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绝世长安 > 第九十章 匆匆离开 深夜报信

第九十章 匆匆离开 深夜报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红鱼、老金,你们帮我想想,我到底哪里露出破绽了!”

“公子,怎么回事?”

“对啊韩道友,你先把事情说出来,我们才好推测。”

“是这样,一开始······”

长盛把察觉到吴太再三挽留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等等,韩道友,你掏出了刀?”

“是的,怎么了?”

“怎么的?问题大了,一个平民去见郡守大人,当着他的面掏出一把刀?你想想那是什么地方?”

不待老金说完,长盛明白了,也怪自己一时大意,收摄气息,却忘了把刀先拿出来,这可怎么解决?

“红鱼,今晚你陪娘亲他们住客栈,隐蔽些,现在就去安排,用假的路引文牒,我和老金在这里等郡守府来人。”

“公子,这?”

“听话,这是最坏的结果!”

“好,公子保重。”

见红鱼离开,长盛有些懊悔。

“是我不该为了什么还人情,就去冒险,明明都猜测那李飞是孤儿了。我还去!”

老金罕见露出正色:“兄长这么说就不对了,受人之恩,忠人之事,再说,你到底是为去了后悔,还是为把夫人他们置于危险而后悔,你要想清楚,有时候,这不是一回事。”

“然而,若真的不可力敌,兄长我们还是先逃吧!”

这后一句出来,老金已经做夺门而出状。

好在已经习惯,长盛没有踢出脚。

“你说得对,那边有红鱼照看,这次来多少杀多少,只要他们不介意,我也是不介意的。”

长盛招出那古尸用的长剑,就放在桌子上,整个人开始慢悠悠喝茶。

这兄长,就不以为别人家会围殴?老金有些慌。

“要不,我先找地方躲起来?”

“去吧,院子里有颗桃树,你可以躲在桃树下。”

刚刚藏好没多久,已经有人来敲门。

笑眯眯走了出来,只是一个小厮来敲门,长盛没有拔剑。

“您就是韩公子吧?是这样,老爷刚刚想起李小姐还有一个表妹在府里做绣娘,特意命小的来通报一声。”

哼,一夜换个郡守府都可以,转眼间变出个表妹来又有何难?

“多谢小哥告知,请告知郡守大人,我明日便去。”

此时长盛心里有很多疑问,为何郡守府被自己干掉了几个修行者了,还那么平静?郡守大人是真的在批阅公文,看起来半点不慌。

再不济,那老尸被毁,总该够他们鸡飞狗跳了吧?

那小厮刚刚走出一段距离,他便悄悄跟了上去,一直用灵觉监视着小厮。

一路并未与他人接触,小厮直接进了侧门,继续跟着。

“管事大人,那韩家公子还在家里,正准备写包袱呢,出来开门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白纸。”

“嗯!”

见那管事直接往郡守书房走,也跟着去了。

“大人,那韩家公子在家,并无异动,可那李飞的表妹已经死了,看样子,是死在断魂手下!”

还真有?

“这些江湖散修,真是没个样子,自己人都杀!既然死了,那重新找一个,明天应付那韩家小子。我到要看看到底是吴天来说谎,还是那小子有鬼!”

“吴少爷立了誓,多半是那韩公子有问题,大人见过此人,大致几人可以拿下?”

“明天自会有人出手,你只需要在外围安排好手即可。”

那管事退出去,此时有急匆匆跑来一人,竟是那早前领自己去见吴太那人。

“大人,钦差已经到了湘丰郡,最多明日下午,即可由西关进入我们云岭郡了,三日内可达镇西城,我们要不要······”

那人说着,对吴太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哼,没有他李家欺负人,我吴家不还手的道理,这两天我们吃了这么大亏,钦差身旁跟着几个修道者?”

“回大人,跟着十一人,江湖好手三个,其中之一是过江龙杨志,我云岭白水人,另外两个,一人是少林寺外家第一人的疯魔和尚,一人是湘丰郡土楼的盛一刀,其他八人均是横斗观修道士,怕是为了讨说法而来。其他卫军将士二百人。”

一边听着,长盛乐了,这?有人替我背锅了?我怎么感觉如此舒爽?

不过想到自己救出那些人,顿时又垮了下来,皇帝陛下要查自己的身份,简单。

只是我走之后,莫非这郡守府又发生了什么事?

杨大叔现在应该比肩一般的筑基下的修士了吧?也许更强才对。

“哼,讨说法?这次损失太大,就是倾尽全力,我也要将他们尽数斩了,贤王那王八蛋不讲信用在前,可别怪我坏他天武国根基!”

“大人,恕我直言,此时火拼,有些不值当。昨天逃走七个奴隶,断魂死了,巡山的吴长老也死了,今儿个天书少爷两兄弟也死了,古尸已毁,我吴家可用之人不多了。”

“你在教我做事?”

“小的不敢,不过我吴家祖训,弟子有建言之权!再说云岭郡太大,我吴家弟子分散各处镇守已是捉襟见肘,堂兄你全部收缩在这镇西城,风险是不是太大了些?”

那人竟是丝毫不退。

“你好大胆子!不过,我岂不知此时不是好时机?可若不打疼李家,我吴家经得住几次袭击?这次不知他们从哪儿找来了高人,昨夜老祖宗等了半夜竟是没等到人,否则哪有今日这些事,直接杀过去就是了。”

暗中咂舌,没想到皇家和这地头蛇已经斗得如此厉害,那高手,说的多半是自己,那老祖宗是谁?老金肯定是没见过的。

想想也是,只要解决了吴家修行者势力,那些在云岭安插的凡人子弟还不是顺手的事。

“没有老祖宗参与,这件事就更不成了,大人,无论如何,此时万不能火拼,若对方还藏有后手,加上那神秘高手,你可想过后果?”

“派人引走修道者,那些江湖人和卫军将士由暗卫出手解决,宰了钦差狗头,也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好,此时你去告知老祖宗,可恨我们的检测之法被李家毁了,否则再过三五十年,便可兵不血刃拿下天武,我恨啊!”

“谁?”

长盛正听的欢喜,背后劲风袭来,此时转身躲开,那人的声音才到。

“桀桀!”

长盛装作一个阴鸷的老者声音,捡起几个石子,对着那飞扑而来的老者就是一招天女散花,然后撒丫子就跑,化作一溜烟消失在街上。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这人的对手,刚刚竟然没有察觉到此人靠近。

书房的二人撞出书房,只见那老者目光闪烁地看着长盛消失的方向。

“老祖宗,是那人吗?”

“十有八九!”

“老祖宗,你受伤了?”

老者苦涩一笑,你有这个速度,老夫还不是被你活活耗死的份,你跑什么啊?

“此人灵力浑厚无比,比我高出太多,速度极快,刚刚他只是随手扔了几颗石子,我全力闪躲,这才只中招一个,呲!”

“李家欺我太甚!”

吴太狠狠一挥袖,一旁的大树直接倒了。

“吴太,赶紧把那金毛狗拿出来给老祖宗治伤,你发泄有什么卵用?”

那小厮直接开吼。

“老祖宗,那金毛狗狗腿已经不见了!”

吴太已经不想说话,这几天府里损失太大,此事他还来不及说。

“小伤,片刻就好,不过,不管他多厉害,召集所有修道子弟,带上黑蛊,今晚去结果了那钦差!”

二人面色一变,随即兴奋起来:“是,老祖宗!”

长盛跑得飞快,跑出去一段距离才发现那人并未追上来。

我真的这么快吗?哈哈哈!

今夜安排好,我就去看看杨大叔。

“娘,我们去京城吧,儿子在这里得罪地头蛇了,他们那我没办法,但是娘亲和弟弟妹妹要危险些。”

这哪儿跟哪儿啊?这才来几天,小的两个才认完同窗呢,这又要走?

“你得罪了谁?”

“郡守大人,府上有三十来人比我厉害,孩儿这次闯大祸了。”

为了骗走娘亲,长盛也是拼了,说话根本不脸红。

杨翠本还想批评他一顿,但是三十几人比长盛还厉害?这还得了?

转眼看了这新安置的家,强行止住泪水。

“你安排吧!星儿明儿,和我收东西。”

长盛有些歉意,红鱼微微吐了吐舌头,夫人是真的有些生气呢!

“娘,我们没事的吧?”

天星在一旁担忧的问到。想要帮忙折叠衣物,却总是弄不好。

天明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沉默地磨着手里的小刀。

“你磨刀干什么?你长盛哥都感觉棘手,你那刀有屁用?”

悻悻低头,收了起来。

想到什么,杨翠悄悄笑了起来。

“你们别担心,哥哥有多厉害你们是知道的,多半是唬为娘的,那小子现在骗人都不脸红,等下好好收拾他!”

“我就知道长盛哥哥最厉害啦!”

隔壁的长盛摸了摸鼻子,在想着对策,果然谎话就是谎话。

这下由老金赶车,从镇西城前往湘丰郡,有两条宽阔的马道,可供四车并驾,速度也还算快。

真的文牒不可能再用了,用了假文牒,长盛一路过关,紧赶慢赶,却不知此时的郡守府了根本没人想搭理他。

所幸自己这次不是真的来求学,走就走吧,各个教书的夫子可能都不知道他这个小透明。

这才月余,一路的事,让长盛思维转变得有点快。

晃一枪就走,长久与人结仇,这也没那个精力。

一家人走了天水城,避开了西关城,这样不会和吴家的人撞上。

眼看城关再往,天色已晚,长盛有了计较。

“老金,红鱼,你们在此城安顿,我赶去西关城,今晚那边有战斗。”

“公子小心。”

“兄、韩道友小心!”

传音完毕,长盛对车里说道:“娘,我要去一趟西关城,杨大叔可能今晚会遇到危险,我去看一趟,最多下半夜就能回来。”

你杨大叔?那你去吧,处理完事情赶紧回来,回来再与你算总账!”

得,这一关是没法糊弄了!

吴家应该是一直在监视钦差队伍,大概是修行者参与,用信鸽和猎鹰的话,一日间传信几百里是可以的。

遂下马往西关城奔去。

一边赶路,一边小幅度地开启着灵觉,全速奔跑中,竟有种身法自如之感。

西关城在望,长盛直接跳上城楼,望着湘丰郡方向的来路。

“咦,这些守城士卒气息如此阴冷?煞气也重,这是换人了?”

湘丰郡位于天武内陆,常年无战事,守城士兵哪来这么浓重的煞气?

“糟糕!莫不是吴家恼羞成怒开始行动了?”

凡人车马一日路程,不及长盛全速奔跑半个时辰,想想吴家那些修行者的速度,若是今夜行动,此时恐怕已经开战了。

心里大急。

灵觉全开,往前赶了半柱香,猛然顿住。

“埋伏?”

长盛顺着那些人的埋伏圈转了一圈,没人发现他,远远用灵觉扫视,发现这几十人埋伏在路边两侧,手里都拿着一个黑色袋子,里面密密麻麻的虫子,也不知有何威力。

这些人全都在收敛起息,一时间长盛也看不出谁筑基与否。

二十三人?莫非这些人全是筑基期?

耸然一惊,长盛有些发憷,自己再灵力如海,经得住几人围攻就是烧香了,这几十人?

悄悄绕开,长盛继续往前跑去。

“哈哈,李承泽,居然是你做钦差?真是令人意外啊!”

“哦?很意外吗?老不死的吴用!”

“你知道本座?”

“三皇叔告诉我的,怎么?你要去打他老人家?”

“贤王果真言而无信,不过这也好,今日宰了你,我吴家还有赚!杀!”

吴家这边掠出八人,正好一人一个对上横斗观修道士,吴用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战局。

杨志三人守在钦差身边,紧张地看着四周,却暂时没人来攻击马车。

很快开始有人受伤,横斗观的修道士明显不敌吴家修士,主要是出手不够狠。

“怎么,只是如此的话,今晚老夫就要用你的狗头喝酒了!”

“哼,如你所愿!”

后方的将士里再次掠出六人,这六人争斗明显更厉害,经验丰富,打发狠厉,几乎二打一的局面让吴家很快招架不住,短时间内死了两人。

“哈哈,见识了军中高人,我吴家不奉陪啦,吴某在镇西恭迎钦差大人大驾!走!”

长盛赶来,正好看到吴家修士撤退,人人带伤,一个老者在前面,面色沉冷。

“老祖宗,那些人真会追上来?”

“只要军伍里还有高手,他们一定会追上来,因为我在这里。”

“可他们要是不来呢?”

“不来的话,我们正好大鱼小鱼一锅煮了!”

怎么回事?吴家的人如此不济?不应该啊?

长盛心里一紧,赶紧往前赶去。

“站住,你是何人?”

“我来找杨志,他是我师父!”

一人拦在半路,不准长盛通过。

“师父?有何证明?”

“我懒得跟你废话!”

袖子一甩,长盛直接绕过此人,紫云法催动,后面的人见灰都没得吃,愣在原地,居然不追了。

另一边。

“太子,追吗?”

“穷寇莫追,这靠近云岭,小心为上!”

“老夫在此保护太子,你等尽管去追,但万万不可恋战,事不可为就赶紧撤回,到了镇西再做计较,想来吴家还不敢撕破脸皮!”

“这?”几人你看我,我看你,虽然他们是修行者,可也要听太子的命令。

太子见老者这般言语。只好到:“各位前辈去追吧,切记当心,事不可为就回撤,我们再做打算。”

几人就要动作,却见一人似乎是腾云驾雾而来,在营地火光照耀下,像神仙降世。

“来人止步!”

那老者开口,长盛只觉得功法一滞,停在原地,现出身形。

“老神仙好本事,小子有礼了!”

“哦?你是何人?”

“前辈、这是晚辈小徒弟!”

“你小徒弟,不是杨山吗?”

“这个也是?”

“也是!”杨志低声回答。

抬头看向长盛,朗声道:“长盛你来做什么?可见吴家修士?”

“杨大叔,见到了,他们在前面埋伏,每人袋子里有很多黑色的虫子,共计二十三人!”

长盛这才被杨志拉着左看右看。

那几人脸色骇然,庆幸不已。

“太子殿下,这吴家是倾巢出动了,今晚正是毕其功于一役的良机!”一旁有人立即谏言!

哟?这就是太子殿下?风度不错,看起来颇为沉稳。

“族叔,这次带来的力量当真可靠?”

“殿下放心,横斗观一半的族人都来了,定能铲除吴家这个心头大患。”

听到横斗观的人来了一半,太子沉稳的脸上顿时放松了一些。

长盛见此不敢大意,大声行礼道:“太子殿下,这位前辈,可不要大意,我之前见过吴家用了一种十分厉害的控尸虫,而且这次他们也带了些怪异的虫子,这些虫子能被他们依仗,而且是倾巢出动,还是小心些为好。”

“这位小神仙,多谢相告,只是吴家为患已久,今日趁他们聚在一起,定要铲除这个祸患,不然天武两面受敌,边境永无宁日,今日之事,虽是歪打正着,但我们准备足够,定要铲除吴家。”

太子真诚无比,看着长盛挤眉弄眼,长盛只觉得这太子殿下莫非身患隐疾?

你跟我说干什么呀?既然你们这么多人,还用得着我出力?

殊不知,太子就是听到他准确报出吴家埋伏的人数和手段,这才放下身段多说。

“那也好,情报已送给太子殿下,我可否与我师父说几句话?”

“哈哈,杨师傅和小神仙请便,我们再合计合计。”

那太子毫无架子,和横斗观修道士商议起来,也没再传话二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