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夫妻之痒(上)

第四百五十四章 夫妻之痒(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回武家,今日的事,对谁也不许说半个字,除非你想死。”

武韵此时一个字都不敢说,那颗被小姑姑扇掉的银牙也只敢吞入肚中。

此时谁也没见到,凤撵之中,武媚娘宫裙上却落了一颗泪。

只是除了这一颗泪,武媚娘再无别的变化,车撵出了左银台门,就一路向着唐工坊赶去。

进了唐工坊,车撵就一路驶到娘娘此时住的院落,娘娘进了院子,然后院门关了。

陈方得了消息,觉得奇怪,平日武媚娘去了大明宫,一般晚上会睡在大明宫。今日怎么回事,车撵刚去就回来了。

此时本想去看看娘娘,谁知道驸马难得吃了闭门羹,此时武媚娘谁也不见。

唐工坊,银叶和桃红刚刚回到坊主院落,就感觉到哪里不对,此时院中,所有在院子伺候的侍女都乖巧站在一起,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一丝声音。

只有两位殿下,此时坐在驸马爷身边,而伺候长公主的林清雪此时已经不在院中。

见到院中情景,银叶和桃红也赶紧站进队伍中,此时才见了,这院中侍女队伍多了一人,却是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春晓。

此时看见春晓,桃红对她微微笑了一下,春晓点点头,也对桃红笑了笑。

“都回来了,那今天我在这里立几个规矩。”

此时所有人都站好或者坐好,在院中,驸马爷自然是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一个人敢违逆。包括两位殿下,都不敢违逆的。

别看驸马爷平日不怎么有威严,可真认真起来,即使两位殿下都有些怕的。

此时陈方扫了一眼众位侍女和两位殿下。

“从今日起,所有侍女全部搬进旁边院落,白日在这里伺候,晚上不准进坊主院落。”

陈方刚说完,下面马上响起一阵声音,陈方咳嗽一声,这片声音瞬间被压了下去。

“桃红,银叶,你们两搬去和孟菲一起住,还有雪篱,从今日起,也和孟菲住一起,白日也随孟菲学些东西。孟菲的话就是我的话,都给我听好了,违逆她就等同违逆我,到时候别怪我下手狠了。”

桃红银叶和雪篱此时都赶紧跪下,道了一声是。

“娘娘最近在工坊住,无论是谁,见了娘娘都要规规矩矩,别将一些不好的样子让娘娘看见!包括两位殿下。”

“最后...”

陈方此时看了一眼春晓,春晓看驸马爷看她,马上走出来一步。

“春晓姑娘以后也是你们中的一员,桃红银叶和雪篱这段时间基本都在孟菲那里,所有侍女,这段时间受春晓管。”

“是!”

“好了,现在就收拾东西,该去哪里去哪里!春晓你留一下!”

所有侍女都去忙碌,虽然不知道驸马爷此时为什么这么做,却没有一个人胆敢问一句。

这就是唐工坊驸马爷的威仪,就算两位殿下,在驸马爷认真时,也只能听话。

“殿下,外面凉,你进去歇歇!”

“安殿下,你陪陪你皇姐,今天清雪姑娘不在这里。”

两位殿下进了屋子,屋外就只剩下春晓一个人,此时规规矩矩站在陈方面前,连手都不敢随意动一下。

“不用这么紧张,以后你在唐工坊住,有什么不习惯就对我说。所需要的用度,缺了也对我说。”

“春晓谢驸马爷!”

此时春晓听了驸马的话,早跪在地上,陈方一把扶起,看了看她。

“有了身孕,以后这些大礼就不必行了。”

“驸马爷大恩大德,春晓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想报恩简单,好好照顾自己,将腹中胎儿照顾好就行。”

“今年入冬之前,孟菲会去敦煌,你也一起去,就不要留在长安了。”

“春晓,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

“春晓听驸马爷安排!”

陈方拍了拍春晓肩膀,再看了一眼这位娘娘身边的宫女。

李治这喜欢猎艳的本性,也不知道这些年如何和武媚娘这个醋坛子凑在一起的。

他病床躺了几年倒是好说,现在龙体安泰,怕是要不断激的这醋坛子发飙。

大唐的时局动荡,自己也要动中求稳了,做好一些准备,准备迎接这武周代唐的大局。

“去吧!”

陈方说了一句,春晓退了,也去准备搬进旁边院落,陈方看了看她的背影。

春晓腹中毕竟是陛下骨血,说不得以后有用。

今夜这边院子极静,丫头们都搬走了,晚间这边只有两位殿下和鼎玉。

陈方如何也不会让鼎玉搬离,她暂时也不需要,即使武媚娘,应该也不敢轻易动她。

娘娘喜欢了自己,此时陈方就要早早预防一些事情的发生。两位公主此时倒不怕,这帮丫头就要小心了。

让她们搬去别处住,也是为了她们好。

今夜院中静,陈方久久躺在院中躺椅,有心事,却不能入眠。

躺了一阵,夜色薄凉,陈方起身,那边鼎玉从屋中走出,看了看他。

“早些睡,我出去转转!”

“我陪师父出去转!”

“不用了。”

“师父心事重!”

“嗯,有心事所以去散散心。”

陈方走出院落,中秋以后,天气是一天凉过一天,此时夜色很深,长廊这边也没几个人待着。

仅有几个,多半是鸳鸯,在这里聚聚,动动手脚说说亲昵话。

陈方不想惊动鸳鸯,就去了养着一些动物的几处院落,这里都是鸡鸭鹅,小鹿豚犬这些。

晚上也有专门的健妇照料,那健妇见了驸马,赶紧见礼。陈方摆摆手,走进鹿圈,抚着一只小鹿。

月到中天,陈方才回了自己院子,进去之前又看了武媚娘那边院落一眼。

今日娘娘有些怪异,难道这么快李治就惹了她了?

此时也不去多想,回屋,沾了枕头,一个人就沉沉睡了。

夜色中,月光淡淡撒落,却见一抹纯净月辉从窗口照耀进来,那月辉撒在陈方身上,似乎一层牛乳覆着陈方。

第二日,武媚娘依然去早朝,今日朝堂,李治却也在,他以为武媚娘今日生气,不来了,却见到武媚娘依然是在该出现的时候就出现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