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汉名将 > 第七十五章 笑泪
听书 - 大汉名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女音1

男音1

女音2

男音2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十五章 笑泪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他负责收拢左二队残兵,几乎是被金军后援军追着屁股一路跑回了汉军防线,最终收拢了两千多左二队残兵败将。大战之后,事务纷杂,特别是左路军为了加快行军速度几乎抛掉了所有淄重,一众将官都忙于补给,哪有人手管理左二队的残兵,吴明干脆就把这两千残兵连同卫青所在的千人队一起交给卫青管理。

卫青其实并不想一下子管理这么多人,但左二队的士兵推举出数名代表,拿着所有士兵割破食指写的请愿血书向吴明请愿,无论如何要由卫都统率领。他们实在是受够了顾卫东的无能,虽然顾卫东被金人所俘,但天知道下一个将领会不会是第二个顾卫东?他们所知道的是,卫青肯定不是顾卫东,现在老天爷既然把他们交给了卫青,他们哪能放弃这个机会,吴明也乐得收买人心,加上正好将领人手缺乏,所以干脆就让卫青一把抓了。

卫青只好管起了三千人。好在他有刘七、陈庆之做他的左膀右臂,一个多谋,一个勇猛,倒也能分担不少。卫青命令刘七主要负责队伍的日常管理训练等,而陈庆之则有一项特殊的任务:打造武器。

庞统临死时送给卫青的书,是他一生的心血,里面有各种机关、武器、房屋、暗道等的建造方法,卫青于作战布阵大有心得,但对这些机巧之事则没什么天赋,庞统这本书可说是雪中送炭,陈庆之在异世村多年,于庞统的设计十分熟悉,一看就明白,卫青就把这书中一些他认为有用的武器图样给了陈庆之,由陈庆之负责监督打造并训练士兵使用。

这些事还只是忙,同时,卫青还愁,愁的眉头不展。

他愁的是刘安邦。

战事已告一段落,刘叔叔究竟会被怎样处理,他心里一直是忐忑不安。按他的意思,刘叔叔也认了错了,也没有产生大的危害,这次金军派出队伍截击左路军,刘叔叔也声明不是自己透露的了,差不多也就放了吧。但一连数日,吴明根本没有要放人的意思。

卫青终于坐不住了。刘叔叔那么大年纪,受到如此对待,他心中哪能好受?要是因此有个病有个灾,卫青又哪能心安?虽然他忙的不可开交,仍写了一封文书请求吴将军息怒,放了刘叔叔,哪怕自己以功相抵,革职成小兵也成。

这一封文书还真有效果,送出后不到三日,吴明就派人来叫卫青去一趟。

卫青忐忑不安的走进吴将军的中军大帐,还好,帐中只有吴明一人。

吴明扬了扬手中的文书:“你特意上书,就是为了求本帅放了刘安邦?”

“是。”卫青答道,“末将愿以功相抵,求吴将军念在刘将军年事已高的份儿上放了他吧,毕竟他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危害。”

“没造成什么大危害?”吴明冷冷一笑,啪的一声把卫青的文书扔在一边,“你真的相信刘安邦说不是他向金军通的消息就一定不是他?”

“末将从未看到刘将军说过谎。”卫青慢慢的答道,“刘将军虽然一时糊涂,但不至于连家国民族的大义都不顾。”

吴明看着卫青,好象看着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那么,你一定不会相信,就在昨天,刘安邦已主动向本帅承认,是他向金军通的消息。”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卫青惊的脸都白了,一连说了两个不可能。

吴明哼了一声:“你想说本帅在说谎吗?要不要现在就让刘安邦和你当场对质?”

“不,不要,不要!”卫青就好象听到了最恐怖的消息,吓的连连后退,一脚绊在门边,重重跌坐在地上。他从地上爬起身来,连个招呼都不和吴明打,撒腿就跑。他怎么敢亲耳去听刘叔叔说,他是一个汉奸?

吴明没有追究卫青不告而别的不敬之罪,他理解卫青的心思,何况,他也有他的事情要做。给顾尚书报告顾卫东被俘的文书,他已经写了三次,又撕了三次,现在,他还要继续写第四次。无论如何,这一次必须写好,然后用八百里加急送出去。

卫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营帐的,他好象在梦游一样,他是骑着马回来的吗?他是自己走进了屋子吗?这一切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回来了。

他突然扑倒在床上,第一次放声痛哭起来!他的拳头用力的捶着床,哭的泪流满面。

赵月如一直在等卫青回来。

天气已经有些转凉了,卫青的盔甲里面,是一身破了好几个洞的内衣,身上的皮肉有好几处被铠甲磨出了血,赵月如想量一量卫青的身材尺寸,给他做一身衣服。她听得马蹄声响,从帐中看到卫青已经回来,急忙收拾了一下,拿着几条细绳做尺,打算这就去量一下他的身材。她刚到帐前,就听到了卫青声嘶力竭的哭声。

赵月如一呆。她从没想到过卫青会哭,更没想到过卫青会哭的如此伤心。

一个大男人这样痛哭,为了什么?卫青可不是她赵月如,赵月如为了一只受伤的小鸟也会哭上好一会儿,但卫青,卫青可不是一个软弱的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卫青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也没有皱过眉,现在是怎么了?

赵月如看看四周无人,急忙上前掀开门幕走进屋去。

不远处,白不信刚刚从帐篷拐角处走出来,他听到了亲兵报告,说卫都统突然放声大哭,急忙跑过来想看看是怎么一回事。他刚刚走出来,就看到一个苗条的身影一晃,进了卫青的帐篷。

白不信犹豫了一下,放轻脚步走到卫青帐前,透过门幕向里面看去,只见赵月如正抱着卫青的头,卫青将头埋在赵月如怀里,双臂抱着赵月如的身体,哭的正伤心。

白不信小心的退后,转身,走出数丈,扬手示意亲兵过来,低声吩咐:“在卫都统帐外五丈处巡视,任何人不得接近卫都统的营帐!”

帐内,卫青哭的昏天黑地,直哭了好一会儿,才算稍稍平静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钻在赵月如的怀里,眼泪和鼻涕把赵月如胸前弄湿了一大块。他大感尴尬,急忙擦泪坐起,却见赵月如满脸是泪,哭的一支梨花春带雨。

卫青大奇,问道:“赵姑娘,你哭什么?”赵月如眼上一红,急忙擦泪,低声说道:“我看你哭的伤心,所以。。。。。。”

卫青一愣,想了一想,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赵月如看卫青哭的伤心,心有所感,居然也就这么莫明其妙的跟着哭了起来,卫青不由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然而转念一想,自己至亲至爱的刘叔叔居然是汉奸,不知道又有什么可笑的?不由又流下泪来。

赵月如看到卫青笑,心中也感好笑,笑容才上嘴角,却见卫青又流下泪来,她心中突然一动:卫青方才明明已经止住了哭泣,却又流下泪来,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才会让他如此伤心?难道这个男人流血还不够,还要流泪吗?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他?一时间感觉一股悲伤直冲心胸,也哭了起来。

两个人执手相对,泪眼朦胧,又哭又笑,看起来倒好象一对恋人正自在十里长亭告别一样。

两个人相互对看着,突然同时笑出声来。

是啊,这算什么事儿啊?

赵月如把手一甩,甩脱了卫青的手,嗔道:“都是你,又把我逗哭了。”

卫青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总算是把悲痛的心情缓解了一下,他长叹一声,对赵月如说道:“赵姑娘,可惜这些事是军中机密,无法告诉你。”

赵月如侧头想了一想,对卫青说道:“我倒有一个办法。你不妨挖一个坑,把嘴藏在坑里,把心事说出来,这样就痛快多了。”

卫青听着大感好笑,心想这主意出的倒也够恶搞的了。他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转了个话题问道:“赵姑娘,我一直来不及问你,我们在朱雀山下出发时,我去看你却没有找到你,你上哪里了?”

赵月如的脸色一下子发白了。她沉默了片刻,叹息道:“这件事你要不问,我还真不想说。我去抓刺客,结果失败了。”

“刺客?”卫青大奇。

赵月如想着当日的情景,心中还有些恐惧,手不由有些抖,她急忙拿出线绳,强笑道:“我先给你量一量身材,一边量一边讲。”

“量身材做什么?”卫青不解。

赵月如微微一笑,连着戳了卫青几下,每一下都戳在卫青内衣的破洞上。

卫青嘿嘿的笑了起来。他倒并没怎么在乎这个,但既然有人帮他做一件不会磨疼皮肤的衣服,他当然喜欢。

赵月如手里拿着线绳看着卫青,不由的呆了。她突然发现,卫青笑的时候原来这么好看。她感觉一阵的心慌意乱,急忙开始量卫青的身材,慢慢说起她当日的经历来。

当日军中忙乱,准备出发,赵月如自然也是如此,她收拾了包裹,准备停当就走到门外,一边看着热闹一边等待集合。突然间,一个人影从她的帐外匆匆走过。

赵月如心细,看着这人影心中奇怪,因为这人的穿着实在不大对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