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黑暗噬界 > 第一百零八章 血与骨

第一百零八章 血与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骨兄,女的随处置,这男的,我要了!”

血槑缓缓回过头来,原先脸上的邪笑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扭曲的疯狂与贪婪。

“迟则生变。”骨默扭头看着血槑,语气有些不快。

“只要一小会儿就好。不要让这女的来打扰我们。”

血槑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冥落也被一股巨力扯了出去......

夜就欲追上去,却被一只缠满白布的手逼退。

“滚开!”

夜怒吼一声,反手一道刀罡劈在骨默肩上...白布被割开一道口子,却并没有血流出来。骨默伸手去抓夜,却被夜轻松躲过。夜退开一段距离,眉头微皱。

“看得出来,在速度方面很擅长,而速度正好是我不擅长的”,骨默嘶哑地说道,然后抓住肩头的白布,一把扯了下来,“伤不了我我也追不上,这样下去要是被跑了可就不好了,所以我用出力赐一死吧。”

在骨默扯下身上的白布之时,夜的脸色大变:白布之下,并不是一般人的皮肤,而是遍布身毫无缝隙的苍白色的骨质!

“那是什么?”夜问道。

“奥义·苍骨白墓!”骨默抬头嘶吼出声。

下一刻,二人周围的景象变了:原先葱郁的树木瞬间变成了一桩桩干枯的白色树干,地面干裂,白色的沙子从缝隙中渗出,将大地掩埋;天空变成了死灰色,仿佛快要崩塌下来;密密麻麻的树枝状的骨头从骨默身上生长而出,然后插入地下,骨默体表的骨质一层层增厚变形,形成了一副覆盖身密不透风的骨质铠甲!

夜看着四周的变化,同时一点点的后退。

“已身处我的苍骨结界中,无路可逃了!”

树枝状的尖骨突然从地下疾射而出,将夜的周身尽数包围......

距离骨默与夜约三里地的森林

血槑将冥落扔在地上,舔了舔猩红的嘴唇。

“一般人看到珍馐后的反应是什么”

冥落从地上爬起来,没有说话。

“是将其狼吞虎咽地吃掉或是小鸡啄米般地细细品尝”,血槑自顾自地说道,“知道现在对我而言是什么吗?”

冥落依旧没有说话。

“是最棒···最棒···最棒的天下绝味!”血槑喘着粗气,脸色通红,眼球布满血丝,“就像是自诩高贵却突然尝到更高权利的滋味···嘭地在舌头上炸开,那滋味甚至弥漫进的灵魂···甚至可以为它而死!”

冥落没有理会眼前的这个疯子,眼睛偷偷地瞄着四周。

“可以打,可以骂,可以挣扎,甚至可以杀死我,什么都可以,却唯独不能逃!我讨厌到嘴的食物逃跑!如果不想也变成人棍的话就趁早不要逃!”血槑的表情恢复了正常,一丝邪笑再度浮现。

“是什么实力”冥落突然问道。

“我啊,差一点点就到界级了。”

“的同伴也是”

“对哦,我们四邪之子实力都差不多。”

冥落一惊,那夜岂不是很不妙!

“年纪看起来和我们差不多,为什么实力这么高”冥落脑子飞转,尽一切可能拖时间。

“我们四邪修炼的脉诀和们一般人不一样,修炼速度是普通脉诀的数倍,再加上从人体内得到的精元补充,所以我们的实力远比同龄的一般人高”,血槑认真地替冥落解答着疑惑,“还在娘胎时老家伙们便已将这种脉诀传入我们体内,受其影响,我们的身体也发生了某些变化,因此悬空而立这种王级特权我们也能短时间获得。还有什么问题么?”

“能放我走么?”

血槑的脸瞬间拉了下来。

“看来不能。”鬼镰突然出现在冥落手中,冥落暴冲向血槑,同时鬼镰狠狠斩落...血槑伸手去挡,冥落却突然从其眼前消失...

“去死吧!”冥落出现在血槑身后,镰刃却在其喉前出现......血槑的头颅飞出半米远,滚落在地上,面朝冥落的眼睛满是惊讶。

“解决了”冥落回过头看着身首分离的血槑,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就这样把一个主级巅峰的高手杀掉了!

迟疑了一会儿,冥落回过神来,抬脚就跑...管他呢,现在正是离开这儿的好机会...刚迈出半步,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满脸惊愕与疑惑地回过头来,那具没了头的尸体依旧在那儿直挺挺地站着,丝毫没有倒下的趋势。不仅如此,脖子被割断的地方甚至都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冥落倒吸一口凉气。怎么可能!没了头的人的尸体怎么可能继续站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义·血魂噬狱!”血槑的头颅突然张嘴吐出几个字眼儿。

冥落向四周看去:森林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大地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粘稠的血海,而他正站在血海中央,双脚被粘稠的血淹没;天空变成了诡异的血红色,一眼望不到头;血槑那没了头的身体走到头颅旁,弯腰捡了起来,然后将头放到脖子上...

“这是...幻觉”冥落呆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呢喃道。

“这可不是幻觉,这是结界,和之前的那黑色结界类似,但要高级许多”,血槑若无其事地扭了扭脖子,然后走到冥落面前,“刚才是想要逃走吧...真是的,我最讨厌别人拿我的话当屁放了!”

血槑一把揪住冥落的头发...冥落还没反应过来,一记重重的膝击已经落在他的肚子上。血槑松开手,冥落捂着肚子面容扭曲地蜷缩在血色液体中打滚...

“啊!!!”

血槑一脚踩在冥落的右腿上,腿骨立马粉碎,一声不似人声的哀嚎响起,冥落的身体都在不住地颤抖着...

“这是对的惩罚,这下跑不了了,虽然本来也跑不了”,血槑媚笑一声,伸手抚摸着冥落的脸颊,“知道...墨翎吗?”

冥落愣了一下,旋即抬起头咬着牙眼露凶光地看向血槑。那个名字他怎么会忘记!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场地狱的始作俑者,就是那个叫墨翎的恶魔!

“哦,看来知道他”,血槑抚摸着冥落的耳根,“他是毒墨千的手下。一年前,他探查回来说遇到一个黑暗属性的少年,那个少年还杀了他的两个手下。当时我就对那个少年产生了兴趣。现在想来,我相遇冥冥之中也是一种缘分,咯咯咯。”

血槑手指轻轻划过冥落的脖子,滚烫的血液从所划之处汩汩流出,然后流入身下的血海中...

“在我的血魂噬狱中,受了伤伤口是好不了的,血液会一直从伤口流出,然后化为我的养分,一直到死!”血槑再度变得癫狂,眼球充满血丝,俯下身来舔着冥落脖子上的伤口,“啊...美味...究极美味...为什么...为什么的血如此美味...以前喝的血跟一比简直就是泔水...简直就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啊...啊...啊......”

血槑一边癫狂地笑着一边疯狂吸吮冥落脖子上流出来的血......冥落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视线与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肚子与右腿上的剧痛也感觉不到了......冥落伸出手想要够什么东西,眼神倔强地看着前方......

“快跑啊......夜...”

一滴泪自冥落眼角滑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