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女式睡衣(中)

第四百二十二章 女式睡衣(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凤代表的自然是娘娘和公主,只有娘娘和公主,却可以着凤装,衣服上绣着凤凰。一般普通女子,一生只有婚嫁时才可以穿一次凤冠霞帔。

而牡丹,则象征富贵,所谓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而后世赌徒喜欢身上纹牡丹,却是取的牡丹花开,富贵自来之意,多纹在手和臂上,因为一般都是手执赌具。

本来陈方让绣娘纹牡丹,却还特意问了义阳,牡丹娘娘忌讳不,义阳摇了摇头。

为何陈方有这一问,却和前世历史上一件事情有关。

武媚娘有一首著名的催花诗,却是寒冬催百花盛放的。

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催。

这首诗写罢,第二日园中百花盛放,却唯有牡丹不开,所以就生了武媚娘和牡丹之间的一场恩怨。

后世有诗叙述这件事。

天生丽质无眉骨,国色天香百花王。

则天皇后欲驱之,叶落他乡花更旺。

武媚娘驱牡丹出长安,却才有了洛阳牡丹冠绝天下之名。

陈方当时也是囧比,问了义阳,看她摇头,才想起武媚娘做这首诗时是和上官婉儿游上苑看腊梅盛放,别的花儿不开才做的。

尼玛,上官婉儿此时不到一岁,哪有这事发生。陈方也是闹了一个笑话,不过义阳自然不知道陈方心里想的,只当他寻常随口一问。

此时这绣袋打开,果真三身精巧的丝绸睡衣,样式颇让武媚娘觉得怪异,毕竟大唐的衣裙和后世差异颇大。

这三件睡衣是不同颜色,象征皇家的明黄色,一般除了皇室,普通人不得身着。当然若是皇室赐下的,另当别论。

一件粉红色,这颜色其实不适合武媚娘,最适合太平,不过陈方就是想看看武媚娘着粉红是什么样子。她的姿色,着粉红,应该挺养眼。

一件是深蓝色,却是有些冷艳,武媚娘的性情,陈方觉得适合这个颜色。

此时武媚娘取了一身丝绸睡衣,翻看了几遍,如何看如何怪异。

不过对于驸马做出的东西,武媚娘自然有一份信心。

女子穿的胸衣,上次工坊做的那几件小裤,可都迷醉了陛下不知道多少次。武媚娘可是亲眼看陛下拿了凑鼻下细闻的,不止闻自己的,别的嫔妃的也闻。

此时这睡衣虽然样子古怪些,不过应该穿着也是极好看的,关键新鲜,陛下见了也一定喜欢,今晚就穿了给陛下看。

武媚娘此时也不避陈方,直接指了指自己身上皇后宫裙。

“陈方,给本宫将宫裙脱了,我现在就试试这睡衣如何!”

“是,臣遵命!”

此时陈方解了娘娘束腰束带,轻轻解开衣裙,那武媚娘身上的娇嫩皮肤,却哪里有一丝不是好看的。

陈方都忍不住用手抚了抚那腰间,生了一堆孩子,这腰,还是能将一批做母亲的活生生气死。别说生过孩子的,就是桃红她们这些年轻宫女,也不敢和武媚娘比啊!

这蛮腰,却是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的,生的恰到好处。

“让你给本宫换衣服,你倒动起手了!”

“臣该死,实在是有些爱不释手。看娘娘腰身,却是差些迷醉了。”

“你这嘴!”

武媚娘伸手一点,却点了陈方的嘴角。陈方这些日子天天被武媚娘折腾,此时胆子倒长了一些。

武媚娘点他嘴角,他就轻轻噙了武媚娘那完美的玉指,却是贪吃了武媚娘指甲上的豆蔻。

“松开!”

“哦!臣遵命!”

“好好给本宫换衣服!”

陈方缓缓脱掉武媚娘身上的宫装,此时却仅剩了胸衣和上次武媚娘让做的小裤。

此时见了,陈方却盯着武媚娘看,目光都有些收不住了。这放后世,选美比赛的女人标准配置衣着啊!

此时娘娘这模样身段,果真是如何看都看不够啊!昨晚陈方也是细看了自己那五个贴身侍女身子,可这双十年华的五个侍女,却无论肤色形状身姿,都一下子被娘娘压了下去。

果真这姿色,却根本不是别的女人可比。

“还不给本宫穿上!”

“哦!娘娘,您要穿哪种颜色的?”

“就这身深蓝色!”

陈方此时小心穿着,给武媚娘做的睡衣,却有一处和桃红她们的不同,她们的睡衣,胸口绣了一朵蔷薇,而武媚娘这里,却是一个精巧的蝴蝶结。

绣蔷薇,是陈方想了轻嗅蔷薇,闻那一段女儿香。

武媚娘陈方可不敢轻嗅。

此时这一身深蓝吊带连衣裙,将武媚娘的好身段却完全烘托出来,无论哪一分,此时都是精致到了极点,却是增减一分都不行。

这一身深蓝中,露出的白皙弧度,露出的精致膝盖,露出的优美小腿。

此时这一身颇具后世风格的小吊带裙,配着武媚娘的高高云鬓,那唇角露出的天然一丝妩媚,却将陈方的神魂都收了几分。

“取镜子过来!”

陈方恍然惊醒,哎,真不能这么近看娘娘,此时赶紧去取了玻璃镜子,武媚娘看了一眼,轻轻对陈方勾了小指。

陈方赶紧凑了过去,就见武媚娘吐气如兰,一段气息吹在陈方脸庞。

“来!”

武媚娘的手指勾着陈方下巴,那双好看的玉腿上,此时却有一段色泽退了下来。

午后,陈方趴在院中躺椅上,就见了武媚娘拿着三个绣袋,却是已经吩咐春晓备了马车。

看门口马车离去,陈方扶着躺椅扶手,哎呦,这腰,今日怎么好像断了。

今天娘娘进宫却愈发早了,此时陈方被两个宫女搀扶出院子,鼎玉赶紧接了师父。

“宝贝徒儿,快给师父看看我这腰,怎么没啥感觉了!”

鼎玉揉了揉陈方腰际,在那里捏了几次,骨骼完好,筋肉皮膜的手感也没丝毫问题。鼎玉不放心,又在那里看了几眼,都是完好没任何问题。

“师父只是太辛苦了,腰身好着。”

陈方此时才长出口气,武媚娘这女人是越来越狠了,陈方真怕哪一天自己就受不住了。

此时鼎玉搭了腕脉,陈方又看见一片金色丝线,今日却又有一些不同,那些丝线不似平日直接碎裂,碎成漫天星辰然后进入陈方身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