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蛇妻美人 > 第209章 阴阳鱼阵门

第209章 阴阳鱼阵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枚玉牌就那样悬浮在空中,散发着微微的金色光韵。

玉牌只有二指宽,上面有很多玄奥阵纹。

没错,就是阵纹,之所以那么确定,是因为阵纹在本质上,比符文更为立体,而且阵纹散发出来的道韵气息,和符文完全不同。

玉佩没有任何的依托,却悬浮在空中,我静静的看着它,并没有要去拿它的意思,因为我现在在考虑,这枚玉牌该如何使用。

那枚玉牌似乎知道我心里所想一样,突然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圈,然后又在圈中画出了一个s形,组成了一个标准的阴阳鱼的形状。

而它所画出来的轨迹,留下了一条金色的光影,分外的清晰。

阴阳鱼画出来的时候,只有篮球大小,而画完之后,一边被黑色的雾气填满,另外一边,被白色的雾气填满,这一切都形成的特别快,仅仅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

阴阳鱼的阴阳世界形成之后,原本只有篮球般大小的阴阳图,瞬间扩大数十倍,变成了一个直径足足两米宽的大圆,而那黑色的雾气,我很是熟悉,当初在仰天洼的时候,组成武侯墓入口的黑雾旋涡,就是由这种黑雾组成。

一阴一阳,一黑一白,一出一入。

这,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就是通道所在,而且还是一个等级极高的阴阳阵门。

“好险,刚才差点没魂飞魄散,赵恋凡,刚才那白光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强悍?”宗七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笑了笑,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只是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我们可以出去了。”

“出去?怎么出去?”宗七七疑惑的问道。

我指了指面前这个巨大的阴阳阵门问道:“你看不到?”

“看不到啊,什么都没有。”宗七七走到我身前,整个魂体都没入了阴阳阵门之中,居然没有任何的异常。

“那你先进戒指,我看看能不能把你带出去。”我嘴里说道。

这个阴阳阵门别人看不到,只有我自己可以看到,而且别人也不能用,那就说明,这个阴阳阵门只有我自己可以用。

宗七七快速的钻进了戒指里面,我摸了摸怀里的赵依仙,刚准备跨入阴阳阵门的白色部分,阴阳阵门突然就消失不见了,阵门消失的那一刻,一个金色的面具突然从里面掉了出来。

我伸手接住那个面具,薄如蝉翼,面具的表面,散发出淡淡的道韵,在面具的眉心位置,有两个繁体字:九变。

九变面具!

我哈哈一笑,没想到真的有这种东西,我曾经在玄门总部的藏经阁里面看到过关于玄门面具的介绍,这种东西是由玄门顶级的炼器大师打造,面具的命名,通常是以变为结尾的,这种面具戴在脸上,相当于顶级的易容术,不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甚至还能改变自己的灵力属性,而九变,是玄门典籍里面记载的等级最高的玄门面具。

我毫不犹豫的把九变戴在了脸上,变成了一个很普通的玄者模样,这种方法改头换貌,我不知道不朽玄主境界的强者能不能发现,但可以肯定,玄祖境界的强者,绝对发现不了。

我现在越发的肯定,这个墓室绝对不是诸葛孔明自己建造的了,他应该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发现的,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困死在这里,这个墓室似乎有一套对于从墓室出去的人的保护机制,那个面具的出现,就是很好的证明。

现在要出去,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我也不敢保证外面就没有人在等我,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碰上蛟月和煞阴王他们任何一个,我也不惧,可是如果碰到一堆强者,那也会很危险。

三生玄决就算再强大,我现在也只有玄尊六层而已。

我抓起玉牌,自嘲的笑了一声,刚才这玉牌只是在给我演示如何使用,而并不代表我就可以通过它自己划出来的阴阳阵门出去,如果就这样出去了,那我玉佩我就拿不到了,以后想要进来,也没有可能了。

我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抓着玉牌,依样画葫芦,直接划出了一个篮球大的阴阳图,玉牌拿开之后,阴阳图瞬间扩大,我哈哈一笑,一步跨入了阴阳鱼的白色部分。

眼前白光闪过,我感觉到了强烈的眩晕,仅仅是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周围的场景突然改变,再也不是墓室里面的样子。

“果然如此!”我强行压抑着内心激动,熟悉的空气让我忍不住大叫起来,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叫,因为我出现的地方,并不是在仰天洼,而是落在了一块草坪上,周围还有很多人在活动。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也隐约明白了一件事,这阴阳阵门之所以没有把我传送到仰天洼,应该也是保护机制起了作用,怕出去的人会被围杀,所以出现了随机性,不过我也怀疑,那个墓室或许根本就不在仰天洼,只是日全食的时候,它的入口会出现在仰天洼而已。

周围的环境我很陌生,虽然是一块草坪,但是这草坪被铁网围住,而在更远处,还有高高竖起的砖墙,砖墙的上面,还有铁丝电网。

而看着这些在草地上走动的人,他们身上穿着同样的蓝色衣服,这衣服的后面还印着编号,我心里顿时有些无语,这阴阳阵门可真有意思,这随即性也太随便了,直接把我弄到了一座监狱里面。

看着这些人,我心里也暗自庆幸,都是黑眼睛黄皮肤,而且讲的话也是普通话,阴阳阵门它好歹没有把我传送到外国去。

“哔哔哔哔——”我正想着,铁网外面突然传来了急切的口哨声,几个狱警拿着警棍用力敲打着铁网,然后全部对着我说道:“那个人,双手抱头,蹲下。”

这些狱警虽然穿着制服,可没有一个穿的整齐的,有的衣扣全部解开,有的关着膀子把衣服搭在肩膀上面,还有一个人的肩膀上就让扛着一挺机关枪,嘴里都叼着香烟,哪里像是狱警,分明就是一帮土匪。

周围还在放风的那些囚犯这才发现我的存在,纷纷疑惑的看着我,我也很是无奈,从穿着上来看,我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确实足够让狱警紧张的了。

本着对狱警的尊敬和对法律的尊崇,我双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几个狱警打开铁门快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狱警二话没说,抡起警棍就朝着我的头部砸了下来,嘴里恶狠狠的说道:“他妈的,想越狱,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我虽然看不到他们的动作,但是以我现在的实力,光靠空气的流动,也能判断出他们的动作,不过我也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只是伸手微微一档,那个狱警的警棍就被我挡开,那个狱警手中一麻,警棍差点脱手,他满脸惊讶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手臂。

“喔……喔……喔……”周围的囚犯开始起哄,纷纷围了过来。

那狱警就好像丢了很大的面子一样,抡起警棍再次朝着我砸了过来,嘴里恶狠狠的说道:“越狱就是死罪,大家一起动手,打死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

这个狱警话一说完,另外几个狱警也纷纷抽出了警棍,就连那个已经给我戴上手铐的狱警也没有例外。

我眉头一皱,这些狱警真的是狱警?怎么一言不合就要把人打死?

正想着,五根警棍就直接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周身灵力一转,那几根警棍就全部被弹开,而那几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狱警,也纷纷被震退好几步。

“他妈的,看来又是一个垃圾玄者。”扛着一挺机关枪那个狱警突然大骂一声,端起机关枪就对着我,站在我身后的那些囚犯纷纷跑开,生怕被机关枪波及。

我心中猛的一惊,这些人周身都没有灵力波动,那就证明他们都是普通人而已,而玄者在普通人看来,那就是顶尖高手,当初新疆的李敬,那可是牛逼哄哄的存在,可是才过去三年多,玄者在普通人的眼里,就变成垃圾这么不堪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