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 第405章 各方云动

第405章 各方云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实验室凝滞的气氛在消退,南姝心底微松。

“好了。”教敏博士出声,“这事情就算过去,我们还是研究正事吧。”

其余人帮腔,实验室的气氛逐渐热络起来,南姝唇角往后扬了扬,露出一个微笑,面色如常,心底却对联科院的人添了三分警惕。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话向来不差。

“南姝,看这个···”彭顺走到中央的那个巨型仪器前。

南姝移步走到彭顺跟前。

彭顺正在研究的是桃花种子,手上带了手套,将桃花种子放进面前的分析仪中,分析仪灰暗的页面波动两下,浮现出一行行分析文字。

蕴含能量:30%

污染度:20%

纯净度:70%

异能黑物质:0。6

未知因素:@¥%*

南姝率先看向“异能黑物质”那栏。

道尔对她说过,植物中所含的异能黑物质是因为植物是摄入空气中的异能浮粒较多,长此以往,沉淀成了有毒物质,导致植物无法使用。

现在,这粒种子所含异能黑物质极少,完全可以达到食用要求。

这也是联科院的人研究不透的地方。

“经过仪器的分析,我们发现所有种子体内含有的异能黑物质成分都很低,完全可以栽种成活,并且食用。”

“原来如此。”南姝双眼微微睁大,看起来像是第一次知道。

彭顺又跟南姝解释这其他问题,顺便问南姝有关这方面的事情。

···

实验室外。

张智将调查结果发给南姝,至于陆暄,想起南姝的交代,他没说。

天色擦黑,南姝一个门外汉,只能偶尔解个疑,帮不了什么忙,仪器仍在运作,南姝道:“院长,我先走了,明晚之前要是能完全研究透彻后,我们后日就开专业研讨会,记者陪同。”

“真要公开?”于肃脸色肃穆。

南姝觉得这话有意思,挑眉,“为什么不公开?难道院长还想继续研究?”

她提供种子,可不是让联科院的人自己研究的。

于肃微顿,想起自己和南姝的合作,“好,我知道了。”

“等后日,后日就应该研究的差不多了。”

至于里面尚且不清楚的东西,不急这一两日。

南姝点头,出了实验室后,江朗送她离开联科院。

出了大门,迎面碰上两人。

或者说,不是“碰上”,而是专门在这儿等她的人。

面前正站着两个身穿深黑西服的男人,黑皮鞋,浑身上下一丝不苟,头发微微有些白,面相严肃,看到南姝时露出一个亲切的笑,直接走上前。

“南姝小姐。”

“们是?”

“我们是一区姜家管家,我们家主有请您过门一叙。”

南姝眸光轻闪,在一区能自称“一区姜家”的只有揽寒山上的那家人。

权大势大,家中子弟遍布政坛商界,且底蕴深厚,是一区极显赫大家族,只是比陆家和默赫家族,稍逊一点。

“为了食物?”南姝直言。

面前两管家诧异了瞬,没想到南姝如此直接。

不过他们镇定惯了,当即便对着南姝道:“这我们不清楚,南姝小姐去了便知。”

说完,微弯了弯腰,手臂平指了指前方。

南姝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两辆车黑色豪车。

车型很大,车身流畅,纯黑色,低调奢华。

“走吧。”

南姝说道。

两位管家颔首,领着南姝去了车边。

原先他们便听说,南姝已经拒绝了不少人,没想到这一次这么爽快的便同意了。

走到车边,管家敲了敲车窗,“家主,南姝小姐到了。”

话落,车门被拉开。

南姝的目光探入车内。

车内铺着地毯,面前放了低矮的琉璃小几,一老一少,相对而坐。

目光落到满头银发的男人身上,南姝心底明白,这估计就是姜家家主,姜朔。

老人直坐着,须发皆白,藏蓝色长西服,脸上皱纹颇深,一双眼矍铄有神,望之生敬,简单坐着,浑身透着一种上位者的沉沉威势。

他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男人,白领衬衫,铁灰色制作精良的西装,长腿半屈,背对着南姝,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流畅俊朗的侧颜线条以及将铁灰色西装撑得笔挺的背。

“南小姐。”姜朔出声,严肃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和缓的笑意,上位者威势并未消减,但却亲切温和许多。

南姝颔首,弯腰走进车内,坐到姜朔的不远处:“姜家主。”

“冒昧打搅,还请南小姐不要见谅。”

“无事,反正没了姜家主,还有别人,左右都一样。”

对她行踪了解的如此清晰,恐怕不止姜家一个人。

姜朔脸上的笑微顿,既而笑了笑。“南小姐倒是风趣。”

南姝清透的眼眸微闪:“听说,姜家主找我有事?”

“是,想请南小姐上门一谈。”

“上门就不用了,联科院附近有家咖啡厅,不如去那谈儿?”南姝出声。

“也好。”

姜朔吩咐了声,两辆车缓缓发动。

先前一直忙着说话,姜朔转眼,看向对面,“介绍一下,这是我孙子,姜砚之。”

南姝目光回落,真正看清了他的面容。

皮肤白皙,鼻梁高挺,俊朗英姿,下颌线坚毅,整个人看起来并不冷锐,但举手投注间的风度气质,却无形之中透出一股疏离。

“南小姐。”

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语气缓缓,自带韵味。

他微笑,风姿翩翩,恰到好处,大家族培养出的绅士风度,仅从一句话上就能体现。

一个将礼仪风度刻在了骨子里的男人。

“姜先生。”南姝道。

姜砚之轻轻颔首,平静温和的目光落在南姝身上。

这是他和南姝的第一次照面,南姝很美这毋庸置疑,而他关注的却是南姝的举止。

坐姿随意却有礼,并不拘谨,和爷爷谈话时从容泰然,显然是将自己和爷爷放在了同一地位上。

这和自己平时见到的贵妇小姐和不同。

“家主,到了。”

车前传来管家的声音。

开了车门,面前就是咖啡厅。

几人下了车,管家走到姜朔面前,低声道:“老爷,已经清了场。”

南姝站在姜朔不远处,眼角泛起微光。

“南小姐请进。”

南姝走进去,又专人带他们上了三楼。

三楼装点的典雅精致,以白绿色调为主,基调优雅,采光很好。

三人落座,叫了三杯咖啡。

“南小姐,今天冒昧来找,的确是因为食物的事情。”

姜朔倒也爽快,没明里暗里的试探。

“您请说。”

“要是没错的话,南小姐应该成功种植出了蓝星上的植物。”

南姝弯唇,“何出此言?”

“不然如何解释珍馐百味里的东西?”

“食材也可能取自于莱斯特星球。”

姜朔摇头,“不,定然出自蓝星。”

“姜家主既然笃定,又何必问我?”南姝说话时,笑意盈盈,眸光清透,语气却不是那么好听。

姜朔也不恼,他同样沉得住气,只淡淡笑道:“只是想求证罢了,南小姐要是不想说,便算了。”

“我今天来是想向南小姐表明我们姜家的态度。”

说这话,管家将三杯咖啡送了上来。

深咖啡色骨瓷杯,盛着香浓的咖啡,精致复古,南姝盯着面前咖啡杯内泛起的涟漪,凝神听着姜朔的话。

“我们姜家是绝对支持食物推广的,日后要是有可能也会多进行食物研究,南小姐一人,应付全联邦乃至整个星际的食物,多半力有不逮,而且···”

南姝明白姜朔的话。

自己当初推行笔墨纸砚的时候,都能引来一大波生产商,现在推行食物,自然能引来许多头狼。

说到底,姜家也是其中的一头虎视眈眈的狼。

不过手段更温和,但也有可能是先礼后兵。

姜朔继续说着:“如此情形,南小姐不考虑找个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南姝搅弄着面前的咖啡,勺子碰了壁,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要说合作伙伴,她心里还真有一个。

姜朔看着南姝沉思的脸,道:“提醒南姝小姐一句,联科院再怎么好,背后还是联邦政府。”

“多谢姜家主提醒。”南姝轻道。

姜朔见南姝神色如常,大抵也明白南姝心底门清,道:

“南小姐可以多考虑些时日在回复我,不过,时间不等人,还需尽快,到时再详谈。”

“好。”南姝应下了。

婉拒了姜朔的好意,南姝准备自己回翠棠苑。

只是这一天注定波折不断,南姝刚上车,就被人再次拦下。

同样是两个男人,站在南姝车窗外,低头,“南小姐,我家夫人有事找您详谈。”

南姝按下即将发动的车,看着面前的两人。

穿的倒是好,中年年纪,语气也有礼,就是那张脸,透着一股高傲。

“家夫人是谁?”南姝问。

“曲家曲夫人。”声音拔高,那人脸上带了傲色。

他们曲家,在一区,实力属于上等。

“曲”姓少,南姝将这个名字在脑中过了一遍,忽然冲面前两人露出一个绚烂的笑:“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一个仰着头,“那就请跟我们走——”

话未尽,南姝的云轨车缓缓发动,直接从他们两人身边划过,“曲家这么厉害,还是请别人吧。”

一句话顺着车窗随风飘来,原地的两人愣住。

“她···她居然这么不给我们面子!”

“狂妄!”

南姝去了锦华公司,接了南玦回来。

回到翠棠苑时,看到了张智发来的信息。

看完,南姝合上智脑。

原来是李家。

一区一个上流家族。

与此同时,李家。

书房的灯开的不明晰,半掩着,传出男人勃然大怒的声音,“就是这么办事的?”

“一个女人都抓不回来,要们有何用?!”

“他们也没想到南姝竟然还和军区有关系,这才大意了。”

“什么大意,分明就是他们不顶用。”

李岐越说越气,一掌拍在桌上,白瓷杯的被震的叮当响,文件散落了一地。

“那该怎么办?”王尤海弯着腰,胆战心惊的看了眼李岐。

“还能怎么办?已经打草惊蛇了,南姝必须动!”

“蠢货——!”

书房大门被猛地推开。

李岐脸色煞白,一瞬间从椅子上起身,迎了上去,“爸,怎么来了。”

“哼。”李一谷怒目,苍老的脸上布满怒色,“我不来,可不就得瞎折腾了?”

“爸···,这叫什么话。”李岐讪讪,低着头,畏畏缩,浑然不见当时的气势。

“什么话?以为我不清楚做了什么?”李一谷寒声,怒气冲冲的看着李岐,心头堵得慌。

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偏偏不成器,五六十岁的人了,做事冲动没脑子,心思狠毒,偏偏手段又不行,一无是处!

李岐不用说也知道李一谷在想什么,低着头,内心腹诽。

“这件事我来处理,不用管。”李一谷盯着他,沉沉的叹了口气。

“爸,的意思是?”

“南姝身边人多了去了,何必要对付南姝本人?”

李岐慢慢睁大眼,“您是说···”

“南玦。”

天色黑沉,一场无声无息的阴谋正在进行着。

李家、姜家、联科院、曲家···

暗地里窥视的那些家族,在暗夜里汇成了一道道激流,一区风云涌动。

次日。

关于李家的全部资料递到南姝手中。

明面上的、暗地里的,都握在了南姝手上。

李家从商,军区也有人,南姝看过之后,讽刺一笑。

难怪李家着急,原来本家是做营养液生意的。

营养液作为星际人的必备药剂之一,其售卖生产也有限制。

例如产品是否合格、口感、包装、技术、政策等等。

总的来说,联邦现有的营养液总共由五家家族来制作生产售卖。

李家就是其中之一。

除去李家,其他四家家族之一,由联邦政府在背后操控。

食物一旦大规模生产成功,威胁的便是这五家。

南姝一个外人能想到的事情,这五家也能想到。

深夜,五家家族齐聚。

李家、黎家、曲家、宁家、王家。

地点设在宁家。

非正式见面,五家来的人都不多,除了家主之外,基本没有闲人。

“南姝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各位怎么看?”出声的是宁家一把手,宁赫,年过百岁,精神矍铄。

“我认为食物推广极有可能,这对我们五家冲击很大。”说话的是黎夫人。

“李家主觉得呢?”

“的确有风险。”李一谷沉着脸。

宁赫又看向场中未说话的两位。

一个是王家主王沧,一个是曲正。

王家背后是联邦政府,怎么着都不会亏,是以,宁赫略过王沧,看向曲正。

“曲家主,怎么看?”

“哼!”

曲正年纪大,身材比较瘦弱,气势却足,冷冷道:“不足为惧!”

一个小丫头而已,他让自己儿媳曲蕾去请,结果竟然扫了曲家的面子,如此不知礼数,能成什么大事?

李一谷瞧着曲正盛怒的模样,眼底精光闪烁。

“们要怕便怕,反正我曲家不怕!”

“我们五大家族,掌控了联邦一百多年的营养液来源,早就根深蒂固,有什么怕的?”

“再说,南姝的食物现在说的倒好听,谁知道八字有没有一撇,想要取材于星际,加工成食物,再供给整联邦,这么浩大的工程,先不说资金就是食材南姝他们也不够!”

“更何况,就算这些都做成了,食物能比的上营养液吗?到时候赔的还是南姝。”

曲正一口气说了许多。

宁赫、李一谷沉思。

王沧后头有联邦政府,老神在在的坐在那儿,眼观鼻鼻观心,一语不发。

黎夫人皱眉,出口道:“未必。”

“南姝不是无的放矢的人,食物有很大可能被推向全联邦。”

“而且,食物和营养液比起来,未必逊色。”

曲正坐直,看着皱眉的黎夫人,冷言道:“黎家主什么时候学会危言耸听了,食物而已,对我们的构不成什么阻碍。”

“并非危言耸听。”黎素冷脸。

多少年了,曲正着顽固死板的性子半点都没变。

“那且看着,南姝翻不了风浪。”

黎素也是强势的性子,闻言,“好,我且看着!”

食物对上营养液,结果毋庸置疑。

···

一场宴,不欢而散。

曲正率先走出门,李一谷跟着黎素身后,看着黎素的身影,眼眸微眯。

想了想,移步去追曲正去了。

宁赫在走在最后面,无奈的叹了口气。

要说他也不信南姝会有那么大能耐动摇五大家族,但黎素一向看得准,他夹在中间,到不知道该如何了。

*

黎素雷厉风行,一晚上时间决定好了之后,次日就登门来找了南姝。

南姝始料未及。

将人请进来,南玦待在楼上,南姝请人落了座。

黎家是黎素当家做主,中年年纪,长发盘起,下巴微尖,整个人很瘦削,手里握了根拐杖,气势凛凛,看面相,是个极强势的女人。

和她一起来的是还有她的孙女黎秋。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养在黎夫人身边的缘故,黎秋很沉稳,身上同样透着股威严强势。

“南姝小姐,我叫黎素,这位是我孙女黎秋。”

南姝点头,“幸会。”

------题外话------

推荐友文《权门暖婚:佛系妖精已上线》——烙世烟

无耻桃花女VS暗黑妖孽男

千渊婳,帝都门阀顾氏私生女,不学无术,纨绔嚣张,据说是花瓶。

墨重央,暗黑之巅墨家掌权人,祸水近妖,孤冷如渊,疑似是妖精。

她撩他用了心,他宠她却是用了力。

起初,这是一个穷逼女逆袭妖艳人生然后桃花三千的故事,后来,这是一个禽兽从祸国殃民到只宠一人自此铁了心从良的故事。

剧场一:

某记者:墨先生,墨太太身边的男人有什么不能忍。

墨先生:活着。

某记者:还有吗?

墨先生:现在还活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