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 155.小火锅和果汁酒

155.小火锅和果汁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本章为防盗章节,请耐心等待防盗时间过去  最后送别,项云黩也不知道要买点什么给老韩才好,阿娇说:“吃的用的得烧给他才成,别的都收不到。”

她说这话的时候心中十分嫉妒,这么多年了,可没人给她烧点什么,连吃了了两袋软心巧克力才好受些。

项云黩什么也没买,空着手来了,姜宸上来迎他:“小周胖子值班儿,今天挺多领导也来了,项哥,你真不回来了。”

“今天不说别的事。”项云黩来时点了犀角香,怕效力过去,仔细搜索了一圈,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已经完全不是项云黩第一次看见的模样了,仿佛又有了温度和实体,穿着警服,戴着警帽,并没有浮在空中或是棺木上,他就站在人群里。

虽然大伙没一个人看见,但他跟每一个来的人都点头示意。

跟同事们打完招呼之后,又特意走到那几个年青人身前,看着他们露出满意的表情,想说些什么,又遗憾他们听不见。

项云黩慢慢走了过去,他原来只能看见老韩魂魄的一点影子,现在能听见他说话,老韩身上一层淡金色的光,他说:“这才像精精神神的小伙子嘛。”

项云黩仔细一看,这几个就是他带着阿娇去筒子楼的时候,冲着阿娇冲口哨的黄毛。

他们把头发剪了,染回黑色,穿得干干净净的,来参加老韩的追悼会,有一个还偷偷抹了一把鼻涕。

关秀梅带着女儿关晓来了,关晓穿一条黑裙子,头上戴了一朵白花,在爸爸的葬礼上哭得泣不成声。

关秀梅面无表情,她来的时候很不耐烦,一直不断看着手表,等抬头看见前夫戴着警帽的遗像,她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塞到女儿手里。

关晓看到报纸了,没想到有一天,她爸爸的照片会登在报纸上,而她所认识的爸爸和报纸上写的完全不同。

老韩走到女儿身边,喊她的小名:“妞妞。”他答应给女儿买新电脑的,还没能给她。

项云黩走过去:“你爸爸答应给你买新电脑的,但这东西更新快,想暑假里带你一起去选的,奖励你考了个好成绩。”

关晓捂着脸哭出声,关秀梅紧紧抿着嘴唇,看了项云黩一眼,把手搭在女儿肩膀上,冲项云黩点点头。

老韩是个好警察,但不是个好丈夫好爸爸,答应关秀梅的事,十件有八件做不到,对女儿也是一样,还以为他这次又失约了,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

关晓一哭,老韩就伸手摸她的头顶,跟她说话,但她听不见了。

阿娇没有进来,只在门边站着,看见铺满了白花和花圈的仪式堂,心里莫名凄凉,她死了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人真的想念她。

她在门口探头探脑,眼睛一扫,看见了韩刚,张大了嘴巴,韩刚身上那层光,分明不是一个普通鬼了,而是一方鬼差。

项云黩诚心替韩刚在菩萨面前表功德,两位灵官查有此事,地藏王菩萨因韩刚生前有善行,特给殊荣,在他投胎之前,不必在地府中等待,而是在人间当一地的鬼差,继续行使职权。

等到投胎的时辰到了,再卸下职位,但这期间累积的功德,不仅是惠及一世。

兰芽在孟婆庄里当个侍女都能恩泽阳世的亲人,何况是正经的鬼差呢。

阿娇没想到韩刚竟然还当上了官儿,不仅当了官儿,还能留在人间,她瞪圆眼睛,怎么每个人,每个鬼的运气都比她要强?

犀角香的效力一过,项云黩就看不见韩刚了,但看到他穿着警服,还像原来那样笑容满面,项云黩心里一轻,突然就好受多了。

他看见阿娇在外面探头探脑的,以为她不敢进来,他自己也没什么要跟旧同事们说的,献了花见了老韩,就准备离开。

姜宸叫住了他:“项哥,就这走了?我送送你吧。”

一路把项云黩和阿娇送上了车:“项哥,你要是真不乐意回来,那当个顾问成吗?”

项云黩走的时候跟上面闹得挺僵的,他不愿意回来,大家也都理解,但他天生就是干这个的,这样太可惜了。

“我是不知道老韩的案子是怎么破的,你又是怎么找到线索的,但你不干的,挺可惜的。”他一进警校,就听过项云黩的名字,没想到能跟他在一个分局,跟着他学了那么多东西,是好师兄也是好同事,这么分开心里不好受。

项云黩拍拍他的肩,没有正面回答姜宸的问题:“你好好干。”

姜宸目送他离开,站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追

到车边:“项哥!我妈请你到我家吃饭,她说给你做了红烧肉!”

阿娇低头坐在车里,捧着手机在玩连连看,她替别的鬼表功德,人家还混上鬼差了,不玩玩游戏,鬼心难平。

听见有肉吃,小脑袋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眼巴巴的问姜宸:“红烧肉好吃吗?”

项云黩本来要拒绝的,可阿娇脸上又露出那种生动的,垂涎的表情,想了想她这么多天一直跟他一起吃外卖,确实没吃过什么家常菜。

姜宸笑了:“我妈做的那红烧肉可是一绝,陈娇也来吧,她过两天不就开学了嘛,一中-功课紧,我让我妈给炖个土鸡汤,好好补补!”

阿娇确实觉得鬼身操劳,死了这么多年,成日就是在墓室里大睡,还了阳一天都没歇过,这才几日的功夫,就金屋到手,也确实应该补补了。

阿娇穿了一条无袖连衣裙,胳膊白生生的,也细伶伶的,她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看上去确实很缺乏营养,项云黩想了想,答应了:“那麻烦阿姨了。”

他也想见见姜宓,有话要对她说。

“不麻烦,我妈都念叨你好多回了。”

“什么时候吃啊?”一听项云黩答应了,阿娇嘴巴都翘了起来。

姜宸乐了:“就明天。”

明天姐姐也在家,正好再跟项哥见一见,两人的事总该有个说法,就这么黄了,有点可惜,最好能再劝一劝项云黩。

姜妈妈一接着儿子的电话就乐了,赶紧催女儿:“别看书了,赶紧出去买几件新衣服去。”

姜宓手里的书被妈妈抽走:“妈,干什么呀。”

“这书什么时候不能看啊,你弟弟刚刚可来电话了,明天小项来家里吃饭。”姜妈妈推着女儿去买衣服,“你也别老穿这么素的,买几件鲜亮的,年轻的时候不穿,老了再穿啊?”

姜宓不愿意:“妈,我有衣服穿。”

“跟妈妈有什么实话不能说的,你就是太磨叽,这都多长时间了,那下手快的说不定都在办婚礼了。”

姜妈妈很知道现在的婚恋市场多么严峻,女儿的年纪不小了,谈上两年恋爱磨合磨合,结了婚等一年要孩子,时间刚刚好。

再说了,小项这个孩子多招人喜欢啊,长得就出挑,跟女儿站在一块儿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生出来的外孙一定可爱漂亮。

“你要是不喜欢他,妈也不说这话,你到底喜欢不喜欢,自己心里没数?”姜妈妈瞪了女儿一眼,“我可告诉你,这么好的被人先下手,你得悔死,知不知道!”

姜宓把妈妈推出房间,关上门,半天都静不下心来,想了想打开衣柜,挑出一件荷叶青的裙子挂在衣柜上。

姜宓是穿着这条裙子第一次见到项云黩的,那天也是赶巧,她从学校回来,遇上弟弟请师兄回家吃饭。

姜宓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项云黩,项云黩也看见了她,他点了下头,姜宓的脸悄悄红了。

两人也不是没有过独处的时光,但就是没有走到哪一步。

既然让他挂心的案子已经结束了,她是不是应该抛开女孩的矜持,先跟他表白?

没想到项云黩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把陈娇也带来了。

阿娇还阳之后,还是第一次被人邀请作客,她十分高兴,一回去就翻箱子,找出一条漂亮的小红裙,穿在身上比划了很久。

她后天就要开学了,暑假应该是她最后放松的日子,项云黩看她高兴,也就随她去。

等她穿着那条红色超短裙出来,露出雪白的两条腿时,项云黩又皱了眉头,阿娇转了一个圈儿:“好看吧!”

她的陶俑侍女都捂着眼睛不敢看她。

项云黩清清喉咙:“挺好看的。”就是,就是白得有点儿晃人眼。

外头的女孩都这么穿,越是漂亮越是敢露,她在国外肯定要更开放,项云黩又不是长辈,更不能说她,只好把眼睛珠子正着,不去看她。

姜妈妈请吃饭,项云黩买了点保健品,他还把姜宓送给他的手表带来了,不能收下她这份礼物。

姜妈妈听见门铃响,一开门先看见项云黩,刚要咧开嘴笑,项云黩的身后就探出个小脑袋来。

“阿姨好。”他介绍阿娇,“这个,是我妹妹。”

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就说阿娇是他妹妹,她现在还住在他家里,这么说,免的别人多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