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凤凰珞 > 第五百七十章 维叶莫莫(二)

第五百七十章 维叶莫莫(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还没等她懊恼多久,白色的毛茸茸小耳朵又回来了。

“小姐姐,你看这个……”

他手里拿着早上被她撕了的报纸,指着上面的照片问道:“小姐姐,这个李璎珞是不是就是你?”

清澈的大眼睛水光粼粼,写满了担忧。

璎珞心头一暖,忙安慰他道:“那些全都是胡编乱造的,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这世上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有偏见的,有愚昧的,即便是绝对的圣人都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喜欢他。”

“所以,别人的想法并不重要,只要自己心中十分坚定,明辨是非善恶,就可以了。”

“可是,小姐姐,看到他们这样抹黑你,你心里不难受吗?”

狌狌眨了眨眼,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很难受。”

“她们把我说成是动物园里的猴子时,我也很难受,动物园简直是个太恐怖的地方了,真有猴子被关在笼子里,小鸟被关在网里,还有老虎们被关在玻璃柜子里吗?”

“这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问道,带着不容置疑的惊惶神色。

这……

璎珞希望自己能告诉它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但是,事实上,动物园的那些动物难道不可怜吗?人们在观赏它们的时候考虑过它们的感受吗?

“我明白了。”

见她不说话,狌狌突然点点头,说道。

“对不起……”

璎珞由衷地感到十分抱歉,的确在今天之前,她从未意识到动物园本身就是所有动物的噩梦,更别说养殖场屠宰场了。

人类从来都没有把其他任何的生灵看做是和自己平等的。

即便是自己,潜意识里也一样。

此时此刻,在狌狌隐隐有些谴责的目光下,她都不由得怀疑起了人类生存的必要性来了,就如同从来不把自己当人的赵子玉常常爱说的,人类是最最自私愚昧的生灵,根本就不配活着。

话糙理不糙。

若是没有人类,招摇之山也不会被炸平了。

“哎……”

她为难地叹了一口气,神色黯然。

“小姐姐,如果不是被迫来这里,我早就逃走了,可是你也是人类啊,为什么你们也被他们关在这里呢?”

狌狌好奇地问道。

“我……?”

璎珞失笑:“我没有被关在这里啊,我只是在这里学习而已。”

“哦?如果你想出去,就能直接出去吗?”

狌狌貌似不经意地问道。

“应该要提个申请什么的吧。”

璎珞没注意他的眼神,无奈地笑了一下。

自己会在这里说白了也是被迫了,没事谁愿意背书啊。

“我是为了我娘亲才会在这里学习的。”

“为什么呀?”

“说来话长,我娘……哎呀跟你说不清楚。”

璎珞笑道:“人类的世界的确是很复杂,就连我也没搞明白呢。”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的确是个问题。

至今她都没明白自己为什么非得参加这个什么道术考试。

啼笑皆非的是,道术这种明明是比武项目,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打一架不就知道谁高谁低了,这种项目竟然还有考试,考试也就罢了,竟然还有考级,这意思是自己还得一级一级考上去?

考的内容还是背书?

这也太浪费时间了吧!

若不是为了娘亲,她才不会答应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

想起那日在惊疑不定之际,被带到了二楼之后,她就紧紧地拉住了娘亲的手,当时她就感觉到了娘亲的手不再是冰冷的,而是十分温暖柔润,软香腻滑。

惶然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然而后来想想,其实当时娘亲应该十分紧张,虽然脸上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出慌乱,然而她的手,分明是在出汗。

二楼的包间从楼下看起来很小,其实却是十分宽敞,明亮,精致的摆设和一尘不染的家具都表明这里曾经被用心地布置过,就连桌上的水壶和水杯,都是晶莹剔透的玉制的,古朴的形制就连博物馆里的文物都不一定比得过。

当时说话的那人长什么样,奇怪的是她都已经忘却了。

唯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坐在最远处一言不发的那人。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

下意识地,这竟然令她想起了阿染长发曳地,一身黑衣长袍,那种目空一切,凡尘皆粪土的超然之色。

然而那人的眼神却不似鬼王那般冰冷。

当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她丝毫没有感觉到敌意,甚至有一种如沐春风的喜悦,似乎他看自己一眼,都是恩赐。

他的穿着也十分特别,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把军装穿得这般俊朗的,这种灰暗的绿色在他身上一点都不曾盖住他的光华,如同真正的美玉不论用什么盒子来装,都不可能让人不发现它的润泽。

白皙的手指把玩着一面八角镜子,那是娘亲的太极图。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反感。

他的举止十分优雅,就如同谢道之一般,无论做什么,都给人一种行云流水,不急不缓的自如之态。

这人到底是谁?

可惜的是,直到最后,她也不知道答案。

“菡萏,怎么样?这回的牢狱之灾,你可有吸取教训呀?”

说话的那人一头白色的长发十分显眼,着绛紫色道服,文质彬彬,举止优雅,然而说出来得话却太毒舌了。

“若不是知道您对我一片善意,我都分不清楚您这是指点我还是笑话我了。”

娘亲行了一个礼,又让自己也行礼,这才浅笑盈盈地说道。

“呵呵,若不是嘉玉……”

边上一人面有愤愤之色,不过话说了一半还是及时住嘴了。

“姚长史一向可好,菡萏许久未曾去拜访您,实在是失礼至极,说起来和嫂子还是通家之好,如今却这般疏淡,实在是菡萏的不是。”

娘亲又行了一个礼,不过这次没带上自己,这样的区别对待实在是少有的,只怕对这人是真心不待见。

“哼!不敢当。”果然那人板着脸坐下。

“菡萏,坐下吧,来杯茶?”

先前那人微笑着说道,指了指有一块丝绒小垫子的金边扶手椅。

“不用了,谢谢。”

娘亲微微皱眉。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