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 第0298章 将甲

第0298章 将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鱼禾没料到张休如此容易满足,刚好调侃两句,可话还没出口,立马意识到,张休八成抱着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的心思。

当即,他放弃了调侃,笑着道:“好,一会儿我就差人去滇池城送信,让他们将两百套铁甲送到此处。”

张休难得的露出了一张灿烂的笑脸,“多谢主公!”

有了两百套铁甲相助,他手底下那些兵马的战斗力就能提升不少。

王奋、普乃一脸羡慕的看着张休。

虎贲军将士们穿戴的铁甲,防御力有多强,他们很清楚。

他们手底下的将士若是有铁甲相助,战斗力能呈直线上升。

可他们并非是鱼禾的手下,鱼禾不可能赐给他们铁甲,他们只能羡慕的看着。

鱼禾看到了王奋和普乃的神情,淡然笑道:“王奋、普乃,我看你们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盔甲,我手里刚好有两套彭三锻造的将甲,比虎贲军将士们穿戴的盔甲还要精良。

不如就赐给你们吧。”

王奋、普乃闻言一愣。

普乃大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躬身喊道:“多谢太守厚赐!”

王奋也差点开口答应了下来,但看到了鱼禾身边的庄顷后,立马闭上了嘴,只是冲着鱼禾笑了笑。

鱼禾此举,有收买人心之嫌。

庄顷若是没在此处,鱼禾多劝谏一番,王奋收了也没什么。

可庄顷就在堂上坐着,王奋若是没有经过庄顷点头,就收了鱼禾赐的铁甲,那就是在打庄顷的脸。

身为庄顷的门客,打庄顷的脸,跟找死没多少区别。

鱼禾看出了王奋的顾虑,侧头望向了坐在一边,脸上带着笑意,却一言不发的庄顷。

“我府上匠人锻造的将甲,不仅配有矛、弩、刀,还配备了强弓、箭囊、将剑、虎符扣,甚至还有马匹身上用的面帘、鸡颈、当胸、马身甲、搭后、寄生、马蹄铁。

光是铁料,就耗费了百斤,更别提繁琐的锻造技艺了。

收你一千金,不过分吧?”

鱼禾虽然很欣赏王奋,但并没有当着庄顷的面收买王奋的打算。

他赐给王奋和普乃盔甲,也是临时起意。

王奋既然有顾虑,那他干脆就以出售的方式将盔甲卖给庄顷,然后再由庄顷赐给王奋。

庄顷听完鱼禾一席话,愣愣的瞪起眼。

其他人也愕然的瞪起眼,看向了鱼禾。

他们一是被鱼禾的要价给惊到了,二是被鱼禾口中报出的那些‘面帘’等生僻的东西给惊到了。

鱼禾开口要一千金,那是真真正正的一千两黄金。

隋唐以前,提到的金,那就是真黄金。

皇帝们或者贵族们在赏赐别人的时候,会明确的告诉你,他们赏赐给你的是什么。

说是赐金多少多少,那就是真黄金。

若是赏赐铜钱的话,那就会说是多少多少钱。

隋唐以后,提到的金就有点变味。

皇帝们或者贵族们说赏你多少多少金,其实都是铜钱。

所以庄顷、王奋、普乃、张休、相魁几个人都清清楚楚的知道,鱼禾要价一千金,就是一千两黄金。

什么盔甲值千两黄金?

镶金的也没那么贵吧?

若是史书上一些名将穿戴过的,或者是某个大人物穿戴过的,又或者是某一套具有传奇名声的盔甲,倒是值这个价。

可鱼禾口中的盔甲,明显跟这些都不沾边。

鱼禾明确的告诉了他们,那盔甲是他手底下的匠人彭三锻造的。

当然了,更让他们吃惊的是鱼禾口中提到的‘面帘’等物。

听鱼禾的意思,是给马匹身上穿戴的。

他们还从来没见过给马匹身上穿甲的。

更没听说过鱼禾口中的‘面帘’等物。

鱼禾见庄顷瞪着眼不说话,调侃道:“怎么?不想要啊?”

庄顷脸一黑,吹胡子瞪眼的道:“鱼禾,你的心也太黑了吧?一套盔甲,就要我一千金?我是有点家底,可也经不起你这么坑吧?”

鱼禾瞥了庄顷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觉得我坑你,那我们打个赌如何?我让人穿着将甲出来让你看看。你若是看不上,觉得不值一千金,那就证明是我在坑你,到时候我给你一千金。

你若是看上了,觉得值一千金,那你就得给我两千金。

如何?”

庄顷盯着鱼禾,看了两息,哼了一声,“赌了!我又不差那两千金!我的钱可以输出去,但绝对不能给人坑去!”

鱼禾点着头,道:“好!”

鱼禾侧头给自己的侍卫头领鱼蒙交代了一声。

鱼蒙点点头,出了正堂。

庄顷摆出了一副看戏的架势,静静的等着。

其他人则一脸好奇的盯着正堂外。

大约过了一炷半香的时间,一个全副武装的黑甲骑士,跨坐在同样披着黑甲的马匹身上,缓缓步入正堂外的院子。

从头到脚的一身黑色,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

庄顷、王奋、普乃,甚至还有张休、相魁,目光瞬间就直了。

黑甲骑士几乎全身笼罩在盔甲下,脖颈、手,也有染黑的皮套。

只有一双眼露在外面。

骑士腰间,挎刀佩剑,背上背着一张硬弓、一个箭囊,马背两侧,分别悬着短弩、矛。

马头上有甲、马脖子上有甲、马背上有甲、马屁股上也有甲。

黝黑的盔甲几乎笼罩了马身上所有位置。

仅有一些关节部位和尾巴路在外面。

“咕嘟~”

王奋、普乃、张休、相魁四人几乎同时吞了一口口水。

他们是战场上撕杀的汉子,他们看见这东西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

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东西他们想要。

庄顷也被吸引住了,但是他不愿意轻易认输,他脸上挤出了一个生硬的笑意,不咸不淡的道:“我看这东西华而不实,在战场上根本没太大作用。”

鱼禾淡淡的一笑,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一瞬间。

从院子外的两侧冒出了许多箭矢。

箭矢落在了黑甲骑士身上,发出了劈里啪啦的声音。

如雨打芭蕉,脆、响、连绵不绝。

箭矢在射了一轮后,黑甲骑士身上,没有任何损伤。

庄顷、王奋等人几乎同时瞪大眼,呼吸瞬间变得沉重了起来,贪婪之火在他们眼中疯狂燃烧。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在箭矢落完了以后,从院子外冲了进来。

鱼蒙率领着数十人,拿着白蜡杆冲了进来。

数十人瞬间杀向了马背上的黑甲骑士。

黑甲骑士催动胯下的战马,围着院子跑了起来。

待到战马冲了两圈后,黑甲骑士冲向了鱼蒙率领的数十人。

数十人瞬间拿着武器杀向了黑甲骑士。

黑甲骑士蛮横的撞开了挡在最前面的人,抽枪直刺、投枪远射、拔刀挥砍、刀剑并用。

三个呼吸,黑甲骑士冲开了数十人的军阵,出了院门。

到了院子外以后,又抽出了短弩,一边跑一边射。

短弩射程不够以后,又抽出硬弓继续射。

直到硬弓的射程不够以后,黑甲骑士才停下,重新返回了院子里。

院子里,鱼蒙率领的数十人,有十多人倒在了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他们全部穿着三层皮甲一层木甲,包裹的像是个臃肿的胖子,但还是被伤到了。

黑甲骑士的箭矢,用的全是蜡箭头,不然伤到的人会更多,还会有人被杀死。

黑甲骑士返回院子后,策马到了正堂前,下了马背,单膝跪在了正堂前。

庄顷几个人的瞳孔齐齐一缩。

黑甲骑士的甲胄上、马匹的甲胄上,又不少浅浅的刀痕和白蜡杆戳出的痕迹。

但仅仅是痕迹而已。

黑甲骑士和马匹经过了刚才的交锋,没有受到一丝损伤。

鱼蒙率领的人拿的可是真家伙。

数十人居然伤不到一人一马。

庄顷几个人如何不惊。

“家……家主!”

王奋的眼睛都红了,他双眼死死的盯着黑甲骑士身上的盔甲,不肯移开一丁点。

他声音有些颤抖的低声喊了一声。

不需要他明言,庄顷已经明白了王奋的心思。

庄顷收回目光,冲着鱼禾郑重的道:“两千金!我要了!”

鱼禾瞥了庄顷一眼,哼哼着道:“看在亲戚的面子,给你个亲情价,要你一千金,你居然不领情。你就是欠……”

庄顷几乎毫不犹豫的道:“它确实值一千金!”

说完这话,庄顷似乎觉得不对,又赶忙补充了一句,“它的价值不止一千金!两千金要了,我也不亏!”

鱼禾哼着道:“还算你有点眼光。”

鱼禾对跪在正堂前的黑甲骑士摆了摆手。

黑甲骑士在王奋、张休、相魁、普乃四个人恋恋不舍的目光中,牵着马离开了院子。

王奋在黑甲骑士走后,几乎毫不犹豫的回头,对庄顷躬身道:“多谢家主厚赐!”

不等庄顷回话,王奋又向鱼禾一礼,“多谢太守厚赐!家主说的不错,这套盔甲,价值远超两千金,堪称宝甲。

太守能将这套甲拿出来,出售给王奋,王奋感激莫名。”

“别说是宝甲了,就算当传家宝,也不为过!”

相魁大声的喊着,喊完以后,还目光热切的盯着鱼禾。

张休虽然没说话,但也目光热情的盯着鱼禾。

普乃性子直,急忙喊道:“太守,您快把赐给俺的盔甲给俺吧。不然俺肯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书阅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