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天仁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开始炼丹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开始炼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姬仁转头看着陈孝忠,语气淡然道:“更何况,眼下只是尝试,如果这次不成功,我还会继续去找灵药的。正所谓,不成功,便成仁,我已经有仁了,所以成功离我只有一步之遥。”

陈孝忠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道理。”

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哪里不对,“等下,不成功便成仁是这样说的吗?!”

姬仁笑着回道:“不是。”

陈孝忠脸色一僵,无语的撇他一眼。

这一眼,所含的深意就是一片草原都无法满足的。

“别这样,我看您老这心里老是咯嘣咯嘣的,太累人了。”姬仁微笑的碰了下陈孝忠,抬起右手向前一顿,“哪像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大不了就多等几年在娶她……”

陈孝忠语气难言的说道:“在等几年啊?”

姬仁想了想,挥手道:“不行不行,等我晋升焚海境,我就亲自备上一份大礼,去你们南宫家提亲,您老觉得何如啊?”

“大礼我看就不必了,只要你的修为达到焚海境,我们老祖自然就会答应你了。”陈孝忠不屑的瞟了一眼,提醒道:“还有,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老祖亲口跟我说的。”

“大礼都不用?”姬仁不敢相信的问道,“不能吧,大礼都不用,那我是娶夫人啊,还是免费领女人啊?!”

“当然没那么简单,你以为我南宫家的大门是那么好进的?”陈孝忠毫不掩饰的回道。

“您老就别打关子了,赶紧麻溜的吧。”姬仁无语的撇撇嘴,“再不说天亮了。”

“等你晋升焚海境,就来入赘我南宫世家吧,老祖对你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好好对小姐。”陈孝忠明确无误的说道。

“啥?入赘?入赘你们南宫世家?”姬仁无法想象的扭过头,贴近道。

“是,除此之外,那就是在你晋升至尊境后,家族便会给你脱离入赘之名,让你掌管家族大事,总之不会亏待你的。”陈孝忠抬手给他按了回去,说道。

“别,大爷,您别整这些了,您这说的我都够窝囊废了,还寻思做什么大事,我看我还是靠你家小姐吃软饭得了。”姬仁无语的摆摆手,转身拉张椅子坐下道。

“小子,你别看你现在这么有潜力,就连学院都要给你打掩护。等你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没有一个家族做依靠,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弱小。”陈孝忠无情的打击姬仁,实事求是的道。

“陈伯,实不相瞒,你在给我个十年,我不把至尊境给溜的满天走,我就不姓姬!”姬仁实诚的比了比,言语平静而又无比自然的说出这话。

“十年?你能把至尊溜的满天走?”陈孝忠戏谑的笑道,“那你还不如想想怎么能够说动老祖,答应你不让你入赘南宫家。”

姬仁挑了挑眉,“随便吧,反正我是不会入赘南宫家的,就算你们非要我入赘南宫家,我也不会听你们的。”

陈孝忠随意的摊了摊手,招来张椅子坐下道:“随你呗,反正老夫都这把年纪了,无非也就是你和小姐还有老祖把我夹在中间,我两头都不是人总可以了吧。”

姬仁抬手拍下椅子,认真道:“如果此次没有意外,我会随你们回去一趟南宫家,到时再和你这老祖好好谈谈。”

陈孝忠摇头道:“你和老祖谈,多半是不可能成功的。”

姬仁问道:“那应该怎么办?!”

陈孝忠回道:“如果你能答应我,好生对待小姐一辈子,我倾尽心思都帮

你促成这件事情。”

姬仁白了一眼,“想都不要想,我的妻子我不好生对待,我还要你来提醒我……做梦吧你。”

陈孝忠微微一怔,“你让小姐去和老祖说吧,老祖听小姐的多一点儿。”

姬仁说道:“陈伯,不是我说,承诺什么的在我面前,只是一句空话,我并不喜欢用这种话来讨她的安心,我想要她不用我说都能心安的和我在一起。”

陈孝忠不懂的摇摇头,“也许如此,但人心险恶,有多少人是能够相信的。”

姬仁说道:“没有人能够相信,也没有人能够不相信。”

…………

大家沉默的观赏着夜空,无言宁静地思虑着眼下、将来。

陈孝忠对于姬仁的实力,大致上已经非常清楚了。

他活了两百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没见过的也差不多见齐了。

仅凭姬仁刚才给他露的那一手,他就知晓了。

前途无量,心性尚佳,小姐算是找对人家了。

便是不知这姬小子……能否真的如他所言,至始至终都真心相待小姐。

姬仁向后一倒,椅子倾斜半空的定住。

最少可炼三次,最多可炼五次,三五之数,成也命也,失也命也。

傻丫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

只要我多加努力,勤奋的专研丹道,三次…不!

我只要两次,一定会成功的!

……

……

拂晓时分,一缕微光穿透万里云层,落入了姬仁眸中。

在他的眼中,这缕温暖就如寒夜里的希望,渺小而重要。

“黎明将至,黑暗涣散,陈伯你且看好了。”

陈孝忠丹田法力一运,周身蒸发出浓郁水汽,无语道:“我两眼瞪的这么大,你眼瞎啊。”

姬仁笑道:“您老这话说的,好像您的眼睛很大一样。”

陈孝忠撇了他一眼,话都不想说了。

姬仁起身放好椅子,走到水井旁边,召来一些清水沐浴全身。

“望老天保佑,让我再度好运,能够炼成引脉丹。”

哗啦啦……

清水倒灌而流,将他浑身上下冲的一干二净。

姬仁摇摇头,双手抹去脸庞清水,体内法力飞快运转,精气神在此刻迅猛提升,浑身隐隐约约亮起微光。

看起来,他就像是那高高在上的特殊存在。

陈孝忠扭头看过去,略微心惊的坐直身体,“小子,你要开始了吗?!”

姬仁微微点头,平静道:“紫气东来之际,便是万物升发之时,此时此刻,合宜。”

话音一落,他信步微移,双手抖腾出白洁小臂,左手一挥,一道微风卷起灰尘离去,右手一挥,庭院上空忽现无数灵药,有条不紊的分成五份,围成一圈,中间留出一丈空地和三件物品。

姬仁从容走入中间空地,盘腿坐下,双手掐诀,丹田法力疯狂鼓动,一抹赤红彩帘垂落,彩帘顶端围着一圈赤红的太阳,中间挂着一圈丹炉,下面飞着一圈优美流动的鲜红火鹤。

金灿灿的阳光猛然挥洒而下,将他照耀的如仙人下凡一般,气息缥缈虚无,远看仙气冉冉,近看尊而贵之。

陈孝忠瞳孔一缩再缩,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如此奇特之事,仅是一道阳光拂照,竟能让人不觉深思的陷入其中。

直到这一刻,他忽然才明白,为什么南宫凰儿要莫名其妙的喜欢这个人,又不顾

一切的和他在一起。

原来,无知的人是他,看不透的人……还是他。

他心气虚浮的嘴唇微动,“姬仁——拜托你了。”

姬仁一动不动的盘坐着,心神全都落在炼仙阵中。

“物来。”

只见他一招手,一株灵药缓缓飞入阵中。

炼仙阵的彩帘亮起赤红流光,彩帘之内的炙热比一般的丹炉之火还要高出一筹。

这株形似小草而叶子硕大的灵药,在这火力之下迅速干枯,硕大的叶子慢慢渗出浓绿药汁,随之火力变弱,整株灵药都在慢慢渗出药汁。

待药汁彻底流出后,硬脆的枯体被碾成粉末,一道凶猛火焰掠过,‘嘭’的一声,粉末消失殆尽。

紧接着,又是一株灵药放入,灵药在炙热的火力下,表面迅速涌出淡红色的汁液,表皮快速枯皱干硬。

数个呼吸过后,汁液没有了,表皮咔嚓两声碎开,露出里面结晶的稀碎颗粒。

就这样,这一株株的灵药放进来,有时快,快到数个呼吸即可,有时慢,慢至半刻钟才堪堪淬炼完成。

此时的天色已经完成光亮了,太阳也高高挂起。

“阿仁——阿仁——你在哪啊——”

突然,南宫凰儿朦胧的嗓音从屋里传开,脚步有些仓促的朝外走来。

陈孝忠双眸一凝,身形飞快出现在屋外门口候着,向里说道:“小姐慢点儿,姬公子正在做着正事。”

随之屋里的脚步瞬停,她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南宫凰儿探出头,小声道:“陈伯,阿仁又再炼丹了吗?!”

陈孝忠点点头,轻声道:“嗯,姬公子正在为您炼制引脉丹,所以您今天要稍稍安静的坐会儿了。”

南宫凰儿有些蒙圈的点点头,扶着门走了出去,小声道:“陈伯,我想洗漱了。”

陈孝忠点点头,笑着伸手一请,“这边。”

南宫凰儿顺着他的方向,边走边复杂的看着姬仁,小声道:“陈伯,阿仁会不会太累了啊。”

陈孝忠微微一笑,轻声道:“无碍,他为此准备许久,不会累的。”

南宫凰儿担忧的哦了一声,低头看着水井,脸色一红,水井里的她披头散发,简直没有一丝仪容。

“陈伯,您帮我打点水儿就去看着阿仁吧。”

陈孝忠哎的一声,挥手变出一个架子、脸盆、毛巾等等,左手朝着水井一握一放,一道清凉的井水快速注入脸盆当中,轻声道:“小姐,您慢慢,不着急,姬公子一时半会儿没那么快的。”话毕,转身回去椅子上坐着,继续看着姬仁炼丹。

南宫凰儿微微点头,看着脸盆倒映出来的自己,内心复杂到无法言喻。

她两手夹着自己的脸颊,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

炼丹的成与败,对她来说不算是太大的煎熬。

但是,姬仁的反应对她来说,那才是一种最难熬的折磨。

他本可以不必理会自己,就算是自己缠着他,他也可以扭头就走,两人从此便再无交集的机会。

可他不仅没有嫌弃自己是个普通人,就连知道自己有个可以飞黄腾达的捷径时,也不屑于去依赖。

反而还不顾一切的为她寻找灵药,想要让她能够修练,两人可以长相厮守在一起。

南宫凰儿想着想着,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那是一种感动到落泪的心情,也是一种难以泯灭的深情,更是一种此生唯他的信念。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