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 130.项队今天失恋了吗?

130.项队今天失恋了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本章为防盗章节,请耐心等待防盗时间过去  他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是她?”

阿娇没有回答他,她低头又嘬了一口奶茶,给了项云黩一个眼神,撑开手里的伞走到关晓身边。

那团灰扑扑的影子倏地钻进了伞下,就算是抹残魂也依旧还有本能,他虽然不肯离开女儿身边,

但再晒上两天,他就烟消云散了。

项云黩伸手要去接伞,又想到黑子怎么都不肯让他碰,缩回了手,推一推姜宸:“你去。”

姜宸决定等这件事了了,好好问问项云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两人怎么神神叨叨的,但现在还是听项云黩的,要跟上前撑伞。

阿娇听见,对他们摇了摇头,姜宸穿着警服,帽檐儿上的圆徽散发出淡淡的金芒,他要是往伞下一戳,跟个小太阳没什么差别。

这片残魂比黑子身上的要大块多了,阿娇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楚服专用的香蜡,搓了一点在手上,点了一团白日鬼火,让这块残魂能够积蓄一些力量。

关晓一无所觉,她缩着肩,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阿娇紧跟其后,才一拐进来,就看见几个跟关晓差不多年纪的女孩男孩把她团团围住。

其中为首的那个烫了卷发,化着浓妆,笑嘻嘻的要搭关晓的肩:“终于下课了,大家都等你好久了,今天请我们吃西餐去。”

关晓瑟缩了一下,那女孩把她勾得更紧了,伸手拍拍她的脸:“怎么,不愿意请朋友们吃饭啊。”

关晓摇了摇头,嘴里喃喃出声:“不是的。”

这个女孩更得意了:“大点声,都听不见。”

一群人在哄笑,其中一个看见了撑着黑伞站在巷子口的阿娇,她冲卷发女孩示意,喝斥关晓:“你还带人来了?”伸手就要打她。

阿娇伞下的那团残魂剧烈抖动,他分明已经是一团影子了,却还想冲出伞去保护女儿,阿娇啧了一声,指甲挠挠伞柄,用神识问他:“你出去了能干什么?”

要是成形的鬼还能吓唬吓唬这几个刑子,它连鬼形都没有,还逞什么英雄。

这条小巷子两面都背阴,墙壁上长着一层层的爬山虎,葱茏绿意中藏着隐隐黑雾,这丝丝黑雾本来就靠着邪念存世,此时从阴暗处飘出,围着这些人打转。

它们没挑那几个不良少年,竟然挑了关晓,要附到她的身上去。

阿娇也是闲得发慌了,这么多年在墓室里不是吃便是睡,今日正可松松筋骨,轻巧巧走过去,打量那几个女孩,眼皮上面一层黑,别是个熏死鬼。

那几个女孩也把她从头打量到脚,互相看了一眼,这是送上门的一只肥羊。

胡瑶复制的箱子里都是名牌货,阿娇身上这简简单单一条裙子都要四位数,几个女孩围拢上来,阿娇刚要伸手用掌心鬼火吓唬她们,身后就是一声喝斥:“干什么?”

项云黩出现在巷子口,他那张冷脸冻得跟冰块一样,堵在巷子里的七八个少男少女一下子散得干净,卷发那个跑之前还对关晓放狠话:“你行啊,还敢找帮手,你给我等着!”

姜宸跟出马了:“等着什么?你们哪个学校的?”

他一身警服震慑了这些半大的孩子,他们抱头鼠窜,再也不敢放狠话了。

关晓一直瑟缩着肩膀,等地些人跑走了,也没直起来,她低着头转身要走,跟阿娇擦肩而过时,被项云黩拦了下来:“你是韩……关晓吧。”

关晓这才抬眼看人,她眼睛里死气沉沉的,一点儿花季少女该有的活泼灵动都没有,一言不发的看着项云黩。

姜宸凑了上去:“我们是你爸爸的同事。”

关晓扭头就要走,姜宸想上前叫她,被项云黩拦住了,他还没想好要怎么跟老韩的女儿说她爸爸死了。

关晓的脚步越来越慢,她转身折回来,盯着项云黩,又看了看姜宸身上的警服,咬着嘴唇问:“他出什么事了吗?”

项云黩看着女孩跟老韩有些相似的脸:“你爸爸失踪了。”

姜宸赶紧扯了一把项云黩,这女孩才十六岁,这么说是不是太不婉转了,他端着一张娃娃脸缓和气氛:“咱们,找个地方说。”

学校附近有一家批萨快餐店,这个时间生意清淡,几个人找了一个角落位置,关晓把书包抱在胸前,紧紧盯着项云黩。

阿娇事不关己,“哗啦啦”翻着菜单,她翘起唇角,牢牢记住这些菜的名字,每种都想尝一尝。

“今年的四月五日,你父亲在日常任务回程途中失踪,至今没有下落,事发之后我们多次找过你的母亲。”项云黩对关晓说明事实。

姜宸可算知道过去每次接触家属的时候,为什么都是老韩出马了,就算派小胖几个来,也不会让项云黩出面,他这一开口就全是刀子,扎人家小姑娘的心。

姜宸觉得事情不对,本来最坚持韩刚没死的就是项云黩,可他现在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老韩已经出事了,他直觉的看了阿娇一眼,觉得这种转变,肯定跟她有关。

关晓抱着书包的手紧紧攥着书包边,指节发白,猛得大吼一声:“不可能!你们是骗子!”拎着书包冲了出去。

姜宸飞快追出去,关晓看着瘦弱,跑得却快,已经跳上了一辆出租车,姜宸跟着上了后一辆,打电话给项云黩:“项哥,我怕她出事儿,先跟着了。”

项云黩挂了电话,习惯性的想抽一根烟,手指一攥,问:“他,他在吗?”

阿娇翘起唇角,得意的笑了一下,抖了抖手里的雨伞。

她把韩刚的残魂锁在伞里了,发号施令道:“回去供奉他的牌位,刻上姓名生卒,他都饿了大半年了,先让他吃吃饱,看两片残魂能不能自行融合。”

云黩开车驶过江城桥,阿娇扒着车窗玻璃往外看,脚边放着那把黑雨伞。

“你刚刚是在数跳楼的那十一个学生吗?”他先打破了沉默,问她。

“真是想不开,怎么不好好投胎去呢?留在现世又有什么用?”阿娇回过头,眼睛里满是疑惑,她想投胎而不能,这些个年轻生嫩的鬼,怎么就在高楼上徘徊不去。

项云黩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他握着方向盘,想了又想,还是问:“害怕吗?”

阿娇瞬瞬眼睛,她当然不怕,还纠正他道:“是十个。”

“新闻上说是十一人。”本来以为是她漏数了,没想到她竟然认真起来。

阿娇一脸坚持:“十个。”她就只看见了十个。

项云黩不明所以,但她既然坚持,他就不再说了,这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话题。

阿娇先说话了:“要多买些香烛纸钱,最好有上好的酥合香油,他的魂灵太脆弱了,要补一补。”

也不光都是给韩刚的,阿娇打算留一半儿给楚服,刚刚那一枝贵人烛给韩刚了,非得还她两斤香油不可。

才过了七月半,这些东西不难买到,项云黩先把车停在一间小香烛店前,阿娇进去挑香烛,他给姜宸打电话,知道关晓是回家去了,这才松口气。

扭头进门就看见阿娇瞪着店主人:“这包是用过的。”

店主穿着背心裤衩,正坐在摇椅上看电视剧,觉得阿娇这是挑刺:“这哪儿用过了?你买不买,不买就走。”

阿娇十分生气,他骗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敢骗鬼?

她吃了多少年的香烛,这东西一闻味儿就不正,分明就是供奉过的,蜡烛里的鲜头都叫别的鬼吃掉了,再卖给人供奉祖宗,吃的就是残羹剩饭。

项云黩冷眼一扫:“怎么回事?”

店主陡然气怯,他这东西来路是不大正,是从寺庙里收来的,佛堂里不许起明火,这种莲花形的,果篮子形的蜡烛都是人家买了供奉在祖先牌位前的。

既然不点,他就花点小钱收回来二次售卖,简直是无本生意,可蜡烛又没点过,塑料纸都没拆开呢,这小丫头片子说是用的,可不就是在挑刺:“不买就走,别挡着我看电视。”

阿娇板起脸,乌沉沉的眼睛盯着他:“你骗得了人,可骗不了鬼。”

说得店老板背后起了一层白毛汗,要不是有项云黩在,他就要冲出柜台把人推出店去了。

阿娇想到要替楚服积功德,难得规劝一句:“劝你还是正经卖香烛,这供奉过的别再碰了。”这可不是胡说,欠了人的债,人不一定能讨回来,但欠了鬼的债,鬼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世上最难送走的鬼就是讨债鬼,这店堂里阴恻恻的,鬼气一多,人气就带衰,损了阴德,自然倒霉。

看他不信,对项云黩道:“咱们走。”

转进另一家店铺,对着蜡烛元宝闻了闻,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一口气买了一箱蜡烛元宝线香,还忽悠项云黩:“点香油是最好的,这东西能供佛祖,大补。”

惹得那个店员看了阿娇好几眼,再三对项云黩强调,这东西可不能用来炒菜。

项云黩买了一个灵龛,让店员在上面刻上韩刚的名字,和生卒年月,店员问:“要不要买个骨灰坛,这一套给你打八折。”

项云黩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韩刚的尸体,但他真的买了一个骨灰坛,店员反复推销:“这个材料好,这是柳木的。”

阿娇倏地想了起来,柳木属阴,对韩刚这样神识不全的残魂来说,有聚阴镇魂的效果,她摸了摸柳万青给她的那块柳树枝条,这要是千年柳木,韩刚的神志说不定就恢复了。

一回家,阿娇就把韩刚的残魂从伞里放出来,屋里供了韩刚的牌位,又点起了香烛,项云黩不会念经,阿娇一个鬼自然也不会。

但他下了一个app,专念《地藏经》,有超度宽释的效果。

阿娇趁着项云黩没注意,把柳万青给她的那根柳枝放在牌位后。

那两片残魂原本不能融合,有了千年柳枝安神,竟渐渐融合在一处,聚成了韩刚的影子,那影子虽然还淡,但却已经薄薄成形了,看得出死前受过非人折磨,魂魄神志不清。

两片魂一融合,阿娇就闻到更浓重的土腥气,这下清楚了,韩刚身上的水,并不是雨水,他口鼻中灌满淤泥,土腥气就是淤泥的味道。

项云黩仅仅是把鱼肉扔进汤锅再捞出,都感觉自己身后闪现“中华小当家”五个大字,禁不住问她:“你原来都吃些什么?就这么难吃啊?”

连餐前送的小菜她都吃光了,一般没人动那些小碟子,服务员看见盘子空了,还又送了一份。

阿娇嚼着个丸子,杏仁眼儿乌溜溜的,还能吃什么,当然是蜡烛香火啊,她的舌头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了,早已经忘了舌尖一点能尝百味。

她把丸子咽下去,想了想告诉项云黩:“你,嚼过蜡烛吗?”

项云黩以为她是在说国外的菜很难吃,笑着又给她捞了一碗丸子,看得出她教养良好,吃得这么快这么多,也依旧保持着仪态,咀嚼起来没有声音,红唇微动,就像四月新红的樱桃。

“吃饱了吗?”项云黩问她,这一锅可都空了。

阿娇捏着筷子感受了一下,她鬼身不知多年不受烟火了,就是受烟火供奉,那饱足感也跟吃东西不同,脏腑之间升起一股融融暖意。

她眯起眼儿点了下头:“饱了。”

这两个字成功让项云黩笑了一下:“那去酒店吧。”

阿娇自己饱了,还不忘记楚服,用神识对她说“你别着急,等安顿下来,我去找香烛纸钱,让你好好吃个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