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无品大知县 > 第305章:王相耍酷出面要人撞墙

第305章:王相耍酷出面要人撞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生了一肚子气的王钦进入到了书房,刚坐在书桌旁拿起一封信件来看的时候就听从门外传进一个男人的话语:相爷在书房里面吗?

王钦顺口应道:在,进来说话。

一个下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向王钦施礼道:禀相爷,窦总管的娘子要见相爷。

闻言,王钦一愣的:她见我干嘛。

下人道:窦娘子说有要紧的事跟相爷说。

王钦点了点头吩咐:带她过来见我。

下人道:窦娘子就等在书房门外,我去唤她进来。

然后,下人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窦娘子从外面走入,来到王钦面前“扑通”一下跪倒喊:相爷,救救我当家的命吧。

闻言,王钦一惊,忙问:窦总管怎么了?

窦娘子道:当家的被开封县衙抓起来狠揍了一顿关进了大牢中。

闻言,王钦惊的眼珠子都快鼓了出来,惊喊:什么!开封县衙把我的总管给抓了,吴知县好大胆啊,难道他不知道抓的是我相府的人吗?

窦娘子道:知道,我找了好几个当家的朋友去要人,都没要出来,相爷你快给想想办法把我当家的给弄出来吧。

王钦大怒的:真是反天了,走,去开封县衙要人去。

话罢,迈步向外走去,窦娘子忙从地上爬起跟了出去。

一顶八人抬蓝色大轿在开封县衙的大门口停下,轿夫一伸手掀开轿帘,王钦从轿中走了出来,向跟在轿后一起来的窦娘子一挥手,然后带着她向县衙门前走去。

一个守门的衙役上前拦住王钦客气的问:这位先生有事吗?

王钦横声的道:废话,没事我来你们这里干嘛,快进去向你们的知县大人通报,就说右承相王钦要见他。

听说是右丞相王钦,守门衙役吓了一跳,忙道:是,是,小的这就进去通报。

不一会,吴知县跟那衙役一遛小跑的出来了,见到王钦后忙施礼喊:卑职参见王相,不知王相大驾光临,迎接来迟,恕罪恕罪。

王钦冷冷看了看他:你做的好事,走,进去说话。

当先迈步向门里走去。

吴知县和窦娘子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了进去。

进入客厅,吴知县把王钦让坐下,他自己没敢坐,站在了王钦的一旁。

王钦向吴知县狠瞪了一眼生气的:吴知县,你好大胆啊,竟然把我相府的大总管都给抓了,过几天你是不是连本相也抓起来啊。

闻言,吴知县忙道:王相误会了,抓窦总管的人不是卑职,卑职胆子再大也不敢抓相府的大总管啊。

闻言,王钦一愣的:什么,不是你抓的。

向一旁站着的窦娘子看了看,窦娘子也是一脸的懵逼。

于是王钦又问:那是什么人抓的啊?

吴知县忙道:禀王相,是来京公出的洛阳县李知县抓得他,只不过是关在我开封县衙的大牢中了。

闻言,王钦又是一愣,然后很是疑惑的问:李知县抓的,他------他抓我府上的窦总管干嘛,窦总管惹到他了吗?

吴知县道:是这样的,李知县在汴京北街有一家张记布庄,被窦总管看中了,窦总管就伪造了一份买卖契约,说这家布庄已卖给他了,于是就在今天上午带着一帮手下把布庄抢去了,李知县知道后就带人把他和他的手下统统抓了起来,把他们打了一顿关进了大牢中。王相,这件事可是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闻言,王钦气的抬手拍了一下桌子骂道:这个混帐的东西,惹谁不好

去惹他干嘛。

话罢,想了想,对吴知县用命令的口气道:吴知县,你去大牢把窦总管给我放出来,让我带回去,有什么事让那姓李的来找我。

闻言,吴知县忙摆手道:王相,这可不行,李大人有话,没他的命令,谁放了窦总管他就唯谁是问。

王钦生气的:他还能杀了你不成。

吴知县点头道:王相猜的真准,李大人是这么说的。

话罢,顿了顿,又道:王相应该知道,李大人可是有先斩后奏之权的。

闻言,王钦抬手又“砰”的狠拍了一下桌子道:他胆肥了,还敢斩杀朝庭命官么。

吴知县一副很惊慌的样子道:李大人绝对敢,他又不是没做过,洛阳王府的赵小王爷不就死在他的手中么,更别说我这个小小的五品知县了,王相,求你高抬贵手,别为难卑职了。

王钦问:那怎么样才能放了我相府的总管呢?

吴知县道:李大人已经发下话来了,要窦总管的家人交三十万两银子领人。

闻言,王钦惊的两眼都快鼓了出来:什么,三十万两,老天!他要打劫啊这是!

话罢,问道:他为什么要三十万两,是怎么算出这个数字来的?

吴知县道:禀王相,窦总管在一家酒楼,七、八家商铺,吃喝拿东西打得欠条多达二十三万五千八百三十二两银子,人家合伙告到了李大人那里,李大人判他还清人家的这些欠款,余下的六万四千一百六拾八两银子算是罚款。李大人说了,给窦家三日期限,过期不交银子,就带出去扒光上衣游街,游街时给他前胸挂上一个大牌子,牌子上写,坑、蒙、拐、骗、抢,无恶不做的王八蛋,当朝承相王钦的大总管窦某某。

闻言,王钦气的连连拍桌子喊:反了,反了,一个小小知县反天了,我决饶不了他。

吴知县劝道:王相,光发火没用,快想法让李大人放人,不然真让他把窦总管带出去游街,相府的名声,王相的声誉可就大受损害了。

王钦从坐位上站起装模做样的:我这就找他去。

拔腿向外走去,窦娘子忙也跟了出来,吴知县跟在二人身后向外送。

余太君、杨六郎与寇相坐在客厅中品茶说话。

八姐、九妹“嘻嘻哈哈”说笑着走了进来,见寇相在里面,二人忙施礼道:拜见寇相。

寇相奇怪的看了看二女问:什么事让你们姐妹俩乐成这样啊?

九妹道:我和姐今天跟我师傅办了个案子,这案子办的真过瘾,真逗乐,我还从没见过有这么办案的,咯咯咯------乐死我了。

闻言,寇相一愣的:你师傅是谁?我怎么从没听说你姐妹俩还有师傅啊。

余太君插话:她俩的师傅是洛阳县的李知县,才拜的。

杨六郎好奇的问:李大人办了个什么案子,把你俩乐成这个样?

九妹向八姐道:姐,我讲事不如你详细,你来讲吧。

八姐思索了一下讲道:是这详的------

她详细的把事情的经过对众人讲了一遍,九妹在一旁不时加上几句做补充。

听完,寇相、余太君、杨六郎都笑了起来。

寇相道:这个李知县审案可真是与众不同,人家审案是想法让犯人尽快的招供,可他倒好,竟然不让犯人招供,还鼓动犯人硬抗着,他把审犯人当成玩游戏了。

余太君道:越是这样,犯人的心里越是恐慌害怕,不知这位审案的大人跟他们玩什么花样,所以就越招供的快。

杨六郎道:李大人把王相的总管给抓了,王相能让吗?

九妹道:不让又怎么样,我师傅不已经说了么,交三十万两银子赎人,不交就拉出去挂牌子游街。

寇相思索了一下道:李大人手握皇太后赐给的玉牌,王钦是不敢与他正面冲突的,不过他会去逼开封县吴知县偷着放人的。

八姐道:这事师傅已经想到了,师傅对吴知县说,谁放了这个姓窦的,他就唯谁是问,吴知县如果敢私自放人,他就杀了他,吴知县有一百个胆也是不敢放人的。

余太君笑道:这下王钦可要大出血了。

寇相道:他才不会大出血呢,这些银子还得那姓窦的自己掏,不够的话也会有别人替他们出。

话罢,顿了顿,一笑的又道:不过,总的来说,李知县这次是把他狠挫了一下,而且还让他哑吧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来。

杨六郎赞道:李大人不简单,是个人物。

九妹自豪的道:那当然了,不然也不配做我们姐妹的师傅啊。

寇相一笑,别有深意的:做别的不更好吗?

八姐、九妹没明白,齐声问:做我们的什么啊?

寇相笑着:好好的想想。

二女突然明白了,睑一红,齐声的道:寇相坏死了,不跟你说了。

二人扭身跑走了

余太君一笑的:寇相,你把我的两个女儿激走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冠相点了点头道:什么事也瞒不过老太君啊。

话罢,顿了顿,一笑道:我刚才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我得设法把这个李知县留在京城。

闻言,杨六郎点头赞同的:这主意好,有这么一尊门神在京城,避大邪啊。

余太君道:寇相,你准备让李大人出任何职?

寇相道:包拯不是调任洛阳知府了么,开封府现在由我代理,不如就让李知县任开封府的知府。

闻言,杨六郎笑道:这下子可够京城的那些王侯府的人头痛的了。

其实王钦并没有带窦娘子去找李应龙要人,他鳖精鳖精的,他知道找也没有用,也不会把人给要出来。

更何况皇上也交待过,不要去招惹这个姓李的,再说了,他也已经知道李应龙是皇上的亲哥哥,有皇太后给撑腰,去招惹他那不是自找麻烦么,因此他带着窦娘子直接回到了相府的客厅。

窦娘子奇怪的向王钦问:相爷,不去找那姓李的要人了吗?

王钦道:去也没有用,他是不会放人的。

闻言,窦娘子疑惑的:这怎么会,一个小知县敢不听相爷的话么。

王钦道:这个知县跟一般知县不一样,他是------是皇太后的干儿子,权特大,连当今皇上他也不放在眼里,何况我这个相爷。

闻言,窦娘子着急的:那怎么办啊?

王钦道:筹银子去吧,交银子赎人。

窦娘子惊道:老天!三十万两,我也拿不出来啊。

王钦问:你能拿出多少来?

窦娘子道:砸锅卖铁都凑上也就刚够二十万两,还有十万两怎么办啊?

王钦道:不够的我借给你,等老窦出来后再让他想办法弄银子还我。

窦娘子忙道:谢谢相爷,我这就去凑银子去。

话罢,转身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王钦冲着走去的窦娘子骂:混蛋,惹谁不好,干嘛非要去惹他呀,害得本相丢人显眼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