一个脸皮那么厚的人,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谅你们兄弟两个,都一个样子。真不愧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一边感慨这,倒是放开了夜韩熙的胳膊,让他站了起来。

另一只手捂住肩膀,疼的呲牙咧嘴,“我去,你下手也未免有点太重了,我感觉自己胳膊断了,不行你得陪我医药费,否则我就跟着你,以后在你家蹭吃蹭喝。”

“就这样一下你就不行了?小身板儿未免有点太弱了,想要我的医药费,你别想了,根本不可能,我是不会给你的,至于去我家蹭吃蹭喝,好啊你有本事倒……”

剩下的话卡在喉咙口,刚刚还满不在意非常嘚瑟的脸,瞬间转变为酱紫色,整个表情还没有收好,就用那种半张着嘴,提条腿搭在沙发扶手上半躺着的姿势,一只手还在半空中,呈现刚才晃悠的样子。

她现在整个给人的感觉就只有两个字可形容‘滑稽’

“噗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副模样,不过他没能忍住,喷笑了出来,然后就笑倒在了地上。

“哈哈,哎呦我去这个姿势简直了,太有美感了,不行我一定得拍下来当做纪念。”捶地大笑了一阵子,擦着眼角的眼泪,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就要拍照。

------题外话------

送上朋友的一本书。《快穿之妖怪吧》,作者九月半。

自带毒性的鬼才计算机少女冬靡被所有人称为疯子,有一天,疯子冬靡被一个叫佳偶天成的系统强行绑定了。

佳偶天成系统因为几百万年的没有促成一对佳偶,被主神遗弃,濒临死亡之际,强行绑定了冬靡。

冬靡试探出系统被遗弃,以计算机能力,篡改佳偶天成为怨偶天成,天天徒手拆男主女主的cp。

所以这是一个欢脱逗比的系统和鬼畜癫狂的宿主的穿越之旅,是一个被逼良为娼的系统的血泪历史,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小姑娘称霸世界的成王史。

片段:

系统:刚刚你的挖掘机哪里来的,这是古代啊。

冬靡:系统商城啊。

系统:不可能,我没有收到消息啊。

冬靡:所以你果然已经被主神系统抛弃了。

系统:(?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