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修仙从磕头开始 > 第208章:争吵

第208章:争吵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御书房外,“胆大包天”的侍女正小声议论着,平日里方世玉待人亲善以至于大家都放得很开,在这些小侍女中有一名光头侍女最为独特,她明媚皓齿,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她就是妙音庵送给方世玉且被取名为小白的侍女,此时小白正面红耳赤的听着里面的动静,自从庵主将她送来,她一直在等着人王陛下的临幸,但看人王陛下的样子却是毫无兴趣,甚至宫里宫外都传承人王有疾的流言蜚语。

只是今日,人王突然临幸萧美人儿,却是让宫中不知多少妃子以及靓丽的侍女唏嘘,随着武国国力的增强,谁不想爬上这位年轻人王的龙床?前些日子庵主就曾质问过小白,为何还未取得人王的信任。

小白始终记得临行前庵主对她说的话:“徒儿,此去,你是肩负了我妙音庵的存亡。我妙音庵,出自佛门却又非佛门,如今道不道,佛不佛,值此天下大乱,若是没有一个靠山,妙音庵中一应姐妹的下场可想而知。”

事实上,小白知道,庵主对每一个送出去的弟子都这样说过,毕竟妙音庵的生存手段就是多方投资,据小白所知,他有两个师妹被送到了北方,还有一个师妹被送到了东方,更有甚者,有一个师姐被悄悄的送往了西域佛国。

曾经势不两立的佛门貌似又对她们敞开了怀抱,小白也曾远远地看过那位佛子一眼,人如其名,花想容,着实是个俊俏的和尚。

一开始,小白还极为羡慕那位师姐,可是后来当她听说那位师姐已经不幸身陨时,这让她回想起了儿时的佛祸。

当年,她只是一介普通凡人,生于雷音寺山脚,然而每到冬春季节,往日里山上以此慈悲为怀的佛门老爷们,就会身化饿狼。一日,一名肥头大耳的和尚裹挟着风雪一脚踹开了她家的木门,她的阿娘就在那时被那和尚抓走了,父亲不甘,提着锄头追了出去,而最后当她沿着雪中脚印找到父母时,却只看到两具冰冷的尸体。

再后来,小白被人抓住卖到了南域,又机缘巧合下被妙音庵买了回去,小白知道,妙音庵的弟子多半都是这样被买回来的。

只是小白对于宗门既不爱也不恨,甚至她还有些小感激,毕竟如果没有宗门的培养,如今的她也许就如隆上南城中的风尘女子一般,能入君王殿前已是侥幸。

其余侍女都在小声讨论,唯独小白在追忆往昔。

就这样,约莫半个时辰后,里面的动静才逐渐变小,一众侍却是急忙闭嘴,该端盆的端盆,该准备衣衫的准备衣衫,一旁还有起居官开始记录:“武国新历,一月初二,王于御书房宠幸萧美人....”

武国新立,依然延续了赵国的传统,宫中有专门的起居官,记录王上的日常生活,当然最主要的是记录妃子们何时受宠。

江山要稳,自然需要有人继承大统,虽然如今的人王正风华正茂,但有后人与无后人,对于文武百官甚至武国民众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太子可固国本,可稳朝政。

御书房内,释放后的方世玉倍感身心舒畅,他看着面色娇羞的萧媚儿,却是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语气神态颇为宠溺:“想不到,最终还是被你这个小妮子得逞了!”

萧媚儿俏皮地说道:“陛下哪里话,明明是陛下强迫小女子的,如今小女子已是陛下的人,以后生家性命,荣华富贵,皆系于陛下一人身上。”

方世玉舒缓了筋骨,他发现自己卡了许久的修为,貌似又有些精进,方世玉想到了二人行房时体内流动的异种能量。

“媚儿你这功法?”

“陛下才晓得啊!媚儿一身修为,如今已去了近半,媚儿还以为陛下能借此破境,看来希望还是渺茫。”

方世玉立马一个鉴定术向媚儿丢去,他发现媚儿原本金丹中期的修为却是退到了金丹初期。他知道,这或许是萧媚儿功法的缘故,那功法名叫《嫁衣功》乃是一门专门取悦强者的神功。

方世玉问媚儿:“你为何要修炼这种功法?”

按理说,依萧媚儿的身份,她完全不用修炼这样为他人做嫁衣的功法,方世玉感觉方才只要自己愿意,甚至能直接吸走她所有的修为。

媚儿一听有些神伤地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萧家家大业大,我虽然也是嫡女,可是母亲死得早,父亲娶了二娘,后来我有了个‘好’妹妹,修炼此功也是被她陷害的,等家中长老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

“陛下仁爱,还为媚儿保留了金丹修为...媚儿....”

方世玉一把揽过萧媚儿,虽然他隐有所感,但是想不到这种狗血情节居然发生在眼前。

与此同时,方世玉也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应巧巧。

此时的方世玉好像能够明白,应巧巧最初为何反应如此激烈了。

没有人想要为他人做嫁衣,只是应巧巧选择了反抗,而这位选择躺平接受罢了。只是不管哪一种,她们终究是可怜的人儿。

方世玉抱着萧媚儿说道:“你放心,以后有我保护你,你一定会......”

方世玉立马闭嘴,他发现这种”flag”不能随便立。

萧媚儿擦了擦眼泪疑惑的问道:“陛下,一定会怎样?”

方世玉刮了刮萧媚儿的琼鼻,“好了,别问,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处理下政务,至于西山禁区之行,等过些日子,南三州安定了再说。”

萧媚儿吞吞吐吐,最后她如是说道:“其实陛下你大可不必一定要前往西山禁区,南山禁区相对安定,那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怎么,胳膊肘已经开始往外拐了吗?以后也不必叫我陛下的,我呢也不必在你眼前自称本王,其实我就是逗比,这些日子都快把我逼疯了。”

萧媚儿问:“陛下.....夫君逗比是何物?”

方世玉一囧,却是不知该如何去解释这个问题。

“好了,你先休息,一会儿再来陪你!”

萧媚儿面色一变:“还来?”

方世玉笑着摸了摸萧媚儿的头,果然,女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可爱。

他也没有唤外面的侍女,而是自己穿好了衣服,之前萧媚儿一席话让他不仅放飞了天性,也回归了真我,正是因为这种改变,他的修为才有所精进,讲道理,方世玉在仙法的基础上自创功法,仙武同修,以筑基巅峰之境就能匹敌准无敌,他的基础是何等雄厚。

单凭一卷《嫁衣功》自然是远远不够的,他修为能够精进,多半是心态上的变化。修行,有的时候不只是修身,亦要修心,回归本我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当方世玉推门而出,门外的侍女们却是意外大王为何没有叫她们进去帮忙梳洗。

方世玉扫了一眼,语气颇为欢快的吩咐道:“你们好好照顾好萧美人!”

话毕,却是大步流星的向人王宫走去,那里军师紫峰正在等他,方世玉没有想到的是,前脚奏折才到,人已经回来了。

入人王宫,在紫峰旁边还有九仙楼一行人。

“拜见人王陛下!”

方世玉急忙扶众人起来:“诸位前辈这是哪里话,这次还是多亏了诸位前辈。算盘前辈身陨,我倍感心痛,我已经让忠烈祠修建算盘前辈的雕像,算盘前辈当受万民祭拜。”

彭厨抱拳道:“多谢陛下厚爱,只是人已逝,大可不必,我等这一次是来向陛下辞行的。”

“辞行?”

彭厨点了点头:“一来是向算盘的师傅告罪,二来是回家探究一些事情,还请陛下恩准。”

方世玉想了想,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人家为了武国连兄弟都折了一个,若是这都不准那岂不是寒了人心。

最终方世玉还是应了下来。

“对了,我还不知道几位前辈仙乡何处?”

彭厨与几位兄弟对视了一眼却是说道:“陛下,我等皆来自南山禁区,乃是南山禁区的散修之后。”

方世玉眼神一亮:“既然如此,那还请诸位前辈稍等些时日,我也准备动身前往南山禁区。”

此话一出,众人却是一惊,要知道那禁区好进不好出,进入禁区之后可就再难出来了,方世玉乃是一国之君,他为何要进入禁区中呢?

紫峰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陛下,万万不可!”

方世玉却是直接没给紫峰好脸色看,“有何不可?”

他还在为那十万道兵胚胎的事情生气。

紫峰道:“禁区凶险,诡异,陛下若是入禁区,这新立的武国恐怕不稳!”

“本王去禁区是为了突破,再说了,这武国不是还有你承相吗?有没有本王又有什么区别?”

九仙楼众人却是发现了方世玉的阴阳怪气儿,他们也是识趣儿主动告辞。

“陛下,我等还得去为算盘兄弟立衣冠冢,就先行退下了!”

方世玉立马转变笑脸:“几位前辈慢走!”

等九仙楼众人走后,方世玉却一句话摔在紫峰的脸上。

“说吧!为什么不能去?你为什么又要将那十万道兵带回来?”

紫峰道:“国不可一日无君,至于为何要带回那十万道兵,是为了武国,更是为了陛下!这天下之争,有进无退,虽然我等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东齐南三州,但是我想以后绝对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那仙人渡要塞之战,想必陛下也有所耳闻。”

“战争拼的是人,拼的是国力,拼的是军士的多寡!十万道兵,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十万名如臂挥使的先天修士。武国有多少先天修士?陛下,这笔账如论如何都得这样算!”

紫峰罕见的掷地有声的说道。

方世玉冷声道:“算,算什么?算十万条鲜活的生命被你我炼化成傀儡,算十万个家庭因此失去了父母兄弟?如果非要用这十万人去换所谓的天下一统的话,那么我宁可不争。这人王,谁爱来当谁当!”

紫峰有些激动的道:“你不过是因为方大牛被炼成了道兵耿耿于怀罢了,当年还是我让他跟在你身边的。方世玉啊方世玉,你可知为了你这人王之位,死了多少人。青云门外那一役,伐天盟八百武师,尽皆陨落,其中有方家的老仆,有你父亲的袍泽,有方卫的老父亲,有无数为你英勇赴死的人。”

方世玉一听却一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