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剑下乾坤 > 第八篇 独行万里月明中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这样不是很好吗

第八篇 独行万里月明中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这样不是很好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千鸩饮却笑着说道:“周围这些石头都被地煞河水浸泡侵蚀多年,早就沾满了阴煞之气,随便找块石头做个石缸就能行了。”

听见千鸩饮如此说,周然张了张嘴,一个字没说出来,最后不禁自嘲一笑。

他竟然没有往这个方向想。

按照千鸩饮所说,周然弄了个两丈高直径差不多一丈的石缸,又切下几块大石头,与石缸一同塞进一只吞云袋中。

本来能用很多年的吞云袋,估计半年之后就要被这些石块中的阴煞之气侵蚀坏掉。

一路走走停停,遇到地煞河水就装入石缸中。

石缸都被地煞河水装满了,周然却依旧没有找到出路。

除了偶尔会与千鸩饮聊上几句,周然大多时间都是沉默的沿着地煞河侵蚀出来的巨大地下河道往前走。

不知过去了多久,也不记得走出多远,周然的嗓子越来越干,无意识的开始往嘴里灌水。

从嗓子不舒服开始,他的心情也止不住的烦躁起来。

修炼《炼血诀》的后遗症出现了!

周然自己却未发现。

渐渐地,千鸩饮开始发觉周然有些不对劲,问道:“小子,你没事吧?”

“我,没……”

经千鸩饮的提醒,周然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身上的情况。

周然没说话,摸了摸脖子,随后将识海封闭起来。

狠狠灌下一大口水,周然咬着牙继续往前走,只是脸色难看得可怕。

嗓子干涩灼热,好似要烧起来。

喝下的水越来越多,根本灭不了嗓子里的火,而那些顺着嗓子流进胃里的水甚至连五脏六腑都给点燃了。

“血!”

周然强忍着,可最后他还是说出了这个字。

这个字才说出口,他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解脱感。

大裂谷最不缺的就是各类猛兽,有无数猛兽就意味着有无数鲜血。

阴沉的脸色浮现出一丝疯狂的笑意,周然猛地扔掉手里的水壶,飞快往前跑去。

“血!”

“血!”

……

跑了很久,很远。

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

然后,眼前就只剩下一片鲜血世界。

周然做了个吞咽动作,一头扎进这片血红世界中。

血!

血!

好多的鲜血!

温热的,甘甜的,解渴的,疯狂的,自由的……

大裂谷深处,人迹罕至。

九宗势力范围之外,是猛兽统治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弱肉强食。

数百万里外的莽荒世界,每天都有无数野兽诞生,也有无数野兽死于兽口,数以万计乃是数以几十万计的兽群也有可能一夕尽灭。

整个兽群消失都不算大事,一些先天巅峰异兽身死就更不算事了。

一座腥臊味极重

的山洞之内,正抱着一头斑纹大虎吸血的身影突然顶下。

他一脚将斑纹大虎踢开,扣着喉咙想要将鲜血呕出来。

可他什么都呕不出来,因为那些鲜血才入喉就已被《炼血诀》炼化。

他就是才逃出升天又堕入地狱的周然!

数月以来,他曾多次清醒过来,但很快就被渴血的欲望重新支配。

随着吞噬的鲜血越来越多,周然清醒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清醒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他有种感觉,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永远醒不过来。

“为什么要醒过来?!”

周然突然开口说,只是这道声音太过凌冽与冰寒:“这样不是很好吗?”

缓缓站起身,走出这座山洞。

站在洞口的阳光中,周然闭上眼睛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清冷潮湿的气息入鼻入喉,却激荡起喉间的血腥味。

周然猛地睁开双眼,本是黑白分明的双目,如今却是左眼血红色,右眼淡红色。

那只淡红色的右眼正在向血红色转化。

“哼!”

周然轻哼一声,想要压下又要卷土重来的渴血欲望。

淡红色的右眼渐渐恢复清明,但只维持片刻,转即就变成血红色。

双眼尽是血红色的周然低沉的嘿嘿笑起来,又一次说道:“这样不是很好吗?”

眼睛是血红色的,眼中看到的世界也是血红色,连身上的虚灵衣也早已化成了血红色。

周然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心性却与往日完全相反。

弑杀!无情!残忍!

接下来几个月,周然一次都没有清醒过来。

血眼周然不停的抓捕猛兽,不停地吸干这些猛兽的鲜血,不停地将鲜血炼化成真元。

周然几乎炼化了那根鳞甲断指的全部血元才让九枚先天之种成形,想要这九枚先天之种再进一步,所需要的血元肯定要超过那根鳞甲断指。而鳞甲断指的本体极有可能是超脱了这方天地的存在,天知道那根断指蕴含的血元相当于多少头普通猛兽。

血眼周然却不管这些,只是不断吸血,不断炼化。

他的猎物最低都是先天境,最高则是一些相当于星纵境界的凶兽。那些开了智的异兽却不好抓,意识到危险后马上就会逃走。

一个地方的猛兽差不多被抓过,周然就马上转移到另一处。

时间一天天过去,周然吞噬炼化的鲜血越来越多。

半年后的某日,再次炼化一头星纵境凶兽的全部鲜血后,依旧是血红眼睛的周然终于感觉到丹田气海内的那九枚先天之种全部被填满,可以试着冲击先天第二境了。

找到一处隐蔽山谷,略作布置,血眼周然准备冲击第二境。

只是他才入定,身体的掌控权突然被夺走。

血红双

眼几乎瞬间清明,仅有左眼还有一丝微弱的浅红色。

凌冽冰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甘,从周然口中出现:“为什么不顺从你的本心?你到底还在挣扎什么?”

冰冷的声音之后,平静的声音响起:“我的本心是什么?”

冰冷的声音大笑道:“哈哈哈哈,你真不知道?炼化那根断指让九枚先天之种完全显化出来,你第一次尝到了甜头。九枚先天之种代表你比同境界之人强大无数倍,可也意味着你提升境界要比别人困难无数倍。然而,你有炼血诀在手,大可以炼化鲜血来提升实力。”

“可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不敢让别人发现,所以在你发现自己渴血欲望出现时,你第一件事就封闭了你的识海,因为你不愿让千鸩饮看见你最真实的一面。”

说到这里,冰冷声音突然大声道:“你就是个自私自利之人!”

这些话从周然最终说出来,又回到了他的耳中。

直到冰冷声音停下,平静声音才有出现:“自私的不是我,是你。”

“哈哈哈哈哈!”

冰冷声音再次大笑起来:“我就是你!”

“你不是我!”

周然猛地站起来,声音依旧平静但无比坚定。

冰冷声音还想说什么,却被他镇压下去。

此后数日,周然便在这座隐蔽山谷中住了下来。

山谷很是清幽,除了普通的鸟雀鼠兔,并没有猛兽。

周然每日里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压下蔓延心间的冰冷与弑杀,只是偶尔时候,眼睛还会蒙上淡淡的血红色,那道冰冷的声音也会出现。

其他时间,他几乎都用了在山谷内外寻找各种药材。

半个月过去,强烈的渴血欲望再次出现。

周然艰难的忍耐半日,眼睛数次转变为血红色,又数次回转清明。

半日后,在感觉自己即将无法忍耐时,周然冲出了山谷。

离开山谷不远,周然碰到一头勉强达到先天境的黑豹。

如果是血眼状态之下,他几乎不会将这等弱小的猎物看在眼中,但此时他却不管这些,身上电芒一闪,出现在这头伺机捕食一群野鹿的黑豹身边。

在黑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周然已提着这头畜生回到山谷之中。

回到山谷后,他将前几日搜集来的药材取出,又从黑豹身上取出本身鲜血,与这些药材混合。在完全被渴血欲望控制之前,做成了两枚红色药丸。

这种药丸名为补血丸,是《天医玄道》中提到一种可以快速补充血元的药丸。

补血丸才成,周然立即吞下。

药丸入腹,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真压住了渴血欲望。可转即间,更为强烈的渴血欲望直扑过来,周然的双目几乎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双目化成血

红之后,无比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别挣扎了!”

血眼周然扫了眼那头只剩下半条命的黑豹,冷冷一笑,扯过这头畜生举过头顶,直接活生生撕成两半,鲜血与内脏迎面落下。

血眼周然口吞鲜血,浑身浴血。

连续吞噬数头猛兽鲜血,强烈的渴血欲望才消退。

渴血欲望褪去后,眼中血色再次被周然压下。

这次,那冰冷声音冷冷一笑,一个字都没说就任由周然重掌身体。

恢复清醒后,周然疯狂寻找各种药材,再配合各种猛兽的鲜血来调制《天医玄道》中提到的所有有可能有效的药丸。

半月时间转眼又过,渴血欲望再次出现。

周然将之前配制的药丸一一服下,却还是收效甚微,最终再次被渴血欲望支配。

欲望褪去,周然又开始调制各种药丸。

第一个半月过去,失败。

第二个半月过去,失败。

第三个半月过去,失败。

……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

小半年时间转眼过去,周然还没能配制出可用的药丸,可吞噬炼化的血元却让九枚先天之种达到饱和状态。

再不冲击先天第二境,多余的元力就要撑破丹田了。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