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剑下乾坤 > 第八篇 独行万里月明中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罡更在地煞上

第八篇 独行万里月明中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罡更在地煞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周然毫无所觉,但他还是相信千鸩饮的知觉,问道:“是什么?”

“不知道!”

千鸩饮很惊恐,又莫名的有些激动,他说:“虽然只是一丝气息,但比煞主还要可怕!”

听见千鸩饮这样说,周然却是心头猛地一颤,沉声问道:“比千鸩蝶还恐怖?”

“对!”

千鸩饮很肯定的说道。

千鸩蝶在七十二地煞异兽排在前三,比它更强的异兽只可能是那两种。可此地连通的是地煞河,属于阴煞之地,那两种诞生于阳煞之地的地煞异兽又怎么会生活在此?除此之外,七十二地煞异兽有强弱之分,不同的地煞异兽根本不可能共存。有天鬼的地方,绝对不应该还有其他地煞异兽存在。

周然不自主的重重吸了一口气,再次沉声问道:“你确定?”

千鸩饮答:“确定!”

周然不禁再问:“雀鬿,还是狰鮰?”

七十二地煞异兽中,排在第二的正是雀鬿,而狰鮰居首。

“都不是!”

千鸩饮依旧说的很肯定。

“不是?”

这次换周然的不解了,他沉吟道:“怎么会都不是?”

千鸩饮说:“因为根本不是地煞异兽!”

周然登时愣住了,马上问道:“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七十二地煞异兽之上,还存在三十六天罡异兽,可这两者间的区别甚至要比三十六派与九宗之间的差距还要大。如果白骨海之下真存在一头天罡异兽,生活在地煞河中的那些强大异兽岂不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而且以天罡异兽特殊的至刚至烈的强横气息,弥漫在此地的阴气死气乃至煞气应该早就被荡涤一空。

没有了死气与阴气,整座白骨海必然腐朽成尘。

可事实并非如此!

千鸩饮的确感觉到下方存在一丝异样气息,宏大到渊深莫测且并无一丝煞气,但仅凭他之见识,最多能判断那物不属于地煞异兽,到底为何他却不知。

千鸩饮沉默下来,周然也不说话。

经过一番认真思索,周然觉得千鸩饮感觉到的东西极有可能不是活物。可惜他现在不敢动用神念之力,否则早就能以神念之力一探究竟。

周然问千鸩饮道:“你觉得那个东西有危险吗?”

“应该……”

千鸩饮又想了想才回道:“应该……没有!”

周然又思忖片刻,随即无声而笑。

千鸩饮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马上问道:“你想干什么?”

周然却没有说话,围着脚下的森森白骨转悠起来。

千鸩饮见周然如此,问道:“你不会是想……”

周然不语,而是立即动手搬动起周围或大或小的骨头。【!#&最快更新】

对其他先天境而言,先天之种崩溃几乎等同于一身实

力十不存一。而周然踏入先天境之后就一直无法引动星辰之力,目前看来,先天之种崩溃对他的实力影响不大。

不知云痴四人那边情况如何,但周然至今都没感觉到天鬼气息出现,应该还在进行中。

两个时辰后,周然清理出一个宽十余丈深三十余丈的白骨通道。

千鸩饮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周然却依旧什么都没感觉到。

又搬动一个时辰,已经到了五十丈深处,当周然移动开一块三间屋子大小的骨头时,心头突然生出一丝毛骨悚然之感,整个人登时愣在原地。

“怎么不动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周然耳畔响起。

周然艰难的转过头,这才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着血红色大衣之人。

连识海内的千鸩饮都没有发现这人是什么时候跟来的。

这人正是红衣笑面鬼怀空!

然而,最为意外之人非是周然与千鸩饮,而是此时出现在这里的怀空。

云痴许了怀空三人巨大好处,才让他们三人帮他。但怀空与黑剑、花嫂二人不同,他冒险来此乃是另有目的。

这位在十大凶枭中排名第八之人比其余八人成名早了数百年,仅有排名第二的苦头驼与他是同一时期的老妖怪。可至今也没人知道,成名五百年的红衣笑面鬼怀空与苦头驼其实是双体共魂,二人甚至可以说是同一个人。

云痴得了那位上境之人身死之后留下的传承,从而得知了天鬼的线索,可他却不知当初正是红衣笑面鬼与苦头驼联手袭杀了那位上境之人,他更不知道那位上境之人之所以能发现天鬼,全都是怀空在背后推动,因为怀空需要那位擅长阵法的上境之人将此地遮掩。

只是在怀空与苦头驼联手袭杀那位上境之人后,他们才知道那位存在竟也留了后手,必须以特殊法门才能进入此地。若不得法门强闯,此地之秘将会在第一时间传到九宗那边。

知晓这点后,怀空后悔不已,而那时他早已寻不见那位逃走前只剩一口气的上境存在。

足足等候数百年时光,他才等到云痴出现。

在云痴展露头角之前的几十年里,怀空明里暗里试探无数次,确定云痴只是机缘巧合才得到那位上境之人的传承,并不知道当年发生之事,这才留下云痴一命。

有过之前教训,在云痴重新开启这里后,怀空并没有对他下杀手,表面上一直按照他的要求做事。直到云痴再也等不了,准备钓出天鬼,他才得了机会,让暗中跟来的苦头驼代替自己主持云痴的那座大阵,他自己则偷偷来到这里。

只是怀空怎么都没想到,本该死在地煞河中之人不仅活了下来,竟还找到了这个地方。

难道是巧合?

不!

怀空活了这么多年,从来都不相信巧合二字!

但此时的他眼底少有杀机,多是意外之喜。

他抓住周然肩膀,下方的骨头一块接着一块无声飞向身后。

周然没敢反抗,任由他抓着。

没过多久,一个深藏在白骨海下的洞穴入口就出现在眼前。

怀空一松手,将周然丢入其中。

衣袖挥动,上方被他移开的骨头重新复位。

怀空又以秘术散去他与周然留下的气息,确定不会被人发现,他才踏入洞穴中。

此方洞穴并不大,纵横数百丈,高也不过数十丈,四壁皆是散发蒙蒙光亮的奇异萤石,使得整个洞穴内的光线柔和,亮度也如夕阳落山到夜色降临的那段时间。

空空荡荡的洞穴中,只存在一物。

在周然坠入洞穴的瞬间,他立即封闭识海。要不如此做,躲在他识海内的千鸩饮就要彻底魂飞魄散。周然本人同样感觉不舒服,好似灵魂在承受至阳至烈的炙烤,而这种深入灵魂的炙烤却是连神念之力都抵挡不住。

周然一个翻身站稳,望向洞穴内仅存的一物,低声惊骇道:“真是天罡异兽?”

死寂的洞穴内,犹如石磨大小的一物静静躺着。

那物好似一根断指,其上满覆鳞甲,看似才断不久,断口处依稀还有血迹。可周然却是清楚,如果这真是天罡异兽的断指,就不能以常理来揣测。

如微风扫至,怀空无声落入洞穴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

怀空盯着这根表面尽是鳞甲的断指,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狂喜,他对周然说:“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因为今日之事若没人在旁见证,实在太遗憾了。”

一边说着话,怀空一边想那跟断指走过去。

“知不知道那头天鬼由何而来?”

城府极深的怀空因为太过狂喜已然有些失态,但他一点都不介意把自己知道的那些告诉这只随手就能捏死的小蚂蚁,他说:“可不是因为那道地煞河裂缝,乃是因为这里沉积了千万年的死气与这跟断指逸散出气息交融才诞生出来。”

“至阴生至阳,至阳同样也能生至阴。”

怀空痴恋的看着这跟鳞甲断指,继续说道:“云痴跟他那位该死的师父又怎么知道,只要这跟断指在这里存在一日,那头天鬼就别想脱身进入地煞河,可笑师徒二人连这根断指的存在都不知道,还想借用天鬼之力躲入地煞河中。”

说话间,怀空已来到鳞甲断指之前。

围着鳞甲断指转了一圈,他又接着说道:“为了找到将之炼化的办法,我几乎踏遍大裂谷。每次我找到线索,那群该死的天刑使就会出现坏我好事。不过,也正因为他们追得紧,我才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一头

闯进那座古城废墟,哈哈哈哈哈哈!”

怀空再次大笑起来,他猛地抬头看向周然,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九宗大能都没能找到那座城,竟然被我给找到了!”

从踏入这座洞穴之后,怀空就一直处在难以遏制的亢奋之中。直到说完这些话,他的心境才渐渐恢复到微微生波澜的程度。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可惜你的实力太弱,不然我说完这些,应该能心如止水。”

这根鳞甲断指太过匪夷所思,绝对能轻易动摇怀空的心境。

心境动摇,易生心魔。

大喜更易生大悲,境界越高之人越是如此。

如怀空这种以阴气与死气修炼的邪修,实力也许更强,但心境却无法与正派之人相比。

对怀空而言,恢复心境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隐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说出来,而且还要有活人在场的情况下。

听他说这些之人的实力越高,越能有助于他的心境平复。

因为事先预料到知道自己心境,在抓捕猎灵人与猎灵师做诱饵时,怀空多抓了几位先天境的猎灵师,为的就能留下一两条认命,用来纾解他内心的狂喜。可云痴太过霸道,心性更是狠厉,一个都没给他留下。而此处皆被阵法笼罩,一切未必全在云痴掌控,可一个大活人在这片充满死气的白骨山中何等耀眼,根本瞒不过云痴。

怀空宁愿冒险,也不愿让云痴生疑。

他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碰上了一条漏网之鱼。

先是绝望关头碰到那座古城,如今又在心境大起大伏之前遇到一个活人,怀空甚至都觉得是老天在帮自己。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