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大明春色 > 第五百七十章 全都要

第五百七十章 全都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腊月二十八日,湖广省衡州府下完一阵小雨之后,又是几天阴云。..co大。

张辅等投降之后,短短几日,朱高煦率众文武、已迅速对水师武将大致进行了整编;并派出了一部战船,北上大江迫降、驱逐剩下的官军战船。

六万余众前锋将士,亦已挑选出来,是汉王军中的百战精锐!前锋军的大营,此时便部署在城外的湘江西畔。

火器、弹药、箭矢、粮秣等辎重也正在运送上船。朱高煦与诸文武骑马巡视,眺望着一处码头上忙碌的人群。

就在这时,一骑从江边跑了过来。

骑士与远处的人说了两句话,便拍马靠近这边。他翻身下马禀报道:“王爷,弟兄们在东岸逮住了一个细作,他自称是都督府‘李先生’的门生,拿了一张帖子。”

朱高煦转头看旁边的李先生。李先生拍马上前,接过帖子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朱高煦见状,马上想起了“李先生”齐泰的得意门生高贤宁;若是高贤宁忽然从京师跑出来了,果然是叫人意外的事。

李先生道:“把人带过来。”

骑士转身指着远处的江面道:“正在船上哩。..co

李先生道:“王爷,咱们可否换个地方会客?”

李先生是朱高煦麾下的得力亲信文臣,朱高煦没多问,立刻点头道:“回行辕!”

前锋营的各部军营、驻扎在湘江岸边的两个村子之间。行辕便设在其中一个村庄里,一众人返回村子,来到一座土墙院落。

没等多久,李先生的门生就走进了堂屋。果然不出所料,来人正是高贤宁!

高贤宁风尘仆仆的样子、一脸的疲惫,看起来似乎因为日夜兼行,才没有睡好。不过他依旧举止从容,神色淡然,他先作礼道:“下官拜见汉王殿下,恩师。诸位幸会。”

朱高煦立刻请高贤宁在一根条凳上入座。

李先生道:“我看到了贤宁的字,想到你在山东尚有家眷,方请王爷到此说话。这里都是王爷的人,你有何事但说无妨。”

高贤宁听罢,淡然说道:“恩师周考虑,学生谢过。”

师生二人的关系,很是淡泊的样子。但朱高煦想起了、高贤宁当年为了保住齐泰的性命,不惜违背己愿入朝为官,不得不为朱高煦效力……再瞧眼下的气氛,顿时显得有点怪异。..cop>或许这些文人,比较讲究君子之交淡如水罢。

高贤宁眼睛看着桌面,一副沉思的神情,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道:“下官从诸多迹象中猜测,大理寺卿薛岩与锦衣卫指挥使谭清,正在查先帝驾崩之事。”

盛庸平安等听罢都面有困惑,平安开口道:“伪帝不是下了诏书,说先帝因红丸而崩?现在查这事儿,管甚么用……”

平安说着便笑了起来,“我看高先生急匆匆的过来,敢情咱们数十万大军,还能因此休战不成?”

高贤宁看了平安一眼,完不理会平安。他继续对朱高煦说道:“下官找不到参与此事的人,故完无法确定内情。

但下官再三思虑之下,觉得这事是个隐患。只因无法预料薛岩能查出甚么;查出的事,究竟对谁有利!”

李先生点头附和道:“王爷,下官以为贤宁言之有理。先帝暴疾崩于宫中,太子及东宫党羽解释前因后果,当时除了皇后的懿旨之外,没有一样东西能叫人信服。

现在的局面、不管事实如何,只要咱们能进京,便可以很轻易地否认一切。然后抓住当初皇宫内的异状、疑点,重新阐述前因后果。

其中如何说法,主动权在我,形势对王爷非常有利!而薛岩到底能查出甚么、能公诸于众的事,便是一个难以预料的变数。对咱们绝不是好事。”

朱高煦沉吟道:“有道理。”

高贤宁拜道:“王爷进京称极,只要两个法理。其一,称颂先帝文治武功,且对大明朝廷及黎民百姓有大恩惠,承认‘靖难之役’合情理、合祖制;其二,尽大地否定当今伪帝、皇位之合法性。

如此一来,汉王殿下作为先帝之次子,起兵有理;继承先帝大位便名正言顺,堪为正统。而薛岩做的事,正在为王爷的第二个情理、增加不确切之隐患。王爷宜尽快进京,制止此事!”

朱高煦听得频频点头。

刚起兵的时候,朱高煦的最大的压力、是被武力消灭,不怎么关注道理;而现在,双方的武力对决几乎已经分出高低,他马上就要得到实际的权力了,于是想在道理上也占住,都要!

这让他想起了万恶资本主义下的那些富人,积累资本的时候根本不讲甚么道德,一旦有钱了大多是想洗|白、搞点好名声的。

盛庸开口道:“王爷已经决策了‘精兵以水路突进、前锋直逼京师’的方略,这算是最快的法子了。”

李先生拱手道:“如今看来,王爷之决定、甚是英明!”

朱高煦道:“我倒是没想到,我长兄情急之下、还会来这一手。不过兵贵神速,凡事能快则快,不然总可能有节外生枝的事发生。就像眼下这事儿,他们只想给本王找不痛快!”

几个文武纷纷拜道:“王爷英明神武!”

朱高煦笑了笑,摆手道:“好说,好说。”

他一拍大腿,站了起来道:“前锋连夜上船,明日开拔!这个年,不过了。”

朱高煦走到门口,忽然站定转头道:“高侍读的身份,最好先别告诉外人,军中多少有两个朝廷奸细。”

众人拜道:“遵命!”

朱高煦看向高贤宁道:“你这在任职上、人便突然不见了,山东的家眷没事罢?”

高贤宁道:“与王爷的天下大事相比,下官岂敢惜小家?”

朱高煦神情复杂地看了高贤宁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他虽然不太认可高贤宁的观念,但不想多说,反而夸赞道:“高侍读有大功。”

高贤宁又淡然说道:“有明主,方有能臣。”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