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 143.阿娇今天怼天了吗?

143.阿娇今天怼天了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本章为防盗章节,请耐心等待防盗时间过去

项云黩叫了姜宸帮忙,他毕竟不是警察了,有姜宸在,行使职权的时候要方便很多,真的抓到人,也得让姜宸把人带回去。

项云黩打电话给姜宸:“你明天请假,跟我去一趟陈家浜。”

姜宸刚刚才到家,一口气都没歇,他正捧着杯子喝出了吃山灌海的气势,好半天才喝够了:“项哥,这又是干什么呀?今天可累死我了。”

关晓回家跟关秀梅大吵一架,又去了韩刚住的筒子楼,她小时候就住在那儿,竟然还拿出了一把串着红绳子的钥匙,打开了大门。

原来老韩这么多年都没有换锁,是因为女儿那里还留着一把旧钥匙。

屋里面当然是没人的,关晓一路走一路哭,姜宸怕她出什么事儿,一直跟在她身后,关晓不愿意回家,他好不容易把人给劝回去。

关秀梅跟女儿吵了架,打电话到队里投诉姜宸,说他没经过她的同意,就把韩刚的事告诉了女儿,导致女儿情绪失控。

姜宸估计自己明天就要吃个批评了:“项哥,去陈家浜是不是还为了老韩的案子?如果是,我真不能陪你去,除非你给我一个我能接受的理由。”

项云黩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他,要说什么呢?说陈娇能够看得见鬼,说她找到了韩刚被埋尸的地方?

“我要是说,老韩给我托梦了,你信吗?”

姜宸先是哑口无言,跟着重重叹口气,项云黩已经被这事儿折腾得心理出问题了,他顿了一会说:“行!我明天就陪你再走这一趟,但你得答应我,回来得跟我回队里,去做心理疏导。”

项云黩无声的笑了,这两天他知道的,看到的,都颠覆了以往有的一切认知,要是姜宸知道这个,就不会觉得他心理出问题了。

“好,我答应你。”

点给韩刚的那根烟,烟丝袅袅,还没烧完,烟就灭了,项云黩说话的声音一顿。

老韩早就把烟戒了,很多年都不抽了,就算偶尔抽上一根,抽到三分之一就会掐掉,说后面那段尼古丁焦油太多了,伤身体。

这只烟就像是经了老韩的手,被他掐灭的一样。

项云黩看着那根烟,无声笑了一下,老韩虽然死了,但还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他心里竟然好过许多。

姜宸还在喋喋不休,劝项云黩凡事要朝前看,别在一个地方打转,往前迈一步,也许就能柳暗花明了呢?

“项哥,咱们也不是没办过那种案子,有些事不是放弃,只是等待,等到哪一天拎出一个线头,整件案子就能破了。”

姜宸说的,还是项云黩教会他的,现在他反过来教育项云黩。等真的经历了,才知道等待才是最磨人心的。

项云黩原本最不耐烦听这些,但今天他却听了,姜宸还在喋喋不休,楼梯上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他抬头一看,是阿娇抱牛奶盒上楼去,一边走还一边揉眼睛。

项云黩笑了一下:“是,是该柳暗花明了。”

第二天一早,姜宸开着车等在项云黩的楼下,他抽了一根烟,看见项云黩出来,把烟掐了打招呼:“项哥,咱们……”

声音一停,说不下去了,项云黩身后还跟着一个陈娇。

她穿了一件猫咪图案的t恤,配了一条窄腿牛仔裤,两条腿包得又细又直,脚上一双小白鞋子,身后背着一个大包,里面鼓鼓囊囊的,蹦蹦跳跳的走出来。

阿娇昨天看见学校里出来的女孩们把外面的衣服一脱,里面穿得五颜六色,她马上学会了,从箱子里翻出来穿上。

姜宸跟她打了声招呼,凑到项云黩跟前:“项哥,咱们还带着她呀?”

昨天带着陈娇还能勉强说是替她去报学校手续的,今天还带着她去陈家浜查案,项哥这行为也太古怪了。

“嗯,带着她。”

姜宸觉得这是一场儿戏,不能任由项云黩再这么下去了,今天去过陈家浜,必须带他回队里,押着他帮心理疏导。

姜宸开车,项云黩和阿娇一左一右坐在后座

阿娇悠然自得,一路都在摆弄她的手机,她从胡瑶复制的行李里找出一个,套着一个皮壳子,还挂了一串亮晶晶的装饰品。

她当然不知道密码,项云黩带她去小区门口修手机的店里重装了一下,小店里的男生十分殷勤

,还替她装了各种各样的软件。

每一个都点开来看了一下,发现了美颜拍照神器,觉得有意思极了,含着一根棒棒糖,一路上玩个不停。

书包里还装好了项云黩给她买的各种小零食和水果,自己吃几个,还拿出一个来分给项云黩,塞到他手里,一付是去郊游的样子。

项云黩沉默不语,阿娇塞给他,他就吃掉。

阿娇吃饱了有些发困,她甚至还靠着车窗睡了一会儿,项云黩怕她磕着头,把她揽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姜宸又觉得他像个司机,载着一对男大女小的情侣去郊游。

陈家村离江城大概四十分钟的车程,高速公路的口子一下去先到白塔镇,再到陈家村,地理位置并不偏僻。

陈家村还算富裕,但也依旧是农村面貌,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村里只留下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

项云黩因为老韩的事,没少跑陈家村,对这里很熟悉,村里没有摄像头,项云黩把村子都走遍了,一个摄像头都没找到。

这里养鱼养蟹的人家也都是自养自吃,很少售卖,家家户户都有的东西没有偷,没有装摄像头的必要。

再加上清明那几天接连下雨,道路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些地方姜宸都走访过了,到了小路口,姜宸就停下车,破罐子破摔:“这条路往前走是陈家村小学,老韩最后见到的是小学校长,他从这条路出来,往村口走的。”

校长一直目送老韩走到小路尽头的拐角处,那之后就没有人见过老韩了。

这条路他们都已经走了一百多遍,什么疑点都没发现。

项云默说:“去徐家,有一对母女,家里还有鱼塘的那一家。”

徐家的房子建得比别的房子还要宽敞点,起了三层楼,看得出在村里条件很不错,项云黩问明白徐家的鱼塘在哪儿,借了抽水机,就往那边去。

徐家的鱼塘比村里别的人家承包的要晚,所以离得要远一些,地方也更偏僻,鱼塘的四周都张着网。

阿娇一走近,就闻到了韩刚身上的那种腥臭味,别的鱼塘都没有,她说:“就是这里。”

项云黩摸出一叠钱,请来附近的人一起帮忙。

第一个响应的是徐家的隔壁鱼塘的主人:“是该抽,这味儿,也不知道里面多少臭鱼烂虾。”

鱼塘里的水污浊不堪,夏天太阳一大,味儿难闻,也不知道里头有多少死鱼死蟹,他云徐家说过很多次,但徐伟出门打工去了,家里只留下他老婆,还大着肚子,又很凶悍,谁也不愿意跟她打交道。

“这水原来也这样吗?”姜宸马上觉得不对,问道。

“也没多久,徐家婆娘也不管,说是要带着孩子到广东找徐伟,这水总不能就臭在这儿。”

尸体刚刚沉进塘中,塘水还没有变化,隔的时间长了,裹尸体的袋子被鱼蟹咬松了,露出里面的尸体,尸体浸泡腐烂,塘水自然就了味儿。

姜宸他脸色大变,看了项云黩一眼,再也不说项云黩是心理出了问题,他先打给局里,把事情汇报上去,让分局派人过来,把袖子一卷,借来捞鱼捕虾的皮衣裤,跟着项云黩跳下塘。

苏盈一开始还不知道有人挖塘,等村民七嘴八舌的传到徐家,水已经抽了三分之一,徐家的女人冲到塘边。

怀里还抱着一个吃奶的孩子,站在塘边大骂,又骂那几个帮着挖泥抽水的邻居:“我男人不在家,就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话还没说完,村派出所来人了,那女人一看警察来了,立刻瘫在地上,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姜宸跟派出所来的人沟通,项云黩一下都没抬眼,他好像听不见身边任何的声音,只是埋头干活。

等水抽到一半的时候,里头显出几个黑色的,积满了淤泥,已经泡涨了的黑色塑料袋,再过一段时间这些袋子就会浮起来。

姜宸拉住项云黩,抢过他手里的工具:“项哥,下面的事儿,你就别管了。”

看到塑料袋的那一刻,项云黩这口气就泄了,好像一下就没了力气,被后续赶来的同事拉到岸上,袋子里东西会送到法医实验室去。

他蹲在岸边,离人群不远的地方,听说徐家挖出了尸体,这村里有一半的人都来看热闹,还有积极提供线索的,七嘴八舌,徐伟说是出去打工了,其实是出去避风头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