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修仙:我绑定了搞事系统 > 第二卷 身陷云梦泽 第六十二章 黄金台

第二卷 身陷云梦泽 第六十二章 黄金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杀了他们!”其中一个带头喊道。

“为大当家报仇!”其他人迅速响应。

顷刻间,或张弓搭箭,或手持利刃,所有劫匪都在等待着大当家的一声令下。

而另一方,镖师们也迅速集结,严阵以待。

由于他们的长枪在先前围捕猛虎时被赫拉拉毁去大半,如今手中仅剩盾牌与短刀。

这样的装备器械在勇猛彪悍的劫匪们面前完全不够看,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不曾退却,视死如归。

双方对峙,战斗一触即发。

大当家在众人的搀扶下,艰难地站起身,苍白的脸上已毫无血色。

“撤!”他恶狠狠的说出了这个字。

然而,这并不是劫匪们所期待的。

“大哥!”

“大当家!”

劫匪们无不希望大当家能够改变主意,杀了这群不识抬举的对手。

“走!”

令劫匪们失望的是,大当家再一次说出了与先前近乎一致的指令。

“唉!”所有人都憋着一股劲,他们心有不甘,此番出行不但一无所获、空手而归,还害得大当家被砍去了一条手臂。

这让一群血气方刚的壮汉,如何能忍得下去。

可最终,他们还是遵从了大当家的意愿,在密林深处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着劫匪们退去,这场风波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至于大当家为什么会放弃报断臂之仇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是为了履行输了的赌约,或者是被高深莫测的赫拉拉给震慑住了。

即便是为了履行赌约,但这赌约也只是履行了一半,因为他并没有给护镖队提供任何马匹。

也许他事先就没打算提供马匹,只是为了让刘念答应自己的加码,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输。

无论怎样,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经过交流得知,先前赶过来的银甲女子叫花正欣,是长风镖局总镖头花与海的女儿。

因为花与海放心不下这趟镖,便叫她赶过来支援,途中恰巧遇到了带着回春丹返回潮州城的有去,了解到他们先前耽搁了一些时日,接下来一定会抄近路缩短行程,所以才有了之前所发生的那一幕。

护镖队稍事休整后,继续赶路。

由于先前那场厮杀,他们的马匹被劫匪们尽数射杀,如今也只能用花正欣所骑的白马拉镖车。

一开始花正欣还是拒绝的,这可是千金难求的汗血宝马啊,她又怎会不心疼。

可最终还是妥协了,毕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总不能让镖师们扛着箱子赶路吧。

……

几日后,天渐渐放晴了。

鲜花盛开的清晨,薄雾在林间缓缓流动,一阵风吹过,泛起一层层涟漪。

眼前是一望无垠的林海,郁郁葱葱,密密层层,树影婆娑,青烟绿雾。

置身于林中,目之所及皆是一片翠绿,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欣赏着满眼的绿意。

闭上眼,感受着微风拂面,嗅着阵阵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无比舒畅。

穿过繁密的树林,继续往前走,路渐渐变得开阔了起来。

环顾四周,到处开满了鲜花,红的桃花,白的梨花,紫的兰花,粉的玫瑰……

颜色各异,五彩缤纷,正是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没过多久,财富城便已近在眼前了。

青山环抱,绿水缭绕。

云梦泽素有千湖之美,而财富城更是云梦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城外三面环湖,即便是城内也有大大小小数十上百个湖泊。

远远望去,云遮雾罩更是增添了一些神秘的气息。

入城后,沿着平坦宽阔的大路走了没多远,便是龙门客栈。

经过连日来的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加之殚精竭虑,护镖队早已疲惫不堪。

就连花正欣的白马都瘦了整整一圈,何况是人了。

吃过饭后,一个个的恨不得睡到天荒地老。

有来与花正欣商议,决定先去把镖给交了,免得夜长梦多。

刘念与赫拉拉换过衣服后,觉得闲来无事便跟着前去凑凑热闹

毕竟这财富城极有可能会成为他们两人未来几年的常驻之地,提前踩好点也是为了方便日后行事。

当然,这只是刘念的一厢情愿。

赫拉拉并不像刘念想那么多,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宗门,来到这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财富城,她只想无拘无束、痛痛快快的玩上一回。

这不,趁着有来和花正欣在与雇主商讨交镖之际,赫拉拉一只手拖着刘念径直走进了财富城最大的赌坊——黄金台。

黄金台里单双,骰子,牌九,番摊,六博,奕棋,投壶,大小猪窝,选仙,斗鸡,斗鸭,斗鹅,斗鹌鹑,走马,走犬,斗蛐蛐,捻钱,关扑等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还有一些连刘念都叫不出名字,更不知道是何玩法的。

到了这里,刘念原本以为赫拉拉会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眼花缭乱、洋相百出。

可事实却是她就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再也无法控制。什么都想玩,什么都想试,到哪都是跃跃欲试,真正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来者不拒。

刘念可谓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控制住她那颗躁动的心。

“啥意思?是差钱儿啊,还是咋滴?”赫拉拉一脸不情愿的问道。

“还好意思问差啥?差啥你心里没数啊!你师傅一分钱没出,光是上嘴皮碰下嘴皮就让我给他赚一百万金币,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再说了,啥玩意儿能这么贵啊?”刘念不耐烦的反问道。

“彩礼吖!”赫拉拉忽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理直气壮的回应道。

“不……不是……啥玩意儿?”刘念下意识的掏了掏耳朵,难以置信的追问道。

“彩礼是啥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啊?”赫拉拉一脸委屈。

“你师傅亲口说的?”刘念再次确认。

赫拉拉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么回事儿啊,那你早说啊!”刘念顿时眼前一亮,心里暗自盘算着:“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数据系统中的任务要求击败赫拉拉,应该同陆瑶那次一样。”

“早说?那你也没问啊!”赫拉拉出声埋怨道。

“行行行,我的错,我的错。”刘念很识趣,连忙承认错误。

因为他心里清楚,永远不要和女生讲道理,尤其是和这种美若天仙的女生讲道理,因为和女生讲道理本身就是不讲道理。

“那你是想玩哪个呢?”刘念豁出去了,与赫拉拉开心相比,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

“就这个吧。”赫拉拉微微抬了抬下巴,而后补充了一句:“这个最近。”

刘念看了看赌桌上的骰子不由得一阵头大:“晕倒,敢情你就是通过这个来选择玩哪个的?”

“不然呢?”

“不是,你先听我说。既然决定赌钱,咱就争取赢个启动资金回来,你觉得如何?”

“启动资金?”赫拉拉眉头微皱,表示不解。

“你师傅让咱们赚钱,想赚钱就需要本钱,这个本钱就叫做启动资金。”刘念耐心的解释道。

刘念是真的好奇,赫拉拉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你说她天真呢?有些时候还很机警。你说她机警呢?问出的话又让人很无语。

“那怎么赢呢?”赫拉拉好奇的问道。

“以你的实力隔着骰子盅改变里面的骰子应该不在话下吧?”刘念试探性的问道。

“那又如何?”

“俗话说:十赌九骗。一会儿我们先观察一下,等押注小的人比较多时,我们就反其道而行,全部压大。你见我眼色行事,把里面的骰子改变成大就行了。”刘念详细的解释着自己的计划。

“好。”赫拉拉毫不犹豫的说道。

“记住要改成大哈,千万别搞错了。”刘念再三叮嘱。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真啰嗦。”赫拉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赌桌上,穿着锦衣华服的庄家一边摇着骰子一边大声嚷嚷道:“来来来,押大押小,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

“这位小哥要不要来试一试手气?”庄家见刘念手里拿着一袋子金币走了过来,于是出声问道。

“这个是怎么玩的?”刘念刻意装出一副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

“第一次玩吗?”

“嗯。”

庄家闻言,顿时眼前一亮,而后继续说道:“押大或者押小,你随便选一个。”

“好,我先看看其他人怎么押的。”

刘念一连等了十多次,待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押小时才决定出手,把手上仅有的几百金币全部押了大,并给赫拉拉使了个隐蔽的眼色。

赫拉拉立即会意,她轻推剑柄,一阵罡风席卷而过,只一瞬间便收剑入鞘,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刘念见赫拉拉朝他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顿时有了底气。

“呦,你就这么自信?”庄家一脸惊讶的看向刘念。

“开吧!我向来喜欢一锤子买卖,正所谓大点干,早点散。”刘念双臂抱于胸前,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身前。

“就喜欢你这种性格的,爽快!”庄家发自内心的称赞道。

待庄家掀开骰子盅的一刹那,刘念的脸都绿了,他只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却没猜到故事的结尾。

终究是错付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