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汉末之我为刘辩 > 第二卷 黄巾终始乱 第三十四章 成婚

第二卷 黄巾终始乱 第三十四章 成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精骑营效力的将领有不少,刘同、卞喜、索图、鲜于银这四个便是主要领头人,当然新投效刘辩麾下的羊措也在这里,毫无疑问的,这些人故意摆出带有一种‘下马威’阵仗的迎接方式让刘辩起了敲打他们一番的念头。

营寨中很快就响起了刘同等人一边做着俯卧撑,一边数着数的声音,围观的兵卒很多,场面颇为新奇。

军帐中刘辩一目十行的处理着文简,几乎都是荀谌派人送来的关于并州六郡发展的政文,事情并不复杂,但有些繁琐。

刘辩审阅的很快,他手中的毛笔不时的写着什么,唐瑛候在他的身边,目光柔和,深情款款。

封建社会的婚姻并没有现代社会的浪漫,以及刻苦铭心,相敬如宾一词就解释的很到位,而此番军营一行却是极大幅度的拉近了刘辩和唐瑛之间的关系,或许不管在什么社会里面,唯有两个人共同经历过某些事情,彼此见证,从而记忆深刻,才会使得彼此之间的感情更加的深厚。

这边刘辩和唐瑛之间的感情是不断的升温了,那边朝堂上却是又争吵起来。

刘辩带唐瑛进入军营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被袁隗得知了,这位太傅大人在朝堂上大肆的宣扬了此事,以这儒家经义和历史教训各方面的阐述了此事的危害,其中不乏大力贬低刘辩的言语。

袁隗的言论得到了朝堂上绝大多数官员的支持,对此,何进就十分的受伤了,因为他根本就找不到话来反驳。

结果可想而知,刘宏很生气,何进也很生气,但听闻此事的董太后就十分的高兴,幸灾乐祸,大致如此。

袁隗的二次中伤好似对刘辩危害很大,但是这位主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依旧优哉游哉的在何皇后这边吃着果脯,喝着果浆。

“你怎翻就吃得下去呢?”何皇后眉头一皱,美目直瞪着刘辩说道。

“瞧母后这话说的,难道儿臣不吃不喝就能够让袁隗收回他说的话吗?”刘辩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事实上他还是有些担忧的,倒不是因为袁隗中伤,而是因为唐瑛的名声。

袁隗中伤刘辩的言语中也多有贬低唐瑛之意,若不是碍于情面,不愿撕破脸面,恐怕袁隗就要把唐瑛和妲己、褒姒相比了。刘辩已经和唐瑛定亲,袁隗如此中伤的意图显而易见,而刘辩带唐瑛进入军营这事也是真实的,他没法反驳袁隗,毕竟越描越黑,这不是刘辩想要的结局。

“袁隗匹夫,实在过分,竟多次中伤于你,因此阻扰你被立为太子,居心实在叵测!”

“母后,这嘴长在别人身上,随便他们说呗!儿臣反正又不会掉一块肉,该吃吃,该喝喝呗!”

“就你的心真大,任由袁隗胡说,难道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吗?”

“这个嘛……儿臣还真有一点想法。”

“辩儿,你有什么想法?”

“母后,不如就尽快让儿臣的婚事完成吧!”

“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成亲?”

“这个时候怎么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正是因为此间舆论杂乱,中伤谣言颇多,儿臣更应尽快完婚,方显对唐瑛的真心实意。”

“哼!你倒是一个多情种子,唉……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坐上太子的位置。”

“母后,就不能先不提什么太子之位吗?该是儿臣的又跑不掉,还能有谁来抢不成?抢得过嘛!”

“这话倒是说的不错,谁要是敢跟你抢这太子的位置,母后第一个就不答应。行吧!唐瑛这姑娘,母后也十分喜欢,反正你们二人早已经定亲,乘着这个时候完婚也正好彰显我皇室的诚心。”

“母后这是答应了?”

“嗯!可光母后这里答应可不行,还得你父皇同意呢!”

“那母后放心,儿臣自有办法!”

“那母后倒要看看你又什么办法了。”

刘辩能有什么办法?很简单,让他的岳丈大人唐瑁去刘宏那里哭诉一番就行。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感情深不深的,就看哭的动容不动容了,这种讲究表演功夫的事情,唐瑁还是可以胜任的,当官的基本功是什么?不就是演嘛!

对上演给上司看,对下演给百姓看,自己信不信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相信就可以。如同演的不够真实的话,还是有第二套方案的。

第二种方案是啥?那就是用钱财砸!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可说的一点都不假,而刘宏正是一个可以用钱财推动的皇帝。

第二天唐瑁就去皇宫面见刘宏,在他痛哭流涕的神情表演下,再加上几百来斤的黄金进贡,刘宏满怀欣喜的就同意了。

圣旨一批,命刘辩和唐瑛择日完婚。

大汉皇子西河郡王刘辩要完婚了,十二岁的皇子成亲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至少在这东汉王朝是如此,之前的皇帝个个都是年幼登基,幼年纳妃的多了去了。但以刘辩的威望,他要完婚可就是大事了。

洛阳城早早就热闹了起来,此事被传的沸沸扬扬,得知此事的人高兴庆祝的人也有,满怀不屑的人也有,愤恨不满的人也有,值得肯定的是袁隗二次中伤风波直接就被掩埋了。

谁还关心刘辩带唐瑛进入军营,有伤风化,不服礼法的举动?这两口子都要奉旨成婚了,没事操个什么心呢?

尽管如此,外面的风风雨雨接连不停,但府中刘辩和唐瑛二人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沉溺在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天地当中。完婚这事要筹备的东西有很多,礼服、礼器、礼具等等,还有各种的完婚礼仪,刘辩虽然不懂这些,但是有人懂。

何皇后对此事算是尽心尽力,一切用具都是她从皇宫里面派人送来的。唐瑁也没少张罗,忙前忙后,此外诸如何进、何苗等人更是出人出力,卢植担任证婚人,婚礼举行的好不热闹。城外的精骑营将士共同庆祝,肉食管饱,酒水充足,将士们多半喝的是伶仃大醉。

中西合璧的结婚誓词再次从刘辩和唐瑛的口中说出,婚礼进行的很顺利,浅红衫衬托下的唐瑛更显得娇艳俏丽,看的刘辩心旷神怡。美中不足的是并州六郡的官员和百姓并不能够享受此刻刘辩的喜悦,而刘辩决定等回中阳城之后,还要大摆一次婚宴,此等喜事应该与他治下百姓共享。

刘宏与何皇后出席了此番盛宴,刘辩成婚,赴宴者众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一波接着一波,且不论宾客的豪华阵容,单单是收的礼就足足有百来多箱,而刘辩也决定会把大部分的收礼用于犒赏以后击败黄巾军而得胜归来的汉军将士。

刘辩的此等义举又受到了赞扬,颇有点睛之笔。

洞房花烛夜,人生三大喜事之一,可刘辩与唐瑛的年纪尚小,洞房这个洞是进不了的,但同房而睡还是可以的。

大概是因为宴席间饮酒过多,刘辩只觉得脑袋昏沉沉,没有了修心功法护身,单凭他这具身体也扛不住宾客们轮番敬酒,而何尚与何安两个人闹的最为欢腾,甄俨时不时的还助攻一把,卢浗更是凑上热闹,搞的刘辩是一阵头大。

唐瑛好不容易的把刘辩服侍好而让他安心的躺在床榻上,带着羞涩紧张和激动兴奋之情,等着她乖乖的躺在刘辩身旁的时候,却发现刘辩已经睡着了。

第二日刘辩醒来的时候,酒后宿醉使得他脑袋疼痛,几乎在下意识之间他就叫唤出一句:“爱妃?”

没错,乘着昨日正式成亲之际,刘辩把‘爱妃’这个称呼覆盖在了唐瑛的身上,他是西河郡王,她便是西河郡王的王妃。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的刘辩爬起身坐在了床榻上,昏沉沉的脑袋使得他的行动有些缓滞,这就是喝酒喝断片的感觉,好特马的恶心!

刘辩用双手使劲的在脸上搓了搓,然后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屋子,这是他和唐瑛的婚房,好多鲜红的喜字贴在窗户上。刘辩努力的回响了一下昨日发生的事情,宴席上是否出了洋相?婚房中是否折腾了唐瑛?

哈!都不记得了!

刘辩扯起嘴角一下,但他记得他已经和唐瑛正式完婚,这也算是迈开了人生的一大步。

“吱呀”一声,屋子的门被推开了,唐瑛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摆着两个小碗,碗上冒着热气,装的是银耳粥。

“殿下醒了?”唐瑛见着刘辩颇为欣喜,脸上还露出了丝丝羞红。

“叫夫君!”刘辩眉头微微一皱,似有些不满的说道。

“是,夫君!”唐瑛把托盘放在桌案上,她走到刘辩的近前,微微施礼,柔声应答。

“嗯,叫老公!”

“是,老公!”

“嗯,叫达令!”

“是,达令!”

唐瑛乖巧的配合使得刘辩心怀畅快,他一个伸手便把唐瑛搂在了怀中,“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唐瑛摇摇头,她的确不明白刘辩所说的新词语,但她想来应该不是坏词,十有八九是羞人的词,于是她的俏脸就更红了。

刘辩也不答话,他只搂着唐瑛,彼此温存,以便腻歪一会儿。

美人温柔乡,古人诚不欺也!

“时候不早了,让臣妾服侍殿下洗漱吧!”唐瑛此话一出口,刘辩又是微微一皱眉,为此唐瑛莞尔一笑,颇柔情似水般的说道:“夫君,洗漱吧!”

“嗯,那就有劳爱妃了!”刘辩又扯起嘴角一笑,显然唐瑛乖巧的模样让他很心满意足。

洗漱完毕,喝完粥,刘辩带着唐瑛还得去皇宫见刘宏与何皇后,走个过场形式而已,但刘宏一个劲的催促刘辩多放心思在炼丹上,这就让刘辩心中不喜了。

这便宜皇帝老爹就是不靠谱,别人家的孩子成亲,父亲都是让用心造孩子,早生贵子,子孙延续,传宗接代,这才是正道嘛!

用心炼丹,这特马的是什么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