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 152.兔子妖和小剧本

152.兔子妖和小剧本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本章为防盗章节,请耐心等待防盗时间过去  阿娇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楚服隐身在血玉中盯着项云黩,要是他敢趁娘娘酒醉对娘娘不敬,楚服拼去鬼身不要,也要撕咬他一口,把他周身金光咬出一个窟窿来。

项云黩替阿娇盖好被子,又给她留了一盏夜灯,转身出了房门。

阿娇小睡片刻,酒意化作气从鬼身中消散,她打了个哈欠清醒过来,窗外月亮正圆,夜里才是鬼精神最旺的时候,她盘起腿坐在床上晒月光。

二十八根贵人烛,楚服一口气“吃”了八支,余下的阿娇收了起来,预备每天给楚服点一根。

楚服在幽冥时常受饥火折磨,难得有吃得这么饱的时候,懒洋洋躺在血玉里,连声音都不再嘶哑了:“娘娘可想到法子了?”

阿娇虽是柳万青的客户,但她签契约的时候就已经说明白了,柳万青是提供机会,圆梦一事还得是阿娇自己来,要不然柳万青大可以施展法术,让项云黩送一个金屋给阿娇。

得是刘彻的转世甘心情愿的送“金屋”给阿娇。

阿娇还真想了一个办法,这办法是从项云黩那几个队友身上琢磨出来的,她看见他们送生日礼物给项云黩了。

虽然都包在盒子里,但阿娇能够看见,姜宓那个盒子里装的是一块圆溜溜有系带的东西,从盒子来看,比别人送的都要贵重。

收了礼就要还礼,这是千年来不换的规矩。

阿娇的主意是趁明天出门,也给项云黩买一样生辰礼,等到她生辰的时候,项云黩就该回礼,到时她就暗示自己想要金屋。

阿娇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十分聪明。

她想出了办法,又觉得当人的滋味很不错,再投胎也不知道是投成什么,而且一投胎就要跟楚服分离了,不如抓紧这一年的机会,好好享受当人的滋味。

除了自个儿,也不忘记楚服:“我圆了金屋就能投胎,你却不同,不如趁这机会当个鬼修,等我投胎,你也好来寻我不是。”

也确实该替楚服想一条出路,要不然她投胎去,楚服没有着落,两人相伴了这么多年了,阿娇不忍心看她永生永世都呆在幽冥中当一个怨鬼。

楚服自然肯的,但如何当个鬼修,两人都不知道。

阿娇一时也没主意,兰芽几个虽是孟婆侍女,也都是鬼修,教过阿娇一些法术,可她怎么练都练不成,别的鬼但凡强些,都会化形会幻术,只有阿娇不论多少日子,都是个花架子,丝毫不见长进。

好在她们有许多时间可以想法子,阿娇拍拍玉蝉:“等明日我问问柳万青,修行不过就是积德行善嘛。”

先积功德后修道,福泽一厚总有好处,不论是人、是鬼还是草木妖精,想得道都得先经过这一关。

第二天一早,姜宸就来接阿娇了,他还给两人带了早饭来,阿娇给他开的门,她闻到香味,冲下楼去,兴冲冲迎接姜宸。

姜宸提着两个袋子,还有些发困呢,刚要打哈欠,猛然看见阿娇巧笑嫣然,硬生生把哈欠吞了回去,耳朵根子都红了,结结巴巴:“我买了点儿豆浆油条小笼包什么的,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小笼买了五笼,一笼六只,一共三十个,项云黩一个人就够能吃的了,昨天姜宸还见识过阿娇的饭量。

姜宸把吃的摆在桌上,项云黩从楼上下来,姜宸问:“项哥,我今天下午还要把黑子送到小周家去,不能一直放在车上跟咱们跑一天,要不然在你这儿先在放一放?”

黑子是韩刚捡回来的猫,好鱼好肉养了两年,不知拍了多少照片,天天发朋友圈,项云黩听了一愣:“是老韩家那只?”

姜宸点点头:“是,这不是……咱们大家伙儿轮流养着。”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都大半年了,老韩凶多吉少,可谁都不提替猫找领养人的话,这就么东家转完转西家,他们工作时间不稳定,又都没成家,照顾不了多长时间。

老韩是个精细人,养猫也跟小孩儿似的精细,这猫又不会说人话,哪儿病哪儿疼只会喵,上个月才生了一场病,小胖值班愣没发现,还好送医及时。

项云黩想也知道这几个刑子是怎么养活猫的,他问:“怎么不送我这儿来?”

姜宸愣了,他们谁也没想到要拿猫的事儿麻烦项云黩,那段时间他情绪不对,谁也没敢跟他说这事儿。

韩刚是项队的老队友老搭档了,算是项云黩的师傅,两人感情深厚,出了事儿项云黩几天都没合眼,来来回回的跑老韩走的那条路,恨不得把地翻一遍,还是什么线索也没有。

他们收拾老韩的东西,都不敢让他知道,老韩连烟都不抽,平时根本就没有嗜好,老婆早就跟他离婚了

,女儿也不在身边,只有这只小猫。

项云黩刚要点烟,又把烟掐了:“把猫送上来,以后我来养。”

阿娇嘬着豆浆听他们说话,姜宸“噔噔噔”跑下楼,先把猫包拎上来,再把猫砂盆猫窝一样样往上搬。

项云黩一看差点没认出来,这猫在老韩那儿养得胖乎乎的,皮毛油光水滑,这会儿瘦得都脱了相,缩在猫包里不出来。

姜宸挠挠头:“黑子这段时间不怎么肯吃猫粮,它原来也没这么胆小,可能因为老是换环境不适应才这样的。”

姜宸怕项云黩以为他们没好好照顾老韩的猫,赶紧说:“之前都是我姐养着,它吃还是肯吃的,只是一到晚上都挠门要出去我姐住的宿舍,被人投诉了只能送出来。”

姜宸伸手想把猫抱起来,黑子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喵”的一声,挠在他手背上,留下两条血痕,长大了嘴巴对姜宸哈气。

项云黩也想伸手,被阿娇拦住了,她两根手指搭在项云黩的手腕上,指尖一片沁凉:“你别动。”

姜宸“嗞”着牙,一边吹气一边告诉项云黩:“黑子平时都挺乖的,昨天开始就不认人了,我昨天把小胖送回家,这猫就跟发了疯似的在屋里乱蹿,它是不是又病了?”

阿娇并没使力,项云黩却觉得手腕动不了,侧头看向她,只见她乌沉沉的眼睛盯着黑猫,目光中有别的东西在闪动。

这只黑猫的脖子里有一块银色吊牌,牌子上刻着“韩刚”两个字儿,底下还有一串数字,阿娇昨天学到的,这叫电话号码。

她缓缓伸出手去,黑猫一步步往猫包里退,直到退无可退了,只得伏下身,阿娇把手按在它毛茸茸的脑袋上。

这只黑猫颤悠悠的“喵”了一声。

姜宸张大了嘴,今天早上为了能捉到它,他和小胖两个人胳膊上不知道留下多少道血印子,怎么这女孩一伸手,它突然就乖了。

阿娇摸它,它还颇觉享受,嗓子细颤颤的喵,把肚皮一翻,任由阿娇揉毛。

阿娇虽然还阳了,到底还是鬼身,鬼身上的阴气让它觉得舒服,为什么鬼气让它舒服,是这猫的身上留有人的一片残魂。

项云黩看它乖了,又想伸手,那猫在阿娇手下发起抖来,阿娇瞥了项云黩一眼,抬起下巴:“让你别碰,再碰它就死了。”

人死成鬼,鬼死就是魂飞魄散。

这片残魂连魂识都不全,根本就受不了贵人命格的项云黩这一碰。

项云黩察觉出少女话中有别的意思,姜宸却大大咧咧:“你还懂兽医?那怎么办,咱们要不要赶紧送它去医院啊。”

她看了项云黩一眼,问道:“牌子上这个人,是不是没有入土为安?”

姜宸“啊”了一声。

阿娇觉得他蠢,看都不看他,只盯着项云黩。

到现在这事儿也没个定性,找不到一点儿蛛丝马迹,什么都没有,一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项云黩钉在原地,他用一种全新的目光看着阿娇,老韩的前妻不愿意管这事儿,女儿又是未成年,队里来来回回去了那么多趟,她就是不肯管。

老韩没有别的亲属,项云黩也没有替他办,一天不办丧,就好像老韩还能活着回来。

阿娇嗅了一下,雪白指尖掩住小巧鼻头,虽是一抹残魂,可有种十分浓重的水腥气,她眉尖儿一蹙,凑到项云黩的耳边:“那一天,是不是在下雨。”

项云黩只觉得耳畔有凉风吹过,他动动嘴唇,把姜宸拎起来推出门去,姜宸不明所以:“项哥!项哥这是怎么了?今天不是带她报到去吗?”

项云黩把人赶到门外:“我今天又有空了,我带她报到,黑子就养我这儿了,你忙你的去。”说完把门“砰”一声关上了。

姜宸站在门外,可……可他今天不忙啊。

项云黩已经有了预感,接下来他听到的事儿,可能会颠覆他二十八年来的世界观,他想点了一支烟,猛吸一口,稳定心神,但他没有,咬咬牙道:“你说。”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阿娇的眼睛,半点都没有退缩。

阿娇眉梢一动,觉得这人比刘彻可有意思得多,她说鬼话骗刘彻金屋的时候,刘彻可不像他这样。

“他没有入土为安,没有石碑木牌引路回来,又没有供奉,这个银牌上刻着他的姓名,他就找回来了。”可能是寄托了他心中眷恋,所以趁着七月半回来了。

为何是七月半,大概是因为平时它鬼力不足以支撑,七月半阴气重,残魂鬼力稍强,这才能找回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