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 142.阿娇今天使坏了吗?

142.阿娇今天使坏了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本章为防盗章节,请耐心等待防盗时间过去

将近八月末,天已经凉快得多,可也有三十五六度,今天却突然降温,掉下三十,温度指针在二十九到三十之间徘徊。

项云黩房间里的空调一夏天都没休息,温度开到最低,外面热不热的跟他没多大关系,他已经有大半个月有没出门了。

这会儿他躺在沙发上,用报纸盖着脸,蒙头睡从上午十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午五点的回笼觉。

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才四点半,离他起床还有半个小时。

项云黩从沙发缝里摸出手机,眯眼一看明明开了飞行模式,打个哈欠又要睡,想起知道家里座机的只有一位女士,白美兰女士。

项爷生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亲妈白美兰,美兰女士一声吼,地板都要抖三抖,他拖着一只鞋子,满房间转悠着找座机。

电话竟然一直没有挂断,拎起听筒,劈头盖楼挨了一骂。

“这都几点了?让你去接人你去了没有啊!一年到头就交待你这一件事,你可给我办好了,你要办不好我飞回来剥你的皮!”

白美兰女士那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夹杂着麻将牌“稀里哗啦”的动静从电视那头冲击着项云黩的耳膜。

项云黩晃晃脑袋,这才想起来妈妈让他办什么事儿,也不知什么七拐八弯的亲戚要来江城读书,让他给安排个住处,再带人去学校报到。

这种事项云黩一般不管,他生就长着一张冷脸,看上去就不是热心肠,穿上警服随便往哪儿一戳都能打击犯罪率,但脱了警服,大马路上连个跟他问路的人都没有。

也不知道美兰女士是不是在国外麻将搓太多,把脑子给搓混了,竟把这事儿交待给他了。

“你是警察,你办事,人家家长才放心。”她一边打电话,一边摸牌,同时还跟三个牌搭子聊天,话音没落兴高采烈的一声“碰!”。

项云黩动动脖子,白美兰女士还不知道他已经辞职了,

他甚至怀疑这位“亲戚”可能是白美兰女士麻友家的小孩,但他辞职三个多月了,一直也没告诉亲妈,怕她真的飞回来,嘴里虚应:“知道了知道了,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吃!”美兰女士的麻将事业如火如荼,百忙之中抽空告诉儿子:“叫陈娇!是你陈叔叔家的亲戚!”

既然是后爸的亲戚,那就不能不管了,项云黩随便抹了把脸准备出门,把手机调回正常模式。

一瞬间被电话信息轰炸,未接来电、未读短信微信,通通是清一色的生日祝福。

对了,今天是他生日。

刚开机姜宸这小子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项云黩手上一滑,不小心接了起来,那头响起姜宸惊喜的声音:“项哥!你可终于接电话了!今天你生日,咱们哥几个下了班凑一块庆祝庆祝吧。”

项云黩把电话给挂了,姜宸锲而不舍,连打了三个,项云黩不耐烦了,接起来说:”我今天有事。”

姜宸为难的说:“那我姐还给你亲手做了个蛋糕呢。”亲手两个字加了重音。

项云黩停了停,说:“你们把蛋糕分了吧,我今天真有事儿。”

说着挂了电话,出楼道碰上好几个正在烧锡箔的邻居,项云黩不信这些,自从白美兰女士踏上美国土地,项家就再没人烧这些了。

但他尊重这些社会习俗,绕开一个又一个黄圈,旧城区烧这个的人多,新城区里想烧还找不着地儿。

出大院门的时候,听见邻居老人在给孩子打电话:“今天是七月半,别在外头瞎混,早点回家。”

可能大家都是这么想的,项云黩还真没碰上堵车,很快开到江城机场,问人要了一块纸牌子,借了笔写下龙飞凤舞两个大字“陈娇”。

大半个月头回出门,就碰上了雾霾天,今天这飞机还不知道能不能准时到呢。

项云黩睡够了,百无聊赖靠在接机处的铁栏杆边,长腿一搭,身边也在等人的女孩偷偷拿起手机给他拍照。

项云黩周边视力极佳,明明看见了,扭头假装没看见,反正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去出什么需要隐藏身份的秘密任务了。

阿娇隔着人群玻璃看见了项云黩,她脚步一顿,楚服在血玉之中对她说:“娘娘,怎么了?”

这么多人,有各种人样的人味儿,阿娇虽有还阳符在身,可毕竟还是鬼身,对人的气味十分敏感,她闻到这些人味里,真有一丝是属于刘彻的味道。

“没怎么,他长得还真有些像刘彻。”深目高鼻,聊赖间的目光都带些睥睨的意味,怪不得柳万青说这是他能找到最像的,由他圆金屋,她才会最

衬心。

万事都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何况是投胎。

柳万青掐着时辰,今年的七月半,正是有缘人的阳历生日,这个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要当人在阳间呆一年,可没这么容易,柳万青千叮咛万嘱咐,替阿娇编造了一个阳世的身份,又略施小计,把她送到项云黩的身边。

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甚至还找到了金屋的替代品。

既然是“金屋藏娇”,那就得能容纳下她,让阿娇能住在里面,就算只呆一刻,也是如了她的愿。

可真要等转世的刘彻造出一栋金屋来,那阿娇百八十年也无法投胎了,刘彻的转世里可没有首富这个身份的人。

但柳万青找了投机取巧的办法。

原来阿娇是人,自然要造人能住的金屋子,如今她早已成鬼,不论多小的地方都能缩身藏进去,比如某珠宝品牌今年新推出的转运串珠。

金子做的,各色花样都有,除了生肖还有南瓜马车圣诞树,各种花色任君挑选,最重要的是,有一款是个小房子的模样。

有门有窗有烟囱,24k纯金,金屋得不能再金屋了。这东西还小巧玲珑,价钱不贵,完全在项云黩能够负担得起的范围内,性价比极高。

只要能让项云黩甘心情愿的送这个礼物给她,这事儿就成了。

阿娇吞下还阳符,依旧是她自己的模样,可突然之间便有血在她血管中流淌,她能觉得热,觉得渴,觉得风拂在身上,这就是当人的感觉。

柳万青看她怔在原地,笑眯眯解释:“自然不是真的成人,只是有当人的感觉,感官上还是要差得多。”

但对阿娇来说,这一切已经足够好了。

柳万青替她精心打造了现在这个身份,她不是鬼修,无法长时间施展幻术,就老老实实当个十七八的女孩儿,借口要来江城上学,送到了项云黩身边。

胡瑶虽没捞着这笔业务,但她友情充当了技术顾问,柳万青是男的,他哪儿知道要怎么当女人呢。

柳万青不欠她的情,她既出了力,就答应分她一点业绩,大概也就是千万分之一吧,可这千万分之一也让胡瑶眉开眼笑。

胡瑶挑了个机场里看上去最时尚的女孩,完完整整复制了一份她的行李给阿娇。

阿娇拖着大红的箱子,笔直走向了项云黩身边。

项云黩两只手搭在栏杆上,看上去没精打采,一团影子过来,抬眼看见了阿娇,就连他也稍微停顿了半秒才问:“你是陈娇?”

眼前少女肤光如雪,因为生得白,所以更显得眼仁乌黑,眉毛深秀,嘴唇娇艳。但她神色冷淡,身边仿佛笼罩着一层薄雾,像晨雾间一朵含苞待放红玫瑰。

怪不得陈叔叔会特意找到他,这个长相,让她独自在外确实很难放心。

项云黩微一惊艳,问她:“饿了吗?要吃饭去吗?”

刚刚还神情冷淡的少女,眼睛突然亮了,黑水晶似的眼仁儿里露出渴望的神情来,项云黩觉得好笑,再好看也到底是个小女孩呢,问她:“那你想吃什么?”

阿娇不知道,她已经很多很多很多年,没有“吃”过了。

项云黩看她不说话,想想也是,人家刚来江城,哪知道有什么好吃的,问她:“吃不吃火锅?”江城靠海,鱼肉火锅做得一绝,来江城的人都爱尝尝本地的鱼肉锅。

阿娇迫不及待点点头,项云黩拉上她的箱子,“走吧。”

这个女孩不多话,从见面开始,她除了说她叫陈娇之外,一个字也没说过,项云黩觉得这姑娘还挺省心的,不爱说话简直是莫大的优点。

可她也太安静了,什么也不问,项云黩不得不主动把后面的安排告诉她:“是这样,你家里人托我给你在江城找个住处,办入学手续什么的,得花几天时间,吃完了饭,我带你找个酒店去。”

后座还是没声音,安静得就好像她不存在,项云黩看了一眼后视镜,看见她两只手扒在车窗边,巴掌大的脸快要贴在玻璃上。

项云黩忍不住解释:“平时天气都还挺好的,今天也不知怎么,雾霾了。”他真想来根烟,想想又忍住了。

阿娇乌黑的眼仁一动,天气不好是因为漫天鬼火,处处都是急着归家的亡灵,她说了见到项云黩的第二句话:“七月半了。”

项云黩以为她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abc呢,没想到她还知道今天是七月半,七月半跟雾霾有什么关系?

他没有跟小女孩搭讪的兴趣,笑一笑便不再说放了,开车到了新城区,带陈娇去本城最著名的鱼肉火锅城吃鱼肉火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