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 Part 111 宗主要嫁拦不住

Part 111 宗主要嫁拦不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小说☆网,

前世的她有三个身份。

一个是夜妖娆,一个是慕容悠,再一个便是千色。

每一个名字都有各自的血泪,现在想起来依然痛彻心扉,但这些早已时过境迁。初想起来的时候,她的确痛苦难当,仿若这些痛苦都是昨天刚发生的那般,但过了一日一夜,再惨烈的痛也被抚平了。

因为伤痛已被感激代替。

无论她曾经被伤得有多深,都比不得现在的满心欢喜。

前世,在她快死的时候,她连抚摸心爱之人都做不到,因那时她早已没了双手。那时的她已不是一个人,是一台机器,她感受不到,也听不到,任何外在的感触不过都是一堆数据。

没有亲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那种感受的,就像灵魂从身体里抽了出来,困禁在一个狭小而密不透风的铁盒子里。

而所谓的看,不过是透过屏幕罢了。

面对死亡,她并不恐惧,反而觉得死了才是解脱,但偏偏有两个傻子不离不弃地要陪着她共赴黄泉。

面对那一蓝一灰眼眸里的决绝,她知道自己根本拦不住他们。

于是,烈焰里她灰飞烟灭,而他们也一同消失在了世界上。

她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手,醒来后,她就觉得有些不真实,每每都要这样看着自己的双手,再捏捏自己的脸,确定这不是梦,不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然后一次一次的告诉自己,这不是梦。

不是!

她真的转世了!

多么不可思议!

莫非连上天都觉得她前世那一辈子太苦太痛了吗,所以这辈子偿还她。

她从不相信鬼神之说,可是这一次,她信,她信苍天是有眼睛的。

她环抱住自己的身体,生的感觉真好,这种有血有肉的感觉更是棒极了。

只是……

视线流转到自己前世的画像上后,面上不禁起了一丝疑惑,她的灵位画像会在这里,她并不意外,毕竟夜家在前世欠她太多,第一位女性宗主又是夜家最特殊的一种存在,所以这种受子孙后代香火供奉的事绝少不了她,即便都是宗主,她这位真正意义上的初代宗主也是最尊贵的。

问题在于……她蹙眉瞥向夜家第二代女性宗主的画像。

与她的模样有六分像……东方人的长相,但又有一点西方人的特征,是个混血儿。

这个时代混血儿绝不可能有,但在她前世的时代是一件很普遍的事。

那么……她是谁!?

夜家的宗主是一脉传承的,她若是第一代宗主,那么后面的宗主之位只可能是她的直系血脉继承,绝不可能有什么旁支,也就是说第二代宗主只可能是她的女儿。

可是她很确定画像里的人不是她的女儿,前世她生儿育女过,尽管因为某些原因她没有亲自抚养女儿长大,但女儿长大后的模样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绝不是这幅画像里的长相。

她也不认为自己死后,儿子们会任由夜家将他们最宝贝的妹妹带走,继承她这个母亲最厌恶的宗主之位,一定会和夜家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那她……

墨色的黑眸对上了画像里人儿的眼睛,是一双极为漂亮的海蓝色眼睛,这么漂亮的蓝色眼睛前世她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即便儿子们也继承了他的眸色,但始终没有如他那般蓝的纯粹。

蓝色的眼睛……

突然,心脏猛地抽了一记,然后跳动开始加快……

她的五官,除了像她,其实更多的是像他。

她激动地颤抖起来,前世若说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那就是……

烫热的泪水在眼眶里凝聚……

她怎么可以忘了那个孩子……她激动莫名地将双手交叠在口鼻上,泪水顷刻间滑落……

是你对吗?

那时的她,连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不知道。

现在她知道了,相隔了那么长久的时间后,她终于知道了。

是个女儿!

是个女儿呢!

上天,感谢你,感谢你让她平安长大了。

她为此而失声痛哭。

**

长安殿里,沐风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九歌莲见等人。

他的预料没有错,她果真回来了,从琉璃口中知晓尉迟夜辰的事后,他就知道她一定会回来,可即便如此,他的心仍存着一丝期盼,期盼那不过是他的猜想,但当联系夜家在外的暗部得知水晶治疗仪被她强行带走后,期盼被无情的粉碎了。

于是,他拼了命地赶回来,没想到暗部受了她的命令,在回来的路上不断阻扰他,以致于他晚了一天一夜才到凤渊。

她是宗主,她的命令谁敢不听。

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怕他们几个护卫会阻止她将人带回凤渊,即便他保证过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绝不会阻拦,但她还是不放心,可见她有多么急迫地要救那个男人,急迫到将相处了十几年的感情和信任都忘记了。

他就那么重要吗?

重要到她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心头的苦涩越来越浓,他握紧拳头,任由指甲狠狠地抠挖着自己的掌心,唯有这样他才能这样冷静地站着,而不是冲去找她,质问她。

大长老瞪着这群像桩子一样杵着不动的护卫们。

“你们几个,一个个说要去保护她,伺候她,看着她。我倒要问问你们,你们是怎么看着她的,竟然眼睁睁地放任她带着一个野小子回来!”

大长老在几位长老里脾气一向是最沉稳的,鲜少发脾气,可现在又拍桌子又瞪眼,两只眼睛已经快喷火了,气得脸红脖子粗,这模样要一会儿他脑溢血都不奇怪。

“怎么都不说话!哑巴了!”

“大哥,孩子们刚回来,风尘仆仆的,你就不能让他们歇一口气再说吗?”五长老性子软,尤其疼爱这群护卫,见不得大长老这般劈头痛骂他们。

“五妹,这不是一件小事。那野小子要是个普通人,是个无名小卒,那就罢了,我也不至于生气,宗主丫头真要喜欢,收了就是了,我们夜家又不是养不起,大不了多一副碗筷。这男女上的事情,这几个小子不介意,你我还会介意吗?可那野小子不是别人,是尉迟家的人。五妹,你知道这尉迟家是什么人家?”

五长老不敢出声了,尉迟这个姓氏在世界上是赫赫有名的,是世界政府的头一把交椅,是夜家坚决不能交往的对象,这是夜家的铁律,从来没变过。

四长老搔搔耳朵道,“大哥,我知道你担心丫头和那小子牵扯不清会影响到我夜氏一族的基业,可现在不是还没影吗,再说了,丫头心高气傲,哪会看上那种药罐子,指不定是丫头心善,见不得人家死,好歹同窗一场,能搭把手就搭把手,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是吗?”

“你给我闭嘴!这是单纯的救人吗?只是同窗情谊她会守在手术室前寸步不离?为了这小子耗费那么多凤炁。她是什么性子,你会不知道,对什么都是风轻云淡的,可有过这样……”大长老猛拍桌子道,“分明就是动情了!”

动情两个字震得底下的沐风、莲见、九歌、天行四人是面色发白。

其中莲见为最,拳头都快捏爆了。

几人后头杵着沐宸她们,眼下这副光景,她们几个女人是不敢出声的,只能站着等大长老把气撒完了。

沐宸心忧地看向望月,见他面色挺平静的,没像莲见那般咬牙切齿,心里顿时欢喜了不少,但想到自家哥哥……她的心情又沉重了,冷不丁偷偷瞧了他一眼,这一瞧心口直发紧。

沐风握紧的拳头正在流血,一滴滴往下落。

他身边站着的是鸾云,鸾云大概是发现了,盯着他的拳头,脸色倒不是发白,是发青。

沐宸心疼死了,扯了扯琉璃的手,要她想想办法。

琉璃能有什么办法,这时候出头肯定挨大长老痛骂,她没那胆子,缩在后头直摇头。

大长老火气正盛,见几人依旧杵着不动,张口又是一顿骂:“你们都是陪着她长大的,十几年了,一起吃,一起玩,一起练功,大把的时间,近水楼台先得月都不会,你说要你们何用!?”

坐在五老旁边的二长老听到这话心里不舒服了,喝道:“你有空在这里发火,不如想想怎么解决。骂他们有什么用,情爱这种事要是能用相处的时间长与不长来计算,你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大长老被噎住了,生生被捅了一刀。

长老就是曾经的护卫,护卫做长老,那肯定是没能将宗主的心拿下。

大长老气闷了,脑子开始发疼,真感觉要脑溢血了。

五长老忙道:“姐姐,你别这么气他,他年纪也不小了。”

二长老哼哼,“我实话实说,他自己都做不到,凭什么骂几个孩子。或许真像老四说的,事情还没到这一步,是他自己在瞎猜。”

“我瞎猜?”大长老喘了口粗气,说话的时候音调都尖了,“你看到丫头那模样没?六亲不认啊,简直像变了个人!”

“变?”沐风从痛苦中挣扎着抬头,“什么变了?”

大长老气得胸口疼,不想说话了,指向二长老,“你问她!”

二长老的脑门立刻乌云笼罩,想起妖娆的模样心里就发毛,但她不想沐风等人太过担忧,依然笃定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是还有转机的。

“你别着急,就是丫头回来后谁都不理,有些……”

“我知道,我知道!”

长柠在外头晃荡久了,觉得无聊了,闯了进来。

“死小子,你进来干什么?”大长老一见他就有气。

长柠是十二护卫里年纪最小的,还未成年,虽是护卫,但基本上没正式将他算进妖娆的未婚夫候选人里,就是个充数的,但他不那么认为。

“我也是护卫,开会怎么能不算我!”

沐风问道:“你快说,宗主怎么了?”

长柠对他扯了个鬼脸,“不告诉你!”

关他禁闭的事他没忘,休想从他嘴里套到话,他看向九歌,“九歌哥哥,我就告诉你!”

沐风头顶立刻阴风四起,吓人极了。

沐宸一看立刻挡到他跟前,“哥,长柠还小,你别和他计较。”

“我不小了,个子比沐宸姐姐你都高了。”他嫌沐风气还不够大,火上添油道:“就是不告诉你!气死你,气死你。”

“你……!”沐风恨不得一掌劈过去。

大长老猛拍了一记桌子,“好了,这时候还有心情闹!先想想怎么把事情解决了。”

长柠吐了吐舌头,乖乖地站到九歌身旁去。

莲见猛突然爆发了,“我现在就去杀了那野小子!”

他说完就走,前脚刚踏出去,后脑勺就被二长老扔过来的茶盖砸了个正着。

“二长老,你这是干什么!”

“砸破你脑袋看看里头装了些什么!?匹夫之勇有个屁用,杀完了你打算怎么收场,等着宗主丫头四分五裂了你吗?”

莲见脸一黑,气得用拳头捶墙。

“我觉得……”始终没说过话的三长老终于出声了。

他和五长老是夫妻,一向沉默,但只要开口肯定是想到对策了。

“天行……”

听到点名,天行立刻出列,“在。”

三长老又唤道:“琉璃!”

琉璃赶忙走出来,“在!”

“你们两个可有什么药丸子能让那野小子失忆的,最好是立竿见影的,没有转圜余地的……”

琉璃眨了眨眼睛,傻愣愣地看着三长老,“长老您是在说笑?”

“你看我的样子是在说笑?”

“可是这个……”

“呵呵,男欢女爱要两情相悦,只要不两情相悦,以宗主那丫头的脾性也不会强求。”

“哎呀,老三,你这法子好。”大长老高兴地拍大腿。

五长却不苟同,“这是不是太阴损了?”

“这是为了保护丫头,阴损又如何,大不了折我的寿。”

“老三说的对,不能让丫头糊涂下去,我们不好对她下手就只能牺牲那个小子了,况且他是尉迟家的人,人失踪了,外头肯定急着找他,所以这事不能拖,得马上办!”

“办什么!?”

大长老要紧窃喜没注意说话的人是谁,直接道:“当然是丫头……”话到一半,他就看到五长老直对他眨眼睛,脑门立刻一凉,连忙回头。

妖娆就站在长安殿的门口,夕阳的余晖洒在她身上,半明半暗,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一出现吓了众人一跳。

“宗主!”

护卫们赶紧下跪,长老不需要,作揖就行了。

妖娆摆了摆手,没进去,依旧站在门口。

“我有事要你们做……”

“请宗主吩咐……”

“准备婚嫁的用品,不用太多,能简则简,重要的是快。”

一群人约莫是来不及消化这话,体呆若木鸡。

隔了一会儿,大长老问:“宗主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

她笑了笑,“嫁人!”

“谁……谁?”大长老口气都颤了。

她指了指自己,“我!”

上天既然让她转世再续前缘,她又怎么能浪费时间,这个决定最正确不过了。

虽说在夜家办婚礼,她并不喜欢,但却是最适合的地方,因为在这里办婚礼最安,绝不会有什么阻扰。

迟迟得不到他们的回应,她皱起了眉头。

“宗主……这……这……”大长老这下真要脑溢血了。

“没听清楚?那好,我再说一遍,我决定嫁人,这是我的命令!若你不想遵从也行,从今天可开始我便不再是夜家的宗主!”

大长老倒抽一口冷气,“这使不得!”

“那就照办!”她语气坚定,环视众人时,眼神冰冷完没将他们当成亲人看待。

这不能怪她,前世的记忆复苏,来势凶猛,短时间里将夜妖娆的记忆给压下去了,此时此刻她实在没法将他们当亲人看待,母亲的惨死还在脑海里回荡不去,要她恢复夜妖娆的性子,现在太难。

“还有……你们若敢动他一根头发,或是下一星半点的药,我不介意现在清理门户……”余晖里,她的眼睛沾染了夕阳,有些嗜血的通红。

大长老的脸顿时一抽。

她听到了!

“不说话,我便当你们同意了。”

说完,她回头就走,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既然要嫁,就没有谁能拦得住她。

------题外话------

这女儿是谁?

哈哈哈,问米修啊,他专职给悠悠养娃的……。按照他的脾气,孩子到了他手里,他是绝对不会交给三胞胎兄弟的。

因为他最恨的人就是雷雷,所以对雷雷的崽肯定也是深恶痛绝的,而那时候安安也死了,他就更加想报复了。

将孩子养大,再给夜家送去,也算报复手段吧。

虽然中间波折也肯定是有的,毕竟夜家花了差不多五十年的时间才迎接到这第二位宗主继任。

这五十年,是从悠悠8岁离开夜家开始算起的哦。

悠悠的大女儿米娅虽然有凤凰图腾,但是三胞胎是绝对不会让她去夜家做什么宗主的,所以小女儿最适合,亲爹亲妈都over了,哥哥也不知道她的存在,就米修这混蛋暗箱操作了。

你问卡奥利怎么会允许……米修想报复,也瞒着了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