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初唐四杰(上)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初唐四杰(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弘自然不去管,若不是太子身份,他怕是此时也坐了陈方身边。

自己的弟弟妹妹还小,没规矩也就没规矩了,再说和驸马亲近有错么?

父皇母后不也成天教导自己,和驸马多亲近。自己的弟弟妹妹,自然也要和驸马多亲近。

这边坐了一会,二圣的圣驾到来,主会场这里自然都觐见陛下娘娘,李治一声众爱卿平身,今日随意。

这场中秋夜宴才算正式开始。

喝酒吃肉自然是这场夜宴的小事,此时中秋月明,园中花开正艳,几个宫娥已经在场地中翩翩而舞。

陈方自然是看着宫娥起舞,这薄纱裙下的身子,舞起来那是真妙。

而别的地方,早有一处亭台那边传来一阵诗文作读之声,引的周围才子佳人一声声喝彩称妙。

这夜宴刚开始,却就有人诗兴抑制不住了。

而这中秋宴,却也最特殊一处是,今夜长安许多权贵家的未嫁女儿也会来这里。所谓才子佳人,有才子,怎能少了佳人。

其实来这里的佳人,却还带了相亲味道。说不得喜欢谁的文采,就暗暗心中相许了。虽然此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过自由恋爱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门当户对,说不得看对眼真能在了一起。

若是门不当户不对,在这个时代要在一起真的很难。

士庶不通婚啊!

一首诗此时已经传了主会场这边,雪白的笺纸摘抄,却是周围分场的妙句,能传到这里,显然已经得了许多人的认可。

陛下让旁边太监诵读,却是一首咏月的诗。

玉颗珊珊下月轮,殿前拾得露华新。

至今不会天中事,应是嫦娥掷与人。

“好诗!皇后觉得如何?”

李治赞了一句,却问武媚娘。

“陛下,媚娘也觉得这诗颇好,这中秋夜宴刚开始,就有这样的诗篇出炉,却是我大唐诗风隆盛的表现。最近几年,我大唐的诗风是日盛,平常佳句就不断,这中秋夜宴更是开场就是如此妙篇!”

陛下和皇后都赞了,周围自然一片喝彩。

“赏酒!”

此时早有宫娥端了佳酿送去。

此时武媚娘凑了李治耳畔,却轻语了一句。

“一会驸马作诗,陛下赏什么也不能赏酒!”

李治抚着武媚娘的玉手,点点头。

“这个朕自然知道!”

赏给驸马酒,他能睡在场中舞娘的裙下。李治和武媚娘都知道驸马啥都好,就是喝不得酒,自然不可能给他赏酒让他醉了。

此时李治特意看了看驸马方向,见自己驸马果真是听了这首诗,毫无反应。

其实这首诗已经算作佳篇,一般中秋夜宴,第一篇送来的诗都不会太差,这是要博了头彩,自然是文采高明之辈的诗才能起了开头,今年却是比以往更好,开场诗今年当属历年文采第一。

见驸马毫无反应,李治倒是心中底气甚足。

他哪里知道,陈方是完全听不出好坏,所以才没反应。那诗中每一个字陈方倒是都认识,连了一起,那意思也明白一些,不过韵味,好吧,陈方的欣赏水平也就到这里了。

所谓诗词,最重韵味,可这个陈方完全不懂,自然没反应了。

周围作诗的才子此时着实不少,这只一会儿,就有好几首传了主会场这边。

能传到这里的,自然都是仔细筛选过的,李治自然让每一首都一一诵读给众人听。

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

...

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

...

一首首诗文,多是颂这中秋花好月圆之时,李治听的不断点头,这七年因为卧病在床未到中秋夜宴来,此时第一次来,却果见我大唐诗风日盛,众才子文采风流。

此时自然身为唐皇,自是心喜。唐之一代都重诗文,李治和武媚娘也算其中佼佼者,两人平常其实也会作一两首。

武媚娘那首催花诗可就是她本人做的,其实水平已经极高。

李治听到好的诗文,自然多有赏赐让人送去,多为美酒小物件这些。这些表面的赏赐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其实早已有人暗暗记下作诗的才子姓名,这些人中,总有人会因为这场中秋夜宴,得道飞升,不对不对,是平步青云。

这才是众多文士对这场中秋宴趋之若鹜的最根本动力啊!平步青云,一朝得仕,谁不想啊!

此时几首好诗下来,李治却一直留心驸马,果真见驸马一直对送来的诗篇不为所动。李治此时是彻底放心了,自己这宝贝贤婿,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看的李治是无比心喜。

看看这就是朕的驸马,这些庸俗文章,哪里能让他动容。

陈方要知道李治想法,只能叹一句,陛下你想多了,我是实在听不出好坏,才没反应的。

李治正思着,忽听的东边一处亭台楼榭喧闹声大起,一声声大妙,妙极之声在这边都听的分明。

往往有这样的喧闹,却是出了上佳文章,李治一个眼色,早有太监向那边问询,只一会儿,就有小太监捧了一篇诗文前来。

李治示意,小太监赶紧诵读。

骢马铁连钱,长安侠少年。

帝畿平若水,官路直如弦。

夜玉妆车轴,秋金铸马鞭。

风霜但自保,穷达任皇天。

这却不是一首颂中秋的诗了,而是颂马。此时虽是中秋宴,不过中秋宴所作文章也完全不必都和中秋明月沾边。

中秋月明,只是更能引文人才思,才思上涌,你做什么诗自然都行,当然别太煞风景就好。

李治此时听罢这首,却是直接从龙椅上坐起,大呼一声妙极。

此时别说李治,旁边武媚娘也是示意,那小太监早已将雪白笺纸送于娘娘手中。

“陛下,果真好诗!”

武媚娘此时拿着雪笺又看了一遍,却是果真好诗的盛赞。

“传作诗之人!”

此时李治直接让人传作诗之人,这已经和之前只赐赏赐完全不同了。

显然李治极喜欢这首诗,却是要见作诗之人了。

而此时陈方却早已望向刚才人声鼎沸的场地,刚才那首诗,他却知道是谁做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