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绝世长安 > 第九十八章 三支合一 怪诞梦境

第九十八章 三支合一 怪诞梦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再来表那长盛和吴用二人,一路翻山越岭,不知越过多少山丘。

“吴道友,这云岭大山到底多深,吴家世代扎根在此,可有定数?”

吴用停下,看向高天之外。

此间气候异常湿热,晴雨无定,草木丰盛,各种奇异动物,看得长盛眼界大开。

“世人不知我们所处这世界有多大,也不知这天武西南的云岭有多深,多年前修为低微时,我意气风发,只觉得天下之大,皆可去得,在云岭奔行半年,我便不做此想了,不曾想,竟在大山之中修为提升,后来这些年,参与俗事,这修为也不曾拔高,遇到韩道友,真是悲喜参半。”

“哈哈,你当真快言快语,看样子,我们就快到了吧?”

“已经到了!”吴用抑扬顿挫地拍着手,过了一阵,周围的地面有人钻出。

“老祖宗?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可是又要取那黑巫的蛊虫?”

当先出来的汉子很健壮,但整个人也很黑,比常人略矮。虽不至于如深山野民般衣难蔽体,不过也是简单在腰间挂了一块围布。

“近日,那黑巫可有来寻觅你们?”

“没有,不过我们躲在此处已经五天了,要找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找来。”

吴用看了长盛一眼。

“这次大家不用绕着黑巫走了,以后我们也不在去做那危险之事。今天带韩道友来此,只是想看看那黑巫有没有修行功法,你们都懂黑巫的言语,若他们找来,你们可好好言语,归还剩下的黑蛊。”

“老祖宗来得讨巧,早上的时候,玉儿才向我说,那僰人三支似乎要重新会盟归祖,重振僰人族。”

“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吴用心里也奇怪,僰人族受天武官方打压多年,此时竟敢重新打出僰人族口号?

“据说那黑巫前阵子驱使深山大虫野物,四处窜路,在整个云岭都没在找到僰人族,这才决定三支合一,不过他们也是在山里,不会去天武地盘了。”

长盛心里一惊,想起从白水到镇西城的路上,那夜晚路客说的,野物伤人。

这黑巫本事不小,若自己会这些手段,带到仙界,可否合用?

技多不压身,谁又知道自己将来境地如何?这总归是一门探查、保命的手段,得弄到手。

“你们忙去吧,静候那僰人族来便可,若要出手,有我和韩道友,你们尽可放安心。”

来人闻言一惊,对长盛拜了拜,几人又缩回地下。

这云岭深处的奇异之地多不胜数,就如那郡守府后花园山石之间,阻隔灵觉查探,这样的地方,二人一路行来,长盛已经遇到三处了。

一夜天亮,长盛有些不想等,此间事早些结束,也好带着红鱼早些赶去京城。

“吴道友,不如你我二人主动去找那三支僰人,就先从坡族开始如何?”

“呵呵,道友莫急,那三支相隔得不是很远,从哪家开始都是可以的,就近些的,是白族。”

吴用吩咐了这里的族人,便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一起上路。

“道友,这是族里后辈,这些年和黑巫一族混熟了,他们不仇视她。”

长盛惊讶道:“修行者?”

“前辈说笑了,吴玉感气不久,筑基可远呢!”少女语气随意,半点没有生疏感。

“吴家当真个个都是人才!”

吴用失笑,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骂人的话。

“玉儿也会培养黑蛊,只是黑蛊母虫已经死了,现下只有黑巫有,若道友对这个门道眼馋,可要提前想些办法。”

我也想啊,可我有啥办法?总不能抢!

前面是坡族的寨子,很大一个寨子,今夜篝火旺盛,长盛仔细看去,竟然三支僰人已经合一了。

若等,还不知道等到何年,幸好找了过来。

“吴玉,他们再说什么?”

“他们说祖宗显灵,僰人族以后可在凡界永享昌盛太平,今昭告天地,僰人族三支合一。”

对长盛翻译完,吴玉转过头去看着吴用到:“老祖宗,凡界是哪里?这大山里有这么个好地方吗?”

她不知道凡界是何地,不过这两天跟长盛讨教,吴用知道啊,这下,知情的两人都看到对方眼里浓浓的震惊。

“喂,你说说,凡界是哪里?”

经过大半天,吴玉已经不想喊这个年轻得可怕的少年前辈了。

“玉儿不得无礼!”

“道友,无妨,我也不习惯被年纪比我大的人叫前辈!吴玉姑娘,这凡界,凡俗生灵的世界,就是说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

“那他们本来就在凡界啊,怎么说现在才可以永享太平呢?”

“这?”

还真别说,长盛觉得吴玉此时问的问题,自己也想知道答案!

这三族老人一次上台讲话,下面围着几堆篝火的僰人族三支,现在亲如一家,彼此间高声谈笑,大口喝酒,男女皆豪饮。

他看到了前些天从朝廷手里逃出的那些人,此刻的黑巫,脸上已经没有悲伤,想来在大山里求生,已经见惯了生死。

“吴道友,走吧!”

几人慢慢向前,在一处背风处隐蔽。

“韩道友,不如让玉儿先去?”

“老祖宗说的对,还是我去靠谱一些,你去,说不定你还没走过去就倒地了。”

“好,那就你先去。”

倒不是惧怕危险,而是因为吴玉与僰人族很熟悉。长盛见吴玉在外围的时候就在动作,啥?和飞蚂蚁说话?那地上的是千足蜈蚣?

这?

虽然不怕这些凡俗毒物,可长盛还是摸了摸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

果然,几只黑蛊飞到吴玉身边,她笑嘻嘻招了招手,那些黑蛊围着她飞了两圈,飞走了。

不过此时,正在喝酒庆祝的黑巫已经被惊动。

见是吴玉,黑巫尤其高兴,拉着刚刚认为同族的兄弟姐妹就围了过来。

一阵叽里呱啦的打招呼,那些人齐齐看向长盛二人的藏身处。

然后一群人冲了过来,拉着二人就往酒场里走。

这酒是山间野果混合粮食酿造,有一股果味儿,口感醇厚,长盛喝了几碗,只觉得后劲好大。

无数人过来轮着敬酒,拉着长盛就是一阵言语,可他好尴尬,听又听不懂,为了等下好开口,他只好在别人说完,抬起酒碗的时候就举碗一口干了,大家都这么喝的。

“喂,吴玉,他们灌我们是什么意思?”

“他们说今晚同归一族,有我们三人见证,他们很开心!”

“所以没有仇恨了?”

“他们说之前的事就算了,反正以后他们也不出去了。”

“那我来的事你说了吗?”

“说了,祭司说等篝火散了再说。”

几缕阳光洒在长盛的脸上,房前屋后各种鸟叫,已经有人开始说着亲切又听不懂的语言,竹楼里散发着好闻的竹香味。

嗯?这似乎是一种加了珠子的熏香?

长盛一下子清醒。

“老人家,我这睡了一晚?”

“嗯,睡得可还巴适?”

“咦?老人家会说巴陵郡方言?”

“以前祖宗逃难的时候学的。”

“以后僰人族就可以出山了,当今皇帝陛下准允的。”

“哦?小友这般肯定?吴家老前辈可不这么实诚。”

“我们白水有一支僰人族,不过如今一个是我弟弟,一个入朝参军,还有些已经出山,结婚生子了。”

老人顿时激动起来。

“真的吗?我僰人族在外还有一支?”

“老人家,当真有,被我安排在白水县城里,不过只有一二十人了,也和你们有些不一样,还是不要再找为好。”

“我懂,多谢小友!”

那老人沉默一阵,对长盛道谢,这老人睿智,超出长盛想象。

“听吴家那丫头说,你此来是想看看我三支,有没有修行功法?还想学蛇虫之道?”

“这个?老人家,你们若是方便,我就看看、学学,若是你们不愿意,就当我打扰了。”

空手上门,这一来就要人家的箱底,又不是直接动手抢,长盛的脸上有些扛不住,这强人所难了。

“外人不外人不重要,你年纪不小了,在我们寨里娶一个女娃,就是自己人了,功法可以直接学、蛇虫之道也是。”

长盛正思索言语,前面进来两个新娘打扮的小姑娘,华裳云嫁,明明是两个少女,却有女性长开身子骨般的明媚。

“盖头是你昨晚醉酒自己掀的,我们可没强迫你,你若娶了她们俩,我就做主,把我僰人族的秘密告诉你。”

长盛直接就呆了。

他本以为老人只是说说,可自己昨晚好像真的掀了什么东西,似乎吴玉还叫自己不能乱掀?

僰人族消失的秘密?惹怒太祖皇帝而已。

可老人肯定不会说这样众所周知的事。

那到底是什么?

长盛好奇心大起,可又不能答应。

两位少女走到床边坐下,一左一右,楚楚动人,看着长盛,眼睛仿佛会说话,似乎已经明白自己已经是长盛的人。

长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时间觉得哪个都很好看。

“怎么。你这是同意了?”

大惊之下,长盛赶紧从床上跳起来。

“没有!”

这么大的声音,身后的少女哭了起来。

长盛这才看到,床头背后,窗边,门框边,都有很多脑袋看着自己,但此刻他们对自己这句话很失望的样子。

头皮一麻,我居然一个人都没感应到?这是什么情况?

吴用和吴玉,一老一小也在门边,笑嘻嘻。

“韩道友,是你昨夜自己同意的,我可帮不了你!你看人小姑娘家家的看着你,你要不就答应了吧?”

别人怎么说,自己只是尴尬,吴用这算半个自己战壕的战友,这么说,长盛只恨不得捅他十万八千刀。

“这、这、这,老人家,请恕我难以做到!”

横下心来,大不了就是不要那功法了,这莫名其妙带着两个妻子出山去?

长盛想着张玉姐姐,想着木瞳和红鱼,自己没来由就是有些不敢答应。

“小友为难那就算了,功法和蛇虫之道,我们还是会传给你的,就当她俩没这命,本想着,小友即便不答应娶她们,也会答应把她们带出这大山。”

老人直接掏了三本书递给长盛,他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就翻看起来,这其实相当失礼!

这书上,记载了一些动物的闪转腾挪动作,也记载了蛇虫之道。原来三族都有修习这些书籍,他们并不是吴用说的那样,黑巫一支才是武力保护。

很快看完,长盛抱拳鞠躬:“老人家,对不起了,刚刚难以自已!”

“你们这些修行者都这样,习惯了,你看那老头,他可眼馋很久了,还派族里小辈来偷学,要学就学嘛,我们又不是不教,打了架,还偷偷摸摸的,真是瞧不见。”

这?老人家一通损下来,长盛只感觉自己和吴用应该是一样脸皮发烧。

“要不要娶她二人,再给你一天一夜的时间考虑,明早是你的最终决定。”

“再说一句,娶了她们,你大赚,不只是修行!”

我还是小孩子,除了修行我还敢赚吗?

那些观望的人失望之余,似乎又理解了长盛,拉着吴玉和吴用喝酒去了,大白天的在外升起篝火,在烤着野味。

听着外面喧闹嘈杂的声音,长盛心里烦躁不已,这老人家是何道理?软办法收拾我?

“你们俩干嘛要嫁给我?”

“我们本来就是要嫁给你的呀?”

“啥?”

“我们生来就是要嫁给你的!”

见二人面容,长盛恍惚间觉得这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可仔细一看,又是少女模样,使劲闭眼甩头。

“你们是人是鬼?”

“我们都不是,我们是灵!”

长盛直接跳起来,转身看着二位少女,腿一软,直接就坐到地上。如白日见鬼。

“哎长盛,你怎么了?”

“你们别过来,你们到底是什么?”

“我们是灵啊,你感觉不到我们吗?”

长盛装起胆子摸了摸,在拉着二人白白嫩嫩的手掌那一瞬间,他心里升起一种明悟,着二人看着是人,其实是虚幻的,不接触就不会识破。

他慢慢放开手。

“我知道你二人跟脚特殊,也是修行者,为何非要嫁我?若有难言苦衷或者被人逼迫,我可以帮你们试一试!”

“可我们生来就是要嫁给你的呀!”

长盛受不了了,当自己是什么?你们把自己当什么?

“可你们告诉我你们为何要嫁给我,而不是那老头?那其他人?”

暴怒的长盛眼里日月交替,他一晃神,差点栽倒,只当是自己激动过了。

二女见他暴怒,顿时齐齐跪地,以一种长盛从来不知到的礼仪哭着道:“我等生来就是要嫁给你的,既然你不愿意,也不要糟践我们姐妹。”

这扯的什么呀,任谁突然捡到两个媳妇儿都会心里惴惴。

“你等等,你让我静一静好吗?”

长盛飞速回想自己昨晚进入营地发生得一切,所有的事他都记得很清楚,可是怎么就莫名喝醉人事不知,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莫非我陷入幻阵了?”

“噗,这凡界哪有什么幻阵?”

惊喜和惊吓一波又一波,长盛只感觉今天经历之事,可比当初掉入幽冥五炼之地。

“不过你终究是看不上我们姐妹,我们还是等待下一个轮回吧!”

其中一人拉着另一人,怯生生到:“可是姐姐,另一个轮回要十万年,我不想在这样等他了。”

“那也比他这样看不起我们强!”

那做姐姐的人对着自己的额头就是一掌劈下,长盛大惊:“你等等呢个,我不是瞧不上你们,我只是没准备好,我只是没······”

“哼,说到底,这些年的轮回你这薄情之人早就忘了我们姐妹,否则何须如此多言语?”

她的身影在莫名的消散,那妹妹想努力抓住,可是抓不住。

看着那逐渐残缺的身体,长盛只觉心里大悲,怒吼道:“不!”

“嘻嘻,我就知道你终究会记起我们,可是已经晚了,我在下一个轮回路口等你,你好好待妹妹吧。”

看着那刚刚展颜就消失的女子,长盛莫名觉得自己很心痛,至于为什么,他此时不知道。

“姐姐等我,我陪你!”

剩下的女子也是照着额头一劈,自己开始消散!

再一次的刺激让长盛不能自已,他有一种感觉,这俩人真要说消失了,自己会再也见不到她们。

“都给我回来!”

此时他如坠梦境,只见房间里时空倒流,似乎经历了无数星河穿梭,倒流的空间里终于出现了一前一后相互追逐的两抹身影。

“嘻嘻,姐姐你等等我啊!”

“你自己快点,我不想看见那负心汉!”

“姐姐明明哭了!”

神魂感应到前面二人的对话,穿梭大手一挥,转眼间时空倒转加速。

“都给我站住,这辈子,我娶了!”

“嘻嘻,我就知道,不刺激刺激你,你想不起我们,既然知道错了,那我们就回吧!”

“等等,我错什么了?我们又要去哪里?”

“你回哪里我们就回哪里呀!”

长盛站在地面,踉跄着往前一步,扶着床头,这才站稳。

抬眼看去,这屋里啥也没有啊。

“笃笃笃!”

“谁?进来!”

“哟,喂,你睡得这么舒服,答应人家的事怎么样了,咦,那两个小姑娘呢?”

“你说啥?”

可惜吴玉并不答话,翻翻找找,似乎在找寻那对可人儿藏在哪里。

“小友,可考虑好了?”

这要我怎么说啊?

长盛心里大急,脱口道:“考虑好了,我娶了!”

“那好,这是我僰人族的秘密,也一并给小友你了。”

“多······”

谢字还没出口,场景又忽而一变,此间就是僰人族的竹楼,不过远不及刚刚那怪诞的梦境里干净敞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