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大明春色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半个时辰

第五百七十二章 半个时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过年一向很受世人重视,人们都希望在此佳节之时、一家人能团聚。

朱高煦记得后世的景象,一到过年无数人不远万里赶回家,所有道路都拥堵不堪;古往今来,似乎都没有改变。

然而正值除夕当天,朱高煦却率六万多陆师前锋、水师部战船,反其道而行之,离开了家眷踏上了出征的征途!在这样的日子里,朱高煦多少有些不舍;但相比之下,他还是选择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或许早一天出兵,形势对他便会好一点。

朱高煦站在一艘大战船的船尾木楼上,眺望着江面上无数的战船,看着水上宏大的场面,他一时间仿佛有万般感概。

阴天未雨,空中吹着西北风,写着“伐罪讨逆”的大旗在战船上“噼啪”舞动。正因这阵子的风向问题,水师数百艘战船几乎都没有升起风帆;否则景象会更加壮观!

湘江向北汇入大江,舰队在湘江这一段是逆风航行;但只要进入大江之后,便可以升帆、加快航行速度了。

不过汉王军前锋的整条水路航线,在湘江、大江上都是顺流。战船可以日夜兼行,朱高煦等人估摸、最多十余天之后就能抵达直隶地区!

大明朝以南京为都城,位于大江下游。大江却是一把双刃剑,既是天堑屏障,又是一条敌军最便捷的通道。威胁京师的军队,只要占据了大江中上游地区、并得到水上优势,京师的危险会无限扩大!

湖广会战之后,汉王军原本仍远离京师、相距两三千里之遥;此时却仿佛近在咫尺之间。毕竟大军若在陆路行军的话,十几天时间连一个布政使司的地盘也走不出去,更别说可能还要打仗了。

……

除夕佳节,大同府在下雪。天地间白皑皑一片,仿佛万物都覆盖在了积雪之下。

最近几个月边患不断,时有草原部落劫掠边地之事发生。依照洪武年间便定下的制度,各边将与镇守大同府的代王、来往更密了。

代王朱桂三十多岁,正当壮年。到昨天为止,他陆续收到了关中的秦王、太原府的晋王密信;谷王被逮进京师之后,二王皆愿意遵皇叔朱桂为主,约盟起兵!

其中晋王朱济熺最是积极,早就开始在劝朱桂起事了。因为晋王已多次被他自己王府上的人弹劾、密告他对燕王一系心怀不满,所以晋王很是担忧王位不保。

而最近几日,朱桂却收到了朝廷送来的过年礼单,包括了圣上对他的丰厚赏赐。现在的朱桂,比数月前更加犹豫不决。

他密召心腹谋士问话“谷王在长沙府被逮,照你推测,诸王密谋之事会不会已经泄露?”

谋士立刻答道“卑职以为很有可能,诸王密谋太久,南面走漏风声!”

朱桂听罢沉默不语,心事重重地低头苦思着。

谋士见状,便侃侃而谈“眼下之局面,官军丧师无数、朝廷势力衰微,应已无力北顾;今上送来丰厚奖赏,卑职认为也是这个缘故。

王爷若此时起兵,应该更容易了!起兵占据大同府之后,王爷或许还能得到一些边军支持,迅速将势力向外扩大,不至于陷入困守一地之局面。

且卑职一向认定,自建文初年起,朝廷君臣已经改变了国策、不再愿意藩王镇守要地!且这样的改变不可逆转。不管谁做了皇帝,朝廷君臣必定都会想方设法地削藩。

建文削藩大刀阔斧,身死国灭。太宗皇帝起兵之初反对削藩、以武力攻打取而代之;然太宗登基做了皇帝,立刻便变卦开始削藩了!只不过、太宗皇帝为了避免建文帝的覆辙,手段要隐秘许多。他是想先削藩王兵权,再分而治之、各个击破。

当初王爷与诸王密谋,诸王非得争主次名分,正是出于这样的长远顾虑。诸王必定也认为,即便大伙儿起兵成功,新皇照样会对付他们。”

朱桂很认同谋士的说法,这时便轻轻点了一下头。他也觉得削藩是大势所趋,诸王迟早要完!

但他不敢完听信于部下的建议。王府里参与了密谋起兵的文武,都是劝朱桂早日起兵的;那些人心里也有数,一旦事情败露、也迟早必定会暴|露,他们都得死!人们大多只为自己考虑罢了,有几人真正为王爷着想?

谋士接着说道“趁朝廷难以对付北方之时,诸王联手,尽快攻城略地,将来占据江北所有地盘、并非不可能之事……”

朱桂打断了谋士的话,忽然开口说道“眼下俺们的大敌,可不是朝廷,而是汉王。”

谋士愣了一下。

朱桂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道“湖广大战,据说汉王击溃官军精锐七十万、只用了半个时辰。”

谋士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他当然也听到过这样的消息。

朱桂又沉声道“如此战绩,是不是太可怕了?”他叹了一口气,又道“从蜀王、靖江王的事情看来,汉王或许至少会给俺们留条活路、留点富贵罢?”

朱桂说罢,便起身走过去、打开了房门,他观望着外面的雪景,一副思索的模样。

干一件要紧的大事,时间通常会很长,人难免每天反复思量。其中的利弊如何、机会如何,只要头脑清醒、多半都能大概想明白的。

……

同在北方的赵王朱高燧,最近也是如坐针毡。

宦官黄俨一有机会、便会秘密游说赵王,力劝赵王早日部署起兵!

黄俨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他事涉谋反、安插在宫里的太监杨庆也完了,那些事却决不能如此善罢;朝廷一时没动他,完是看在赵王的份上。

此时,朝廷君臣应该不愿意看见别处出事;因此皇爷几番派人来北平城,又是赏赐又是安抚,目的当然是想稳住赵王!而黄俨是赵王身边最亲信的宦官,当然不能轻易动他。

不过战争结束之后呢?

眼下的形势渐渐明了,汉王极可能要获胜了!黄俨不必担心涉嫌谋|反、而被朝廷清算,他担心的是宫中那些结了生死大怨的太监!郑和虽然死了,但他的党羽仍在。

黄俨冥思苦想之下,觉得活路在汉王府那边。

汉王曾派了心腹宦官曹福、来劝赵王起兵,黄俨只要促成此事,在汉王跟前便是大功一件;同时黄俨也可以趁势与宦官曹福加深交情。如此一来他既可以保命,或许还能凭借汉王府的人,把郑和剩下的那些党羽、赶尽杀|绝,以绝后患!

黄俨穿着一件毛皮大衣,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已经走到了一间偏殿门外。他便缩着脖子,把双手相互笼在袖子里等着。

许久之后,长史顾晟从里面走来出来。黄俨抱着拂尘招呼了一声,顾晟也客气地回礼道“黄公公里边请,最近天冷啦。”

“可不是?”黄俨好言道,“顾长史慢行。”

黄俨掀开门口挂着的厚布帘子,走进了偏殿。里面烧着无烟炭,十分暖和。他便先把毛皮大衣脱了,抱着衣裳上前给赵王见礼。

赵王点了一下头便了事,连正眼也不瞧黄俨一下。他似乎在琢磨着甚么事。

黄俨侍立在侧,一时没吭声。

等了许久,朱高燧才转头看黄俨。虽然黄俨刚才一直很识趣地没出声,却是留意着王爷的一举一动的;这时他马上上前躬身道“王爷,奴婢还得劝劝您呐,眼下起兵的时机太好了!湖广大战之后,奴婢听人说,京师的公文在北平也不太管用了哩。您只要起兵,打上汉王的旗号,北平文武必云起呼应……”

朱高燧皱眉道“我已是亲王,打二哥的旗号起兵,有啥好处?”

黄俨沉声道“汉王将来登基,便更加亲近信任王爷了。”

朱高燧做出了一个怪异的表情,神情淡漠。

黄俨接着说道“眼下大势已定,王爷起兵愈发容易,即便出了点差错,皇爷也不会拿亲兄弟怎样;汉王进京,很快便能救出王爷,对您大加褒奖。这可是送上门的大功……”

不料朱高燧却摇头道“我二哥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他那么能打,人们在私下里传言湖广大战,二哥半个时辰便击败官军主力!我起兵能帮上他甚么忙?”

朱高燧顿了顿又小声道“起兵只能让我二哥觉得,我胆子还挺大!”

黄俨怔在那里,面露茫然之色道“不管王爷能不能帮上忙,可您一旦起兵、心便是向着汉王那边的呀。”

朱高燧冷笑道“原本就是亲兄弟;我大哥还猜忌我哩,你刚才不是也说没法动我性命吗?我若甚么也不干,二哥反而觉得我既无胆识、也无能耐,将来便不用太提防我了。”

黄俨听到这里,竟是一语顿塞,想不出能劝服赵王的话来了。

朱高燧不动声色道“皇室兄弟,有没有那个心重要吗?咱们的爹是皇帝,谁敢说从来没那个心?有没有实力和能耐,才最重要哩。”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