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剑下乾坤 > 第八篇 独行万里月明中 第一百六十章 无上存在漏天机

第八篇 独行万里月明中 第一百六十章 无上存在漏天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南藏经。”

南藏经说话的语气带着淡淡疏离,如果不是困在这里太久,以他那生人勿进的性格,绝对不会主动与人交谈。

周然将手中那块失去星力的碎片扔掉,站起来指着脚下问道:“你说这是陨星?”

南藏经点头:“是。”

周然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时候,从南藏经身后走出来一位紫衣少女,她笑呵呵的说道:“你要是被困在这里三年五年,你也会知道的。”

紫衣少女来到南藏经身边,上上下下打量周然几眼,似笑非笑的问道:“你真不知道?”

周然摇了摇头,皱眉说道:“你们真被困在这里三年了?”

“我被困了三年。”

紫衣少女指着南藏经说道:“他被困五年了。”

似乎觉得五年时间对周然的打击不够大,紫衣少女笑着说道:“还有人被困十年的,一会儿带你去认识认识?”

“十年?”

周然的面色当即有些不自然,他说:“出不去?”

“你这不是废话吗?”

紫衣少女撇着嘴说道:“要是能出去本小姐会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三年?”

“不对!这里连鸟都没有。”

紫衣少女笑呵呵道:“看你现在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带你去见见那个被困十年的变态。”

跟在南藏经与名为宫双卿的紫衣少女身后,周然见到了被困此地的另外二人。

青炎界的梅清阁,被困十年。

乐神宫的南藏经,被困五年。

虚空殿的梁含芝,被困四年。

万阳宗的宫双卿,被困三年。

除了周然从未听说过的乐神宫,另外三人竟然都是九宗弟子。

即使几人都没有说在宗门内的地位,但从每个人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气度与底气看,他们在宗门内的地位绝对不会低。

周然神念之力还远远没有恢复,不然他肯定能感受到这四人底蕴之深厚比他也不差多少。而这四人在各自门派中的地位甚至要比嫡传弟子还要高,甚至只要他们能从这里出去,回到宗门就可以直接成为下任掌教的候选人。

听过周然自我介绍,四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很讶异,宫双卿问:“你不是九宗之人?”

周然点头。

宫双卿斜眼看向南藏经,小声嘀咕了一句:“不会又是三教……”

“咳!”

梅清阁突然咳嗽一声打断宫双卿,这位在此被困十年之久的青炎界高徒面色极嫩,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可实际年纪却已过不惑。

梅清阁深深看了宫双卿一眼,笑着对周然说:“鄙人痴长几年,托大叫你一声周老弟。”

周然笑了笑,自无不可。

梅清阁说:“周老弟不是九宗之人,想来应该是误入此地

了?”

见周然点头承认,梅清阁笑着继续说:“既然如此,周然老弟应该也不知道怎么离开吧?”

周然闻言不禁问道:“你们知道怎么离开?”

“当然知道。”

宫双卿理所当然道:“我们来这里是修炼的,又不是来找死的。”

梅清阁笑了笑,问周然道:“周老弟能感觉到先天之种内的星力在不断逸散吧?”

南藏经不久前才问过,周然经他提醒,的确感觉到先天之种内的星力在逸散,只不过逸散的速度极慢,不仔细感受根本发现不了。

梅清阁又说道:“等先天之种内的星力完全逸散就可以出去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周然怎么也不相信梅清阁说的,星力完全逸散,先天之种肯定会崩溃,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修炼之法。

此言一出,梅清阁三人笑了笑,但很快发现周然好像不是在说笑,三人的眼神渐渐再变。

梅清阁收起面上笑意,沉吟片刻才问道:“周兄弟真不明白?”

看向周然的三双眼睛有些奇异,看似并无不同的眼睛却好像要将周然看穿。

之前没有这般做,乃是因为觉得施礼,那时的他们也是将周然看做与他们地位相当之人,毕竟能穿过虚空来到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如今这样做,则是因为发现周然似乎并非自己所认为的那样,便少了之前的顾虑。

只有地位身份相当,才有资格平起平坐。

若不是,那便不是一个世界之人。

九宗向来如此!

只要成长起来必然会成为宗门高层的三人都还是先天境,但三人所知的秘法极多,像这种随意查探他人根底的手段更是顶尖。即使周然身上有某些遮掩气机的异宝或是干脆以神念之力遮蔽自身,也难以遁形。

如果周然真以神念之力遮蔽己身,三人的手段还真未必有用,可惜他的神念之力才恢复一些,还不足以用来遮蔽己身。

于是,出身九宗的三人很快就发现周然体内的斑杂真元。

对于三位高高在上的九宗传人来说,这应该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种连中等星力都引动不了的斑杂真元。

梅清阁微微对周然点了点头便没兴致再说什么,自始至终都不曾说过一个字梁含芝转身就走,唯有宫双卿表现出足够的好奇,围着周然转了几圈,说道:“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好奇过后,宫双卿拍拍周然的肩膀说:“小兄弟,估计再过三两天你差不多就能出去了,以后记得来万阳宗找姐姐玩啊!”

说完客套话,宫双卿也蹦蹦跳跳走了。

只剩下周然与南藏经,南藏经想了想开口道:“他们确实不是在开玩笑,九宗大能根据星陨大泽这些

陨星吞噬星力的特性,创造出一种可以第二次冲击先天境之法。”

“第二次冲击先天境?”

周然瞪大眼睛看向南藏经,他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无论周然生活了十六年的那个世界,还是这方天地,任何人都只有一次机会冲击先天境这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

南藏经淡然的反问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配上这么欠抽的表情,周然的手突然痒起来。

南藏经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人的心里竟然在想着抽他,否则地位超然的乐神宫少宫主就会让这人见识见识他的杀人手段,而不是有耐心继续给这人解释。

“九宗的办法很简单,就是通过陨星吞噬先天之种内的星力。当他们体内的星力完全散去之后,就可以修炼九宗大能联手创造的百转千回之法,将体内所剩真元重新锤炼,尽可能无限接近传说中的神炼无上境。”

南藏经说道:“一般来此之人都是先天巅峰,而九宗的先天巅峰在同境界之中几乎无敌。以先天巅峰的浑厚真元重新引动星力形成先天之种,其强大程度可想而知。”

“实际上,三百六十颗周天星辰,九宗已经掌握了小半部分。”

南藏经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还不等周然消化这句话带来的冲击,他又道:“九宗可以通过特殊的传承方式将这些星辰传给下一代,这就是他们屹立至今依旧强盛不衰的原因。”

周然呆呆的望着南藏经,他没心思去想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跟自己说这些,满脑子都是这句话来回的回荡。

三十六派嫡传弟子与无数大势力花费大力气培养的传人疯狗一样争抢那场天缘,能爬上玉虚天路上三层已是侥天之幸。纵使极少数能爬上玉虚天路第九层的上九门顶级传人,最终也未必能引动高等星力之上的周天星辰。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些顶级星辰已经被九宗掌握在手,不知道会是何种心情。

等心境平复下来后,周然才问南藏经:“这应该是九宗最大的秘密,为何要告诉我?”

“这可不是九宗最大的秘密。”

南藏经淡然说道:“九宗的秘密多得是,你若想知道我还可以告诉你。”

周然望着不似开玩笑的南藏经,马上顺着他的话说道:“要不你跟我说说那个什么百转千回之法?”

“这个我不清楚。”

南藏经依旧淡然的说道:“只是听说好像跟星陨大泽中的涡流有关。”

“跟涡流有关?”

周然亲手点破过无数道大大小小的涡流,却还从来没注意到这些涡流有什么奇怪的。

此次对话,到此为止。

哪怕再问下去南藏经真愿意再说些九宗之秘,周然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凡事都要适可而止。

与周然分开后,南藏经才意识到自己今日好像有些反常,不仅话多,而且说的还都是一些不该说的东西。

南藏经回头望向周然所在的方向,低声不解道:“为何会如此?”

对于某些无上存在来说,想要南藏经之口告诉周然一些看似无关紧要之事并不难。

阻止截天塔关闭的那道血影就是这样的无上存在,今日之事是不是他所为就不得而知了。

“涡流!”

周然回到他苏醒过来的那个地方,扫了眼那几块失去星力的碎石头,脑海中尽是那些他曾点破的涡流:“会有什么关系呢?”

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什么,周然马上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丹田气海之内。

九枚先天之种内的星力的确在往外逸散,但速度极慢极慢,慢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若真如梅清阁所说,只有等到体内星力完全散尽才能出去,他要等多久?

三年五载,还是十年八年?

九宗弟子散去星力之后为的是掌握在各自宗门手中的周天星辰,周然散去星力为何?如若当真散去,以他如今真元的斑杂程度,能引动中等星力都算是痴人说梦。再者而言,虽还不知那九颗大星意味着什么,但他能感觉到那九颗星辰肯定非同寻常。

“陨星真能吞噬其他星力?”

周然望向脚下坚硬的陨星外壳,回想起南藏经跟他说的那些。

稍作沉吟,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想法。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