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深宫情迷(上)

第四百三十九章 深宫情迷(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至于陈方,此时被几个宫女抬去了寝殿。早已醉的人事不省了,哪里却知道,他被抬走以后,中秋夜宴全场都沸腾了。

七步抄诗,全场鼎沸,而那抄诗人,早已酒醉离场。陈方这酒遁功夫,却也是了得。还有这沾酒就醉的体质,也是少有。

这年代,酒本身就酒精度数少,别说他这般成年男子,就是太平这般小丫头也能喝一些。

此时的陈方静静躺在柔软的天鹅绒被之中,旁边几个宫女忙前忙后,小心伺候。有宫女看驸马酒醉模样,倒是有些痴痴看着。

胆大的,还敢在驸马酒醉时揩油,若被陈方知道,这必然要百倍揩回来的,这个亏不能吃。说不得揩油的宫女好看,陈方敢破了她身子。

一会有一个小女孩冲了进来,直接冲了陈方床前,几个宫女却不敢近了,纷纷退开。进来的自然是太平,她太小,不懂诗,只知道陈方醉了。

陈方被抬了出场,她就跟了过来。

此时小女孩靠了陈方床前,粉嫩的小手抚着陈方脸颊,看着他,却轻轻抚着。

此时寝宫外,又一道靓丽身影,蹁跹如彩蝶,轻盈如落鸿,却是也跟着太平走了进来,进来以后,屏退了众宫女,然后手搭在太平肩膀。

“皇姐,陈方不能喝酒,为什么老是喝酒?”

“皇妹,皇姐也不知道,不过今天,他却是压了全场声音。”

此时一手揽着太平,安定看陈方的眼神却微不可查的变了变,此时那眸中,却也添了一些颜色,小太平是绝对看不懂的。

安定在那里站了一会,却实在忍不得,也和太平一般,抚着他的面颊,却手心沾了陈方面颊,如何也忍不住轻抚了几下。

轻抚几下,安定收了手掌,此时坐了陈方身旁,却目光都盯着他看。

陈方此时若是醒了,一定要惊诧这两个小姨子的目光。太平纯真,天真无邪,那眼中是孩童特有的真挚,喜好就是喜欢,却遮掩不得。

而安定,看着陈方,目光却异彩连连,每当皇妹看她,却都有些目光躲闪。

一会太平有些尿急,外面找宫女带去茅厕。

此时这里一个人,安定却弯下身子,少女的身姿此时已经微微显着风韵,像是那微微初显的嫩笋。

此时虽然没有女子长成的姿态,却也有一种别样的味道。

距离陈方面颊近了,安定轻轻嗅了嗅他呼吸的味道,那如同武媚娘一般无二的稚嫩面孔,却是有了一些红晕。

唇角牵动,不知道为何。这位十二岁的嫡长公主却轻轻浅笑,配着微醺的霞红,她轻轻用唇角碰了碰陈方的唇。

似乎觉得不够,她轻咬了一下陈方的唇角。

那双唇触碰的味道,却让安定微微有些沉迷。

此时双手环抱在陈方胸前,却是趴了陈方胸口,那唇沾着,轻轻的,润润的,怕惊醒某人的梦。

那少女稚嫩的胸膛贴着陈方不算敦厚宽广的胸膛。

微微的压了一些弧度。

她亲了一阵,却觉得有些不够,手抚着酒醉人的脸颊,却一直沿着他的脖颈,到了腰腹。

忽然那还显稚嫩的面孔,却再也遮不住那一抹红晕,此时的安定,羞涩的仿若落日的夕阳。

“原来男人这里长这般!”

她轻轻低语,却仿佛得了一件趁手喜欢玩具,直到听了宫女带太平归来脚步,才赶紧收手,此时端坐一旁,却浑然全无刚才样子。

轻拉了被子,盖好驸马的身子。却看了看他的腰身之下,却暗自想着,以后还能不能偷摸。

中秋夜宴终归是要结束,此时却已经极晚。

陈方酒醉,义阳却有身孕,李治亲口下了旨意,让义阳回去早些休息。

寝宫中,众人退了,李治拉着武媚娘,却是看着自己这宝贝驸马。

无论李治和武媚娘,那眼神都有些不同味道。

一会两人去了书房,红袖添香,却是将驸马为自己皇后所作的三首诗全部写了下来。

写罢,李治轻轻用口吹了浓墨,武媚娘也拿起轻吹了几下。

一阵墨干,二圣却看着这写好的三首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

“媚娘,觉得如何?”

“治哥哥,媚娘看了这三首诗,此时这心跳还是快的。若不是媚娘喜欢治哥哥,怕这次就这三首诗,媚娘都要想以身许了他。”

李治轻捏武媚娘的琼鼻,却吻了吻她的唇线。

“那治哥哥可舍不得,若是别的宫娥,朕倒是愿意送给他。”

“治哥哥,你说媚娘真有他说的那般!”

“人比诗美!”

李治松了写着诗篇的宣纸,用手抓着武媚娘的双肩,认真看着自己的皇后说着。

那里武媚娘轻笑,她这身子,自有一段妩媚韵味,却是别的女子少有。

这一笑,却让李治如何也忍受不住,轻轻拉着她,一直走了寝殿床前,此时却看了驸马躺在那里。

无碍,反正醉的不省人事。

李治也不管驸马就在床上,让武媚娘除了衣裙。

武媚娘看他不在意,自己又如何会在意,这两个男子,她都喜欢,陪他们睡,都可以。

床上有些凌乱,陈方被推了一边,幸亏龙床够大,经受得云雨,一阵李治困乏无比,却已经睡着了。

武媚娘看了看他,轻轻取了那身深蓝睡裙。穿了,胸口那个深蓝蝴蝶结,却是让她微微有些变了颜色。

那里越过李治身子,看了看陈方,却轻声叹了口气。

本来让人拉进宫陪寝的那个鸿胪寺小吏,此时却也能让她心思变化,心牵了一些给他。

这情之一字,动了就是动了,以武媚娘的心性,却也不想遮掩过多。

此时李治睡梦中的毛病犯了,抚着自己皇后身子,抚了一阵,却推了推,又转了身,摸着自己贤婿身子,却手环抱了腰身,还是抱着女婿舒服。

月中天,夜未央,十五的明月照着有些显得空旷的大明宫,照着水平如镜的太液池。

夜色凉了,月色却愈发好了。

成片的花圃此时围着太液池畔,花开正好,配着明月,却是一年难得景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