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维格里传奇 > 第十六章 王室血脉

第十六章 王室血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直到沙德的死人军团和萨菲隆的恶魔大军都淡出视线,裘德还不时紧张兮兮的回头张望,他生怕那些王八蛋突然耍赖,想要将这几个倒霉鬼弄死。如果他可以选择,他想要一路狂奔,直到真的确保没有了威胁才停下。

但他的愿望显然落空了,因为众人选择停下,只为了安葬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死人。

“我觉得还是找个好地方再说吧,这也是对死者的尊重,不是吗?”

裘德又努力克制着再次回头的冲动,一本正经的说道。

“放你娘的臭屁,裘德!谁说我们要埋了他,巫师的准则之一,死后必须火化。”

弗劳德看着地上的死尸骂道。

“我们没有柴火啊?”

裘德还是没有忍住,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当然除了取代太阳位置的那束诡异的光圈,看来那三条巨龙行尸给他留下的印象比较深刻。

“闭嘴,裘德!”

余威喝道。

“那么,该说点儿什么了。”

法鲁格看着弗劳德,他似乎还在犹豫不决。

“没错,该说点儿什么了……孩子,把他召出来吧。”

弗劳德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祭文。”

法鲁格愣了一下。

“有些事还没了结,我需要知道一些重要的情报,只能去问他本人,他现在肯定还没有进入永死之门……”

“这不合乎规则,弗劳德,死者在上,这是对他的不尊重!我们说的可是费迪勒,你的朋友!”

法鲁格有些气愤,“按照我们海民的传统,他应该被运回故乡进行海葬,这已经是对他的亵渎了!你却……”

“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小子,我们需要一切有用的信息,你就是死神,拜托,我们肯定会让他真正的解脱,对巫师这操蛋的行当来说,费迪勒已经是个幸运儿了,不是吗?”

弗劳德摊开双手,“拜托,好吗?”

法鲁格沉默了片刻,最后懊恼的叹口气,“好吧,你……说的对。”

“嗯哼,他总是对的。”

余威抱起肩膀。

法鲁格将双手放在费迪勒的尸首上方闭上双眼,众人能看到他眼皮下的眼球在快速的晃动,他开始搜寻费迪勒的灵魂。

一抹如同烟尘一般的东西开始在费迪勒尸体的上方慢慢凝聚、旋转,最后形成了一个模糊透明的形体,依稀能辨认出一个男人的轮廓。

“我在哪儿?”

那男人的声音宛若从天边传来。

“嗨,费迪勒老朋友。”

弗劳德打了声招呼。

那男人转了一圈,最后定了定神,将头朝向了弗劳德所在的位置。

“哦,妈的,天哪!果然是你捣的鬼!我就知道!你他妈的竟然玩弄我的灵魂!我应该杀了你,弗劳德·维格里,你这个杂种!”

那男人挥舞起拳头跃跃欲试。

“他挺有精神的,就一个死人来说。”

薇薇安抱着肩膀吃吃笑着。

“放轻松,老伙计!我只需要一些问题的答案,然后就会让你去投胎!”

弗劳德安抚道。

“回答你的问题?哈!不可能!你能拿我怎么办,杀了我啊!来啊!”

隐约能看出那灵魂勾了勾手指,似乎在挑衅。

“这就是你说的阿希姆大师?一个文化人?我觉得跟我们没什么两样儿啊?”

裘德挠了挠头,“他似乎脑袋有些不太灵光,是不是那些猎魔人把他逼疯了?”

“猎、猎魔人?”

费迪勒的灵魂第一次显露出恐惧,他那模糊的形体晃动的剧烈起来,有些面目全非。

“这就是我们的问题之一,那些猎魔人还有多少?”

弗劳德走上一步问道。

费迪勒安静下来,他沉默片刻,然后才开口,“墨菲斯在哪儿?”

“他死了,沙德干掉了他。”

余威说道。

“谢天谢地!”

费迪勒忽然欢天喜地的大笑起来,那笑声有些心酸。

又过了半晌,他才清了清嗓子,似乎镇定了下来,“他们还有大概二百人,不包括他们掠去的女人和孩子,还有些奴隶。那里还被囚禁了三名浪客巫师。”

“二百人……看来墨菲斯并没有说谎,看来这些杂碎挡不了沙德的屠杀,他们最终的下场只能是成为沙德新的玩具。”

诺恩斯摇摇头。

“他们在哪里找到了你?他们不可能飘洋过海去找你。”

弗劳德问出第二个问题,“你的‘哈迪’已经结束,你也没有理由来到这么荒凉的地方。”

“不,我的‘哈迪’还没有结束。因为我的‘哈迪’就是你,弗劳德·维格里。”

费迪勒伸出虚幻的右臂指向弗劳德,“我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你是我一生的梦魇,你毁了我……当然,这也是我的命运。”

“拜托,屎盆子怎么总扣到我头上!我都与你能有差不多十年没见了!”

弗劳德用最无辜的眼神看着费迪勒的灵魂。

“哦,我当然不会胡说八道!你所有的一切都在束缚着我,拉扯着我!《浪客巫师》那部狗屎作品就是我这辈子的巅峰之作!但那就是部垃圾!我希望它会被烧掉!”

费迪勒的声音下了起来,最后叹了口气,“那部作品并不完美,因为人物志哪有不介绍起源的,但是我却不知道你的血脉,甚至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这成了一个史学家的最大憾事。”

“我觉得你这是强迫症。”

裘德打了个哈欠。

“你知道什么,奸商!我们是阿希姆,历史的守护者,怎么可能不找到真正的历史起源!”

费迪勒又陷入沉默,最后终于不情愿的开口,“我在沙德取回的黑暗王朝历史残本中偶然发现了侠王以诺的雕像图案。我第一次发现,以诺的面容竟然与这个王八蛋惊人的相似。”

弗劳德没有言语,显然他也是发现这个信息不久。

“于是,你就只身一人重返废土,你想要找寻关于以诺家族的历史。”

法鲁格恍然大悟,“而你却被那些猎魔人盯上了,并抓回他们的巢穴,最后他们发现你那渊博的知识对他们极其有用,于是……”

费迪勒点点头,“没错,小子,就是这么倒霉的一件事。”

“你发现了什么?”

余威问道。

“天杀的运气!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因为‘卡蒙’的力量,但是我的确发现了关于以诺家族的历史,这还多亏了墨菲斯那个冷血恶魔。”

费迪勒叹口气。

“所以,墨菲斯——亨利·费利克斯·加西亚的确是我的血亲,而我也的确是侠王以诺的后代子孙?”

弗劳德皱眉问道,“这又有什么用?你就是为了这个白痴答案而送了命?”

费迪勒忽然笑了起来,“能看到弗劳德困窘的模样还真是难得!我他妈的知足了!”

“别卖关子,费迪勒。你他妈的都是个死人了。”

余威说道。

“你们以为这古老的血脉已经失去原本的意义?不,并非如此,这将是能卷起无数纷争的信息!”

费迪勒忽然严肃起来,“也许,我的发现不应该重现天日。”

“你他妈的……”

裘德破口大骂。

“玛格丽特·内维尔,还记得她吗?”

费迪勒忽然说道。

“安卡拉王国唯一的女王,但她是篡位者,而且只维持了百日,从此销声匿迹,有人说她坠落悬崖而死,有人说她只是隐姓埋名。”

法鲁格不明白费迪勒的意思。

“她不是篡位者,她是雷尔夫大公最小的女儿,基于雷尔夫大公的子嗣都被处死,逃过一劫的她拥有内维尔家族的继承权。直到今天,内维尔家族也在联合王国拥有一席之地,而且拥有争夺王位的资格。而那些贵族不过只是旁系血脉,玛格丽特才是正统血脉继承人。她当时也的确没有死,因为她被一个巫师所救。”

费迪勒看着弗劳德,“那个巫师的名字叫做亚当·加西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