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当日变成可能

第一百五十五章 当日变成可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s:今天依然很努力,票票也请各位大侠给力

“阿雪?谁啊?”白晨满不在乎的问道。

“当然是我老婆。”

戒杀的回答让白晨彻底无语了,白晨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家阿雪怕是早投胎几百次了吧,不会看见人家姑娘漂亮,就喊着老婆吧?”

“我是那种人吗?她不是阿雪,可是肯定与阿雪有关,或许她就是我与阿雪的子孙。”

“嗯,如此说来,明天我就把她骗到手,然后玩弄过后随手丢掉。”

“我日先人。”戒杀大骂起来。

“我日后人。”

白晨突然提起性子,心中得意无比。

平日里都是戒杀给他使性子,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戒杀似乎开始担心起来,威胁道:“我警告……”

“千万别警告我,小心我让的警告变成现实。”

果然,没有什么比起这个威胁更有效果,戒杀果然闷不作声,许久才开口:“帮我个忙。”

“我很忙,没空。”

“小子……”

“诶?又想威胁我!?”

“我的大少爷,算我求行不行。”

“看这么真诚,少爷我就勉为其难,帮一把,说说看要我帮什么。”

“我要查清楚她的来历,最好能弄到她的族谱。”

“和我开玩笑吧,都离开三百年了。就算她真是子孙,怎么查啊?”

“阿雪当年的修为不俗。活个两百年绝对没问题,而且我记得我离去之时,她是怀有身孕的。”

“当初抛妻弃子,现在还回头找人家做什么?即便她真是孙女,还想如何?”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与阿雪有关系……”

“别玩了,不会是想上演一出祖孙相认的戏码吧,不是这个风格的。以前是强盗,现在是和尚,不论哪个职业,都不适合这种狗血剧的角色。”

“老子就这么点遗愿,也不愿意成我?”

“这个嘛……我的价码很高的。”

白晨的脸上已经乐开花了,身边的铭心好奇,怎么走的好好的路。白晨突然露出这么诡异的笑容。

当初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当初吃了我的,就给我吐出来!

“开价!”能够让一个强盗把吃入嘴里的肉吐出来,这是何等的艰辛。

白晨几乎能将此事,当作生平的一次最重要的胜利。

“一百万功德,而且要提前付款。别和我还价,本少爷概不接受还价,调查出蓝轩与家阿雪是否有关。”

“可以,不过……”

“我话还没说完,一百万功德需要立刻支付。至于调查的时间随我定。”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做初一我做十五。还别不乐意,少爷我还不乐意接近她呢。”

“有种,老子不查了!”戒杀咆哮道。

“嗯,不查就不查,我明天就开始努力。”

“努力什么?”

“努力当的孙女婿。”

在没有营养的对话过后,戒杀妥协了。

白晨掌握了大杀器,戒杀无力招架。

因为白晨总能很没品的将戒杀那位可爱的孙女挂在嘴边,而且动不动就威胁戒杀,如果再给自己使绊子,便让蓝轩以身相许,总之都是这类的对话。

戒杀不敢赌,这小子什么缺德事都敢说,也都敢做。

特别是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戒杀最后只说了一句空洞无力的狠话:“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便让死无葬身之地。”

“让我碰我都不碰,这种女人……别不高兴啊,她就是这种女人,身长的跟刺猬似的,好像谁都看不上眼,可是偏偏要是拿些东西利诱,她保准脱的干干净净的,任君采摘。”

“他娘找死是吧,敢这么说我孙女……”

“我说的是事实,不说她还不定是不是孙女,就算她是……我也这么说。”

“我不管那么多,总之先给我查清楚。”

“一百万功德,少一点功德都不行,现在就拿来。”

“先给二十万功德,什么时候着手调查了,再给二十万功德,查出结果了,再结清余额。”

突然,身后传来蓝轩的声音:“白晨。”

“咦?这么快又见面了,蓝轩姑娘,不会是如此想我吧。”

蓝轩平心静气,当然了,是经过调理气息后的。

“我收到一个消息,不知道是否有兴趣。”

“没有。”白晨转身就走,他是绝对不会给蓝轩这个加筹码的机会,绝对不!

“事关沧州数十万百姓的生死,也没兴趣?”

白晨的脚步再迈不出去,转过头惊疑不定的看着蓝轩:“能打听到的事情,我也打听的到。”

“我知道与丐帮关系非浅,不过这件事可不是人多就打听的到的。”蓝轩的笑容充满自信从容。

“条件。”

“修复葬花剑……”

“觉得的消息值得这价码吗?”白晨眯起眼,凝视着蓝轩。

“觉得沧州数十万百姓的死活值什么价码?”

白晨沉吟许久,抬起头看向蓝轩:“是孤儿吧?”

蓝轩眉梢微微拧起,似乎对白晨提起这个话题有些不快,冷着脸哼了声。

“若是我用的身世交换呢?”

“哼……连我是否是孤儿都不确定,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身世。”

“我若是想知道。天下间没什么事情瞒得住我。”

“恐怕要失望了,我四岁那年被我师父收养。可是那时候我已经懵懂记得一些事情,所以不需要什么调查。”

白晨撇撇嘴,暗骂一声扫兴,脸上故作深沉,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蓝轩。

“原本姓庄,辽州三河县人士,我可有说错。”

蓝轩的脸色一沉:“真的调查过我?”

“这个……”

其实白晨也是瞎猜的,如果当初戒杀的老婆生下的是女儿。恐怕蓝轩本姓就该改了。

当然了,三百年的时间,或许已经不止隔了三代,更有可能好几代了。

甚至可能都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不过看起来白晨是赌对了。

“那知道谁杀了我庄家一百三十余口?”蓝轩急切的追问道。

“……被灭门了?”白晨不是在问蓝轩,而是在问戒杀。

戒杀已经没了声音,蓝轩急切的看着白晨。脸色不似在作伪、

“祖上长辈之中,可有一位名叫王雪的长辈?”

蓝轩黑着脸看着白晨,更加确定白晨调查过她。

“那是我的祖奶奶,隔了八代了,庄家就是她建起来的,提她我的祖奶奶做什么?”

“我受一位前辈嘱托。那位前辈很老很老……反正就一老不死就是了,总之他的身份不是能想象的到的,他与祖奶奶有些关系……”

“胡说,祖奶奶是三百前的人物,与祖奶奶同一时期的人。至少也都三百多岁,除非是六道大圆满的绝顶高人。能有三百年寿元,不要告诉我,口中那位老前辈,乃是天人合一的旷古神人。”

铭心在一旁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白晨,在她看来,这绝对是白晨撒过的最扯淡的谎话。

凭白晨的口舌,怎么会扯这种不靠谱的谎话,这明显不是他的风格。

“我又没说是同辈人,也有可能是王雪前辈的儿子孙子也说不定呢。”白晨很不厚道的说道。

戒杀气的牙痒痒,不过他这么说,倒也合情合理。

毕竟想要超过三百年寿元,那就真只有天人合一之境的超级强人才有可能。

即便是六道大圆满之辈,也只能有三百年寿元,就算是用寿元丹也延长不了。

以白晨的诡异来历,和一身高深莫测的本事。

接触一气化元的老前辈,并非没有可能。

“祖奶奶就只有一子,并且也已经去世百年,所以说的肯定不是祖奶奶的子辈与孙辈,要么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人物,要么呢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庄家的人。”

“算了算了,爱信不信,总之我也不图什么,将的消息给我,我帮调查庄家灭门惨案,这个交易怎么样?”

蓝轩显然是在犹豫不决,按理来说,这次她出师门,最重要的便是修复葬花剑。

可是如今自家的灭门案至今悬而未定,让她心中升起几分希望。

或许他真的可以查出自己庄家的灭门案也不一定。

“要多久能够查出庄家之事?若是说十年八年的话,那就免了。”

“可知道庄家世代相传的《七心琉璃功》?”

蓝轩的脸色再次惊变:“……怎知……”

“我看修炼了上册《七心琉璃功》,进入先天多年,却因为没有中、下册,所以功力停滞多年吧。”

“是从哪里听来的?”

“别管我是从哪里听来的,我就以这《七心琉璃功》中下册为条件,如何?”

蓝轩的脸色阴冷至极,眼中更是冷藏杀机:“当年我庄家灭门,便是因这《七心琉璃功》,如今能拿出《七心琉璃功》,并且还对我庄家之事了如指掌,定与仇人有所瓜葛!”

蓝轩脸色说变就变,身形突然化作白虹,掌心更似七彩琉璃一般通透。

“傻女人……”白晨连连退后。

虽然他不惧蓝轩,可是对她却是不能动手,如果自己敢对她动手,绝对要被戒杀大卸八块。

白晨一边退,一边大叫起来:“如若我与的仇人有关,会拿《七心琉璃功》作为赌注吗?”

“那说这功法从何而来?这功法乃是我庄家世代相传,绝对不可能外泄,而当年庄家仇人也是夺走中下册秘籍,还有什么话说!”

“我草,老子就是庄家灭门仇家,又如何?换不换一句话,给个痛快。”

白晨火大了,平时也没见这么激灵,怎么这会儿把由头理得这么顺。

白晨这么一吼,蓝轩反而平静下来,虽然看向白晨的目光,还是带着几分冷意,不过总算是不动手了。

白晨从怀里掏出三本秘籍,直接丢到蓝轩的手中:“别和我废那么多话,这是《七心琉璃功》的秘籍,上册也练错了,重新练……把得到的消息告诉我,今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就算不小心见面,也装作不认识。”

蓝轩没想到,白晨会如此爽快的把秘籍丢到她手中。

翻开几页稍稍看了一遍,心头更是震撼。

这世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七心琉璃功》,可是其中的记载,比起她所认知的内容,更加完整。

难怪,难怪自己庄家拥有《七心琉璃功》,却始终不上不下,没有人能够练到下册,原来在上册里,就有不少的差错。

蓝轩再没有怀疑,毕竟当初仇家抢走的也只有中下册秘籍,上册秘籍一直在自己的手中。

白晨既然能够拿出一整套,显然不会是仇家。

如果仇家有整套《七心琉璃功》,那就没必要灭庄家了。

“白晨,怎么知道我孙女她的孤儿?”戒杀显然对此非常的好奇,并且在意。

“猜。”

“把所谓的事关沧州数十万百姓的消息说出来。”白晨没好气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