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红妆权相 > 第一百三十三章:两国谈判1

第一百三十三章:两国谈判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天玉怒火中烧左右,而是恨不得直接拔剑,活劈了何小尾,却被钱多吉按住了手腕。

钱多吉哪怕再欣赏何小尾身上的英姿飒爽,可是两国何谈何小尾下的可是南国的脸面,他依然能看着公主受辱,可不能看着母国受辱,公主的个人尊严虽然不值一提,可是国家的尊严,不能受到侮辱。

钱多吉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已经笑不出声来,他深深的看着何小尾,话却是对着齐王说的:“殿下,虽然说是我南国公主无礼在先,可是贵国的许将军说这话实在是羞辱我国,看来许将军大概是喜好杀戮,不愿意和谈了呀!”

齐王的手心收紧,想要开口说几句调节一下气氛,可是不等开口就听一旁的何小尾说道:“侮辱,就事论事就是侮辱,那钱王殿下倒是说说,我哪一句话是假的,钱王这说法贵国与云惊天的说法如出一辙,莫非南国的传统就是陈述事实就是侮辱人?”

钱多吉转过头去看向齐王笑了笑说道:“殿下,看来,许将军的意思是不愿意和谈了,那殿下的意思呢?”

何小尾望着钱多吉,冷笑一声,步步紧逼,不给齐王开口的机会,语速很是沉稳:“钱王殿下这话说对了,我就是不愿意和谈,因为此战乃是南国挑起,南国鼠胆狼心,意图分我大吾而后快,如今战败了,还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来求和,世界上哪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家国,又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从前南国和江国联盟实强,我大吾弱,南国便夺我边关城池,屠杀我吾国子民,夺一城池屠杀=一城池,鸡犬不留,敢问那个时候南国怎么不觉得侮辱我大吾太甚?那个时候怎么不说求和?”

何小尾一双眼睛用凌厉的目光扫过面色泛白的求和使团:“那是因为你们南国心里清楚,乱世争雄,强者为尊,怎么如今反过来,我吾国以少胜多打了胜仗,让你难过,溃不成军了,你们南国人就在这里装作不知道这些道理,竟然好意思同我扯什么脸面谈什么羞辱?”

柳春天虽然瞧不上何小尾焚杀归降俘虏的举动,可他是吾国的议和使臣,自然要保护国家的颜面,也冷笑着应和了一句:“南国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无非强撑着想要一点脸面,可是南国似乎忘了,自家脸面这种东西别人赏脸给了你,你不接非要蹬鼻子上脸那摔了,摔疼了就是自己活该!”

“以一个区区女子来侮辱我国出生入死的大将!这就是你们谈和的好意?”

两国谈和一向都是如此,各方凭借口舌为家国谋利撕破脸,谈不拢的不是没有。

原本钱多吉是想要和和气气的处理了这一次议和的事情,给两国都留一些脸面,可是如今李天玉沉不住气,先撕破了脸,难堪的也只有他们南国而已毕竟这一次是南国低头求和。

钱多吉看见齐王殿下还坐在上手之位,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两国交战,杀人夺城在所难免……”

“我吾国镇国王与列国交战多年,可曾有途过任何一国的任何一城!”张端将军抱着拳高举,抬着眉毛问道:“如今王爷同我等说这些难免牵强!”

“可是你吾国许将军也将我南国归降俘虏尽数焚烧,我们府国将军受了重伤,儿子被许将军取了头颅,连孙子也被许将军一箭穿心,也算是功……”一旁的蓝国议和使臣原本想说功过相抵,可是一想到许家满门男儿身死的事情又改了口:“也算是受了教训!”

“受教训?”李天玉气得怒火直冲太阳穴,一双美目死死地瞪着自家的使臣:“你是疯了还是被马踢了天灵盖?你还是南国的臣子吗?你那么喜欢向吾国说话,你去领他们的俸禄算了,这个女人杀我投降俘虏,烧的屏山峡谷半个月大火不灭,若是如果此事不给我南国一个交代,这次义和作罢!谁愿意和亲谁去,本公主不去!”

“公主殿下!”一旁的钱多吉眼睁睁的看着要控制不住,从小被娇惯了的李天玉,用力的攥着李天玉的手腕儿:“您莫要忘了临行之前太后和陛下对您的嘱咐!”

女帝如今皇位不稳,暂时南国打不起仗。

一旁的柳春天见状,放下酒杯,脊背挺得很直,郑重的说道:“好啊,既然你们南国有再战的勇气,那我们吾国也绝不扫兴!”

何小尾嘴唇勾起一抹笑意,双眼闪耀着明亮的火光:“若是开战,我必定率军直入南国京城,再来会一会你天玉公主!”

“你!狂妄!”李天玉还是第1次处于下风,双眼气的发酸。

“镇国王战功赫赫仁德之名天下皆知,虚怀若谷,许将军可是镇国王的孩子,应该秉持镇国王的风骨,怎么能如此好战?”一旁的南国一和使臣心生不满。

“你们南国不好战?”一旁的柳春天微微转过身,视线对上那个义和的使臣,他虽然身子眉清目秀,可是眼尾高挑,板着脸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吓唬人:“若是你们南国不好战,为什么要联合江国莫名其妙犯我大吾国土啊!”

柳春天哈哈大笑了一声:“眼看着都打到我们平山了,还不许我们还手啊?哦,这话说的,你们南国攻打我大吾,就应该我们大吾报复就是好战?南国这样不许他国放火,只许你国点灯,横行霸道,强词夺理,难道不知道无耻二字如何书写?”

何小尾目光灼灼望着快要哭了的天玉公主:“公主殿下不是要问我,我祖父要是知道焚杀归降俘虏,导致许家峰屏列列国之间一夜臭不可闻,棺材板还压不压得住吗?那我就来告诉公主。”

何小尾脸上还带着笑,手里还握着腰间的配箭,锋芒毕露的眼睛望着李天玉,杀气凛然:“我杀你南国归降俘虏,是因为你南国先犯我吾国国土在线,是因为你南国屠杀我国百姓在先,我祖父镇国王若在此时也会挥师南进,杀进京城,以南国杀我大吾百姓一人,我大吾将士就杀你南国百人,千人,万人,直到杀尽屠杀你南国的贼子,免得你南国10年之内再也有胆量犯我边境,杀的你南国听到我大吾之名,就得瑟瑟发抖!”

何小尾质地有声,节节拔高,振聋发聩,他凝视着愤愤不平不敢说话的南国使臣,语调深沉。

“别说什么杀神恶名臭名,哪怕是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我全都当了,可是你们南国人给我记住,今天允许你们在这里议和,全然是因为看在你们百姓无辜,我等大吾暂时才愿意忍辱止兵,若是日后你们南国再敢来,无故侵犯,再敢对我大无百姓挥刀,莫说是杀你三十万归降俘虏,我国将士必定会踏破你国国土,到那个时候,南国不存,到时候我还要看看,你等还有什么脸面和底气在这里谈什么容不容辱不辱的事情!”

这一番话极为提气,不管是让柳春天这等议和的使臣,还是让张端这等沙场的战将满腔情绪高昂,只觉得家国威严,心中激荡,难以自义。

李天玉气的一张俏脸通红,屈辱难耐,高声喊道:“你这个无耻小人,焚杀归降俘虏,不知悔过,还敢出言侮辱我南国,你心如蛇蝎,难怪许家的子孙都要死在战场上!”

李天玉此话一出,钱多吉心里咯噔一声,还不等钱多吉来致歉,何小尾已经沉着脸一脚踹翻了面前摆放美食的桌子。

钱多吉急忙把李天玉护在身后,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营帐里落针可闻众人屏住呼吸。

钱多吉真是没有想到,李天玉竟然能说出这样诛心的话来,更没有想到何小尾看似娇弱,竟然如此暴躁。

“许,许将军息怒啊!”钱多吉这话说的越来越没有底气。

“南国公主这话倒是提醒我了,南国大将军云惊天砍我十岁幼弟的头颅,剖腹侮辱幼弟的尸身!”何小尾的眼睛看在一旁的柳春天:“柳大人,我小弟的尸首回到京城的时候是怎样的惨状,举国上下有目共睹,你是议和使臣,你要记着议和的时候,为了我那幼小的弟弟讨个公道,多要一些城池来抚慰我幼弟的在天之灵,切莫让大吾百姓寒心啊!”

何小尾这话就是明着给柳春天台阶,让柳春天借着小弟的死为家国都要一些城池,有春天又不傻,自然的接过话来:“许将军所言极是,许家的孩子回到京城的时候举国哀痛,仅仅只是这件事情,南国不赔个十七八个城市是,绝对不可能了结的!”

李天玉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吾国的胃口也太大了:“你们这帮贼……”

钱多吉用力攥住李天玉的手腕,防止李天玉继续说下去,他看向齐王殿下出言挑拨:“许将军,贵国的齐王殿下还坐在上位,您就这样掀了桌子,还把齐王殿下放在眼里吗?”

“钱王你还是省省力气,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了,我吾国的朝堂可比不上你们南国的朝堂那样龌龊肮脏,我们吾国臣忠主不疑,否则我大吾国哪里来的气势如虹的场面!”

坐在上位的齐王不管不论如何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拆何小尾的台,这个时候是两国对立,如果自家窝里闹起来岂不是让人笑话。

再者,许真真在这里争也是替吾国争,就是替他这位王爷争,自己哪能助他人气焰灭自家威风。

齐王便高声说道:“许将军所言极是,本殿下相信许将军如相信自己,否则也不会将兵符托付给许将军。”

钱多吉没想到这个齐王竟然把兵符交给了何小尾,难怪何小尾这般有恃无恐,他知道借齐王殿下的威严恐怕是压不住何小尾了。

钱多吉沉住气,克制住怒火,开口说道:“战场之上,刀枪无眼,难不成贵国镇国王将儿子带上边疆战场,只是为了让儿子领功,不打算让儿子舍命建业的,许将军在两国和谈之际,动辄扬言要踏平我南国国土,到底是因为自家血脉死于战场上想要利用将士报私仇,还是要为了天下百姓,许将军的自己心里清楚!”

“两军交战,云惊天是在战场上光明磊落杀尽我许家血脉我就认了,可是他将我小弟斩首不算,还剖腹辱尸,这也算是刀枪无眼吗?”

何小尾看着那娇贵的公主冷笑,望着钱多吉和李天玉:“是你南国挑衅在先,如今是败军之国,前来屈膝求和却不自省,强词夺理,颠倒黑白,左一句私仇,右一句杀神,既然如此,今天我要是不寻私仇,不好杀戮,反倒是对不起钱王与南国公主这样的美意!”

“你!”李天玉瞪着何小尾,气的眼泪差点忍不住。

只听到何小尾冷声说道:“我许家诸子皆葬身边疆,家中多了十八口棺材,今日如果你们南国不赔给我吾国十八座城池,不能交出你国大将军云惊天三族之内的男丁来任我报复泄愤,我就算是违背齐王殿下的命令,也要带着许家军杀到京城,让你南国与云家九族陪葬,以告慰我许家诸子英灵,届时还请各位洗干净脖子,别侮辱了我许家军将士手里的宝刀!”

何小尾这话说的,狂妄至极,身上的甲胄泛着森森寒光,仿佛修罗血中厮杀过来的煞气,让人不敢逼视。

“你许家18口棺材又能怎样?我父皇是皇帝,难道还不是死在你国刺客的手里,你们吾国拿什么来陪我们南国的皇帝?”李天玉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们拿什么来赔我的父皇?!”

她的眼里是说不出的悲愤和说不出的屈辱和委屈。

何小尾心头一松,这个南国公主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

之前自己步步紧逼,可是钱多吉却咬死不曾将有刺客行刺的事情说出来为了南国扳回一局,何小尾的心中十分不安。

现在既然李天玉开了头,就看钱多吉要在这个时候如何说这刺客的事情。

若是他说出刺客已死,那李清华等人便需要立马救出八弟,而且刻不容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