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初唐四杰(下)

第四百三十六章 初唐四杰(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尼玛,杨炯,初唐四杰之一,陈方就算再孤陋寡闻,这名字也是听过的。

此时早有一个白衣男子走了过来,却是一身衣冠胜雪,头上扎了儒巾,文雅的极。

陈方此时看着他,特么杨炯啊!陛下,有这般大才在这里镇着,你还怕西秦北汉那些文士作何?

如果杨炯在这里都压不住那些文士,陈方倒是要觉得奇怪了。

初唐四杰,可绝没有一个是浪得虚名,这几个人的才情文章,别说此时,就算放眼华夏五千年,也没人敢说能完全越了他们。

即使诗仙诗圣,哪个敢说能盖过初唐四杰的文章。

杨炯在这里,那就是此时初唐诗坛的中流砥柱,镇海神石。还怕个鸟的西秦北汉那帮文士。

此时这首诗出来,却果真见了一些文士此时都不敢作诗了。

毕竟能来这里的,也必然胸中有些文墨,还是分的出好坏的。

杨炯此诗一出,一些人自是不想献丑了,毕竟就算诗作出来,也被别人压了一头,也就自然没心思作了。

此时杨炯技压全场,陈方却觉得理所当然,只要初唐四杰其余三人不出现在这里,论诗才,这个时代,谁能出其右?

此时看了看杨炯,却也是一位风度翩翩美男子,当然,和自己自然没办法相提并论,陈方对自己的颜值,还是很自信的。

来大唐也近一年了,真论颜值,也就武媚娘那几个儿子能和自己比比,而且李贤李显李旦此时还小,也就李弘大些,身子算是长成了。

若没陈方,李弘就是美男子的颜值担当,毕竟血统在那里,武媚娘为李治生的儿子,若颜值不高,那才是奇了怪了。

毕竟无论陛下还是娘娘,那颜值真的是少有的精致。尤其武媚娘,特么每次陈方看她,都感觉目光要钉在娘娘身上一般。

父母颜值高,子女自然不会差,这就是优选。除非父母哪一方是人造美女或美男,自然,这个时代不会有人造美女或美男的。

“微臣杨炯叩见陛下,叩见皇后娘娘!”

此时杨炯已经拜见陛下和娘娘,那里李治听了杨炯的名姓,倒是觉的耳熟,似曾听过,不过李治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你就是杨炯,果真和传闻一般,却是文采风流。”

此时武媚娘却已经说道,李治看了看武媚娘,还是自己皇后记性好些,自己只觉得耳熟,媚娘却是认识这位。

此时陈方倒是看了看杨炯和武媚娘,这两位其实之间恩怨纠葛也不少。

初唐四杰,其中杨炯和骆宾王和武媚娘纠葛最多。

骆宾王自然不必多说,一篇《为徐敬业讨武瞾檄》,算是彻彻底底将武媚娘得罪死了,两人的恩怨,那史书中都是满篇的浓墨重彩。

其中更是曲折离奇,尤其武媚娘看着讨伐自己的檄文,却是盛赞骆宾王文采,让人感怀这位千古女帝的胸怀。最后徐敬业兵败被杀,骆宾王不知所踪,最终武媚娘却还放过了骆宾王。

而杨炯虽然和武媚娘没太多浓墨重彩的故事,却也是因为武媚娘,一生起起落落。

其实徐敬业讨伐武瞾,杨炯其实也受了牵连,因为他的伯父的儿子随着徐敬业一起讨伐武瞾,他最后受了株连,遭贬。

后来武媚娘称帝,杨炯去了洛阳,也算是没少拍武媚娘马屁,不过最终也是仕途不畅。

若论初唐四杰,在武媚娘身边最久的却还是杨炯。

此时武媚娘赞了一句杨炯,杨炯马上向武媚娘拜了一拜。

“娘娘盛赞,微臣愧不敢当!”

“你当的起,来人,赐坐,杨炯,你就坐在这边。”

此时武媚娘吩咐,早有太监端了椅子,杨炯坐下,却是看了看众位皇子那边,他倒不是看众皇子,而是看当朝的驸马。

最近杨炯初来长安,却是长安各地,随处都能听了人议论当朝驸马,不想听都不行。

此时好不容易坐在了这里,能不多看驸马几眼。

此时见了,杨炯也感叹,驸马真不是一般人也!

陈方此时见杨炯看过来,对着他笑了笑,对于陈方,初唐四杰那也是闻名遐迩,谈不上名姓让自己感觉振聋发聩,却如何也值得陈方一交。

毕竟历史上,李治和武媚娘统治时期,若论文采,却无人能出这四人其右。

杨炯和陈方此时相识一笑,也就不再关注对方。

这边过了一阵,又有几篇诗文送了过来,其中三篇乃西秦北汉的文士所作,不过已经没有一篇比的过之前杨炯那一篇了。

陛下和娘娘让自己今日一定压过西秦北汉的一帮文士,此时看来,却完全是多余了。

有杨炯在这里,西秦北汉的文士哪里能翻过这一座山。

此时传的诗篇,却也没有一篇再让陛下要当场见了作诗之人。

陈方在那里喝茶,看舞娘翩翩,想来今日自己是不用抄诗了。

有杨炯在那里帮自己挡着,谁还能惊动自己?

陈方正想着今日就在这中秋夜宴苟一阵子然后回去,此时却听了陛下叫他。

陛下叫他,陈方自然不敢不应一声,此时起身,看了李治。

“驸马今日却还没作一首呢!”

李治淡淡说了一句,此时全场都看向了驸马陈方。

只见李治轻轻一挥手,场中宫娥舞娘散去。

此时陈方看李治,陛下啊!没西秦和北汉的文士叫板,您怎么还不忘让我作诗啊!

我就想混过这场中秋宴,这都不行?

陈方心中叹口气,已经打算随便抄一首咏月的诗篇出来了,蒙混过关,然后继续坐着等待宴罢。

此时却见李治起身,止住了马上要口中抄诗的陈方。

“让驸马作诗,朕却是要做些要求了。”

卧槽,陈方心中骂了一句,怎么感情别人作诗都是恣意而为,自己这还有规定了。这就相当于命题作文了。

别人写什么都可以,自己只能写小鸡,这难度就一下子上去了。

此时就见李治离了座位,却是站了场中。

“今夜咏月的诗篇已经很多,驸马,你就以朕的皇后作诗一首。点半柱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