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无限光阴 > 第二十一章 揭开记忆的伤痕

第二十一章 揭开记忆的伤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樱的面前,一个高大的身影浮现了出来,这是一个黑脸大汉,穿着一身气质颇为不搭的书生长袍,目光微微有些呆滞,眉宇间透露出一丝淡漠和冷酷的意味。

这便是天余的样子了。

如果仔细看去,可以在他的额头以及太阳穴的位置看到几根被扯断的白色丝线,这些白色的丝线仿佛仍有生命一样地舞动着,断口处正在不断地被解离开来,消散在黑暗里。

这是曾经操纵着他的傀儡之线,但是这些细线此刻已经被尽数扯断,天余的气息也在逐渐攀升中。

天余抬起了手掌,他掌心的空间开始缓缓地扭曲了起来,最终化作了一颗黑球,黑球慢慢地变形,凝结成一本厚厚的黑色封皮书,天余看着这本黑色封皮书,目光柔和而亲切,他那粗短的手指在封皮上起落,就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

黑色封皮书在他的指尖缓缓地翻了开来。

焦黄的纸张上,一个个莫名的奥妙文字逐渐浮现了出来,慢慢地从书页上飘到了半空中,随着这些文字的出现,书本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变形,散发出了别样的光芒。

“让我来看看你的过去!让我看看你,记忆最深处的,绝望!”

天余的声音忽然变得洪亮了起来,就像是俯瞰苍生的神灵正在和凡人对话一样,两人之间虽然只是相隔咫尺,却恍若天涯。

樱在虚无的黑暗中扑腾了几下,却怎么也无法靠近天余的身影,她将手掌一搓,从掌心飞射出了一道赤红色的火焰,瞬间漫过了天余的位置。

然而这道火焰却是扑了个空,火焰擦过的地方,天余的身影略微地波动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停留在虚空黑暗处的天余居然只是一个虚影。

黑色封皮书上开始散发出幽暗色的光芒,周围的一切都被这些光芒所感染,所覆盖,漆黑的空间逐渐开始有了色彩,变幻成为了一个真实的场景。

这是一处幽暗的地牢,墙壁上厚厚的血垢证明了它的古老和沉重,血腥的气息在地牢里回荡着,一声声此起彼伏的惨叫回荡在这森冷的空气里,让人不寒而栗。

几个穿着黑色长衣,带着白色面罩的人动作麻利地从一间潮湿的牢狱里抬出来了一具尸体,这是一具已经被折磨成了骨头和血肉混合物的尸体,能够在他的身上看到所有酷刑肆虐的痕迹。

在这间牢狱的隔壁,一个幼小的漂亮女孩正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瑟瑟发抖地看着外面发生的这一切。

小女孩的样子很是可爱,皮肤粉嫩,五官秀气,但是脸上却沾染着一些血迹和泪痕,头发也乱糟糟地,稚嫩的嘴唇正在微微抽动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她看着那一根根漆黑的,从尸体不同位置插入进去的金属物件,看着那依然流淌着粘稠血液的担架,看着那暴露在肢体外的破碎骨骼,看着尸体临终前惨不忍睹的狰狞表情,只能用双手紧紧地抱住膝盖,瑟缩在牢狱的角落里,无声地啜泣着。

“妈妈,妈妈……”小女孩埋着头,一声声地祈求着。

“妈妈,小樱好怕,好怕啊……妈妈,我不要在这里……”

“妈妈,为,为什么小樱要承受这些……”

就在小女孩啜泣的时候,两个身穿黑色长衣的狱卒打开了小女孩牢笼的门。

“妈妈,是妈妈来看我了吗?”小女孩充满希翼地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两张冰冷的陌生面孔。

一个神色冰冷的狱卒对着小女孩说道:“走吧,巫后说她发现了一种转移巫族血脉的换血仪式,如果这个仪式能够成功的话,你和你的妈妈应该可以得到自由。”

小女孩望着面前的陌生人,喃喃地说道:“自,自由?”

“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小女孩的眼里忽然迸发出了神采,有些期盼地伸出了自己稚嫩的小手。

狱卒一把抓起小女孩,无情地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然后拿出了一把血红色的镣铐,就套在了小女孩白皙的手腕上。

“啊!”

镣铐上带着许多倒刺,随着金属扣合的声音响起,这些倒刺纷纷地扎入到了小女孩的手腕当中。

“好痛,好痛,我不要这个,小樱不要这个!”小女孩用力地拍打着面前的陌生人,想要将手腕上的镣铐解除掉。

面色冰寒的狱卒瞪了小女孩一眼,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将她的行动限制了起来,反手将另一个血色的镣铐扣在了她的另一条纤细的手腕上。

镣铐上渐渐亮起了血色的铭文,链接着镣铐的两条锁链也逐渐亮了起来,小女孩手腕的附近,一根根狰狞的血丝像是生根一样地蔓延开来,每一根血丝的生长,都伴随着小女孩身体的一阵抽搐。

“唔,唔!”

小女孩在狱卒的铁腕下疯狂地挣扎着,却只能让镣铐上的血色符文越来越亮。

链接着这双血色镣铐的,是一颗悬浮在半空中的赤色铜球,伴随着锁链上一阵阵亮起的血色铭文,这颗赤色铜球开始逐渐散发出了异样的红光,随着越来越多的铭文传输到铜球上,这颗铜球正在变得越来越亮。

红色的铭文一阵又一阵地亮起,小女孩手臂上的血丝也越来越多,终于遍布了她的整个双臂,她的挣扎也随着铜球的变亮逐渐衰弱了下去,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白,只剩下两行泪水依然在缓缓地流下来。

小女孩的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这种神采不仅仅代表着生机,还代表着希望和憧憬。

狱卒看到铜球的颜色差不多了,缓缓地松开了束缚小女孩的手臂,小女孩的身体就像是失去了支柱一样,缓缓地软倒在了地上,只有双臂传来的剧痛,才能让她的身体偶尔抽动一下。

狱卒将血色的镣铐从她的手腕上取了下来,然后抬起铜球,朝着门外走去,根本不管小女孩那一片血肉模糊的手腕,以及依然在流淌的鲜血。

她双目无神地躺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无意识地喃喃道:“太,太过分了,人,人家好不容易修炼了这么久,才,才凝结出来的一点血脉之力,唔,唔,妈妈,救救我,小樱要死了……”

幽暗的地牢伴随着小女孩渐渐闭上的眼睛扭曲了起来,然后逐渐地消散成了原本纯粹的黑暗。

而在黑暗中,樱同样无力地躺倒在虚无里,身体不住地抽动着,哭泣着,仿佛正在经历着无法醒过来的噩梦。

“真是悲惨的童年,巫后吗?看来你的来历不小,牵扯到巫族的内部密辛啊,真是有趣呢。”

天余不带任何情感波动地评价了一句,仿佛是神灵在俯瞰着人间上演的一出悲剧。

他缓缓地合上了手中的黑色封皮书,身体渐渐隐没在了漆黑深处。

同样的漆黑里,苏云也站立在天余的对面,和他对视着。

天余在苏云的面前,同样缓缓地展开了自己手中的黑色封皮书。

“那么,让我看看,潜藏在你记忆深处最深沉的恐怖,是什么呢?”

幽暗的光芒同样在黑色封皮书的表面亮了起来,只是这次,在封皮书那焦黄色的纸页并没有出现预料之中的漆黑字迹。

天余的脸色渐渐地变得不耐了起来。

“哼,难道你的记忆里就没有绝望的时刻吗?为何你的记忆这么少!”

他翻过了书页的第二页,然而他想要翻动第三页的时候,后面的纸张却被一条条虚幻的灰色锁链给锁了起来,这些虚幻的灰色锁链表面流淌着一种玄之又玄的秘纹,时刻在变化,却又像是亘古不变。

“你的记忆居然这么少!”

天余翻到第二页看完了上面的内容,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天余说话的时候,苏云的眼前闪过了一幅幅的画面,那是自己进入末日空间前打的最后一局《英雄联盟》,画面定格在己方水晶爆炸,赤红色背景下,失败二字缓缓浮现出来的样子。

这是苏云最后一次打英雄联盟的场景,也是他进入空间前的遭遇,接下来,他走进了楼下的黄焖鸡米饭店铺里,遭遇了煤气爆炸,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末日空间里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剩下的东西,更久远的东西,全都被那神秘的锁链封锁了起来,根本无法翻动分毫。

就连苏云都感觉这份记忆开始渺远了起来。

自己的记忆里,似乎藏着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涉及到更高层次的东西,比如他天赋能力的来源?

这些灰色锁链彼此纠缠,锁链的上面浮动着一圈圈奇异的纹路,构成了一道最严密的封印,坚不可摧!

“咦,你的记忆里居然还有枷锁!真是稀奇!莫非还有人封印了你的部分记忆不成?我倒要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什么东西!”

天余脸色微微凝滞,他伸出粗短的手指,一指点在了那灰色的枷锁之上,一股漆黑的浓雾从他的指尖迸射了出来,将那些灰色的枷锁重重缠绕了起来,黑色的气息一点一点地尝试渗透进去,想要将这些锁链粉碎。

“让我来看看吧,你的记忆深处,究竟潜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