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薄先生,小心恋爱伤腰 > 第232章 来自小媳妇的认真报复

第232章 来自小媳妇的认真报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网,网,

他还不厉害?

陆沉星惆怅地看着他,这辈子她是无法从他的网里逃开了。..co非霆太了解她了,知道她什么时候心软、知道她为什么会心软,更知道她心里最想的是什么。这个男人已经完完整整地占据了她的生命,不留半点空间。

薄非霆转过头,和她对视了一眼,抓住她冰凉的指尖摁到唇上。

陆沉星眯了眯眼睛,突然抓着他的胳膊,把他往水里面推去……

薄非霆没动分毫,陆沉星用力过猛自己先扑进去了。池子不深,她从跪在水底,脑袋在水面上,飞起的水花四下猛溅!

“你就不能掉下来吗?”懵了片刻,陆沉星抹掉脸上的水,扭头看向他。

薄非霆眼底一点点地涌起了笑意,把手伸向她,“快上来。”

陆沉星坐着不动。

薄非霆只好走进水里的,把她从水中捞起来。

“我没衣服换了,你看怎么办吧。”陆沉星顶着满头的水往他脸上蹭,蹭得他满脸满脖子是水。

“别换,光着回去。”薄非霆气定神闲地说道。

“我就不应该原谅你,你每天都气我。”陆沉星沉默了片刻,眼眶又红了。

薄非霆又感觉她是有产后抑郁症了,不然这情绪怎么总是这么低落呢?

服务生听到动静已经拿着大浴巾过来了。刚从热水里出来,若不包好,冷风一吹容易着凉。

回到房间时,蔡帆羽正在韩研那里喝茶聊天。晚餐送到各自的房间吃,因为过年的缘故,厨房没什么菜,一人一碗饺子,一份汤菜。

他们房门没关,可能是想看陆沉星什么时候回来。饺子香从房门里里飘出来,还有二人的说笑声。..cop>“怎么湿成这样?赶紧换下来,我给你把衣服烘干。”蔡帆羽听到开门的动静,急匆匆出来看。

“岳母休息吧,我来就好。”薄非霆抱着陆沉星进房,把湿漉漉还在滴水的她往地毯上一放,开始给她解大衣扣子。

“妈,我没事。”陆沉星抓着浴巾擦脸,头发不停地滴水,一边擦,一边往下滴。

蔡帆羽在旁边站了会儿,扭头出去。

“那沉星赶紧去休息,我回房了。”

听到关门的声响后,薄非霆捏着陆沉星毛衫的衣角往上麻利的拎起来,里面的衣服跟着这动作一起往上溜,露出她雪白纤细的身段。

陆沉星脑袋被衣服包住了,手往上举着,像被束缚住的一颗树,树干倔强地立着。薄非霆把几层湿衣服一起拽下来,丢到一边,她上面就没衣服了,赶紧抱住双臂,往后退了两步。

“别动。”薄非霆蹲下去,扶了一把她的细腰肢,长指捏住她的裤扣一点点地往下剥。

打湿的裤子比衣服难脱一点,尤其她穿了秋裤,紧紧地黏在腿上。

薄非霆拿来浴袍把她包上,让她坐在沙发上,一这才抓着已经褪到脚踝上的裤子往外拽。

他很多时候对她就像对孩子似的!

陆沉星把浴袍系上,看着他抱着一堆湿衣服往外走,找服务生去烘干。

“把内内留下啊。”她赶紧叫了一声。

薄非霆从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里找到了那身小可爱,在服务生抱过那堆湿衣服的瞬间藏到了身后。

陆沉星光着脚丫子过来,要拿去卫生间洗。

“你坐着,我正好也要换一下衣服。”薄非霆手指头顶在她的肩上,轻轻把她拔开,大步走向浴室。

陆沉星没坐,跟着他慢吞吞地走到了浴室门口,看着他把她的衣服放进盥洗池,抹上小肥皂轻轻地揉搓。

那手指,就像揉在她身上一样……

“我自己洗。”她走过去,把他的手抓出来,勾着脑袋说道:“你去换衣服吧。”

薄非霆双手撑在大理石台上,看着她笑。

“笑什么?”陆沉星从镜子里看到他的表情,疑惑地问道:“我样子难看吗?”

“才这么高。”薄非霆手掌心在她的头顶摁了摁。

陆沉星拧眉,她也不算矮,过了一米六了。是他太高了!

薄非霆的双手从她身边环过来,浸进水里,握住了她的手,带着她一起搓洗衣服。

“这是a,a!”陆沉星托起小杯,叹息:“当年做了多少扩胸运动才养起来的,现在没了。”

“我再给你养起来。”薄非霆忍了会儿,没能忍住笑,湿乎乎的手撩开她的浴袍,覆在她的小a上。

确实是小了!掌心空了一半。

湿漉漉的手掌有些凉,陆沉星不好意思地弓了弓背,把他的手往外拖。

薄非霆的手被她抓出来,很快就落到她的小腹上,轻轻地抚挲那道疤。陆沉星把他的手推开,他的手又抚上去。几个来回后,陆沉星把还没清干净的衣服往水盆里用力一砸,转身抱住了他的脖子。

“薄非霆……”她抬头往他的下巴上重重地咬了一口,“你再摸,我就不客气了。”

薄非霆握着她的腰往上抱,稳稳地放到大理石台上。

睡袍有一角掀起来了,她半边臀坐在一滩水上,和大理石冰冷的触感一起渗进皮肤里。可是薄非霆的身体又像一块滚烫的热源,让她的呼吸和脸颊一起发烫。

“你想怎么对我不客气……都行……”他的手指从她的腰上往前移,嘴唇轻轻地印在她的额上。

刘海黏成几缕,遮不住疤。

他吻过额头,高大的身子弯下来,去吻她的唇。陆沉星真娇小啊,细细的腰,让他双手根本不敢用力。

不知道是不是病后的原因,脸上一直没血色,身上的皮肤也白。薄非霆以前听人形容女孩子像瓷娃娃一样,总捕不到那个点,瓷娃娃冷冰冰的僵硬的,有什么好看?可是看到这时候的陆沉星才明白这词的意思。晶莹剔透,玲珑小巧。万般宠溺就在他的心里疯狂滋长。

以后是再也舍不得让她受伤了。

一次也不行。

最好感冒也不要有!

他抱住她,把她紧紧地揉进怀里,下巴在她的头顶上轻蹭。

陆沉星的脚缠到他的腿上,手不安份的去拉他的拉链。就像他渴望她一样,她同样特别地渴望被他占满的感觉。

“要是疼……”薄非霆摁住她的小手,咬住她的耳垂,“告诉我。”

陆沉星推开他的手,继续往拉链里钻。薄非霆的呼吸越来越沉,把她从大理石台上抱起来,大步往卧室走。

她挺会点火的,不过现在她只是想使坏而已,她对他的‘不客气’就是让他燃起来,然后让他在一边站着,自己解决!

她飞快的掩好衣裳,捂着小腹的伤开始喊疼。

薄非霆马上停了下来,跪坐在她身边,给她轻轻地揉肚子。可是刚消停,陆沉星的又过来抱他了……又掐又捏的,等到他要来真的了,她又缩到一边去喊疼。

薄非霆很快就知道了她的心思,有些哭笑不得。他把她的手钳紧,把她整个人摁在怀里,不让她再乱来。

“你就这么报复我?”他问。

“那我还能怎么样?你自己说的,怎么不客气都行。”

二人对视了一眼,陆沉星撇嘴,小声说道:“你挺能忍的嘛,继续忍着呗。反正我肚子疼……”

行吧,你疼你疼……薄非霆松开她的手,准备去浴室收拾残局。衣服清干净晾好,他的湿衣服也得换下来。

“薄非霆。”陆沉星拉住他的手指,唤了一声。

“嗯。”薄非霆又坐下来,握紧她的指尖,再慢慢松开,“你先睡,我收拾好就来。”

陆沉星把脸埋进他的手掌心,小声说道:“以后都这样好,好不好?别凶我了。”

薄非霆又躺下来,和她四目相对,过了好一阵子,手指头往她的鼻尖上轻勾了一下,长长地哼了一声,嗯……

露台的方向传来玻璃门推拉的声音。

陆沉星支着耳朵听了几秒,再没动静了。薄非霆把她揽进怀里,眸子半眯着,也在听隔壁房间的动静。

——

隔壁房间。

韩研面前的烟灰缸里是烟头,满屋子的烟,他合衣倒在床上,一只手捏着烟,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屏幕上是天气预报。他盯着这个页面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好多事。

嘀地一声,有消息进来了。他扫了一眼,眉头随即紧皱,拔通了电话。

“老大,房东来催租金,说让半年一次交清。”

“让他滚。”韩研冷着脸说道。

“还有,东少来提车,嫌颜色不好看,还要再喷一次漆,可是他不肯加钱。”

“把车烧了。”韩研的嘴角抿了抿,眼里隐隐有怒意。

“啊?”

“去告诉他们,我改的车,除非是安方面,拿着颜色和我说事,直接烧了。”韩研说完,把手机撂开,又点了一支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