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夜少缠绵霸道老公求放过 > 什么时候这么好心?

什么时候这么好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起床了,现在都几点了,你到底要是到什么时候,待会儿我要去公司上班,你吃不上早餐不要怪我狠心没有给你做。”

站在夜韩哲的门口,语气不慎友善的冲着房间里面喊叫。

而那算关闭的门,并没有打开,里面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自从那一天之后,夜韩哲就成功的住在了这里,而她自己也还是在自己的房间你,要说哪里不同,那就只是这个地方,在两天之内,重新被装修了一遍,整个焕然一新。

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是短时间不能住人,异味太大而且有毒,也不知道夜韩哲用的是,什么装修材料,刚刚装修好的房间,马上就可以住进去。

她能说的也就只有感叹了,果然有钱就是不一样,什么都可以快速完成!

可是除此之外,她也不得不抱怨两句,这个男人就是太钱多烧得慌,居然拿那么多钱,就买下这么一个,根本就不值得的破地方。

当然这些也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看不惯只是因为有那么一点点嫉妒!

嫉妒心谁人都有,只是在于轻重而已,如果说真的谁没有那点嫉妒的小心思,那是不可能的,别说她自己不相信,怕是没有什么人相信。

或许有的人,会认为,自己没有,但不过就是自己的不肯承认罢了。

房间里没有一点动静,蹙眉倒是有些不解了,平日里可都是夜韩哲起的比她要早,至少她每天早晨起床,看到的都是正装,在吃早餐的夜韩哲。

可是今天,她承认自己起床早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也不至于夜韩哲还没有起床啊,就算平日里买早餐也不止这点时间?

半天班不见有人答应,当然那个男人也不会答应,有点好奇的她,还是决定推开门看一眼。

房门是关闭的,本以为锁住了,没想到轻轻一推就推开了门。

房间里很整洁,也没有多少东西,好像根本就没有人住一样,房间不大,里面只有一张书桌,而且还是紫色的了,那把椅子也是紫色的。

“我去,这个男人不是吧,一个大男人用这一种颜色,这也太能耐了。”

“啧啧啧,想不到夜韩哲还是一个闷骚的人,想不到啊想不到,嘿嘿看来我知道了不得了的东西。”

“但是等等,夜韩哲人去了哪里?这大清早的,怎么就见不到人了?”

床铺是整洁的,一丝一毫的褶皱都没有,平平整整确实如同没有人住一样。

“你在干什么?”

“啊啊!我不是有意要进来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来喊你去吃早餐。”

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抓住耳朵,嗷嗷大叫,吓得差点就要蹲下了。

“你在干什么?”

“咳咳,那个什么我都说了,我就是来喊你吃早餐,没有别的意思,所以你……”

“不去。”

冷冷的打断,不给她半点面子。

顾小雅倒也不生气,她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冷漠态度,早就习以为常了。

“切,出去就出去呗,你至于这样吗。”

“对了你到底吃不吃?就一句话,我还忙这呢,不过夜韩哲,你去哪里了?”

“公司。”

闻言好奇的道:“所以说,你是已经打算要去公司了吗?”

“不是。”

“啊?你不去公司?夜韩哲这我就得跟你说道说道了,虽然我没有什么资格,但我还是希望好好跟你说一说,你看看你一个总裁,好好的闲着没事干,把一个公司交给并不想当老板的弟弟,这样算怎么回事啊。”

“身为总裁的你,能不能尽职尽责一些,你说说你现在,撇下公司不管,撇下弟弟不管,到底想要干什么?”

说完之后,她突然撞上了夜韩哲的视线,至于那双眼睛里的意思,她不知道,没有看见,只是感觉奇怪。

喉结上下滑动,轻启薄唇,“你觉得?”

对于这奇奇怪怪的一句问话,顾小雅条件反射的啊了一声。

这个男人的脑回路真的很神奇,刚刚还在说这上一件事情,马上还不等你从上一个问题走出来,就已经换了另一个,你毫不知情的问题。

就他这样,现在想想林霄可以安稳的在他旁边几年,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本来也没有觉得什么,从现在开始倒是有点佩服起了林霄来。

“不是夜韩哲,你说话能不能让我听得懂,而且我觉得你应该让我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能不能等别人从上一个问题出来,在说下一个问题,这样容易串上的好不好。”

“你笨。”说完这句话,不顾身后顾小雅在愣神一会之后,察觉是在骂她的跳脚大骂。

饭桌上的气氛不好,今天的饭菜很简单,只是土司陪着小米粥。

夜韩哲倒是不挑食,坐下之后就拿着勺子,舀一勺白米粥,不急不慌的送进嘴里,汐汐啃嚼。

倒是没有急着动自己的早餐,手撑着下巴,双眼一眨不眨含笑看着他吃。

“夜韩哲,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你太毒舌,有太自负自大妄为,我真的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至少身为总裁,上千亿的身价却不会心浮气躁,也不会看不起人,而且又不像他人一样挑食。”

“吃饭。”

嘟嘴,翻白眼,那叫一个不爽,“哼,不就是在你吃饭的时候说话了吗,你至于不至于这样。”

一个眼神瞟来,刚才的嚣张气焰马上消失,“好好,我现在就好好吃饭,绝对不在说一个字,这样可以了吧。”

虽然愤愤不平,她还是好好坐好,开始吃早餐。

“坐好。”

“喂喂,我坐好不坐好跟你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我没有坐好吗?你哪里看见我没有坐好了。”

这个男人真是可恶,管好自己就得了吧,居然还来管这些事,真不知道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自己没有坐好,管得太宽了可不是一件好事。

“你管的太多了,我自己喜欢这样,你管得着吗,就算是老板也不带这样的啊,个人习惯都不可以吗。”

“丑。”

“…哈…?”丑?丑不丑跟他有什么关系,不想看可以离开,长针眼不长针眼,那都是自己选择的,需要别人说吗,简直就是神经病。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倒是也不敢真的说,毕竟她不想跟他吵,既然都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又何必的呢。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人家是总裁啊!而且还是自己的总裁,不可得罪,找一份高工资的工作不容易,她还得等着拿工资养活父母。

如今父母岁数也一天天大了,即便一天到晚跟何洁互相对嘴,其实她对于何洁也很恭敬,也特别爱自己老妈,就是爱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大早上火气大不好。”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夜韩哲开始毒舌,那她就做到放空自己,让他说去就是了自我催眠听不到。

低头吃着土司,就着小米粥,吃了一半却见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在她面前停下,手里拿着一个纸条。

抬起头不解的看了一眼,“这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用的?”

话落,刚要去取纸条的手停在半空中,倒是没有在往下。

双眼谨慎怀疑的对上他的双目,“我说,你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等着我吧,不要以为我会上当啊,我是绝对不会照着你所想的做的,我发誓。”

那双眼睛,谨慎的就好像在看一个什么坏人。

夜韩哲并没有解释,甚至都不曾搭理她一下,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本来想不管那张纸,但是处于好奇心,她最后还是小心翼翼试探着拿起了那张纸。

“咳,我先说好啊,我只是看一看,并不能代表什么。”

“随意。”

试探的打开那张纸,在看见最上面几个大字之后,不敢置信的抬起头。

“我去,夜韩哲你这么好的吗?啊不是,我是说你能这么善良,不不,又错了,真的不能怪我这样说,你平时那个样子,不得不让我这样说。”

“嗯。”

那个眼神,太吓人了,为了避免在于对方对视,默默地低下头吃饭。

“哈哈,饭菜快要凉了,还是趁热吃的好。”

那张纸条上写的,并不是别的,可对于夜韩哲能做出来,倒是叫人不可思议也没有什么不对。

给她放假三天,夜韩哲什么时候这么仁慈过!居然开始关心员工了!啧啧啧,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对了夜韩哲,我如果不去上班,保护夜韩熙,万一有事怎么办?”

“不会。”他的语气笃定,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他说不会就一定不会。

最叫顾小雅感到很震惊的是,她自己居然就相信了,而且都不需要对方解释。

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男人无条件的信任,似乎他说的,甚至比自己都要让她信任!

从厨房里面出来,抱着抱枕盘腿毫无形象可言的盘腿,坐在沙发上,下巴抵着手里的抱枕,为米眸子。

“对了夜韩哲,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公司,你不要嫌弃我话太多,我真的就是问一句,你都不知道,那个臭小子都成什么样了,我怕他要是在这样,会哭的。”

双眼对上顾小雅的双眼,再一次问了同样的问题,“你觉得?”

“啊?”额头黑线一条接着一条,“你能不能说话不要说一半,还有这三个字真的有那么好吗?值得你用了一次又一次,我觉得,你到底要我觉得什么?能不能明确一点,我不是神仙,也没有读心术。”

“你又不是我,我怎么会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林霄可以,但抱歉,我不是林霄,并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惜字如金可以,可像你这样,是会被打的,很烦啊。”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最后双手从胸前缓缓向下,做出一个气沉丹田的模样。

她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多说话的人,更不喜欢一口气快速说那么多话,然而这些所谓的不喜欢,都在这个男人面前的时候,变得如同浮云。

她一次次的破例,都是因为这个人。

这才多长时间啊就破例那么多,都不知道以后还要破例什么!

然而对于这个男人,她却没有办法,似乎夜韩哲就是她顾小雅的天敌,只要有夜韩哲,就不会有她顾小雅的好。

这样下去好像可不秒啊!她必须得想一个办法,整治一下这个男人不可,凭什么每一次自己都是吃亏的哪一个,这绝对不行。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夜韩哲眯起眸子,嘴唇勾起,冷冷的毫无感情的提醒她:“不要妄图想一些有的没有的,如果不想让自己很惨。”

这次倒是说了一句完整的话,可惜并不是叫人喜欢听的,至少她绝对不喜欢听。

一张白皙的脸,黑的如同墨汁,贝齿咬的咯咯作响,“我在想什么需要你管吗,还有惨不惨的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有半点关系吗。”

“切,多管闲事,有那个闲工夫不妨多想一想自己的事情,我想你很需要这个。”

说完之后,起身穿鞋狠狠地丢下抱枕转身走人。其实比起那抱枕被丢在沙发上,她到更加希望这个抱枕的去处是某人的脸,即便那张脸帅的人神共愤,她也绝对不会客气,怜惜一下的扔在他的脸上。

可惜了这只是想一想,也只能想一想,胆子再大还没有那么大,至少没有能耐砸他。

回到自己房间,既然不上班,她不会想着不补觉。

仰面把整个人丢在柔软的床上,双手张开眼神空洞的盯着雪白有碎花的天花板,上面那一盏紫色的白炽灯发呆。

紫色,她喜欢紫色从小就喜欢紫色,好像这个颜色是为了她量身定做,但是她不喜欢纯紫色,也不喜欢太过浓重的紫色,她喜欢浅紫色,尤其是那种水晶玻璃做的,那种颜色很好看,贵气不失优雅,优雅的纯粹,很漂亮很美丽!

见天的夜韩哲房间,似乎所有的紫色,都是她喜欢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