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锦衣长安 > 第四百三十六回 三个女人一台戏

第四百三十六回 三个女人一台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正殿五间皆大而阔朗,朝向极好,温暖的阳光透窗而入,房间里疏朗而明亮。

永安帝平素都歇在朝南的暖阁里,南墙上开了一溜长窗,窗棂上镶了通透如冰的雕花玻璃,殿外的阑珊树影映在玻璃上,枝叶疏疏落落,却又生机勃勃。

掀开暖阁门口挂着的珠帘,一阵叮咚轻响,步入暖阁,轻烟袅袅中,入目便是那座气势磅礴的千里江山紫檀木屏风。

八扇紫檀架子上,一幅幅按照前朝名家真迹所绣的千里江山图延绵而壮观,双面绣工巧夺天工,色泽华丽,心思机巧,正是去年永安帝五十岁千秋节时,苏州府进献给永安帝的寿礼。

这座屏风令龙颜大悦,苏州府上下官员皆得了一份厚厚的封赏,引得无数人艳羡不已。

转过屏风,永安帝神情恹恹的靠着明黄色大迎枕上,看到皇贵妃一行人进来,他目光一亮,抬了抬手,示意皇贵妃坐到床边。

他握住皇贵妃的手,虚弱却亲昵的叫了一声皇贵妃的小字:“姗姗,你来了。”

皇贵妃听到这个称呼,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太多动容的神情,仍旧是那副雍容而端庄的模样,连微微前倾的脖颈都一如往日,神情淡淡的,似乎有无尽的疏离:“陛下觉得如何了,可有什么地方伤着了?”

公事公办的几句话说的永安帝顿时兴致全无,他慢慢的松开了皇贵妃的手,目光暗了暗,沙哑着声音道:“朕无事,皇贵妃不必担心。”

皇贵妃松了一口气,继续淡淡问道:“陛下想留哪几位嫔妃侍疾,妾身来安排。”

永安帝心头浮现出一丝不可名状的烦躁,手指不由自主的重重捏了两下:“不必了,有韩医令和高辅国在,众妃不必前来侍疾。”

一听这话,丽妃急了,扭着腰肢走到床前,还没说话,眼泪便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拉着永安帝的手,娇娇弱弱的抽泣起来:“陛下陛下,旁人如何妾身管不着,妾身是一定要来侍疾的。”

此言一出,便是实打实的得罪了一大片人,众嫔妃有的抬着头,有的低着头,满脸不屑。

贤妃冷哼了一声,转头望向旁边。

丽妃像是浑然不觉这话有什么不对,抓着永安帝的手,声音娇软的漫出来:“陛下,还是让妾身来侍疾吧。”

永安帝反手拍了拍丽妃的手背,轻轻咳了两声:“你自打生了小五之后,身子一直都不好,朕怎么舍得让你这么劳累呢,你隔三差五的来看看朕便是了,不必日夜都在这里守着侍疾。”

丽妃捏着帕子按了按眼角,垂泪道:“看到陛下这样憔悴,妾身的心都要痛死了,哪里还在乎辛苦不辛苦。”

听到这话,永安帝若有所思的望了皇贵妃一眼,目光中有殷切期盼,可却只望到了一如往昔平淡的脸。

他按下心里越发翻涌的烦躁,怜爱的抚了两下丽妃的脸颊,旁若无人的轻声慢语,流露出无尽的浓情蜜意:“朕想喝你亲手炖的汤羹。”

丽妃脸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挂着盈盈泪珠,听到永安帝这话,她顿时笑的如同一朵娇花:“陛下,妾身遵旨,每日都炖了汤送过来。”

有了丽妃起了个好头儿,后头的嫔妃们争先恐后的大献殷勤起来,要送点心的,送瓜果的,送衣裳的,还有自告奋勇要来侍疾的。

暖阁里一时之间热闹喧天,莺莺燕燕的,吵得人脑仁生疼。

皇贵妃微微皱眉,按了两下额角,没有说话。

永安帝紧紧抿住了唇,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脸色也渐渐的沉了下来。

众嫔妃察觉到了不对劲,叽叽喳喳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最后归于平静,只听到贤妃还在自顾自的说个不停。

“陛下受了惊吓,又吸入了浓烟,实在不适宜用太油腻的汤。”

“照妾身看,还是清心去火的百合莲子羹之类的最好。”

贤妃素来跟丽妃不对付,抓着机会便要猛踩两脚,她说得起劲儿,全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说话声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她有些刻薄的声音在暖阁里回旋。

说着说着,她看到身边的嫔妃脸上露出怪异的神情,又察觉到四周安静的有些诡异,不由的愣住了,碎碎念的话尽数吞了下去,更的她脸色发青。

丽妃听到了贤妃的话,委屈的眼泪说来就来,又开始抽搭:“陛下,妾身,妾身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妾身......”

她委屈极了,委屈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永安帝的精神已经在烦躁崩溃的边缘来回试探了,他耐着性子又拍了拍丽妃的手,沙哑道:“是朕要喝你亲手炖的汤,你又何罪之有?”

贤妃的脸色由青转白,唇角嗫嚅着,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皇贵妃也坐的有些不耐烦了,听到永安帝这样说,她慢慢的站起身来,一丝不乱的行礼道:“既如此,那妾身们就先行告退了。”

永安帝看着皇贵妃的样子,心里又酸又涩,挥了挥手,让这些各怀心思的嫔妃们都退下了。

皇贵妃等人退下后,永安帝的精神有些不济,靠在明黄色的大迎枕上喘了两口粗气,突然抓过手边的杯盏重重的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白底青花杯盏摔成了许多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

高辅国吓了一跳,赶忙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永安帝力竭一般透了口气,揉着额角,脸色暗沉,心灰意冷道:“她恨朕,是不是。”

高辅国对永安帝这话的意思心知肚明,但打死他,他也不敢说实话,只连连摇头不语。

永安帝叹息:“罢了,朕难为你做什么,起来吧。”

高辅国谢了恩,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从火场把永安帝背出来后,就一直侍奉在床前,还没来得及梳洗换衣裳,身上过火燎出来火泡也没来得及处理,只将手背上的抹了些药。

永安帝看着高辅国脸上的黑灰,沙哑着开口:“伤到哪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辅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满脸动容,泪水一滴滴砸在金砖上:“陛下,陛下,老奴无事,陛下,您这次,可吓死老奴了。”

永安帝摆摆手:“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朕,知道你的忠心。”

高辅国是真害怕,他这种近身侍奉帝王的人,只有帝王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活着,他才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说句大不敬的话,若有一日永安帝龙驭宾天了,他能一头碰死在灵前殉葬,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他抹了一把眼泪,眼泪冲开了脸上的黑灰,形成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泪痕,后怕不已的直打哆嗦。

永安帝望着高辅国,一个近身侍奉他的下人,对他都怀有如此深的真情实感,那日日与他同床共枕,还生儿育女之人,却为何情意淡薄的还不如一张纸。

他心灰意冷的问了一句:“那两位仙师如何了?”

高辅国想起火场中的惨状,头皮一阵发麻,仔细修饰了一下措辞:“陛下,那,那两位,两位仙师,已经,已经渡劫飞升了。”

说完这话,永安帝半晌无语,高辅国也半晌无语,心虚的不能再心虚了。

尸身都烧成那样了,连鬼都能吓死,真要是飞升了,怕不得吓倒一片。

永安帝的脸颊抽了两下,波澜不惊道:“既然仙师得道了,那么,便罢了。”

看到永安帝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悲恸,高辅国暗自唏嘘不已。

暖阁门口挂着的珠帘随风轻晃,温暖明亮的阳光在一颗颗浑圆的白色珍珠上流淌,那珠光莹润极了。

静了片刻,永安帝望着珠帘,淡声问道:“皇子们都来了吗?”

高辅国思忖了片刻,十分艰难道:“汉,汉王殿下,没有到。”

永安帝直起身子,诧异问道:“无端怎么会没有来,他出了什么事?”

他这个儿子,虽然纨绔了些,无用了些,没出息了些,可那孝心却是实打实的,丝毫不作伪的。

素日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是先捧到他的面前来。

听到他病了,定是会不眠不休的在床前熬着侍疾,绝不会像现在这般不露面的。

他听到谢孟夏没有来,下意识的便觉得是出了意外。

高辅国低下头道:“三日前,汉王殿下在教坊遇袭,被一伙歹人绑走了。”

“什么?金吾卫呢,内卫呢,京兆府呢,去找了没有,找了没有!!”永安帝顿时变了脸色,哀痛而惨烈的惊叫了一声,用尽全身力量撑着起身,挣扎着要去找人。

高辅国忙扶住永安帝,一叠声的劝道:“陛下,陛下,晨起的时候,刘府尹上了折子,已经找到殿下了,已经救回来了,陛下放心,陛下,陛下,您放心,殿下没事。”

永安帝终于冷静了下来,方才那一阵剧烈的气血翻涌,顶的他的喉咙泛起一阵血腥气,他满口的铁锈味儿,连着咳嗽了几声,才缓过一口气,虚弱无力的问道:“无端,果真,没有事?”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