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谁都不是吃素的(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七章 谁都不是吃素的(求月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加入梦想杯,好吧,如果方便的话投个梦想杯的票,不方便的话就投月票吧,我这个人很随便的……

“我不管是不是,反正先将兵符交出来。”

只有拿到兵符,那才算是真正的抓住左中仁的要害。

可是左中仁一听说要兵符,脸色瞬息剧变:“不行……不行!”

普通人即便拿到兵符也没用,可是对于左中仁来说,那就等于把身家性命都交到对方手上。

“铭心,给他来点不痛快。”

要说折磨人,还是七秀的这帮子女人最拿手,当初白晨可是被她们玩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果不是自己悬壶功护体,恐怕真要被她们弄残了。

不过左中仁就没那么幸运了,百花葬,这可是七秀的看家本领,江湖上三大阴毒霸道手段质之一。

就算是铁打的身子,在百花葬面前,也给我折弯咯!

何况这些年的养尊处优,造就掏空了这位偏将的身子骨。

百花葬的霸道之处就在于其劲力无时无刻看不在摧残着人体内的精气血。

屋内传来一阵杀猪一般的嚎叫声,左中仁在地上翻滚着,生不如死。

几次想要自己了断,都被铭心一脚踢飞兵器。

最终,在左中仁绝望的哀嚎中,终于屈服了。

他的苦难才告一段落,绝望而痛苦的看着两人。

“白晨哥哥。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白晨瞥了眼左中仁:“觉得,如果陆一道在城内留下暗棋。谁最有可能?”

铭心拿出那张写满沧州各个将领和官员的纸,放在左中仁面前。

左中仁细看一眼,脸上迟疑不定,似乎也不能很快下结论。

“沧州知府王守福。”床榻上的小妾突然说道。

两人不由得眼前一亮,他们居然忘记了,在场四人中最清楚陆一道为人的,不会是别人,正是陆一道的这位小妾。

“近日来。王守福几次三番的来陆一道府里,两人交谈甚密,把下人部支开,就算是我们几个姐妹也不许接近。”

“知府?他手上有兵力?”白晨惊疑不定的问道。

“王守福手上是没兵力,不过他家业甚大,私召五百门客,并且与江湖中人都有来往。”

左中仁脸色惊变:“如果是王守福的话。那就合情合理了,待他日神策军大军压境的时候,王守福只要骗取我们信任,说携家丁门客共举迎敌,然后再在我们没防备的时候,让高手击杀几个守将的话。仅余的守军势必大乱……”

左中仁越是越是惊骇,心头恐慌不已,显然是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毕竟如果是守城将领的话,反而会互相防备,谁都不是傻子。肯定会防备对方是陆一道留下的暗棋,可是王守福则不同。他是文官,大家本能的就不会把他计算在内。

“我们现在就去杀了王守福。”铭心杀心大起,眼中凶光秉露。

“不,别去!”白晨摇了摇头:“王守福既然与江湖中人有联系,势必有高手护卫,我前去刺杀,只会打草惊蛇,而且没办法防备陆一道是否得知此事,何况我们还不知道城里是否还有其他的叛贼,不妨留着他,把其他的叛贼引出来。”

“此前我已经收到风声,此次入蜀地的神策军足有三万余,先前在青州城被守将灭了万余,而后又在各路江湖中人手中,折损了三四千,仅余一万五左右,不过这一万五左右的兵力,都是相当精锐,沧州城的守军并无十足胜算,如今陆一道又带走了最精锐的两万兵力,如今沧州城剩下一万不到的兵力,而且城内的几个守将,都是各怀鬼胎,恐怕……”

左中仁分析的头头是道,虽说多年养尊处优,已经掏空了身子骨,不过作为一个凭着能力爬上来的将军,这点分析能力还是有的。

“那依之见,觉得如何才能取胜?”

左中仁沉吟许久,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正面交战,想要以寡敌众,显然是痴心妄想,不过神策军却也不是没有破绽。”

“哦?”白晨眼前大亮,心下也稍稍改观了对左中仁的印象。

左中仁直言说道:“神策军孤军入蜀地,本就后勤不济,如今再加上陆一道这两万大军,他们吃什么?”

“陆一道难道不会将沧州城的补给带走吗?”白晨问道。

“关键就在于此,沧州补给将陈驱三年前因为女儿被陆一道独子陆仁风侮辱轻生,与陆一道势成水火,这些年两人斗得死我活,陆一道这次又匆忙带兵叛逃,想要从陈驱那取得所有粮草,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以我推测,陆一道必定是带着两万人轻装离去。”

左中仁对自己的推测,显然很是有把握,他立刻又从箱底拿出一张较为潦草的地图。

“神策军十日前从青州城出发,又在路上有所耽搁,所以此时应该在这里。”

左中仁指着一个红点,然后又道:“此处已属沧州城地界,周边不少城镇,而以我猜测,神策军又加上两万叛军,三日之内,必定粮草耗尽,所以他们要想继续行军,就必须先打下一个城镇,而这些城镇中,唯有陆良县,才有足够的人口,可以补给三万多人的粮草。”

“所以他们下一步必定是要率先攻打陆良县。”

“让当个偏将,倒是委屈了。”白晨看的出左中仁的军事才华,如果给他足够的舞台,他未必就不能成为一个千古名将。

只是,左中仁只是苦涩的笑了笑。在官场上从来不是有德者居之,谁会阿谀奉承。谁才能够爬上高位。

“既然指出他们不日将会攻打陆良县,那么应该也有应对之策吧。”

“陆良县虽然是个大县,不过终归没什么兵力,所以神策军势必不会派遣太多的兵力攻打,以我之见,不过三千兵力左右,若是我用手头的兵力,只要做好万准备。倒是不惧那三千神策军。”

“三千神策军!!”

白晨眯起眼睛,看了眼左中仁:“如果我能解决攻打陆良县的三千神策军呢?又能有什么作为?”

左中仁脸色一惊:“少侠的意思是?”

“如果光是解决了三千神策军,治标不治本,神策军势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打,而且会调动更多兵力,除非能够一次把他们打瘸了。”

“大……大侠,您手中有多少人马?”左中仁心头冷颤。再不敢把白晨当作二三流的江湖中人,敢说解决掉三千神策军,手上恐怕有不少的高手吧。

“在下倒是有些计划,不知道大侠……”

……

天枢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吴道德,此次他派遣吴道德在内三十有余江湖高手,前去取白晨头颅。

可是回来的时候。只剩下吴道德一人。

这让他如何能够舒畅,那可都是先天高手啊!

部都是他在蜀地之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收入麾下的高手。

可是如今,却只剩下吴道德一人。心头更是火起。

以前吴道德行事轻佻放荡,对他的指令爱理不理也就罢了。如今只剩下他一个讨回来,更是如他所想,必定是吴道德偷巧耍滑,没有在围剿白晨的时候出力,才会导致麾下高手军覆没。

“道长,便是这么为我办事的吗?”天枢阴恻恻的哼道。

吴道德依旧是一脸懒散,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大人冤枉小人了,实在是那贼子武功了得,小人对付不了他。”

“既然如此,那也别回来了!”天枢脸色一沉,突然朝着吴德道抓去。

吴德道心头一惊,连忙向后退去,警惕的看着天枢:“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别以为我不知道的想法,既然无心助我,我也留不得!”

天枢大手再次抓向吴德道,吴德道脸色难看,剑锋瞬间出鞘,一道剑光扫向天枢。

可是天枢却是不躲不闪,剑气落在天枢身上,天枢却是分毫未伤,剑气已经溃散。

天枢一把抓住吴德道的肩头,吴德道便如泥鳅一般,瞬间挣脱开。

吴德道刚退两步,突然感觉肩头火辣辣的,看了眼自己肩头,发现肩头的衣肩已经损毁,像是被什么侵蚀了一样。

“化毒掌!”吴德道惊骇不已,看着天枢的双掌,闪烁着绿光。

吴德道连忙以内力将体内毒劲压下,手中长剑连续三次凌空挥舞,三道剑气破空斩向天枢。

天枢脸色更寒,冷哼一声,身上威压倍增,三道剑气落在天枢身上,居然分毫未入就已经被击溃。

同时又是劈空一掌拍向吴道德胸口,吴德道扑哧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先天中期修为,又修炼了正阳宫的太虚功,留不得!”天枢又是一掌拍去。

吴德道此刻脸色晦涩,显然是受创不轻,眼见天枢痛下杀手,连忙举剑还击。

天枢一掌拍在剑锋上,剑锋居然被瞬间腐蚀断成两截。

天枢化掌为拳,又是一拳落在吴道德的胸口,吴德道猛的挥出一掌,与天枢对拼。

天枢冷笑一声:“自取灭亡。”

突然,天枢感觉吴德道的掌力软而无力,根本就未曾出力,心头暗叫一声不好。

只见吴德道已经被一掌拍飞,落入草丛之中。

此刻天色黯淡,天枢连忙翻入草丛中,却发现吴德道已经消失无踪。

不过天枢脸色却是不以为然,看着空无一物的草丛冷笑:“中了我的三掌一拳,便是神仙也救不了。”

这时候,天枢的身边出现一个人,此人正是沧州城守陆一道。

“大人,您的功力又见进展,可喜可贺啊,哈哈……”

天枢眯起眼睛,瞥了眼陆一道:“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倒是陆大人,在朝廷潜伏多年,如果不是陆大人昨日突然带兵前来,在下还不知道大人原来是吾王的一颗暗棋,可惜……”

天枢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脸上却带着几分不屑,如果在自己攻打沧州的时候,临阵倒戈不是更好,现在举兵来投,反而让攻打沧州的事情麻烦了许多。

“大人,在下也是身不由己,我那兵符被我那孩儿弄丢,而且还闹得满城风雨,若是再在沧州待下去,朝廷必定会下令问责,我的官位丢了也就罢了,坏了燎王计策才是大事。”

陆一道也很无奈,他当然知道,作为暗棋的作用,肯定要比直接叛变更有用。

可是却因为自己儿子的事,坑了自己一把,想在沧州待下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